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624章 韩七录心底的秘密

第624章 韩七录心底的秘密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137更新时间:2016-02-18 11:11:12
    不,不可能!  念头在刚刚生出来的一刹那就被安初夏自己否决掉了。韩六海绝不是那样的人!  “少爷,车已经准备好了。”韩管家走过来,一边说着,一边递给韩七录车钥匙道:“不知道您要去哪里,所以给您准备了一辆不怎么起眼的车子。”  “恩。”韩七录点头,松开安初夏的手率先走在前面。  要跟上去,还是留在原地?  还未等安初夏做出一个选择,韩七录已经转过身来,原本冰冷的眼眸带上了些许暖意,挑了下眉看着安初夏道:“还不跟上来?”  安初夏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也许,韩七录是要告诉她原因。  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车,车子缓缓开出韩家大门后,疾驰而去,消失在了暗夜里。  “我们去哪儿?”眼看着韩家大门原来越远,安初夏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让安初夏无语的事,韩七录居然回了句“不知道”!紧接着车窗被打开,冰冷的夜风顺着窗户灌入,让安初夏全身的鸡皮疙瘩顿时都精神了起来。  “安初夏。”韩七录突然问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做些什么?”  心情不好……安初夏的眼眸紧了紧,一句‘为什么会心情不好’被她硬生生地从喉咙里咽了下去。  沉默了一秒后,安初夏吐出两个字:“喝酒。”  “啊?”韩七录明显是愣了一下,视线从前方猛然落到安初夏身上,继而又看回前方,不失疑惑地问道:“你会喝酒?”  “不会。”安初夏如实说道:“很容易醉,醉了就会睡了,一觉醒来就什么都恢复了。”  “好。”韩七录说了这么一个字,随即加快了车速,车子如同离弦之箭,飞一般地往前开去,跟一辆辆车擦“肩”而过。  安初夏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安全带,强忍着才没有让自己尖叫出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了下来,韩七录解开安全带,下意识地向右看去。右边的人居然闭着眼睛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在路灯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卷翘,安详的睡颜让韩七录的心稍稍得到了一些慰藉。  看了一会儿,韩七录才收回目光,侧身打开了车门,走出后轻声地带上了车门,免得惊醒熟睡的安初夏。  车子停在车辆稀少的路边,而距离车子不远的地方,正是一家不算大的二十四小时营业便利店。韩七录快步走过去,随着门一开,门口响起“铃铃铃”的铃铛声。  听到声音,便利店的店员连看也不看,坐在躺椅上慵懒地玩着手机。  “十听啤酒。”韩七录皱了下眉,走到收银台说道。  那店员迷糊地应了一声,把手机放下的同时,眼睛却不离开手机屏幕,一只手娴熟地装了灌装的啤酒递给韩七录。韩七录直接丢下一张红色的毛爷爷就走人了,一直到铃铛声再次响起,店员才猛然抬起头:“你钱还没给!”  他正要追出去,忽见桌上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张一百元人民币,他的脸色顿时变黑。  刚才……来了什么人?跟钱有仇吗?  韩七录拎着一袋啤酒回到了车上,似乎是被开门声惊醒了,安初夏睡意朦胧地坐直了身子:“你去哪里了?”  “买东西。”韩七录说着,指了指放在后面的啤酒,紧接着问道:“你困了?”  “没、没有!”她违心地说着,故意咳嗽了几声:“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这回韩七录倒是没有说不知道,而是说道:“到了就知道了。”  询问无果,安初夏也就不再发问。刚才因为车速太快,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没想到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十来分钟后,车子在“天梯”下停了下来。  所谓天梯,其实是一座还未建成的天桥。但不知什么原因,很长时间过去天桥也还没有继续修建。由于这里有台阶可以爬上去,故而很多人会在夏天的晚上来到看夜景,慢慢地,这里开始成了一个景点,久而久之,这里就被叫做了天梯。  车子停好后,韩七录就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并且带上了他买的灌装啤酒。  “喂——那个……”安初夏正想着要不要跟上去,韩七录却已经往天梯上走了。  安初夏当然也是来过天梯的,以前她跟萌小男在学校受委屈后,都会来这里发泄一番。她只是有点惊讶韩七录还会知道这种小地方。  眼看着韩七录已经走了,安初夏只好打开车门也跟了上去。  