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534章 你是笨蛋吗2

第534章 你是笨蛋吗2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57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53
    韩七录嘴上骂着安初夏笨蛋,手上却是一刻不停歇,先是快速拿了干毛巾替她把血液擦干,紧接着用棉签沾了一些酒精。  看他忙碌的样子,安初夏突然笑了。  她甚至在想,就算自己当时就被那个烟灰缸给砸死,她应该也不会有怨言。想到这里,安初夏的嘴角抽了抽,等等,不是说好要好好学习,其他的都先不管了吗?  不是说好如果韩七录真放弃不了向蔓葵,那她就好好的推出吗?那她现在这么想都是闹哪样?  “等等,是不是不能用酒精涂?应该找碘酒,那个不会痛!”韩七录自言自语地说着,转身又蹲下身翻找备用药箱里的碘酒。  他低头找碘酒的样子,为何都那么帅气?  安初夏真想给自己一个大耳瓜子,心里大骂自己,安初夏,你就是一歪了瓢的歪瓜,怎么心里想的就没点是正经的?这个时候不应该犯花痴的好吧?!  “啊,找到了,在这里。”韩七录继续自言自语,并且在仔细地找了碘酒瓶上的生产日期,看看是否过期了。  他的眼睛似乎流转着异样迷离的光彩,让人一不小心就陷入他的爱丽丝仙境中,幻想着自己是主人公。  “这个没有过期,可以用。”韩七录说着,自顾自打开碘酒盖子,拿出棉签蘸了一点。  安初夏彼时坐在白色书桌旁边的圆凳上,而韩七录则是蹲在地上,抬头的那一刹那,两个人正好对视着。有什么东西在滋生,发芽,飞快地生长着。  安初夏就那么坐在那儿,双手用手腕处撑着膝盖,一动不动的。而她的额头红了一块,中间还有一点殷红溢了出来,让人不尽心里觉得抽疼。  为了缓解尴尬,她轻咳了一声,开口说道:“你不用这样的,反正也没流血,不用擦什么碘酒的。”  “没流血?”看来她还不知道自己额头已经被那不长眼的烟灰缸给砸出了一个小窟窿,这下子好了,两个人都脑袋受伤,倒也般配,韩七录这么想着,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停顿了下来。  看着韩七录那颇显得无奈的眼神,安初夏疑惑地伸手触及了一下额头上那块因为疼痛而觉得火辣辣的烫的地方。  “嘶——”额头被手指的力道给再次弄疼,害得她自己倒吸了一口冷气。  再看看手指,上面沾染上了点点殷虹的浓稠液体。  居然流血了。  “别动了。”韩七录一只手拉开她那只碰了她自己额头的手,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拿着蘸了碘酒的棉签,像是在为一只景泰蓝点蓝一般的小心,不敢有半点的颤动。  不得不说,韩七录细心起来的样子,虽然跟他平时恶魔的那一面格格不入,但是却能让人整颗心都融化,恨不得上去就亲亲他的唇。  安初夏眨了眨眼睛,才发现自己竟然湿了眼眶。红红的眼眶象征着她复杂的心理,她在想,如果韩七录没有失忆,现在的生活应该是跟此刻一样,充满着感动与温馨的吧?  可是没有如果。  “好了。”韩七录从伤口处移开视线,却注意到她的眼眶红红的,忍不住柔下声音来问道:“怎么了?我刚才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他发誓他刚才已经很小心谨慎了,他这辈子都没这么小心过。就算是个经常做内科手术的医生恐怕都没他那么小心了。  “没有,不疼了,已经。”为了掩饰心里所想,她说着违心的话。实际上额头上的疼痛已经蔓延到了整个脑袋。  “笨蛋一样……”韩七录咬牙切齿地丢开手里用过的棉签,恶狠狠地说道:“你下次要还是这样不知死活地跑出来,我肯定就不管你了!”  “……”安初夏垂着眼睑,长长的睫毛导致眼睛下一片阴影显现。  “呀!?对了!”韩七录一拍脑袋,弯下腰继续在药箱里翻找着,不一时,找出了一张云南白药创口贴。  安初夏一愣,连忙摆手:“这个不用贴吧,太张扬了。”  实际上是这褐色的创口贴也太丑了吧?韩剧里的男主角为女主贴的那种创口贴可都是很小巧的,或者就是透明的。这长长的一条创口贴搁在脑袋上,也是太煞风景,她也真是醉了。  榆木脑袋韩七录当然不知道她心里所想,只觉得受伤了就应该贴个创口贴,哪怕是在最显眼的脑袋上。  “有什么张扬的?这样一来大家就都知道你那里受伤了,就不会撞到你那里了。”韩七录不由分说的开始动手撕创口贴。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尽管还是潇洒少年的样子,可是一严肃起来,尽管什么都没做,只是抿紧嘴唇,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排高高的海水直直地逼向他人,让人来不及尖叫求救只能屈服于他。