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596章 我人已经躺着了

第596章 我人已经躺着了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2054更新时间:2016-02-18 11:10:36
    韩七录冷了脸,并不跟韩管家多做解释。反正解释了也没用。  韩六海在气头上的时候,是什么话也听不进去的。  很快,两个人走到了大门的玻璃门后,里面韩六海正站在大厅窗边看着窗外。安初夏跟姜圆圆则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一副低着头不言语的样子。  韩管家替韩七录推开门,跟着韩七录走了进去。  “我回来了。”韩七录说了一声就打算上楼去,他可不想跟韩六海大吵一架,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韩六海听到声音,快速转过身来,直接把窗边放着的一个陶瓷花瓶扔了过来。韩七录躲闪不及,腰间被花瓶撞了一下,花瓶“嘭”的一声掉在地上,变成了碎片。  “我上楼了。”韩七录连眉头也不皱一下,直接就往楼梯走。  这幅根本没有把韩六海放在眼里的样子,让韩六海的火气更是一蹦三尺高。  “浑浊!你给我滚下来!”  韩六海一边骂着,一边还要用东西去砸韩七录。  姜圆圆见状,再也坐不住连,连忙从沙发上起来,跑过去抱住了韩六海,把他手里的另一个花瓶劫了下来,嘴巴里劝说着:“你别砸他了,那可是你儿子!还有,那花瓶可是明朝的东西,你也不心疼!初夏,你快上去看看那个小兔崽子有没有被砸疼的地方。”  “诶!好。”安初夏连忙答应下来,也没多想,快速跑上了楼梯。  楼下姜圆圆还在不停劝说着韩六海,安初夏几步跑到韩七录房间门口,房门是虚掩着的,她这才想起自己跟韩七录的事。  想到那个花瓶结结实实地砸到了韩七录,而韩七录还穿的那么少,她咬咬牙,还是推门走去。  韩七录背对着她站在外面阳台上,形单影只的孤寂模样让她心底对他的气突然减掉了一大半。  韩七录显然是听到了开门时,但他一动不动,显得漠不关心。  “妈咪让我上来看看你有没有受伤。”安初夏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阳台说道。  听到她说话的声音,韩七录才动了一下身子,转过脸来,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但安初夏看得出他现在心情非常不好。  “我没事。”他说完,抿紧唇,再次把脸转了回去。  “别嘴硬了,我看着那花瓶砸到你身上的。”安初夏几步走过去,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就伸手去撩开韩七录的衣服。  冰凉的触感让韩七录浑身都僵住了。  他立马转过身来,盯着安初夏看。  感觉到韩七录一直在看着自己,她咬紧牙努力忽视韩七录的目光,低头去查看他是否有受伤的地方。只看到他腰部的地方淤青了一片,看来韩六海这一下砸的不轻。  看到那一片淤青,安初夏“呀”了一声,连忙收回手道:“我去给你拿熟鸡蛋揉揉,你站在这里不要动。”  韩七录的表情依旧看不出喜怒,但配合地点了一下头。  安初夏得到点头后,立马往房间外跑,一直跑下楼去。大厅里姜圆圆和韩六海的人已经不见了,韩管家以为她在找他们,走上前解释道:“夫人带着老爷道外面散步去了。”  “我知道了。”安初夏点了一下头又询问道:“厨房里还有熟鸡蛋吗?”  安初夏这么一问,韩管家立即猜到肯定是韩七录被砸淤青了,连忙让女佣拿了热的熟鸡蛋出来。安初夏把熟鸡蛋剥开后,又借用了餐巾包住了鸡蛋,这才往楼上走。  “少奶奶。”韩管家走上前去提醒道:“如果淤青了得用这个揉上半个小时,不然明天会变紫的,不然到时候淤青可就难褪去了。”  “诶,我知道了。”安初夏应了一声,连忙跑上楼去。  “少爷虽然金贵,可淤青哪需要揉半个小时啊?你这老头又唬人!”一旁年纪稍大的女佣一语道破,弄得韩管家只能打着哈哈。  安初夏上了楼,推门进去的时候只听到浴室里有水声,而阳台上早已经没人了。她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浴室的门“PIA”地被推开了。  只见韩七录一脸迷茫地看着他,但重点是,这个兔崽子居然什么也没有穿!  “啊——”安初夏惊呼一声,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脸,说出来的话也结巴起来:“你你你……你干嘛不穿衣服!”  “我以为你要很久才上来就没有带衣服进去。”  韩七录的声音自前方传来,安初夏捂住了眼睛,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催促道:“你快点去把衣服穿上啊!哪有你这样洗澡都不带衣服的!”  话音落下后,她半晌也没有再听到回应。她只好一直保持着捂着眼睛的姿势,可是一直等到她手都变酸了也没再听到声响。  这么一直捂着也不是办法,安初夏只好鼓起勇气移开了手。  可是等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韩七录那张祸国殃民的、放大了N倍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她吓了一跳,里面往后退了两步。  “我还在想你会捂着眼睛到什么时候。”韩七录很是无耻地双手抱胸,他上身依旧没有穿什么,但是下身套上了一件棕色的睡裤。  不得不说这小子的身材真是不错!  安初夏干咳了一声,僵着脸说道:“韩管家说了,你的淤青要是不用熟鸡蛋揉半个小时,会很难消去的。”  听言,韩七录上下看了她一眼,伸手把门“PIA”的一声关上,直接走到床边,面对着床躺了下去,整个人摆成了“大”字状。  “你干嘛?”安初夏疑惑了一下,走上前去:“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啊?”  “听到了,我也不是没有耳朵。”韩七录把脸扭过来看着她说:“背后我自己要怎么揉?我人已经躺在这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还真没见过这种让别人帮他揉鸡蛋还把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人。  看着那上面还有水珠的淤青,她瞥了一下嘴角,决定不跟韩七录一般见识,坐到了床边小心地用包了餐巾的熟鸡蛋替他揉。  “恩……”韩七录满足地发出了一声闷响,弄得安初夏一下子红了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