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545章 可我是男人

第545章 可我是男人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58更新时间:2016-02-18 11:09:59
    向蔓葵似乎还觉得不够泄愤,还左右甩了一下脚。  淡紫色的貂绒外套瞬间出现了一大片的污秽,虽然都是能洗掉的污秽,类似于泥土或是酒水,但安初夏止不住的心疼。  “你干什么?!”安初夏忍不住伸手推开向蔓葵。  向蔓葵被她推得往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到马桶上。  “安初夏,你有病吧!”向蔓葵站正身子,狠狠地瞪着她:“不就一件破衣服,瞧瞧你这穷酸样!真不知道韩家人看上你什么了!不会是一个个被你灌了迷汤药吧?”  一想到韩六海上台说话的时候,故意针对她说话,向蔓葵就气得要发狂!  安初夏捡起衣服抱在怀里,厌恶地看着向蔓葵说道:“我再不济,也比你好上一千倍一万倍,至少我不会背叛韩七录,不是吗?!”  话音落下,向蔓葵神经一泄:“那个时候发出声音的人真是你!”  “向蔓葵,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你。能够对着一个男人说爱,却又能够转身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不,应该说是爬上另一个男人的床。”  安初夏笑容冰凉,不带有一丝的温度。  这样的安初夏,倒跟韩七录有几分相似。  向蔓葵狠狠地咽下唾沫,正要说话,余光突然瞥见披在安初夏身上的外色外套。那外套她记得,是韩七录今天穿来的那件外套!  她颇有些紧张地问道:“你该不会……已经跟七录说了吧?”  “这个时候知道害怕是不是太晚了?你背着七录做那些坏事的时候,怎么不想想韩七录知道之后会怎么样?”安初夏后退一步,摇摇头:“你不要再出现在七录面前了,你不配。”  “我不配?我不配难道由你配七录吗?你可别忘了,这时候他爱的是我。”向蔓葵眼珠子一转,既然安初夏会这么说,就说明韩七录还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你告诉七录,后果会怎么样呢?可能七录会一怒之下找洛少吧?到时候的后果,你一定想象不到。”  就连做错事,都还想着威胁别人,不愧是向蔓葵啊。  “向蔓葵,这个时候,你应该跪着求我不要说出去,而不是威胁我吧?”安初夏咬牙,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可不知道什么是后果,只是觉得七录应该需要知道。”  向蔓葵的脸上泛起笑意:“你会估计后果的,你不是我,做不到心狠手辣,这也就是你最大的弱点。最后奉劝你一句,只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你再好好想想吧。”  说完,向蔓葵走上前,用肩膀撞开安初夏,径直走了出去。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她也不知道,明明做错事的人是向蔓葵,现在却要她头疼!她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向蔓葵打了一个巴掌。  不能做到心狠手辣,不能做到吗?  听起来那个洛少是一个不能惹的角色,韩七录那么冲动的个性,说不定跟他说完的下一秒就会去找洛少。之后两个人或许会大打出手,再之后两个家族就会因此结仇……  韩氏集团从此胜败名裂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安初夏不敢再想下去,她确实不能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说出去。  想想也真是可悲,她不是什么圣母,却在坐着帮向蔓葵保密的事情。  她失魂落魄地走到洗手台前,机械地用水清洗着外套。淡紫色的外套由于被沾染上了水,颜色变深了。  手机铃声就在这个时候急促地响起。  她调整了一下心情才接通电话:“喂?”  “喂!安初夏!你急匆匆的到底去哪里了?!”韩七录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我以为你很快就回来就一直在花园里挨冻,你还不快过来把外套还给我!”  安初夏侧头看了眼自己身上披着的外套,淡淡道:“我马上过来。”  跑到通往花园的门口时,安初夏停下了脚步,把自己的外套穿上,把韩七录的白色西装拿在了手里。外套上的水没那么快干,穿上去有点冰凉。  走到花园的时候,韩七录正靠在一棵树的树干上抽烟。  “你哪来的烟?”