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003】

【003】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37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12
    客厅内太过安静,韩七录看着安初夏笑笑的个字,却卖力地高举着吊瓶,心底的某一处只觉得暖暖的。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不然还是我自己拿吧?”  “没关系。”安初夏移开落在韩七录手上的视线,下意识地问道:“疼吗?”  “啊?”韩七录‘啊’了一声后才反应过来安初夏指的是他打着吊针的手,连忙摇头:“男子汉大丈夫,这点东西算什么?”  安初夏点点头,并不接话。  “对了,我刚进来的时候听到你在说什么很累,是逛街很累吗?你们女的,不是从来都不会觉得逛街很累吗?”韩七录以前是几乎不会故意找陌生人聊天的,但对这个记忆中几乎完全陌生的安初夏,却似乎是例外了太多。话一说出口,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突然变多了。  安初夏倒是没有注意到韩七录表情的变化,摇摇头回答道:“没有……有吧……有一点累。”  谈话间,韩管家拿了挂吊瓶的架子过来,吊瓶总算是不用拿了,但安初夏反而觉得心底有一丝的失落。处理好吊瓶,韩七录在沙发上坐着,看着韩管家给安初夏端过去一杯豆浆,忍不住说道:“我的份呢?韩管家,你不会是忘了本少爷吧?”  “我以为少爷您不喝的。”韩管家连忙直起身子道:“您不会又拿我开涮吧?”  韩七录失声笑起来,目光却似有若无地往安初夏那边瞄。他总觉得有一些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怎么也想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说起来这豆浆还有瘦身的作用……”  韩管家的话才说到一半,韩七录就立刻接嘴道:“瘦身?”  话音一落,韩七录已经快速来到安初夏身边,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豆浆,仰头尽数喝了下去。在安初夏惊讶的目光中,韩七录的动作一泄,解释道:“你这么瘦,再瘦怎么得了?”  “我……”安初夏表情复杂地说道:“可是我渴。”  “我去给您烧开水,一会儿再用水降温,很快就好。”韩管家眼中浮现出点点笑意,转身进了厨房关上了门。  大厅里重归安静,韩七录这才意识到刚才他喝的地方似乎正好是安初夏喝的地方,这样一来,两个人就相当于是……  用余光看了一下安初夏,她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专心地看着自己的脚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喜欢喝豆浆?”韩七录犹豫着开口说道:“那不如还是让韩管家再磨一杯豆浆给你好了。只是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安初夏抬起头来,看向韩七录语气平淡地说道:“不用了,我喝开水就好。不过,你要是真觉得喝了我的豆浆不好意思的话,那就抱我一下吧。”  知道向蔓葵肯定会跟着回国,回国之后,大概一个拥抱都成了奢望吧?她的眼神一空,里面夹杂些凄楚。  韩七录疑惑地看着安初夏,似乎是不明白安初夏为什么要他抱她。这种要求,似乎是不符合他们之间的身份。即便是妹妹,要哥哥抱也过了那个年龄吧?  仿佛看穿了韩七录想的什么,安初夏淡淡一笑:“不肯抱就算啦。以前你不待见我,所以现在看你对我的态度好了一些,就想要个友好的拥抱……”  这招欲擒故纵用的好,韩七录连忙把挂着吊瓶的架子拉进,伸手轻轻抱住了安初夏。  这个拥抱那么熟悉,却又是那么的陌生。想着以后这个拥抱就要属于向蔓葵,她颤抖着手回报住了韩七录,将自己的下巴轻轻地抵在了韩七录的肩上,紧咬着下唇。  有可能,这就是他们的最后一个拥抱了吧?  她了解韩七录在感情上是很专一的,有了向蔓葵,她安初夏的胜算并没有多少。但还好,还有曾经的记忆在,一想起过去的那些时光,她又感觉浑身都充满了正能量!  “对不起。”韩七录的声音自颈后传来:“以前对你不好,可能是因为蔓葵……我跟她分开了一阵子,那之后,对女生似乎都没有什么好脾气。以后我会对你好的,像对亲妹妹一样对你。毕竟你妈妈用自己的生命救下了我爸不是吗?”  对不起……韩七录向她说对不起,却又说会像对亲妹妹一样对待她?  刚积蓄起来的力量又溃不成军,喉结的苦涩一阵阵涌上来,眼眶再也蓄不下那么多的眼泪,终于缓缓顺着脸颊流下,留下两行泪痕,落到她的唇上,带来苦涩一片。  