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032】母子谈话

【032】母子谈话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48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29
    可眼下,姜圆圆那两人毛骨悚然的眼珠子直溜溜地盯着他,除非他会遁地术,否则溜肯定是溜不走的。  尽管这样,他还是面色如常,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故意无视那像贞子一样恐怖的目光,自顾自地往楼梯走去。但是细心一点就能发觉到韩七录的整个脊背是僵硬的。  不得不承认,他对姜圆圆还真是没辙!  “要上哪儿去啊?”姜圆圆扬声,差点把精神高度紧张的韩七录吓到。  他当下停下脚步,认命地转过身看向姜圆圆问道:“回房间睡觉。”  听到这个回答,姜圆圆当下被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但见韩七录又有要换身上楼的趋势,她深吸了一口气,极力保持镇定道:“你先等等,跟我过来。”  姜圆圆转身往一个方向走,韩七录也只好跟上去。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吗?姜圆圆随手招呼了一个女佣,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声,那女佣瞥了一眼韩七录,见韩七录也往她这边看来,连忙收回视线,对着姜圆圆点了一下头,躬身走开。  看着那女佣的背影,韩七录觉出似乎少了一个人。  “韩管家呢?”他走到姜圆圆面前,左右环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韩管家的身影。  “上次不是知道了他有个儿子吗?我让他现在去他儿子那边收拾东西了,大概明天会和你们一起上学,以后他就跟韩七录一起在家里住了。”姜圆圆说着,抬起右手将手握成拳状,用手指弯曲的关节处敲了两下餐桌:“坐下。”  韩七录这才发觉姜圆圆居然把他带到了餐桌前。  在明日辉煌的时候光顾着跟萧明洛说起他哥哥还有他公司里的事情了,根本没有吃多少东西,跟向蔓葵去吃韩国料理的时候也没有吃多少,到现在肚子还真有点饿了。  但他可不相信姜圆圆会对他那么好,请他吃饭。  但是谈话的地方不应该是不远处的沙发吗,来餐桌前干什么?  虽然觉得疑惑,但韩七录还是乖乖地在餐桌前拉了一张椅子坐下,他们餐桌的椅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木头做的,很重,单靠一只手是很难搬动的。  “坐这里是?”韩七录试探着问道,姜圆圆只是沉默地坐在一边,像是在等着什么。  他也只好等着。  安初夏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盘子葡萄上楼,韩家就连用来装水果的水果盘也是相当贵的,打碎一只这世界上都不一定有第二只。  走到书房门前,安初夏想起姜圆圆的嘱咐,腾出一只手来敲了几下房门。里面传来韩六海喊“进来”的声音,门并没有关紧,安初夏轻轻推了一下门就打开了。  看到进来的人是安初夏,韩六海摘下了老花眼镜,换了下坐姿说道:“是初夏啊。”  “嗯!”安初夏连忙点了一下头,这书房她以前是很少进的,连进去打扫卫生的人也是韩管家,别的佣人还进不了,好像是因为里面放了很多机密的文件。  这书房的书架让安初夏瞠目结舌,书架的高度居然跟天花板平齐,上面一点的书需要布梯子才能爬上去拿到。但是其他东西就是很平常了,除了韩六海用的那张桌子,上面有着复杂的纹理,一看就不是普通木材做的办公桌。  安初夏回过神来,连忙道:“妈咪让我端水果上来,您从吃完晚饭就开始工作了,也该休息一下了。”  随着安初夏走上前来,韩六海不动声色地把面前的文件合上,放到了一边,笑着说道:“辛苦你了,还让你亲自断水果上来。”  “哪里,举手之劳而已。”安初夏说着,把水果盘放到书桌上,随手抽了几张纸出来垫在了水果盘下面,免得水果盘上的水流到办公桌上。  “初夏啊,坐吧。”韩六海指了指一旁的椅子:“我正好有话要跟你说。”  韩六海的深情显得很严肃,安初夏连忙在一旁的椅子上端端正正坐好,等着韩六海开口说话。  按照韩氏的作风,做任何事一向是以自己的利益为目的。他们能够接受一个毫无背景的安初夏来做未来的韩氏夫人,自然也不会只是单单地因为喜欢安初夏。  “你妈妈离世的最后一面,你没能够见到。其实,她跟我说了一些话。”韩六海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表情显得有些复杂。