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449】安初夏是谁(三千...

【449】安初夏是谁(三千...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33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09
    大虎一个没有注意,头撞到旁边的车窗上,痛的龇牙咧嘴。  “大虎哥你没事吧?”看到大虎那个样子玛格是想笑的,可是还是忍住了,上前关切地问大虎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大虎有些窘迫,但转眼就换上了一副贱贱的表情:“我不过开个玩笑嘛老大,你当什么真?我大虎就算是再为了您的将来的幸福生活好,也不会做一些不道德的事嘛,你说是不是?”  南宫子非欠了欠嘴角没有说话,车子很快隐没在黎明的黑暗里。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太阳每天也都会升起。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丝毫的改变。可是很多东西,都在悄然地改变了……  安初夏的身子一天一天地在恢复,终于可以出院。就在姜圆圆跟韩管家一起来给她办出院的时候,姜圆圆接到了一个电话。就是这个电话,让安初夏近乎崩溃……  一个小时前……  由于这医院是韩氏的,所以办出院什么的效率快的不得了。安初夏跟姜圆圆有说有笑地走出医院的大门,身后跟着含笑的韩管家。  一个星期前她们接到韩七录已经醒过来的消息,这个消息让安初夏很高兴。但是姜圆圆还是强行把她留下来再住了一个多星期的院,说是怕留下后遗症。  “我去把车开过来。”韩管家上前一步说道,得到允许后转身跑开了。姜圆圆没有叫司机老陈开车来,而是自己开车载了韩管家来接安初夏,这说话她心情不错。  “我跟你说,那家餐厅的东西真的好吃的不得了。待会跟你逛完街我们就去那里吃饭怎么样?”姜圆圆兴高采烈地说着。  安初夏点头应予。后天就是姜圆圆跟韩六海的结婚20周年的纪念日,韩家上下都在筹备那天的晚宴,韩七录也会在那天回来。据说恢复的不错,只是美国那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没有韩七录的具体消息过来。  就好像,韩七录应该就不存在一样。或者说,根本没有任何韩七录跟她安初夏的关联的存在。韩七录会偶尔打电话过来,只是说写家常,因为时差的问题,安初夏根本没有接到过一次韩七录的电话。而韩七录也只是往韩家的座机打电话,这让安初夏很纳闷,也很不安。  可是她怕别人笑她想太多,所以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跟姜圆圆提起过。也很少在姜圆圆的面前提起韩七录。  听到后天韩七录会回中国,她很高兴,同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不安。  “妈咪,我想去美国。”安初夏突然说道:“醒过来都一个星期了,可是他从来都没有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我……我想去美国看看。”  “什么?!他没有给你打过电话?!这个臭小子搞什么鬼?要不要我们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姜圆圆有些不敢相信。  韩七录每次打电话回来都没有提起过安初夏,她当时还以为韩七录会天天打电话给安初夏,所以没有在她这个当妈的人面前提起。现在听安初夏这么说,觉得太过匪夷所思。  难怪她的宝贝初夏总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  “不用打电话了。”安初夏摇头:“我们这里十点,算起来,他那边应该是**点钟了,这个点打电话过去不好。还有,其实……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惊喜?突然出现在韩七录面前?  姜圆圆的脑海中蹦出两个孩子热吻的画面,一张脸居然红了起来:“可能七录那臭小子也想给你一个惊喜呢?你这样不打个招呼就过去……”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姜圆圆拿出来看了下来电显示顿时喜上眉梢:“你看看,这是谁的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臭小子”来电】,安初夏的心脏突然不规则地跳动起来。  “你接?”姜圆圆不怀好意地笑起来,把手机递给她,正好韩管家这时候把车开过来,姜圆圆就说自己要去附近买瓶饮料,就拉韩管家下车走了。  安初夏低下头,郑重其事地按下接听键:“喂?”