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542章 不怕我卖了你?

第542章 不怕我卖了你?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43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58
    “噢。”安初夏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没走多久,又有两个出口,韩七录还是把她往右侧带。他的手都已经碰到门把手了,却没把门推开,而是只保持那个姿势,转头看着安初夏问道:“你就这么放心我,不怕我把你带去卖掉吗?”  这个问题,她还真没想过。  “你会吗?”安初夏歪着脑袋看着韩七录:“你不缺卖我的那点钱吧?”  韩七录显得很是无语,嘴角却是带着笑意。  下一秒,门被推开了来,竟是另一番天地。  “哇。”安初夏不禁瞪大了眼睛,这义卖馆的后花园是不是也太大了?地上由于装了低等,所以并不受夜晚光线弱的影响。  “走吧。”韩七录看她一眼,率先走在前面。  刚才进到大厅的时候安初夏就没有把貂绒外套给脱掉,虽然那外套不厚,可毕竟毛茸茸的,一段路走下来已经出了一点细汗。她本是想把外套去了,可一走出那扇门,微微的凉意又浮了上来。  还真得感谢韩管家,否则她非得受冷不可。  花园内设有不少木椅,倒真是一个约会的好地方。  安初夏摇摇头,甩开那一丝不开心。  “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我都快要无聊死了!”是凌寒羽的时候,安初夏抬头的时候正好凌寒羽往她这边看过来,但那话是对韩七录说的。  安初夏几步走过去,对着凌寒羽笑了笑。  结果凌寒羽却是很是惊悚地看着她,一双眼睛本来就很大了,还瞪了起来,像是看到了从井里的贞子一般恐惧。  “我有长得那么丑吗?”安初夏颇为郁闷,至于那么看着她吗?  凌寒羽却是没有理她,转头问韩七录:“她怎么也来了?”  “不知道。”韩七录摇了下头:“不知道我家老头又打什么主意。”  “不会是……要向大家介绍她吧?”凌寒羽话说出口,随即又自我否决:“不可能,你们现在还是学生呢。”  韩七录转了个头,对着安初夏身后看了一眼,耸肩:“你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安初夏也跟着看过去,萧明洛居然也来了。但是萧明洛虽然是对他们笑着的,但往日的那种愉悦情绪是彻底不见了。  “你别太难过了。”安初夏忍不住开口劝他:“江南那个家伙我会帮你劝着的,她不是那种劝不回来的人。”  “不需要了。”萧明洛摆了摆手,很是不正常。  安初夏还没问发生了什么呢,凌寒羽帮着萧明洛回答她:“他家的大人好像确定了那个许什么的,如果没什么意外,那个许叉叉以后很有可能就是他媳妇了。”  这件事萧明洛在韩家的时候是说过的,安初夏显得有些着急:“可是,不是说还没确定吗?”  “我回家后,家里长辈说许家也会来,让我好好照顾着许念念。”萧明洛深吸了一口气:“可能我跟江南是有缘无分,或许以后我会变回花花少爷。”  萧明洛明明是在开玩笑说着的,安初夏却闻到了一种说不明的悲凉意味。  这不是她第一次体会到生在上层阶级家的悲哀了,可是她还是觉得难过,可她却没有什么能够安慰萧明洛的。  “这种诡异的气氛是怎么回事?”凌寒羽觉得有点委屈:“我家老太爷还让我以后报警校呢,警校那得多苦啊!我来这里可是为了放松一下心情,你们可别把气氛搞得这么凝重!”  凌寒羽话音一落,一个柔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明洛哥!”  安初夏顺着声音看过去,这可不是她第一次跟许念念打照面,但是画了妆的许念念倒还真是挺漂亮,安初夏瞥了一下嘴,心里觉得不爽。  许念念不是善辈,萧明洛要是想摆脱她,也得费不少力气吧?更何况,萧家人对许念念似乎印象很好。  安初夏不动声色地看了萧明洛一眼,只见萧明洛皱起了眉。糟糕的事情真的可以更糟。  “难怪我找遍了整个大厅也找不到你,原来你在这儿啊!”许念念穿着高跟鞋“恰恰恰”地走过来,在看见安初夏后,显然是一愣。  看来她没有料到会碰到她。  韩七录的手机这时候响起,只听他一脸说了几个“恩”后挂断了电话,对着除了许念念之外的其他人道:“我家老头让我过去一下。”  “我照顾好初夏的!”凌寒羽接口道:“你就放心地去吧!”  “凌寒羽!”韩七录冷冷地瞪了凌寒羽一眼,片刻后,从许念念身边走过,往门那边走去。  韩七录走了,许念念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不少。