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719章 你不会生气了吧

第719章 你不会生气了吧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2029更新时间:2016-02-18 11:13:14
    这时候她已经完全醒了过来,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忽然就觉得韩七录离她好远。  “你去哪儿了?”她一开口就询问道。  询问出口的刹那,她的鼻息间突然涌入了一股血腥味。  她的神经一下子就紧了起来,重复着问了一便:“你去哪儿了?”  为什么……会有血腥味?是她的错觉吗?  想到这里,安初夏连忙想站起身,她有些后悔没有把走廊的灯开起来。  韩七录阻止了她要站起身的动作,伸手拉住她的两只手,紧接着他自己也坐在了地上,一把将她拥入自己的怀里。  过了好几分钟,韩七录才说道:“去了一趟医院。”  去医院……还要血腥味。  安初夏挣脱开他的怀抱:“你身上是不是沾了血?谁的血?”  是向蔓葵的,还是他的?为什么……会有血?  韩七录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将刚半站起身的她又拉入了自己的怀中。安初夏只觉得手上的力道一重,人又回到了韩七录的怀中,鼻腔间的血腥味更浓了。  她讨厌这个味道,这让她想起那天在巨石的后面,她看到中枪的他。那种恐惧,她这辈子不想再经历第三次。  一次是母亲离世,一次是韩七录中枪。  “向蔓葵的。”韩七录不打算瞒着她,老老实实地说道:“她打电话给我,后来我觉得不对劲,就去了她家,没想到……她自杀了。”  安初夏浑身猛然一颤,向蔓葵……自杀了?!  这不可能……向蔓葵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自杀呢?  等等,也许……越骄傲的人,越是看轻自己的生命。  “她怎么样了?她人现在还有危险吗?”安初夏急忙询问。  韩七录的臂弯很温暖,但她心里清楚,这个时候不是享受温暖的时候。更不是小气吧啦吃醋的时候。  人的生命,永远是最重要的。  韩七录摇摇头:“安初夏,好好地呆在我身边,永远也别背叛我,别离开我。”  她感觉到韩七录抱着她的力道紧了紧。  他是需要她的。  只这么一个想法,就让安初夏心生欢喜。  亏她前几个小时的时候还以为韩七录要回到向蔓葵身边了,没想到原来是她空担心一场。但她更没想到的是,向蔓葵会做出这么极端的动作。  这一次自杀被韩七录救下来了,那么下一次呢?  安初夏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很冷吗?”韩七录注意到她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知道冷还坐在外面走廊,你是傻瓜吗?”  “我就是傻瓜!”安初夏伸手锤了他一下:“我还以为……还以为……”  还以为你要回到向蔓葵身边去了。  她没说完还以为什么,韩七录心里已经明了。  他伸手摸了一下安初夏的软软如同婴儿一般的头发,柔和地说道:“别胡思乱想,睡觉去,再过一个多小时就该起床上学了。”  两个人从地上起来,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韩七录没有看到的是,安初夏脸上表情的凝重。  她在想,向蔓葵既然敢自杀一次,那就敢自杀第二次。自杀就是用极端的方式来挽回韩七录的感情。  很显然,韩七录虽然去了,但不会因为她自杀一次就回到她身边去。那么很有可能,向蔓葵会第二次自杀!  就算她再怎么讨厌和厌恶向蔓葵,她始终也是一条生命。  如果向蔓葵真死了,韩七录会一辈子都生活在自责中的吧?  时钟滴答滴答响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直到闹钟开始响起安初夏还没有睡着。  她干脆起床换好衣服,也许是韩七录没回来之前睡的那几个小时起了作用,黑眼圈并没有出来。她走到阳台前,外面白茫茫的一片,竟然起了雾。  安初夏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深吸了一口气。清晨的新鲜空气立即灌入鼻间,整个人也顿时神清气爽起来。  既然向蔓葵还没有第二次自杀,那她为什么要为还未发生的事情烦恼着呢?  再睁开眼睛时,眼眸已经变回了跟往日一般的清澈。  今天是星期五,这个星期的最后一天。  斯帝兰跟普通的高中不一样,学校不会在周末阻止补课,但是这个周末安初夏一刻也不能闲下来,因为她要找南宫子非学琴!  尽管韩七录说会帮她找老师,但是,她都已经拜托过南宫子非了,临时变卦肯定不好,所以她打算两个“老师”都的课都上!  今天姜圆圆起的很晚,一直到两个人吃完早饭还没出房间。  “妈咪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晚?”韩管家给她拿书包的时候,安初夏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谁想,韩管家只是捂嘴笑笑:“少奶奶,老爷昨晚不是回来了吗?”  一开始安初夏还没回过神来那是什么意思,直到韩管家偷偷跟她说昨晚姜圆圆向佣人借了个套儿她才明白韩管家话里的意思。  “我明白了……”安初夏脸一红,快速上了车。  刚才他们的对话,韩七录全都听到了。安初夏注意到韩七录白了自己一眼,她立即瞪过去:“你甩我一个大白眼干嘛?!”  “谁让你那么多嘴的?”韩七录又是翻了个白眼:“女孩子家的,也不会害臊!”  安初夏立即明白韩七录这是听到她跟韩管家的对话了,她狠狠地瞪了韩七录一眼:“没错,我就是不会害臊怎么的吧?”  “行。”韩七录放低了声音,侧过身去伏在她的耳边说道:“那我今晚来你房间。”  “来我房间干什么?”安初夏又是瞪他一眼,却忘记了放低声音,司机大叔脸上立即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她的脸一红,心里也明白了韩七录的意思,她伸手一推,几乎是一个巴掌落在了韩七录的脸上。  韩七录从小到大只有他扇别人耳光的分,如果被安初夏甩了一个大耳刮子,不知怎么的他心里却连一点怒气也冒不出来。  “见鬼!”韩七录为自己的犯贱低咒了一声,重新坐正了身子不去看她。  安初夏还以为他生气了,连忙道:“喂——你不会生气了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