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004】

【004】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26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13
    挂掉电话,大虎回到吧台旁边的沙发上,南宫子非正在喝酒,表情难看得吓人。安初夏出国去找韩七录了,他当时心里告诉自己要好好放手,可是真的放手,心里却难以释怀,只好借着酒精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借着酒精,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一点。  如果这个时候有个女人在,肯定会阻止南宫子非这么不要命地喝酒。可大虎不是女人,他是男人,自称是superman!作为南宫子非最忠实的手下兼最好的哥们儿,他不会做劝酒这种事,他能做的,就是陪着兄弟一起喝!  尽管他喝的比南宫子非少很多,但他酒量没南宫子非那么厉害,现在近乎接近极限。  又是一杯威士忌下肚,南宫子非终于眼皮一重,沉沉地睡了过去,再也听不见耳边的嘈杂乐声,也再也感受不到辛苦的疼痛。  大虎尽管头晕晕的,但是神经还算是清醒,叫了小弟备车,扶起南宫子非摇摇晃晃地往外走。酒保见状,也帮着大虎扶着南宫子非。  玛格也不知道自己在门口坐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突然听到外面的大铁门响起的声音,紧接着传来车子开进来的声音。她一下子清醒过来,也不顾自己光着脚丫就往外面跑。鹅卵石铺成的路硌得她的脚生疼,她也不知道回去先穿上鞋子。  车子在停车棚里挺好,南宫子非是大虎背下来的,他也已经到了极限,但他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告诉他,一定要把南宫子非带回房间。  “这是怎么了?这是喝了多少啊……”玛格迎上前,却发现自己并帮不了忙,只好跟在大虎的身后。  把南宫子非安置在穿上之后,大虎往外走了几步,没走几步就栽倒在地上,也醉的不省人事。玛格只好下楼去叫了小弟,把大虎搬回他的房间。  房间重归安静后,玛格细心地替南宫子非脱了鞋,又花了好大劲把南宫子非拖到枕头上。再帮他把衣服都脱了时,她已经浑身都是汗了。  不喜欢这种黏黏的感觉,她于是回房间洗了个澡才重新回到南宫子非的房间。  想着南宫子非喝了那么多酒,明天早上起来头一定会痛,她想着叫厨师煮点醒酒汤。  南宫子非不相信任何陌生人,故而偌大的别墅并没有仆人,只有钟点工在定点的时候会到别墅来打扫。但这里厨师是有的,是南宫子非专门从美国带回来的。但玛格不会英语,想想两个人沟通不了,加上她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去叫醒别人,只好决定自己去煮醒酒汤。  安顿好南宫子非后,她下楼往厨房走去。  醒酒汤玛格以前没有做过,只好拿出手机照着网上说的做。这手机也是南宫子非给她买的,她懂的知恩图报,但是她自己心里清楚,对南宫子非的感情,早就已经不只是“要知恩图报”这个程度了。  但是她更加清楚,自己没有资格站在南宫子非身边,因为南宫子非的心里早已经居住着一个叫做“安初夏”的女孩子。  那个安初夏也真是不知好歹,她以为她是谁,居然辜负了老大的一片痴心!  越想越生气,玛格搅拌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以导致一滴溅出来的汤汁落到了她的手臂上,手臂立即变成一片嫩红。她急忙跑到一边用清水冲着,疼痛感这才渐渐少去。  出了这么一点小岔子,玛格不敢再分心,做好了醒酒汤之后用碗盛好,小心翼翼地端上楼走到南宫子非的房间。  南宫子非由于喝得太多,估计躺着不舒服,以导致睡姿不佳,两个枕头纷纷掉到了地上。  玛格只好放下醒酒汤把枕头放好,又坐到窗边拉着南宫子非起来,语气半劝半哄地说道:“老大,起来喝醒酒汤喽,你要是不喝明天头会超级超级痛的!快点起来。”  醉酒中的南宫子非哪里听得进玛格的话,玛格只能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南宫子非拽着躺坐在床上,背靠着床靠。本想着让南宫子非坐着,她好端来醒酒汤喂他,可是她刚一走开,南宫子非就又躺了回去。无奈之下,她突然想到了一个点子。  只是这个点子,似乎有点……羞人。  她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微微发烫,转身去拿了醒酒汤自己喝了一口,然后放下碗,一步步走向南宫子非。