安初夏几步走过去,伸手夺过韩七录手里夹着的烟,烟被她扔在了地上,还不忘踩上一脚。  “永远不要问一个男人烟是哪来的。”韩七录微微倾身:“说,你刚才去哪儿了,为什么突然走掉。”  随着烟草味袭来,安初夏微皱了下眉:“拿外套而已,我突然想起自己的外套放在了某个地方就赶回去拿。”  韩七录盯着她看了几秒,挑眉道:“我记得那边有喷泉,要过去看看吗?”  安初夏心中有无数疑问,自己的女朋友作为别人的女伴来到现场,为什么韩七录会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有,这个时间,韩七录不是应该去找向蔓葵吗?为什么陪她看喷泉?  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奇怪。  可是她最终还是点头:“好啊。”  都说日久见人心,韩七录总会知道向蔓葵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喷泉所在的地点并不远,他们很快就到达了。但是不巧的是,今天喷泉不开放,只有一座假山孤零零地立在水池中,显得有些孤寂。  “出了那么多钱,居然连个喷泉都不给开,看我结束后不好好教训一下那个魏馆长!”韩七录很是不爽的说道。  相比于韩七录的不悦,安初夏倒是很平静。她走到水池边缘的地方坐下,静静地看着周遭。  韩七录叹了一口气,也走过来坐下。  半晌,他突然开口道:“你很喜欢钻石?”  “什么?”安初夏一时不明白这个问题的用意,迷茫地看过去。  “没有,只是随便问问。”韩七录耸耸肩,别过头去。  安初夏突然想起向蔓葵口中的那个洛少,想了想,还是问他:“洛少……是谁啊?”  韩七录重新转头看过来,微眯起眼睛看着她:“你问这个干什么?”  不等安初夏说话,韩七录又继续说道:“洛少是洛老的独子。洛老你知道吗?当今身价最高的导演,他导的电影没有一部不是创造票房纪录。”  原来是导演的儿子。  安初夏沉默,心里想着,向蔓葵出卖自己的身子,难道是想要演洛老的戏?想想那个洛少长得还算是可以,向蔓葵也不亏。  “不过,我还是很奇怪,你怎么会问他的事?”  安初夏感觉到韩七录的目光审视般地看过来,她捏紧了手心,强装镇定:“刚才我去拿外套的时候,听到有几个人在讨论这个名字啦,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厉害?”韩七录冷冷一笑:“安初夏,现在坐在你身边的这个人,才是真正的龙之骄子。要是想勾搭,你也应该是勾搭我,而不是他。”  安初夏咬牙,声音喑哑地说道:“我没有想要勾搭他!”  “那最好。”  韩七录说完,一时间静了下来,只能能到晚风吹过树叶摇摆的声音。  也不知两个人沉默了多久,韩七录率先打破沉默:“你今天涂了很多粉底吗?”  安初夏闭上眼睛不去看他:“化妆师说我底子好,没用多少粉底。”  韩七录半眯起眼睛,神色像是在看一个罪犯:“那为什么你脸色这么白?跟个死尸似的。”  她猛然睁开眼睛,很是不悦地回瞪过去:“喂韩七录!你今天说话怎么每个字都是刺啊,我又哪里得罪你了?”  话音落下,韩七录并不就此收敛,而是伸手去抚了她的脸,紧接着又摸了一下她的外套。几乎是在同时,他突然站起身:“你刚刚掉进池里过吗?怎么衣服那么湿?”  安初夏的心跳落了一拍,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向蔓葵的事情,绝对不能让韩七录知道。  “外套沾上过蛋糕,所以稍微洗了一下。”她言辞诚恳,不像是在说谎。  韩七录立即摆出一副深恶痛疾的样子:“安初夏,你的脑子一定是被驴给踢了!”  很快,韩七录居然动手脱她的外套。  “喂,你干什么?”安初夏仰起头瞪他:“你到底想干什么?在这里要是被人看到了,那……”  “看到又有什么关系?”韩七录用下巴对着安初夏,不可一世地说道:“现在全世界的人大概都知道韩家只承认你是妻子,就算被看到,也没有什么关系的吧?”  “……”安初夏无言以对。  “更何况。”韩七录扯了下嘴角:“你脑子里想的可不可以不那么……低俗?我只是想让你把外套脱掉,这么一件**的衣服穿在身上,不感冒就怪了。”  原来只是这样,她还以为……  安初夏只觉得心脏像是刹车失灵在走下坡路的自行车,就连脸上都是火辣辣的。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治好主动脱下自己的外套,但几乎又在同时,韩七录的外套重新盖上了她的肩,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  “你不是说你自己也穿的很少吗?”她抿紧唇看向韩七录。  “可我是男人。”韩七录说完还“哼”了一声:“回去吧,看看晚宴差不多了没有。如果可以,我们就早点回去,这里实在无聊透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