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512章 一直都没有忘记...

第512章 一直都没有忘记...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26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43
    虽然他面上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但是面对这样的“大单子”,说不害怕肯定是假的。其实他自己心里一点也没有底,但既然走上绑架这条路,就没有再后悔的余地了。  因为进赌场被人坑,身后欠了一屁股债,而且这一大帮兄弟,也都急着钱用。他已经是没有后路了。  想到这里,马哥仰头又是灌了一大口的劲酒。都说酒精容易让人丧失理智,这话说得的确没有错。  马哥晕晕乎乎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说是房间,倒不如说是一个临时的睡的地方,跟关着安初夏和萌小男的那两件房间差不了多少,就是有一张床罢了。  他们已经交不起房租了,所以几个月之前就找到了这个废弃仓库,把这里当成了一个临时的居所。  想要一脚踹开门,却发现踹门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一脚下去,门纹丝不动。  “我X你老母的!”马哥嘴里含糊不清地蹦出一些不文明的词,后退了几步,再度冲上前一脚往门上踢去。  只听见几声杂乱的声音,像是门锁掉到了地上。他皱了皱眉,把门大开。  这门一开,马哥显然是愣住了。难怪这门突然变得那么牢固,原来这不是他的房间,而是关押着安初夏的房间。  安初夏缩在墙角,从门被踢响开始就一直盯着门看。看到是马哥之后,她的眼神变得更加警惕起来。  “哟,安初夏……”马哥打了个酒嗝,往安初夏那边晃晃悠悠地走去:“不好意思,走错门了……”  安初夏不屑的用下巴示意了一下门的方向,硬邦邦地说道:“门就在那边,慢走不送。”  听言,马哥“嘿嘿嘿”地笑起来,站在离安初夏还要三步的地方站定:“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不管是说话,还是对我的态度,还真是一成不变。”  “你到底想说什么?”安初夏一直蹙着眉头,马哥身上浓重的酒气让她有些呼吸不过来。  房间内的蜡烛已经烧了一半多,火焰一跳一跳的,照的这屋子跟个鬼屋似的。  “我想说什么?”马哥走上前,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我想说,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你……”  这话说得深情,如果换个人对她说,她大概会哭的吧?安初夏一晃神间,马哥居然伸手就在她脸上轻抚了一下。他手上厚厚的老茧磨得安初夏浑身不舒服。  “马上把你的脏手拿开!”安初夏咬牙切齿地说着,她想要挣脱开绳子一巴掌把马哥拍个半死,可是无奈这绳子绑的实在是太牢了,直到她感觉到手腕处被磨破了,绳子还是紧紧地绑着。  “不要白白浪费力气了。”看她这么努力想要挣脱开绳子,马哥得意的说道:“就你这点力气,还是留着喊救命吧。”  说完,马哥开始解自己胸前的纽扣。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纽扣是白色的,正一颗一颗地被揭开,露出里面黝黑的胸膛。  “你在做什么?!”安初夏的声音抬高了一个度:“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你信不信韩家的人马上把你剁了!”  “把我剁了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你觉得韩家的人会为了救你而把自己送进监狱吗?”黑色衬衫被扔到了放着蜡烛的四方桌子上。  是啊……韩七录已经不是以前的韩七录了。安初夏轻咬了一下下唇,原本她是信誓旦旦自己能够被救出去,可是现在……  马哥走上前去,眼中泛着贪婪的光:“反正被谁睡不是谁?跟那什么韩七什么的睡和跟老子睡有什么区别?不如让老子尝尝鲜,好歹也让劳动人民沾点好处。”  “劳动人民?就你还自称劳动人民?滚!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出去!”安初夏咬牙切齿地说着。  她已经打算好了,自己今晚如果真被糟蹋了,她一定不会活着出去!  “妈妈,你有没有在天上看着我?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无奈……”她在心里闪过这几句话。  另一边,韩七录跟萧明洛两个人已经绕到了废弃仓库的背面,其他的两个人被留在暗处,免得打草惊蛇。  