一走出车子,车内跟室外的温差让安初夏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再看韩七录,已经快要走到天梯上了,韩七录的背影,颇有些大义凛然的感觉。  到底……发生什么了呢?  安初夏甩甩头,抬起脚跟了上去。  “这里……不冷吗?”安初夏一直跑到天梯顶部才停下脚步,而韩七录则是靠着天梯的边沿坐了下来,啤酒已经一罐罐摆在了脚边。  “吹吹冷风才能冷静一点。”韩七录说着,转过了头直直地看安初夏继续说道:“不然像刚才那样冲动就不好了。”  韩七录的“刚才”指的是突然对安初夏发火,这她心里清楚的很。但仔细想想,无论韩七录是由于什么突然发火,她自己也有错。韩七录说的对,她的确什么都不知道就对他发火。韩家的事,她真正知道的又有多少?有什么资格对着韩七录大呼小叫?  想到这里,她内心原来的怒火以及埋怨,全都不见了。  “不能跟我说原因吗?”安初夏走过去,也不管地上脏不脏,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韩七录边上,也拿了一瓶啤酒打开。  仰头,喝下一大口。  韩七录侧头看了她一眼,继而伸手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酒瓶,自己仰头一咕噜把里面的啤酒都喝完了。  “诶……你……”安初夏正要说什么,却被韩七录打断。  “女孩子,不能碰酒。”末了,韩七录还补上一句:“这是原则。”  安初夏愣了一会儿,继而说道“那好,我不喝酒,不过,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对我发火。又为什么突然带我来这里。”  “……”  沉默,像是空气被凝固了一般。  “哎……”安初夏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想说也没事,我就坐在这里陪你吧。”  话音落下,她只感觉肩膀一紧,韩七录却是再一次紧紧地抱住了她。  此刻韩七录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得不到玩具的小孩子,内心无比委屈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抱紧他,哄着他,让他不要难过。  “没事的,我在这里。”她低声说着,伸手轻抚韩七录的头发。  一个男生,愿意把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给一个女生看,这只能说明,这个女生,已经成为了他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也不知过了多久,安初夏只感觉手臂都麻了,韩七录这才放开她。  夜风肆意地刮着,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但韩七录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寒冷。反而是伸手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顺手就盖在了安初夏身上。  外套很大,正好把安初夏严严实实地抱住了,一时,身上顿时暖了起来。  安初夏意识到韩七录里面只穿了一件毛衣,便不肯要外套,连声说道:“还是你自己穿吧,我不冷。”  实际上,说不冷绝对是违心的,这晚上的气温差不多接近零度了,怎么可能不冷?  韩七录态度坚决:“男子汉,更不冷。你要穿就穿,不穿就扔掉。”  安初夏撇撇嘴,只好抓紧了身上的外套,把自己裹得跟木乃伊似得。这个家伙……连给件外套都那么霸道,跟恶魔一样,只许别人遵守他的规则,不容反抗。  “这件事情,我从没有跟任何人讲过,包括寒羽跟铭洛。”韩七录突然开口说道。  安初夏知道,韩七录接下来要说的事,一定是很糟糕的记忆。  “那时候我才是小学,几年级我忘了。我只记得,那是一个雪天,我跟寒羽他们在草坪上堆雪人、打雪仗。玩着玩着,他不小心摔倒了,又不敢被韩管家发现,怕被韩六海知道后挨骂。便偷偷溜出了家,坐出租车找了一家韩氏旗下的酒店。”  经由韩七录不带一丝感情的叙述,安初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小学时候的韩七录就异常古灵精怪,故意找了一家规模不太大的酒店,却没想到,正好在酒店门口看到了韩六海拥着一个女人进了那家酒店。  那一天,韩七录在酒店前,一棵大树后站了很久很久,直到天黑才想起要回家。那时候,他整个人几乎都要冻僵了。  安初夏能够想象的到,那时候小小的韩七录内心有多难过。  她忍不住拽紧了拳头。  韩六海,没想到却是那样的人!还真是被她给猜中了!亏她之前还那么尊敬他,全都是人面兽心罢了!  然而,故事还没有结束。  那天回去后,韩七录并没有跟任何人讲他所看到的。而是等待。等待他长大一些,能够自己去调查一些事情。那时候,韩七录跟韩六海的关系远没有现在这般僵化。  时间过去了几年,韩七录长大了一些,开始接触各种韩氏的合作商和各色各样的人。他开始着手调查当年的那个女人。而得到私家侦探调查到的结果后,他第一时间就带着侦探调查到的东西来到了韩六海的办公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