她的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  那边顿了顿,传来韩七录熟悉的声音:“你是谁啊?我妈呢?”  安初夏还以为他一时没听出来这是谁,于是不悦地说道:“我是安初夏,你说我是谁!”  “安初夏?谁?我怎么知道你谁?你是偷了我妈手机的贼吗?我警告你,这手机可不是你能偷得起的!”电话那边的声音很生气,不像是在开玩笑,。  “韩七录……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一定是开玩笑的是不是?”安初夏明显感觉到不对劲,可是她还抱着一线希望。  “你认识我?”韩七录愣了一下:“哦,是在我失忆之前认识的人吗?不好意思,我完全想不起来前几个月的事情了。医生说这是脑损伤的正常现象。不好意思,刚才我的态度有点不好,现在你可以把电话给我妈了吗?我有事情要跟她说。”  安初夏的脑子突然就一片空白,手中的手机从手中无力滑落。  姜圆圆回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安初夏脸色苍白,手中的手机掉落在地上。  她心疼地跑过去问发生什么了,当然不是心疼手机,而是心疼她未来的儿媳妇。  “他……”安初夏的眼泪不听话地流出来,话也说不完整,只是不停地重复着:他、他、他……  姜圆圆捡起地上的手机,发现没有被摔坏,而通话还接通着,于是语气非常不好地就冲手机吼过去:“你这个兔崽子你对我的宝贝初夏说了什么?!”  “什么?”身在美国的韩七录皱了皱眉,在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来回踱步:“妈,是你吗?刚才接你电话的人是谁啊?我让她把手机给你接就听见一声巨响,发生什么了?”  “是谁?你问我我的宝贝初夏是谁?”姜圆圆的声音气地颤抖,显然她还没意识到什么不对劲,只是生气韩七录居然听不出安初夏的声音。  “他失忆了……把我忘了。”安初夏终于完整地说出这句话。  姜圆圆的表情楞了楞:“初夏,你可不要跟我开玩笑。他明明正常的很,也没有说自己失忆啊。”  电话那边的韩七录撇撇嘴:“我说妈啊,只是局部失忆,不想让你担心所以就没有跟你讲。你说的那个初夏到底是谁啊?”  姜圆圆咬紧牙关,刚想骂过去就又听见韩七录说:“不管她是谁了,那不重要。妈,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我跟蔓葵和好了,我想向她求婚。”  “什么?!!!”姜圆圆抬高声音大喊出声:“我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安初夏面色苍白,显然是听到了韩七录说的话。  “妈,我知道你对她的印象不好,可是她已经变了。变得很好,我们在一起很好……”再多的话姜圆圆不想再听下去,直接按下了接听键。胸口因为生气而剧烈起伏着。  “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怎么这么一副表情?”刚才去附近的便利店正好碰到开车来祝贺安初夏出院的凌寒羽,于是凌寒羽就跟韩管家问了些金融上的事,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到医院门口就看到姜圆圆面色通红,而安初夏则是变色苍白,还不断地留着眼泪。  由于萧明洛的哥哥萧铭渊得了癌症,而且是晚期,所以萧明洛现在一边要着手帮萧父忙着公司里的事情,一边又要抽时间陪着自己的哥哥,所以萧明洛一早就给安初夏打过电话恭喜她出院了,并且通知了凌寒羽来医院接安初夏,所以凌寒羽是一个人来的。  一来就看到这样的场景他还真的是非常不解。经过野外大探险发生的事情,凌老太爷也放开了,不再提起让安初夏做自己孙媳妇的事情。而凌寒羽现在也算是清心寡欲。  但是在心底里,他还是心疼着安初夏的。看到她哭,他心里也不好受。  姜圆圆一边愤愤地说着刚才的事情,一边将手搭在安初夏的肩上,也算是无声的安慰。  “怎么会……”凌寒羽很震惊。韩七录也给他打过电话,只是压根就没有提起过失忆的事情。但是,他想起来了,韩七录也没有跟他提过安初夏。只是当时他为韩七录醒过来而高兴,所以压根没有觉得不对劲。  韩管家站在一边动了动嘴唇说道:“少奶奶,您放心,只要是失忆,也总会有想起来的一天。我相信,少爷心里爱着的人,是您。”  安初夏咬紧下唇,表情倔强得让人心疼:“我想去美国。”  这一次,姜圆圆没有阻止:“我陪你去!”看她不打死那个小兔崽子!  “不用了。”安初夏摇头:“我想一个人去找他。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么薄情,能够忘了我,能够忘记了我心安理得地去跟另一个人长相厮守。”  她这么说着,眼角的泪在眼眶里转着,却固执地不让它落下来。  如果他真的这么薄情,那么,至少她也得潇洒地对韩七录说她不会祝福他不是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