两个人绕到背面后,发现背面居然也有人守着。  萧明洛转头看向韩七录,等着他做决定。是偷偷把那两个人干掉,还是再想别的办法。  韩七录抬头看了一下,抬手指了指屋顶,示意让萧明洛跟着他一起爬屋顶。正好有一处地方有一棵歪脖子树,虽然不及仓库高,但是只要纵身一跃就能跳上顶部。两个人轻声走到了歪脖子树上,萧明洛先上,爬树这种小事情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他扬长脖子一看,看到仓库靠近东面的那个部分居然有一个很大的洞,可以直接进入仓库。  他喜出望外,对着韩七录做了一个快上来的动作,纵身一跃跳到了屋顶上。虽然极力把声音放轻,但还是发出了一个细微的声响。  两个人瞬间都屏住了呼吸。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那两个人防范意识很差,根本没有一点过来查看的迹象。两个人都放了心,但是韩七录在爬上歪脖子树上后,却是不敢轻易地往仓库屋顶跳了。  这屋顶是用瓦片盖起来的,刚才萧明洛虽然已经很小心,但还是发出了声音。好在没有人过来查看,但如果再次发出声音,那两个在仓库后门处巡逻的两个人肯定会过来看。  但是这样一直在歪脖子树上呆着也不是一个办法。  韩七录抓着树干的手紧了紧,萧明洛知道他要跳了,忙往旁边退了几步。  只见他脚下一个用力,跳离了歪脖子树,稳稳地落在了仓库的屋顶上,声音几不可闻。萧明洛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眼见着半块裂掉的瓦片往下掉去。  等萧明洛想要把那块瓦片抓住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了。  瓦片以自由落体的速度往下掉去,不一时就掉到了残破的水泥地上,碎成了好几片。这动静可比刚才萧明洛发出的动静大多了。  “什么声音?!”“过去看看!”  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两个人很有默契地后退几步趴了下去,确保下面的人看不到上面。  “刚才好像是这里有声音。”一个声音响起,紧接着拿着手电筒往上照了照。萧明洛讲头埋地更低了,干脆闭上了眼睛。  手电筒显然招不到上面,只能看到顶部边缘的地方,但那里没有异常。  “是不是我们太多心了?”另一个声音说道:“走吧走吧,继续跟我聊刚才你说的那个妞。”  两个人的脚步声渐远,萧明洛正要抬起头,韩七录伸手就重新把萧明洛的脑袋给按了下去,摇头示意再等等。  辛亏韩七录留了一个心眼,那脚步声突然又响了起来,随后响起刚才的一个声音:“你看吧,我就说是多心了,走吧走吧。”  原来刚才两个人只是假装离开,后来又偷偷折返回来查看。见真没有人之后,两个人才放了心,真的离开了。  “呼——”萧明洛重重喘了一口气,刚才他可是连呼吸都不敢呼吸了。  “别瞎喘气了,走吧。”韩七录已经半站起身,小心地往那块没有瓦片遮盖的地方走去。  两个人趴在那大洞的旁边,往里面看了看,里面时不时传来说话声,比外面吵多了。就在大洞的下方就有一个男的正在靠着几个木箱子抽烟,表情甚是陶醉。  “我们要怎么下去?”萧明洛看着韩七录问道。  稍稍思考了一下,韩七录的大脑高速旋转着,末了,吐出几个字:“跳下去。”  这不废话吗?!  萧明洛正要嗤之以鼻,韩七录却已经纵身一跃,稳稳当当地落在了那抽烟男人的面前。  七录这是疯了吧?!万一招来人怎么办!  就在萧明洛要叫另外两个弟兄帮忙的时候,韩七录已经在那个男人的惊讶眼神下,一个刀手将那个男的给劈晕了。  算起来韩七录这次下手的动作也不算太快,怎么那个男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萧明洛跟着跳下去后,才知道事情原来是这样:那个男的抽的并不是烟,而是在吸毒,难怪表情那么陶醉。经常吸毒的人反应会比较迟缓,故而在韩七录一记刀手劈下去之后,那男的也还是没有发出求救的声音,直接就昏了过去。  “把他抬到那边去。”韩七录指了指几个大木箱子后面的一处阴影处,那里一般人不会往那后面走,藏在那后面不会被路过的人轻易发现。  藏好人后,两个人均是大汗淋漓。夏天虽然说已经过去,但那种属于夏天的高温还在持续着,加上这仓库里面本身就闷热的很,两个人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沾湿。  “走!”韩七录低声说着,往一个方向走去。  沿着那个方向走了一小段路,发现了这个方向都是一些堆积破旧箱子的地方,便调转了方向,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我是人,可不是球,可不会滚……”马哥说着,搓着手走上前,伸手就想要解开安初夏的扣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