这种与生俱来的气势倒是跟韩六海很相似,但有时候又更甚于韩六海。  安初夏忍不住就撇了一下右边的嘴角,露出浅浅地酒窝来。  就算是不贴着创口贴,谁会好端端地撞她额头啊?安初夏心里腹诽着,嘴上却是一句话也不说。这样跟韩七录相处的时光是短暂的,她不想用来跟他斗嘴。  “来,低头。”韩七录伸过手去,她顺势低下了一点额头,一张云南白药创口贴就贴到了她的额头上,跟她白皙的肌肤极其不协调。  但是韩七录似乎很是满意自己的“杰作”,“啧啧”两声之后,站起身道:“可以了。”  这么快就好了?安初夏暗咬了一下牙,面色上不动声色,跟着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属于灰姑娘的晚会就算再怎么甜蜜,也总是要结束的。  更何况,她还是一个没有水晶鞋的灰姑娘。  “谢谢。”安初夏礼貌地吐出这两个字来,却是有点生涩。  他们两个之间,原本是不需要说这两个字的,可是如今……  韩七录在听到“谢谢”两个字以后,随即愣了一下,收好脸上得意的表情,一张脸就像是瞬间掉到了冰窟里面。  清晨的光软绵绵地落在安初夏的头顶上,丸子头上的几撮碎发被染成了金黄色,毛茸茸的样子让他真想立刻把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初夏……”韩七录伸出手,即将触及到她脸颊的手忽而又转了一个方向,落到了她的头顶上,揉了揉,就像是在逗弄一只爱宠。  “以后不要再像这次这样的傻瓜了,你这样的姑娘家,要是脸上留点什么疤,那我……”韩七录蹲了蹲,脸色显得有些僵硬,但至少一瞬间,他又恢复了一贯的表情:“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安初夏紧紧地盯着韩七录的眼眸子看着,那深如寒潭的眼眸里,分明是闪过了一丝疼惜。  “七录……”膨胀的心情就像是一个被吹满了气的气球,太过于饱和后终于爆炸,所有的情绪都在片刻宣泄了出来。  随着一声“七录”叫出口,她一步上前紧紧抓着韩七录的手臂,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她的手指就像是要陷入他的血肉里。  “你真的把我忘了吗?真的一点儿也不记得我?!”因为情绪激动,她白皙的脸颊上染上了两片红云,红云渐渐蔓延开来,铺在脸颊上像是上了一层恰到好处的胭脂。  韩七录紧咬着牙关,下颚的线条变得愈发紧绷。  他多想告诉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我爱你,就算曾经忘记你,也已经想起来了。  可是……他现在还不能!  “初夏。”韩七录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眼底已经是满目的痛楚。  她以为他还要说些什么,却是偏过头去,不再看她,也不再说话,就像是一尊雕像。可是他不是雕像,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你说话啊……你真的就不能离开向蔓葵吗?”安初夏瞪大着一双眼睛紧盯着韩七录的脸,企图从上面看出些什么缪端来。  自从韩七录这次醒来,她第六感就觉得韩七录跟之前一点不一样了,说不清是哪里。而现在她知道了,是眼睛!那双眼睛,看她的时候不再充斥着疑惑与迷茫,而是多了一些让她不理解的情绪。  就像是……  就像是记起了一切!  “给我一点时间。”韩七录重新转过头来,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就像是突然相通了什么。  “啊?”她不解地歪起脑袋问道:“你说什么?”  给他时间?什么时间?记得自己的时间吗?  “初夏,给我一点时间!”他迫切地说道,伸手按住她瘦小的肩头,忽而垂下脑袋去,压低了一点声音说道:“对不起……”  虽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她愿意按照他说的,给他时间,何况,她一直都在给他时间,记起她的时间。  “你们都是猪头吗?不会拦着点少奶奶吗?我养你们干嘛吃的?我就算是养几只鸡也能给我生几个蛋炒起来吃!”  姜圆圆的声音远远地从外面走廊上传来,夹杂着一连串急匆匆的脚步声。  韩七录不动声色地移开按在安初夏肩头的手,等待着姜圆圆即将来临的数落。好歹也是她亲生儿子,他太了解姜圆圆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