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023】

【023】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54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24
    一旁的女佣见安初夏迟迟不坐下去,还以为她是等着自己帮她拉椅子,连忙走上前去把椅子拉开,但安初夏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不坐下,也没有其他的动作。  这个突如其来的文,搅乱了她的心跳。她在想,如果当时她不推开韩七录,那韩七录是不是就会深入地吻自己?  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推开了他,但继而又觉得自己做的非常英明。如果韩七录只是戏谑一下她,她推开韩七录了,好歹韩七录不会觉得她是一个轻浮的女生。如果韩七录亲她,是源于一种冲动,这也说明韩七录对自己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少奶奶?您要盛多一点饭还是少一点?”一旁的女佣见安初夏还在发呆,于是找了个由头跟她搭话。  “啊?哦,我要半碗饭就够了,不用给我盛很多。”  安初夏这才回过神来,在已经拉开的椅子前站定,女佣连忙上前推进安初夏的椅子。坐下后开始开吃了好一会儿,才觉得自己脸色的热度退下去了。  不久听到楼梯上传来声音,安初夏知道那肯定是韩七录,收敛下面容上的复杂情绪后,强装淡定地吃着饭。韩七录很快在餐桌旁坐下,随意地扫了一眼桌上的菜色后,感慨道:“我妈还真是为你考虑,早上的时候特意吩咐厨师把菜做的清淡一点。”  “嗯,所以我准备傍晚的时候去超市买点新鲜的菜亲自下厨谢谢妈咪。”安初夏说着,抬眼瞧着韩七录问道:“你要一起去超市吗?”  想起那种人潮拥挤的地方韩七录心里就有点抵触,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答了句:“不去。”  但随后,他又补上了一句:“随便。”  随便应该就是去的意思吧?安初夏低头扒拉了一口饭,心里暗叹道:这个大少爷原来从以前就那么傲娇!去就去嘛,还说一句,随便。  两个人不再言语,各吃各的,安初夏吃完后留下一句:“那我要去超市的时候再叫你。”  见韩七录没什么反应,但也没有拒绝,于是便转身上楼。在安初夏走上楼梯看不见人后,他方才喘了一口气,该死的,怎么看到她说话自己就那么紧张呢?或许改天他应该去看一下心理医生,没错!  每次下大雨霸天总会滚得一声泥,搞得自己像条流浪犬似的。现在雨已经停了,韩七录吃完后没有上楼,而是走到外面草坪上。草坪上的草由于经过大雨的洗礼,身上都粘着或大或小的玉珠。  韩七录一脚踩上去,湿了一片裤脚。  早知道他应该上去穿一条大短裤,免得把这身运动裤弄湿。想是这么想,但他没上楼,这里跟别墅离的距离较远,他才懒得回去换。  但如果就这么走到霸天的小屋,裤脚一定会湿透。于是他弯下腰把裤脚卷了上去,这运动裤裤头处弹性较好,他直接给卷到了膝盖上面,露出两条“美腿”,像个刚耕地回来的农夫,又像刚从海边打渔回来的渔夫。  这片草坪在建造的时候是被设计用来玩高尔夫的,但韩六海忙于工作,很少有时间会打高尔夫,就算打高尔夫,也都是约了商业上的朋友去专门的地方打,所以这片草坪后来就闲置了下来,干脆被用于吃完饭给人散步。  草坪的某一处,霸天的小屋竖立在那里。他老远地就看到黑漆漆的一坨东西在追赶身边的蝴蝶,但由于被狗链拉着,死活追不到那只黄颜色的蝴蝶。  只见它不甘心地朝着那边吼了好几声,韩七录看到这场景,笑了笑后拍了拍手借此吸引霸天的注意力。  果然霸天立刻就朝这边看过来看到来人是韩七录后,兴奋地跳了起来欲想冲上去,但被狗链拴着的它只能在原地弹跳。  “啊,少爷。”关门负责霸天的佣人手里拿着各种工具,看到韩七录之后,惊讶地喊了一声。  “嗯。”韩七录停下脚步,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我正准备去给霸天洗澡呢,您知道每次下雨它都喜欢冲出来在草地上打滚。要不我先给他洗完您再找霸天玩?”那佣人拎着一桶洗澡的工具,显得颇有些吃力地说道。  他原本还打算自己去不远的库房拿工具,这人这么送来了当然是再好不过。他都许久没有跟他的宝贝狗霸天增进一下感情了。  “今天放你一天假,我来给霸天洗澡。”