尽管她努力地抑制着自己的哭声,韩七录还是清楚地听到了她在啜泣,连忙侧脸看过去:“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没有,没事……”安初夏摇摇头,立即擦干了眼泪,哽咽着坐正身子违心地说道:“我只是太感动了。”  “这有什么好感动的……”韩七录伸手拍了拍安初夏的软软的脑袋,颇为温柔地说道:“看来我以前对你实在是太不好了,难怪你在我跟蔓葵求婚的时候看到我大骂我,一定是怕蔓葵抢走我对不对?你放心吧,以后我就是你的好哥哥了。”  眼见着眼泪又要忍不住了,安初夏连忙转过头去,半趴在沙发上,望着外面的夜景不说话。  大概是太累了,坐飞机来美国之后她还没有好好休息过,疲劳加上各种时差反应,她的眼皮渐渐沉重,终于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陷入沉睡中。  韩管家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安初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而韩七录吊瓶里的药水已经挂的差不多了,正拿着手里不知道在看什么,  “少爷,我帮您把针头拔掉。”韩管家一边轻声说着话,一边指了指睡着的安初夏。  待韩七录的枕头拔掉,韩七录自告奋勇把安初夏抱回房间睡觉,还不忘记帮她把毯子盖上。动作虽然不够轻柔,但已经是他做的最小心翼翼的动作了。  走出房间关上门,韩七录走到正在整理行李箱的韩管家身边道:“我以前是不是对初夏特别不好?我对她说以后要像对亲妹妹一样照顾她,她竟然哭了。”  “是吗?”韩管家并不打算说什么,自顾自收拾着行李,但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是翻江倒海。  对安初夏说要像对亲妹妹一样照顾她,她当然会哭……韩管家在心里叹口气,只觉得安初夏真命苦。  “你倒是说说看我对她有多不好。”韩七录索性跟着韩管家蹲下身,追问道。  “过去都已经是过去了,还提那些事做什么呢?”韩管家手上的动作不停,他心里在想,这件事不应该是由他来说,回国后,他不说,其他人必然也会说。只是不知道韩七录在知道自己以前是多么爱安初夏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  会是疑惑还是不安,亦或是抗拒?  这些现在都还无从可解,只有到回到A市才知道答案。  “也是,明天就回国了,我回房间休息了。明天一早起来还要去医院检查。”韩七录站起身,走向玄关处。  收拾好东西后,韩管家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下面车水马龙,又抬头看看天空。纽约的夜空很美,美得看不到一刻星星,整个天空黑漆漆的,像是合上的幕布,不知道幕布揭开之后会是有多么绚丽的舞台。  他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无力到连一声叹息都发不出。  A市的夜空倒是比纽约的夜空要来的热闹,星星虽然少,但好歹也零星地挂了几颗。但是这个到了晚上还是灯红酒绿的城市,没有几个人会抬眼看星星有几颗。  一张宽大的床上,一个瘦小的身影正躺在床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天花板上挂着一串风铃,从窗户外偶尔吹进来一阵微风,带动着房间内的风铃,响起悦耳的声音。  终于躺不住,玛格从床上坐起来,抓起一旁的手机看了下时间。都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南宫子非还是没有回到别墅,她一向都等南宫子非回到这个“家”才躺下睡觉,南宫子非不回来,她也就一直睡不着。  思来想去,她决定给一直不怎么待见她的大熊打电话。  电话那边嘟嘟嘟响了许久,就在她以为大熊不会接电话的时候,电话突然被接通了,那边响起嘈杂的音乐声。  “喂?大虎哥?你跟老大在一起吗?”  大概是为了接电话,大虎换了个地方,音乐声渐小。  “啊?你刚才说什么?“大虎看了看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着玛格的名字,他的语气顿时不耐烦起来。他对这个玛格一点都没有好感!  “你跟老大在一起吗?你们在哪里?怎么还不回家?”玛格颇有些急切地说着,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揪着被单。  “我们在亚特兰蒂斯,没事别打电话,你自己先睡吧。”说完,大虎也不管玛格还有没有话要说,立刻就按下了结束通红键,并且把手机关机。  玛格没有VIP通行证,亚特兰蒂斯她是进不去的,只能走出去,站在大门口干等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