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030】

【030】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56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28
    灵活的舌头撩拨开韩七录的唇瓣,湿润的触感让韩七录绷直了后背。向蔓葵腾出一只手来,抓住韩七录的一只手轻轻放到自己的胸前。  韩七录一向喜欢主动,这一次却是由向蔓葵主动,这让他多少有些不悦。在回过神来后,他由主动转为被动,允吸着向蔓葵的甘甜。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让人不能自己的妖精!  曾经他把向蔓葵爱到了骨子里,都说女生的世界里,初恋时的爱恋是最好美好最能够铭记一生的。而对他来说也是一样,曾经无忧无虑跟向蔓葵在一起的日子是那么美好,美好到后来向蔓葵离开他时,他差点崩溃!  幸福的日子过得太多,那么一旦失去,就将会堕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如今,她回来了,往昔的快乐还能找回来吗?  即便不能,他也要试一试才是,试一试才会死心。  “嗯……”向蔓葵柔弱的声线发出的单调音符却也那么令人陶醉,正所谓,女生在人性欢愉的时候发出来的声音无论多么难听,在男人耳朵里听来也是天籁。因为那声音正是他们“辛勤劳动”所换来的。  向蔓葵强就强在比萌小男会装柔弱,比安初夏能摸透男人更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即便她没有最最完美的面容,这亮点也足以让她取胜。  感觉到韩七录紧绷着的脊背渐渐放松下来,她心里得意极了,让男人沉醉于她的大白腿下是她的拿手绝活。  奶奶的思想虽然有时候是迂腐了一些,小时候还会让她读各种古代的诗经,在她看来,奶奶唯一说对的一句话就是“把生米煮成熟饭是捕获男人的最好方法”。就算她没有怀上孩子,理论上来说,她也已经是韩七录的人了!  吻在一点一点地深入,韩七录的双手原本只是为了不让向蔓葵摔倒才下意识地环住她,而现在,他情不自禁地加重了手上环着向蔓葵的力道。正所谓,一个接吻高手,单单用舌头就能让对方飘飘欲仙了。  向蔓葵就是这样的高手!  韩七录现在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喜欢她这一点她不确定,但只要韩七录今晚留下来,那她就一定能够取胜!  法国是一个浪漫之都,巴黎更是处处渲染着艺术的气息,她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钢琴道路没有走多远,文艺气息也没有沾染上多少,但是接吻技巧可是与日俱进。  这得益于法国人天性浪漫而又奔放,否则怎么会有一个专用名词叫做“法式热吻”呢?  她并不着急,一双手灵活地慢慢顺着韩七录的气息往韩七录的衣领处游走,并且很有技巧地一点一点闭着眼睛单靠手指之间的触感解开他的扣子。她并不着急,也告诉自己千万不能着急,她有的是时间!  白衬衫的扣子终于全部被解开,她双手继续在韩七录颇有力感的肩头游走。韩七录的肌肉真是强到没话说,但没有跟那种肌肉男一样看了让人觉得可怕。  向蔓葵用自己最为轻柔的动作把韩七录的衣服褪到肩头。  这个缠绵并且悠长的吻终于先停了一下,在向蔓葵的带领下,韩七录暂时地松开了手,任由她熟练并且快速地把白衬衫脱掉。在这时间里,她还不忘记故意在白衬衫上落下一个淡红色的吻痕。  即便这吻痕不能让安初夏看到,让那些佣人看到也是好的。  上身全部暴露在空气中,房间内开着空调故而他感觉到了皮肤上的丝丝凉意,这让他脑子瞬间清醒过来。  他在做什么?!  这让他立刻就想起了自己跟人一起去巴黎看她,却正好碰上向蔓葵正在跟另一个法国男人做那种事。他已经想不起那时候向蔓葵有没有发现他们了,那是他最阴暗的记忆,他一直极力想要忘掉,却一直忘不掉。  可是现在刻意地想起回忆起来,却是竟然早已经模糊在了记忆的时光隧道里。  男人自己总是不洁身自好,却有着什么“醋女情节”,总是希望自己的女人是干净未经别人染指的,饶是韩七录也不能免俗。  他家里再有钱,长得再帅,终究也只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对于知道自己的女人跟形形色色的人做过那种事,心里还是会芥蒂的,不管他有多爱那个女人,嘴上说的有多么不在乎。  向蔓葵见韩七录没有下一步动作,还以为他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她并不知道韩七录跟曾经的车模界名模莉拉的那一段过往,还以为韩七录对这方面一窍不通。