韩七录说完,指了指佣人手里的铁皮水桶道:“你把东西放在那里就好了。”  少爷都发话了,他一个佣人哪有不从的道理,当心答应下来,拎着水桶把东西一股脑放到狗窝后,插好了水管才离开。  韩七录一走进,霸天立即扑了上去,在韩七录的衣服和裤子上留下了黑黑的泥土痕迹,他这身衣服看来逃脱不了要去换掉的命运。  “好了好了,乖乖在这里坐着,我给你洗澡了,你看你把我弄得全身弄得一身黑!”韩七录拉着霸天在狗屋前一小块水泥地前蹲下身,先拿起水管打开开关喷了霸天一身,霸天有点兴奋地来回走动,在被韩七录骂了一声之后乖乖地站在原地不动。  霸天几乎隔一天就洗一次澡,故而除了身上的泥土外,并没有其他的污物,倒也不是很脏。水龙头冲洗了一遍后,霸天原来的毛色就露了出来,湿漉漉的毛挂在身上,显得霸天瘦了好大一圈,看起来有种莫名喜感。  安初夏本打算吃完就回去写稿子,但是她一不小心吃了太多东西,肚子一撑就连坐都不想坐,撑着难受,坐着撑着更难受。  虽然她一开始只盛了半碗饭,但她后来又让佣人盛了满满一碗,那时候韩七录还震惊地看着她,那眼神就像是在对她说“你是猪吗吃那么多”!  当时自己还挺尴尬,早知道就不吃那么多了!  为了先消化一下身子,她在房间来来回踱步,但是屋子里太闷热了,便走出阳台来吹吹夏天雨后的风。  阳台是朝南的,往正南方向看去,可以看到一条蜿蜒的石子路直通大铁门,大铁门外面有几个保镖正在看着其中一个佣人手里的手机,似乎发现了什么好玩的软件。  “哈哈哈,舒服吧?”这里实在太安静了,以导致稍微一点儿声音就能听清楚,这声音是韩七录的,从东边传过来。东边是一大片的草坪,东边偏南处是霸天的小屋。  安初夏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韩七录正蹲在霸天的小屋前,霸天浑身雪白,全都是泡沫,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会移动的大雪球。  韩七录有时候看上去很冷漠,但对动物那么友善,有人说,对动物友善的人,本性一定也不坏。  “可是我怎么就觉得你很坏呢?”安初夏双手撑着栏杆,看着韩七录出神。  似乎是注意到一道灼热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韩七录下意识地就往二楼看去,正好看到安初夏正往这边看来。他只觉得自己的脊背一僵,但看到人家总得打个招呼,于是他扬扬手喊道:“要过来一起帮霸天洗澡吗?”  “不了。”安初夏怕韩七录听不到,还摆了摆手,转身回到了房间。  好歹她现在也算是一个半吊子的言情小说作者了,知道有些事情要循序渐进,比如说,把韩七录的心夺回来这事,就急不来。  老是跟他呆在一起,说不定对方还真把自己当妹妹了。  肚子也没有之前那么饱了,安初夏收拾好心虚,重新在电脑前坐下。  这一坐就是三个多小时,雨后重新炎热回来的气温又渐渐低下去,太阳光也不再像中午时那么炎热,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像是给地上撒上了一层金粉,而天边,是火烧一般的云彩。  有人在安初夏原本就敞开的门上瞧了几下,看到安初夏往这边看过来,连忙恭敬地问道:“小姐,您上午提到过要我带您去一趟超市,我来提醒一下您现在差不多可以出发了。”  “嗯,好的,谢谢你。”安初夏点了点头,那韩家的司机大叔连忙也点一下头,转身离开了。  背部微微酸痛,安初夏伸了个懒腰,看向右下角的时间,居然已经快四点了。想着还要去一趟超市,安初夏连忙换了声简单的短袖短裤套装,拿了手机走出房间。  她并没有直接下楼去,而是来到了左边韩七录的房间,房间的门开着,安初夏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  “韩七录,你不在里面吗?”安初夏喊了几声还不见人,只好放弃。  一走下楼,却发现韩七录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听到声音,他移开视线站起身看向安初夏道:“可以出发了吗?”  原来早就在这里等她了。  “啊,可以了。”安初夏回过神,点了点头跟着韩七录出去。  “我还以为你睡到现在,司机跟我说你在写作。打扰到你了吗?”韩七录一边走一边问道。  “没有,本来也写的差不多了。”安初夏回答着,继而想起那朵葵花,便问道:“你今天下午怎么没跟向蔓葵在一起去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