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544章 别装了

第544章 别装了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58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59
    安初夏一抬头,充满了复杂的眼睛正好撞进韩七录的眼眸里。  为什么她觉得韩七录头上出现了一顶帽子,而且是绿色的帽子呢?  “想什么呢?”韩七录看她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便弯曲了手指伸手在她头上敲了一下:“你傻啦?我问你刚才你去哪了?”  安初夏摇摇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没有!我哪里都没有去,我一直就在这里!”  “一直就在这里?”韩七录眯起眼睛,狐疑地问道:“那我刚才怎么没有看到你在这里?”  刚才卫生间那一幕实在是太过难以启齿了,安初夏的脑袋快速转动了一下,如果现在告诉韩七录,让韩七录去卫生间的话,那么他跟向蔓葵很可能就此saygoodbye。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仔细想想,这样韩七录的面子往哪里放?如果那位洛少也是不能惹的人,万一给韩家带来麻烦怎么办?  再说了,如果韩七录就这样跟向蔓葵分手了,那他也不一定就会喜欢上自己。这样想想,如果把事情说出来,只能是百害而无一利。  安初夏快速分析完这些,偏头避开韩七录探究的眼神,胡乱回答着:“很无聊,就到处逛了一下。对了,我刚才想找刚才的那个花园来着,要怎么去?”  “你去花园干嘛?不吃点东西垫垫肚子?”韩七录说着,斜眼看她:“我怎么感觉你怪怪的?”  她的情绪有这么明显吗?安初夏极力掩饰,故意迎上韩七录的目光道:“我哪里怪怪的了?倒是你,怎么不忙你自己的事去,来找我干嘛?”  “因为无聊。”韩七录四处了看了眼:“在这里跟我搭话的,都是一些想攀关系的,觉得没劲所以想找你而已。”  她真想脱口而出让他去找向蔓葵,可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那安辰川呢?”  韩七录皱了下眉,看向某一个方向:“他有要陪的人。”  安初夏顺着韩七录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安易山正带着安辰川跟几个大叔有说有笑,应该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  “你不去跟你义父打个招呼吗?”韩七录一只手拉过安初夏,径直往安易山那边走去。  安初夏毫无防备,高跟鞋让她走路很不方便差点摔倒。  “你带我去哪儿?”由于手被韩七录拉着,她不得已只能急急地跟上韩七录的脚步。心想,他就不能多为她考虑一下吗?她可是穿着八公分的高跟鞋!这对不经常穿高跟鞋的她来说,就连缓慢走路都很艰难了,他还走的那么快!  胡思乱想间,韩七录已经到了目的地站定,一只手揽着安初夏入怀,对着安易山笑道:“安伯父好。”  安初夏抬起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这不是韩家少爷吗?”几个人瞬间把目光落在他身上:“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看这气质就知道以后必定大有作为,安董事长好福气啊!”  也有把目光落在安初夏身上的:“应该说安董事长好福气,能够有一个长得这么标志的女儿!”  安初夏不好意思地缩了下脑袋,很努力地对着安易山笑了一下:“义父好。”  “好好好。”安易山心情很不错地走近,伸手拍了下安初夏的脑袋:“是不是瘦了?你得多吃点啊,女孩子不能老是想着减肥,改天我让辰川送几只鸽子去给你补补。”  鸽子还能用来吃的吗?  安初夏尴尬地挠头:“谢谢义父。”  “谢什么?这有什么好谢的?你还没来过家里吧?改明得空了,让七录带你一起回家,别忘了你可有个义父。”  一旁的韩七录觉得有些无趣,他本是想借着“未来岳父”逗她一下的,没想到会这么无聊。  “那伯父,我们去花园透口气,你们继续聊。”韩七录礼貌地对着安易山点了下头,拉着安初夏往花园的方向去。  “这两个孩子似乎关系很好啊。”几位长辈叹息着:“还是年轻好啊!”  只有安辰川忧虑地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他们真的像几位长辈说的那样,关系很好吗?  花园的门被推开,这个时候,大部分的人都去了宴会厅那边,没有人会选择在秋夜一个人在花园内。  一走出来,安初夏就感觉一阵凉意袭来,不禁缩了一下双肩。  “那个……凌寒羽跟萧明洛呢?”安初夏打破沉默道:“刚才好像都没看到他们。”  “寒羽正被他老太爷带着见人,学着怎么跟人打交道,至于明洛,正被迫陪着那位许小姐在舞池跳舞呢。可能人太多了所以你没看到吧。”韩七录回答道,突然看向她,不悦地说道:“安初夏,我发现你心机真的很深诶。”  “你又在说什么啊?”安初夏显得有些不开心:“你可能不记得了,你第一次跟我见面,就是说我心机很深。”  “不是啊。”韩七录盯着她的肩看:“你明明知道自己后面露着一大块肉,怎么也不知道出来的时候带见衣服。是故意让我把外套脱下来给你吗?”  “……”安初夏一听,顿时无话可说,这个家伙,思想还能再复杂一点吗?  她没说话,韩七录继续说道:“你就这么希望我把外套脱给你穿?我的外套对你来说比自己的身体还重要吗?还是着凉了,还得叫人照顾你,拜托你长点脑子好不好?”  说实话,这时候安初夏觉得往韩七录脸上踹上几脚也不够解气的!  “韩七录,你能不能不要把你自己的城府强加于别人身上?谁稀罕你的外套了,我只是忘了把外套带出来而已。更何况,你根本没告诉我要带我来花园好吗?”安初夏很是恼怒。  可是韩七录这家伙却是站在她面前,微微倾身做出拜托的样子:“安初夏,你就不能顺着我的意思,好让我把外套脱给你吗?”  “……”  这笔账,是不是要以后再跟韩七录算账?看在他长得那么帅的份上。  “我之前看到你的时候,没看到你手里拿着外套,你那件外套呢。”韩七录边说边脱下自己的外套,扬手帮她盖上。  动作说不清的轻柔,那晚的月光也温柔的不可思议。  但是梦总是会醒的。  安初夏神经一紧,眼眸突然一阵收缩:“糟糕了!”  “糟糕?”韩七录皱紧了眉头:“安初夏,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对我说谢谢吗?”  韩七录的话,她是再也听不进去,转身就往花园的门那边跑去。  在卫生间的时候,她没有把掉在地上的外套捡起来。向蔓葵是看见过她穿着这件外套的,如果被向蔓葵看到了,不是会被她知道自己知道了一切吗?  这么想着,安初夏脚下生风,用最快的速度往宴会厅。跑过宴会厅的时候,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只好放慢了脚步,等走到通往卫生间的走廊时才开始重新快速奔跑。  终于跑到了卫生间,安初夏双手撑着膝盖,里面已经没有了声音,她这才敢大声喘气。  休息了几秒后,她快速走进卫生间。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打开之前她呆的隔间时,向蔓葵笔直地站在那儿,双手环胸,一脸审视地看着她。在向蔓葵前面一脚,就是掉落在地上的、她的外套!  要不是她心理承受能力好,她一定会被向蔓葵吓得失声尖叫吧?  但即便是她心理承受能力好,也着实是被吓了一跳,打开隔间的门就站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任谁都会被吓到的吧?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由于紧张,安初夏连说话都显得有些结巴。音调的颤声揭示着她的紧张。  向蔓葵从鼻尖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轻蔑地看着她道:“需要问这个问题的人,应该是我吧?安初夏,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初夏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好好想想对策。  “我来拿我的衣服,之前上厕所的时候把外套落在这儿了。”安初夏咬咬牙,对上向蔓葵的眼:“难道,卫生间只有你能来,我不能来吗?”  向蔓葵卷翘的睫毛往下一垂,嘴角弯弯翘起,眼中的鄙夷不言而喻:“安初夏,你他妈装的还真他妈像一回事。”  安初夏轻咬了下下唇,这情形,怎么像是她跟男人乱混被向蔓葵抓了呢?该死的!自己根本不用害怕嘛!做错事的人又不是自己!  这么想着,安初夏很努力地笑了一下,学着向蔓葵的语调说道:“向蔓葵,你他妈话里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我先问你的吧?你什么时候来过卫生间的,那个时候,你看到了什么,亦或是听到了什么?”  她看到向蔓葵的眼眸子闪烁了一下,说完话后抿紧了唇,显然,这大葵花比她要紧张多了。  没错,做错事的人不是她,她可犯不着害怕!该害怕也是向蔓葵害怕!  “你希望我看到什么或是听到了什么呢?”安初夏的月牙眸微微一笑,弯腰去捡掉落在地上的外套。  就在这时候,向蔓葵突然一伸腿,狠狠地踩在了安初夏的外套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