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515章 性命垂危

第515章 性命垂危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55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44
    护士见她这样,耐心地劝说道:“病人的生命体征已经稳定,倒是您,如果不快点处理脚上的伤,到时候病情恶化可就不好了。”  “是啊,这位小姐,反正咱们都在一辆车上呢,您可以就在病人旁边处理一下伤口。”另一个医生劝说道。  安初夏只好同意,眼睛却一刻也不离开韩七录。  护士帮着安初夏脱下鞋子,她的两只脚已经红肿地跟个煮熟的猪蹄似的,仅仅是脱下鞋,就已经磨出了不少血。  护士抬眼看一眼安初夏,却见她只是哭着看着韩七录,一点也没有受自己脚伤的影响。肿成这个样子都能一声不吭,这姑娘到底是有多不怕疼啊?  无奈的摇摇头,她替安初夏用浸过酒精的棉签擦去血迹,又用了冰袋帮她消肿。想让她积极配合看来是不可能的额,后续的治疗只能到医院再说了……  看着救护车越来越远,萌小男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她现在只想以死谢罪!  “老子今天非得打死你!”萧明洛伸手就是一个耳光落到马哥的脸上,马哥的脸立即就高高地肿了起来。  旁边的警察们连忙上去制止,拉开了萧明洛:“萧少爷,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放开我,老子要杀了他!”萧明洛挣扎着,四五个警察出动才把他给拉住。  马哥被警察带着上了警车,他也没想到自己真的就一棍子敲了下去。不过听那些医务人员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他心里委实安定了些。要真是出人命了,自己杀的还是韩氏集团的继承人,那这罪可就大了。  “对不起萧少爷,您跟那位小姐得跟我们一起回去做笔录。”一个警官走上前说道。  帮派里的兄弟在报警之后就撤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只能他跟萌小男还有那跟他们一起来仓库的弟兄。  安静的房间内,床头亮着一盏暗黄色的光,床上躺着一个没有穿内衣,只穿了一件吊带背心的女人。她的睡姿随意,引人遐想。  一阵手机铃声徒然打破了这寂静,在床头柜上震动起来。  向蔓葵嘟囔了一声,闭着眼睛伸手去摸床头柜。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手机,直到手机停止了震动和响铃,睡意浓重地袭来,她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没过一会儿,手机铃声再度响了起来,震动震得她头痛!  “谁啊?”向蔓葵猛然做起来拿过手机按下了接听键,语气里满是不爽。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手机那头沉默了几秒,很快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是我。”  向蔓葵浑身一个哆嗦,立即就从睡意中清醒了过来:“奶奶,怎么是您……”  打电话的正是向老太太,她一贯平缓的音调里听不出喜怒。凌晨两点,正是人睡的最熟的时候,谁被吵醒了都会发火。  “你倒是睡得安稳,不看看外面都发生了什么事。”  向老太太年纪大了,比年轻人更注重养生,一般十点钟肯定就睡觉了,会突然半夜给她打电话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向蔓葵抓紧了手机,坐到床沿,大脑快速转动着,难道是韩六海开始有什么动作了?可是不是说会给她一点时间的吗?  “奶奶,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韩家的人……”  向老太太“哼”了一声说道:“他们的动作还不至于这么快,你好歹也是做明星的,怎么即时消息一点都不关注?”  “我……”向蔓葵一时语塞,与此同时走到电脑桌前打开了笔记本。  “韩七录的未婚妻遭到绑架,韩七录为了救她,现在人已经躺在医院了。”向老太太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  这时候笔记本已经开机完成,向蔓葵拿着鼠标的手一颤,抬高音量问道:“什么?七录在医院?!”  她放下手机,把手机调成了免提,快速在百度上搜索韩七录的消息。一时间,铺天盖地的新闻标题涌出来。  “韩氏继承人为救未婚妻与绑匪搏斗,目前性命垂危”“王子与公主的真爱故事在现实上演”“韩少生命垂危,未婚妻浑身是伤”  诸如此类的新闻满屏幕都是,看的向蔓葵心塞塞的。  