她把南宫子非扶起之后,用手抵住不让他躺回去,俯身印上南宫子非的唇,一点一点地往里面灌药。  她煮的醒酒汤是酸甜的那种,南宫子非并不抗拒,反而主动地允吸着。她还想灌第二口,南宫子非的手腕一个用力,猛然拉过玛格的手,玛格左手上的醒酒汤因为南宫子非的用力,一下子手上打滑,碗径直掉到了地上。  这碗够僵硬,掉到地板上愣是没有碎,只是碗里的葛根花和苦参撒了一地。许是南宫子非之前就喝醉过,所以厨房里这些东西备的很齐全。  “老大……”她含糊不清地发出两个字音,此刻她被南宫子非压在他的脚上,南宫子非许是脑子不清楚了,深深地吻着她的唇,先是只是跟刚才一样的允吸,后来开始缠绕着她的丁香舌。  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的玛格一时间竟然不知作何反应,只是愣愣地躺着被南宫子非吻。呼吸渐渐地变得急促,她感觉到南宫子非的手在她的身上乱动着。  心里一惊,她欲想推开南宫子非,无奈他的力道太大,她实在挣脱不开。此刻她已经从呆愣的状态恢复到正常,张口闷声喊道:“老大……你要干什么?”  南宫子非的脑海浑浊一片,只想着找个宣泄的地方。那微甜的嫩唇符合他的需要。  这个姿势并不舒服,南宫子非换了个姿势,这次是正正当当地把玛格压在了下面。他的唇还未吻上去,手就开始撕扯着玛格身上的睡裙。那睡衣是丝制的,一被拉开了点口,整件裙子就都被撕开。  由于刚才洗了个澡,她并没有穿上内衣,此刻正是给了南宫子非方面,手覆盖上去,引起玛格一声控制不住的闷哼。  南宫子非俯下身,留下一个个热火般的烙印。  玛格并不挣扎,这是她爱的男人,第一眼看到就深深刻在了心里的人。又是给她吃给她住,甚至着手安排她重新上学的恩人,她怎么拒绝?又怎么舍得拒绝。  贴身的裤子被拉下,南宫子非急于寻找宣泄口,也不管她是不是准备好了,那里能不能进去了,直接就一个挺身。  玛格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疼……我疼……”  这个时候,南宫子非倒是冷静了下来,他睁着眼睛,看着不着片缕的玛格,眼角一弯,温柔地笑起来。  玛格怎么还顾得上下身的疼痛,这个笑容就足以把她整颗心都融化……  “子非……”她低低地唤了一声。  南宫子非下身的动作不停,却是温柔了许多,轻轻在玛格的唇上印上一个吻,俯在她的耳边道:“初夏,你是我的了……”  玛格脸上的笑容顿时全部都僵住,下身的疼痛,带着胸口如同山洪一般汹涌的疼痛压向她。这个她爱着的人,现在要了她的少女之身,却对着她温柔地叫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她可以接受南宫子非不爱她,但是她不能接受自己竟被当成了一个替身!  “我不是安初夏,不是!”她大声地叫了起来,抗拒着南宫子非。  但醉酒中的南宫子非怎么还会顾得了那么多,他伸出一只手就足以牵制住玛格的两只手,下身饶有频率地运动着,嘴里不停地喊着安初夏的名字,语气轻柔。  “你放开我!”玛格的脸上慢慢地都是泪痕。  明明屋子里一点都不冷,她却连脚底都觉得冷。下身满是胀痛,她只想着要逃离,却是如何也逃不了,最后,她筋疲力尽,绝望和心寒,让她没有了丝毫的力气。  她留着最后一丝的力气,抿起嘴,对着南宫子非笑了笑,吐出一句话。  ——安初夏,我恨你。  对于南宫子非,她无论如何也恨不起来,可是对于安初夏,她此刻有多绝望,有多痛苦,就有多恨安初夏。  为什么要有安初夏这个存在,如何安初夏不存在的话,一切都不会是这样了吧?至少这个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嘴里不会叫着安初夏的名字吧?  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她疼得已经不觉得疼了,终于闭上眼睛,暂时性地昏厥了过去。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同的,又跟每一个太阳落下又升起的夜晚是一样的。黑夜过去,来到的又是白天,不管夜晚发生了什么,白天终究是要来临的。  南宫子非从阵阵头痛中醒来,一侧身,睁开眼竟看到一张熟睡的脸。  他呼吸一泄,立即坐了起来,却发现自己不着片缕,而对方也是一样。  玛格被这动静被吵醒了,缓慢睁开眼,只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顺着感觉看去,正好对上南宫子非幽深的眼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