但是在商场上摸打滚爬多年的人,从来都不会轻易让别人看透自己在想些什么。就算是枕边人,也不会把自己所有的秘密和盘托出。  安初夏面色显得有些惊讶,放在腿上的手由一开始的放松状态变为了握紧了拳,看得出她现在有些急切地想知道自己妈妈说了什么。  韩六海的眸子里流转着深浅不一的光,那琥玻色的纹路一时变得有些迷茫,像是陷入了回忆。安初夏不敢打断韩六海的回忆,这个撑起整个韩氏集团的男人虽然面对自己的时候很慈祥,像一个普通的父亲,但是他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势,让人觉得他再跟自己亲近也是亲近不起来。  半晌,韩六海回过神来,看向安初夏尴尬一笑道:“抱歉,只是突然觉得愧疚,你妈妈最后对我说的都是一些让我好好照顾你的话,可是现在,却让你伤心了。”  他指的是韩七录失忆的事,安初夏摇摇头,强笑道:“您不用觉得愧疚,人死不能复生。而且,你们给我的已经够多了。”  “你能这样想就太好了。”韩六海脸上显出欣慰:“你放心好了,我会替你铲除路上的障碍。”  “啊?”安初夏一时脸上显得有些迷茫。韩六海后半句话说得很轻,她听不大清楚,只能听到“铲除”“障碍”两个词汇。  “没有,谢谢你的水果。”韩六海拿了一颗葡萄放在嘴里。  没有什么话要继续说下去的了,安初夏站起身来:“那么我就先出去了,您记得不要让自己太累,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嘛!”  “嗯。”韩六海笑着点了一下头,算是应予。  安初夏走出门,轻轻把门关上,连忙抬脚离开。面对韩六海的时候,总会莫明的感觉到一丝不自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还有,当时韩六海应该是要对她说什么的,但后来又没有说,总觉得韩六海瞒了她什么。  但是转念一想,人家还有什么东西会瞒着她的,一定是自己多想了。  韩六海目送着安初夏走出门,一直到门被轻轻关上,他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散去,最终变成了一副淡漠的表情。这副样子,倒是跟韩七录面对陌生人的时候的表情差不多。  安初夏的妈妈确实在离世前对他说了什么,但不全是让他好好照顾安初夏的话。而是告诉了他一个巨大的秘密,就是这个秘密,让他决心把安初夏带回韩家,并且很快就让她作为韩七录的未婚妻去斯蒂兰上课,并且向外界公开。  安初夏太过善良和孝顺,即便是再残忍的商业人,他也不忍心让安初夏成为商业战场上的祭品。但是很多事情,往往没有办法选择去做或者不去做。  韩六海推开那盆葡萄,将刚才他合上的文件拿到面前打开,这是一份计划书,还没有完善的计划书。计划书的标题是:关于收购B市向家老宅的计划书。  “嗯……”韩六海从鼻尖发出一个单调的声调来,重新拿起了一旁的钢笔。  楼下大厅。  姜圆圆跟韩七录两个人一直保持沉默,谁也不说话。没有过多久,韩七录问到一股香味,那味道如果没有闻错,应该是可乐鸡翅的味道。  这味道勾起了韩七录肚子里的饥饿,他还真有点饿了。顺着味道往后看去,一排女佣人一个接一个端着菜盘子往这边走来。  姜圆圆这是要闹哪一出啊?  “妈,你这到底是……”  “吃吧!”姜圆圆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也不管你在外面吃没吃晚饭,你必须在家里再吃一顿。你知不知道,这是初夏忙活了很久自己做出来的。”  这兜了一个大圈子,竟然只是为了让他尝尝安初夏亲手做的菜。  “正好我饿了!”韩七录不要脸地学着安初夏的强调道:“谢谢妈咪,果然还是妈咪对我最好了!”  “死臭小子!”姜圆圆瞪了韩七录一眼,满脸的无奈。  其实姜圆圆之前不小心流掉过一个孩子,医生告知她很难再怀孕了,好不容易怀上了,生下了韩七录,她其实也是打心眼里疼这个儿子。  “多吃点肉,看看你瘦成这个样子,以后怎么给我生大胖孙子!”姜圆圆说着把一盘红烧肉端了离韩七录稍近的位置,担心韩七录伸手夹不到。  “有你这样的妈吗?儿子还在上学就开始想孙子的事情了……”  “你这个年纪我想孙子怎么了?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你外公就娶你外婆了!”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拌嘴,却是不乏温情。安初夏站在二楼的楼梯口阴影处,折身轻轻往回走。他们的温情太过灼热,而她,再也体会不到母亲带给自己的感动和爱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