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543章 羞人恼人的一幕

第543章 羞人恼人的一幕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43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59
    向蔓葵跟那个男人坐在了偏后一点的位置,韩七录也跟着看了过去。  安初夏还以为韩七录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下意识就握紧了拳头,可是韩七录只是淡淡地往那边看了一眼,随即又转回头,似乎漠不关心。  自己的女朋友成了别的男人的女伴,为什么韩七录会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当她再次往向蔓葵那边看去的时候,正巧向蔓葵也往前面看来,只一秒就瞧见了她和韩七录。安初夏只觉得向蔓葵的眸色深了深,她故意冲着向蔓葵眨眨眼,片刻后转回头来。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没什么意义,但她就是不想向蔓葵太得意。  “感情大家百忙之中参加这次义卖活动,这次的主办发是韩氏集团,现在请韩氏集团董事长上台致辞!”主持人话音落下,随即爆发出一阵掌声。  韩六海应声上台,他并没有经过特别的打扮,举手投足间却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感。  “我主办这个义卖活动,其实是为了在办喜事前做点好事,好为我未来儿孙积德。”  话音落下,众人纷纷议论开来。  “未来儿孙?韩少爷不是才上高中吗?”  “难道是这韩董事长还有别的儿子不成?”  安初夏听着那些议论,眉目中也都是疑惑。这到底啥情况?  “这老头是想让大家确认一下只有你才是我们家承认的儿媳妇呢。”姜圆圆笑颜满面地转过头来低声对着安初夏说道。  台上的韩六海沉默片刻继续说道:“虽然我儿子七录还没有到结婚的年龄,但是最近流传的风言风语有些多,故而我就借此机会跟大家说明白。”  风言风语,说的自然就是向蔓葵跟韩七录。韩七录那么堂而皇之地跟向蔓葵在一起,虽然没有正式的报道敢报道出来,但是互联网可不是韩家说拦下消息就能够拦下消息的。  “下面,我宣读此次义卖事宜……”该说的都说完了,韩六海走着流程拿着几张纸念着。  这时候安易山的夫人走了过来,笑盈盈地坐在了姜圆圆的身边:“我说,未来的亲家母,你怎么不带初夏到家里玩玩呢。我前段时间都在巴黎学习,初夏和七录出事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你看看我这义母做的也太失职了。”  “哪里的事。”姜圆圆也是满面笑容:“儿孙自有儿孙福,现在不好好的吗?”  她们两个人在客套的时候,安辰川坐了过来,跟安初夏中间隔着一个面无表情的韩七录。  “初夏,怎么都不到家里玩?”安辰川目光坦然,他现在对于安初夏已经没有别的不纯粹的感情了。  “因为最近事情比较多。到时候我再来家里看你和义父义母。”安初夏的言语很是平淡,但对于安易山,其实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安易山很是熟悉。  “下面我宣布,此次义卖会正式开始!”  义卖活动之中实在是无聊,安初夏一开始看着那些放上去义卖的东西心里还觉得新奇,可是看的多了视觉已经产生了疲劳。  韩六海这次义卖的是一枚钻戒,据说是当时向姜圆圆求婚的那一枚,最后卖出了九百万的高价。其中的一半将会被捐出去。  拍卖结束后是拍卖方举办的宴会,他们从中会获得利润,所以这宴会还是很豪华的。  韩六海去后台办手续去了,姜圆圆跟安初夏先往办宴会的宴会厅走去,韩七录跟安辰川则跟在后面。  “妈咪,那枚钻戒真是那时候爹地向你求婚的那一枚?”安初夏显得有些不敢置信忍不住问道,求婚的那枚戒指都有五克拉,都结婚的戒指不得是鹅蛋啊!  “是啊。”姜圆圆毫不在意地点点头:“因为戴在手上太重了,我写稿子的时候戴个五克拉的东西在手上那手指还不得抽筋啊?所以我就干脆一直扔在一边,现在能拿来做慈善总比放在那里积灰尘好吧?”  姜圆圆说的头头是道,安初夏则是瞪大了眼睛。  女人不都是爱钻石的吗,姜圆圆也算是不一般的女人了。  “那你们结婚的时候,爹地给你的戒指是几克拉的啊?”安初夏好气地问道。  “喏,不就是这个喽。”姜圆圆伸出右手来,右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金制的、细细的戒指,上面没有任何的装饰,当然也就没有任何的钻石。  