也有一些新闻是关注韩氏因为这次的事件是否会遭到打击:“韩氏继承人再度陷入危险,韩氏的股票是涨是跌?”“明日A市财经早报韩氏又将成为头条!”  向蔓葵点开了一张图文,下面的文字解释是韩七录已经被送往市中心医院。新闻铺天盖地,但是连韩七录的影子都没有看到,拍的最多的就是韩七录被从救护车上搬下来,但也因为被韩家的保镖们遮住,根本看不到韩七录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手机又响起向老太太的声音:“现在市中心医院住院部基本被封锁了,韩家的人应该不会让你去,你最好是想想办法,想办法去见韩七录。你看看那些新闻,这对你很不利啊!”  这确实对她很不利,如果她跟韩七录的消息被公开,她铁定就会被冠上一个“小三”的标签。她在中国的根基还不稳,如果陷入“小三门”是很难翻身的。  “可是奶奶,这个时候我不是应该避嫌吗?等七录醒来了,我再……”  “向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蠢姑娘!”向老太太的语气有些冲:“你想想,当时韩七录在美国休养的时候,不也是你在旁边照顾着,才重新回到了他身边吗?现在那个人换成了安初夏,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怕?”  不怕?  向蔓葵紧咬了一下下唇,她怎么可能不怕!就单单是看到韩七录跟安初夏见面,她心里都跟打鼓似的。  “我清楚了,我会找到机会陪在他身边的。”向蔓葵低声回答着。  “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做吧。”最后说了这么一句,向老太太挂断了电话。  房间又重回寂静,笔记本屏幕上还显示着那张救护车的照片,她心里一燥,伸手重重地合上了笔记本,发出了“PIA”的一声。  被向老太太这么一说,她担心的不只是韩七录,而是安初夏陪在韩七录身边会发生什么了。这个念头一起,她忽而握紧了拳头,难道真像是韩六海说的,她爱的不单单只是韩七录,还有韩七录的身份?  没过一时,向蔓葵的嘴角翘了起来。  人生在世,谁能免俗?她坚信安初夏也跟自己差不了多少,表情上装着圣女,谁知道那个看起来清纯的女人心里想的是不是跟自己一样!  另一边,中心医院内,安初夏已经躺着睡着了。她哭的太累了,两只眼睛已经肿的跟小兔子似的,还是韩六海命保镖轻轻把她抱到隔壁病房的。  她自己也同样受着伤,却寸步不离韩七录,也真是苦了她。  “七录……”安初夏皱了皱眉,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没有人的病房内。  她瞬间清醒了过来,拔掉了手上的针头跳下床去。可是脚一碰到地面,她立即就摔倒在了地上。伤口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已经有恶化的前兆了,现在脚水肿地比原先更加厉害,跟个大馒头似的。  “呀,初夏,你怎么在地上?”姜圆圆推门而入,看到的却是安初夏摔倒在了地上。  姜圆圆连忙跑上去扶起安初夏:“你脚上的伤要是不注意,你这双脚早晚要废掉!乖乖躺回去,七录有他爸在看着呢。”  坐回了床上后,安初夏接口说道:“可是,爹地他明天还要去公司,怎么能让他熬夜看着?还是我去吧!我不困的!”  “还说不困,你趴在七录的病床上就睡着了。不要逞强了,就这次,听妈咪一句劝,不要逞强!”  安初夏知道自己争不过姜圆圆,只能任由她叫护士重新替她挂上点滴。  看着护士替安初夏扎针,姜圆圆心里也跟被针扎了一样难受:“那几个绑匪,我非得让他把肠子都悔青不可!就不应该送警察局,应该直接私下处理!”  安初夏知道姜圆圆说的“私下处理”意味着什么,她也的确对马哥那一伙人恨之入骨。  “好了,妈咪不打扰你睡觉了,你不要太担心七录了,都说了,那铁棍敲得不是很准,不会出什么大事的,放心好了。”姜圆圆摸了一下安初夏的头,站起身跟护士一起出去了。  她知道姜圆圆这是在安慰她,她明明听到医生说虽然性命没有问题,可是三天内如果还不醒过来就很难说了。  “呼——”她吐出了一口浊气,看着吊瓶发呆。  渐渐地,睡意袭来,她太累了,终于重新陷入了睡眠之中。但从她紧皱着的眉头可以看出,她睡得并不安稳,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突然醒过来。  好在,这一觉睡得居然直接睡到了早上九点多,她是被医生进来查房时推门的声音吵醒的。  “医生,七录怎么样了?有没有醒过来?”安初夏开口问的第一句话就是韩七录,眼中的急切怎么看都不像是逢场作戏。  这让医生和护士门顿时认为,那些私下里说她是麻雀跳上枝头的人都应该被割掉舌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