她便极有耐心地用双手游走在韩七录的胸膛处,轻轻地刺激着那两个小粉红。  只听到韩七录传出几声闷喘,他下意识地就要把向蔓葵推开。但这个时候把向蔓葵推开,是不是会伤害到她的自尊心?并且,他要怎么解释?说自己觉得她不干净?  这太伤心了。  向蔓葵并没有发现韩七录的不对劲之处,只见她顺着韩七录一侧的人鱼线慢慢往下,这快要到了韩七录的极限了。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韩七录在换了手机后,手机铃声并没有进行过设置,而是用的苹果手机自带的铃声。但他万分确信那是自己的手机在想,他才发现自己现在对向蔓葵在那方面的兴趣是一点也没有。  除了一开始脑袋蒙了之外……  “我有电话……”韩七录话说出声,才惊觉自己的声音变得沙哑了一些,大概是刚才接吻接的。  若对方是别人,向蔓葵肯定会要么甩手走人,要么让对方别管电话了,但对方是韩七录的话,她只能做第三种选择……  向蔓葵退开了一点,翻身坐到了韩七录的一边,韩七录坐的是单人沙发,但向蔓葵很瘦,两人坐倒也刚刚好。  见向蔓葵退开了,韩七录立马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是没有存过的号码,但这号码韩七录就算是倒着背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因为这是他们家大厅的电话号码。  按下接听键,不知怎么的,竟然觉得心里有些许的紧张。他没有先开口说话,怕的是万一打电话来的安初夏,听到自己略带沙哑的声音,一定会起疑的。等等,该死的,他怎么就不自觉地想起了安初夏?  自己的女朋友可还坐在身边呢!他正想给自己一个大耳瓜子!  “七录,你个臭小子怎么还没有回来?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明天还要不要去上课了?!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叫人过来接你!”姜圆圆说话就跟机关枪似的,“噔噔噔噔”一连放个不停,她说话说着一点也不用喘气,但是听的人都想大喘气了。  韩七录用余光看了一眼向蔓葵,见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心里一虚,不知如何回答姜圆圆的问题。  许是许久听不见回音,姜圆圆心里起了疑,对着话筒高声叫道:“臭小子你有在听吗?!”  “嗯……”韩七录闷声应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差不多自动恢复了,心里松了一口气,问道:“我马上回来。”  “半个小时内要是见不到你的人,你就别回来了,想当我儿子的人不多,相当韩氏继承人的人可满大街都是!你自己掂量掂量!”机关枪接着又是说了一大通,说完也直接没有听韩七录的回话,手脚麻利地就挂掉了电话。  速度快的让韩七录咂舌。  “七录……”向大葵花,噢不,向大美人凄凄楚楚地看着韩七录,伸手挽住韩七录的胳膊:“别走好不好?留下来陪我。”  这是最动听的邀请,韩七录却是一点都没有留下来的兴趣。但他很聪明地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对不起,蔓葵,你知道我妈那个人,刚才电话你也听到了。她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的。”  “可她不能不认你这个儿子吧?”向蔓葵微微皱起眉头,一副委屈的表情,若是别人,,大概早就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了。  “这可说不准。”韩七录伸手捏了捏向蔓葵的脸蛋道:“以后别涂口红了,我现在肯定满脸都是。”  听言,向蔓葵往韩七录的脸上看去,虽然没有韩七录说的‘满脸都是’,但是也半斤八两差不多了。她在心里暗暗记下,韩七录不喜欢她涂着口红跟他亲吻。  但其实她认识的人里许多人的怪癖的就是喜欢吻涂着妖yan红唇的人。  “我去一下卫生间。”韩七录说着,也站起身来,顺手就捡起刚才被向蔓葵直接扔到了地上的白衬衫。  看着韩七录走向卫生间的身影,她把目光落到韩七录肩部靠后的一个位置,那里一个吻痕赫然在目。  向蔓葵的眼神中虽然有隐隐的失落,但是嘴角却是微微勾起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弧度。既然今天不行,那就下次,来日方长,她一定可以赶在韩七录恢复记忆之前把他拿下。她对自己向来有信心!  走进卫生间,韩七录站在圆形的大镜子前,洗手台上放着各色的化妆品,放在那里琳琅满目的,却是让韩七录觉得太过炫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