这简直是出乎安初夏的意料之外。  “我还是喜欢这些简单的,这枚戒指虽然说不值钱,可是我喜欢啊,东西嘛,不就是喜欢才珍贵吗?”姜圆圆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往后看了一眼道:“臭小子,以后你向初夏求婚的戒指可不能这么寒酸,知道了没?怎么的也得比那枚五克拉的值钱!”  韩七录放佛没有听到,继续跟安辰川说着话:“那就下下个星期吧,你回去好好组织组织大家训练,不过我估计周一也能回来上课了。”  安初夏想起刚才韩七录似乎在跟安辰川说什么篮球联赛的事情,不过现在还在说这件事,大概是故意想要无视姜圆圆的话。  姜圆圆原本心情好,现在脸上一下子变得差了起来,安初夏连忙提前制止:“妈咪妈咪!我肚子好痛啊,你知道卫生间在哪儿吗?”  一听安初夏肚子疼,姜圆圆一下子就忘记了刚才的火气,带着安初夏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两个人离开后,安辰川偏头看向韩七录:“你刚才是故意的吧?”  故意装作听不见姜圆圆的话。  韩七录垂下了一点头,从鼻尖发出声音:“恩。”  关于那些流言蜚语,安辰川也是多多少少听到了一点的,斯帝兰学院里都传遍了,说是韩七录重新喜欢上了向蔓葵。他原本是不信的,可是现在……  “为什么?初夏是个好姑娘,你……”  “行了。”韩七录烦躁地皱起眉道:“本少爷的事情,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话。走吧!”  说完,韩七录已经往前走去,留安辰川一个人郁闷地留在原地。  宴会厅比义卖厅装饰的要更豪华一些,每一处的细节处都看出了当初布置者的用心。  宴会厅中间设有舞池,四周则是放着长长的桌子,上面摆着酒水和精致的点心。被叠成塔状的装满了酒水的杯子在水晶吊灯的掩映下绽放出闪闪的光芒。  这里开足了空调,安初夏早已经把貂绒外套给褪了下来拿在手里。姜圆圆跟韩六海两个人浪漫地在舞池上跳舞去了,安初夏独自站在放着蛋糕的桌边。  奶油蛋糕她可是很爱吃,当下就准备切一块蛋糕吃,可是还没动手,她的外套就被沾上了奶油。  无奈,她只好去卫生间洗一下,还好之前姜圆圆带她去过了卫生间,否则她可不知道卫生间在哪里。  奶油很快就被她洗干净,刚才喝了一杯果汁,她便到隔间内上厕所。刚要打开的门,正好听到杂乱的脚步声,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话,而且……很是……惹耳!  是大葵花!安初夏的眼眸一紧,僵直地站在原地。  “别这样……别人会看到的!”向蔓葵闷声说着:“快放开我。”  “放开你?”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你这磨人的小猫咪,少爷我已经忍了很久了,快别挣扎了,这里没有人。”  “你快别……”向蔓葵的声音柔声细语的,很容易调动起男人的某种想法。  又是杂乱的脚步声,她听到自己隔间的门被打开来又被关了回去。  安初夏伸手捂住嘴巴,手中的貂绒外套掉落在了地上,还好这是抽水马桶不是蹲坑,否则非得调到坑里不可。  向蔓葵在跟人做羞人的事情,可是那个人却不是韩七录!  安初夏的胸口汹涌着,有个声音在叫嚣着,让她立刻出去揭穿他们!  “别……啊!你讨厌!”隔间发出各种细碎的声响,惹人浮想联翩。  “宝贝!你可真甜!”男人得意洋洋地说着,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安初夏立刻想起之前跟向蔓葵一起进场的人。  “啊……洛少!恩…别……”向蔓葵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那声音,简直是让人血脉喷张。  安初夏只觉得自己胸口剧烈地跳动着,同时,又有一种愤怒的情绪在快速集聚着。该死的葵花!不是口口声声说在爱韩七录吗,这又是什么情况?洛少?洛少又是什么人?!  “快点把衣服解开。”洛少的声音又出现,不一时,在她隔壁的隔间内传出了男女混合声。  向蔓葵也真是大胆,在这种场合不收敛一点居然还敢叫的那么大声,简直是不怕死!安初夏没有办法再呆下去,她怕自己失去理智,直接把这对不要脸的男女给解决了!  她轻手轻脚地打开隔间的门,轻手轻脚地走出去。期间发出了一点零碎的声音,但是那个隔间里面的男女太过投入,根本没有注意到声音,安初夏松了口气,快步走出了卫生间。  回到宴会厅的时候,安初夏扶着桌子站直,不停地大喘气。  “你去哪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