韩七录在这里她就觉得有压抑感,现在好了。  安初夏并不想让许念念在自己面前猖狂,便笑盈盈地对萧明洛说道:“你可不能喝酒啊,江南那丫要是知道了非得生气不可。”  萧明洛知道安初夏是故意这么说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下话茬。倒是许念念替他回答道:“这种场面肯定少不了要喝酒啊,初夏姐,上次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  虽然许念念嘴上说着对不住,可眉宇间完全没有真心道歉的意思,安初夏对她的厌恶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听到了没,萧明洛。”安初夏眼睛一抬,直接无视许念念,一脸正色地看着萧明洛问道。  这种情况下,萧明洛自然是选择站在安初夏这边的,并对她点了下头,万分诚恳地回答:“我不会喝酒的。”  许念念咬咬牙,当着萧明洛的面不好发作,何况韩七录似乎还是护着安初夏的,一时只好把被无视的气也吞了。  一个人最受不了的不是别人跟自己闹口水战,而是对方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这一局,安初夏大胜。  凌寒羽拉过安初夏:“我有事情要跟你说,我们到那边去。”  “可是……”这个时候她怎么能走呢,万一这许念念乘虚而入,那到时候江南还不怪他没看住萧明洛啊?  她不想走,可是凌寒羽不管不顾地拉了她离开。  这后花园很大,加上树木茂盛,没一会儿就看不到萧明洛跟许念念的人影了。  “你有什么话要说啊?有话快点说,我还要回去呢!”安初夏脸上写满了焦急。  相比于安初夏的焦急,凌寒羽显得很是淡定:“来,初夏,我们来赏月。”  说实话,安初夏这时候正想往凌寒羽的脸上踹上两脚出气。  安初夏双手叉腰,气汹汹地质问凌寒羽。“凌寒羽,你到底几个意思?你不知道这时候就不能让那个许念念跟萧明洛独处吗?你是看不爽我朋友跟萧明洛在一起吗?”  “虽然说,我是看不爽你那个朋友……长得倒是清秀,但说话做事一副痞子像。”  安初夏胸中一急:“你!”  “你别着急生气啊!先听我说完嘛!”凌寒羽笑得特别纯良:“但是,我更看不爽那个许啥叉叉的呀。”  安初夏斜眼看着凌寒羽:“那你到底什么意思?叫我过来就是要说这些废话吗?”  凌寒羽伸出了右手食指在安初夏眼前晃了晃:“NONONO,这些可不是废话,这些是我要说的话的铺垫。”  反正出都出来了,安初夏也就不再着急,叹口气道:“那你铺垫也铺垫够了吧?麻烦切入正题。”  “老头问你,还想不想继续住在韩家。”  安初夏眨眨眼睛:“你铺垫的也还真够准确的。凌老太爷干嘛这么问?”  这么问的原因,不外乎是韩七录失忆了,觉得她住在韩家会觉得尴尬,身份也会变得微妙。  凌寒羽学着安初夏的样子眨眨眼睛:“你真不知道我家老头为什么这么问?”  安初夏被凌寒羽问得,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我现在,暂时还……”  凌寒羽随即接口:“那到时候你想搬出韩家就跟我说一声。”  安初夏沉默片刻,忽而抬头看向凌寒羽:“你就这么确定韩七录恢复不了记忆?”  “初夏,如果这东西能够很轻松地治好,那韩家肯定早就带他去治疗了。但既然韩家这样,只能说明他们也无能为力。”凌寒羽直直地盯着安初夏说道。  “可是。”安初夏还是不死心:“万一他自己突然恢复了记忆了呢?”  “这是最好的情况。”凌寒羽叹口气:“我们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得往最坏的情况去想。”  安初夏摇摇头:“你生活太悲观了。”  “你生活太乐观了。”凌寒羽脸上的笑容浅去。  “少奶奶。”韩管家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出现在两个人的视野里:“凌少爷,您也在啊。拍卖会就要开始了,咱们得先回大厅去了。”  两个人跟着韩管家回到大厅,一路无言。  凌寒羽坐到凌老太爷那边去了,安初夏则跟着韩管家坐在了韩六海跟姜圆圆的后面,左边是低头看手机的韩七录。  “哟,那不是向蔓葵吗?”姜圆圆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声。  安初夏顺着姜圆圆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向蔓葵穿着一身黑色两片的低胸晚礼服,跟着一个安初夏没见过的男人入了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