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729章 放松

第729章 放松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2019更新时间:2016-02-18 11:13:19
    韩七录说着,深思了一下才说道:“三根骨头骨折还是四根来着……”  还真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安初夏注意到韩七录跟这位钢琴界的大师关系还是不错的,因为他提起这些事的时候,眼角是弯起来的,显得心情不错。  “那袁老什么反应?”安初夏好奇地追问。  正好遇上红灯,韩七录停下车,侧头看着安初夏说道:“老家伙没骂我,只对他的孙子说了四个字。”  “什么字?”安初夏饶有兴趣,对这位还没见面的老师显得很是好奇。  “愿赌服输。”  安初夏一愣,还真是有大师的风范。  “后来,他孙子住院了,游戏就我一个人玩,我玩到休息时间结束还不肯练琴,他就跟我打了一个赌。如果他那盘游戏赢了我,我就乖乖去学琴。如果输了,以后从此不需要再练琴。”  红灯还没过去,韩七录继续说道:“我那是是被逼着去学琴的,我对钢琴这东西没一点好感。”  “后来呢?”安初夏砸吧着眼睛问道:“你赢了还是他赢了?”  红灯终于结束,韩七录踩了油门,继续说道:“何止是赢,简直是完胜。那个游戏很考验手指的灵活程度,他一个钢琴大师,比我灵活的不止一点两点。我就耍赖呀,可是没用,那老头只对我说了五个字我就投降了。”  “愿赌服输?”安初夏说着,伸出手指数了数:“不对呀,这是四个字。”  “他问我,‘是不是男人’,现在想想后悔的呀,老子那时候是男孩,不是男人!”韩七录眼底涌现出难得的温和来,看来跟这位袁大师感情真的很深。  “那后来呢,你有好好学琴吗?”安初夏托着下巴询问道。  韩七录乐了:“没天赋的人怎么学就是那样,那老头直接跟我家老头说‘你儿子不是这块料,来我这玩我欢迎,学琴就别浪费我时间了’。我家老头就再也没提过让我学钢琴。”  真是一个率真的!安初夏不禁感慨起来。  能够成为钢琴界的大师,一定经历过不少浮华的场面,能够保持这种直率的性格的确不少见。  很快,车子在一栋年代似乎有点久远的居民楼前停下。安初夏知道这里,她曾经跟着母亲来过这一带买自己家酿的酒。这里住着很多老一辈的艺术家,虽然楼层看起来旧,但是一般人是住不进来的。  她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能来这里学琴,而不是来卖酒。  这里没有电梯,两个人是徒步走上六楼的,随着“叮咚叮咚”几声门铃的按响,防盗门被缓缓地打开。  先是从里面探出来半个头,头发的颜色是花白的,紧接着安初夏就注意到一双格外明亮的眼睛。平常的人随着年纪的增长,眼睛会变得浑浊,可是这位不一样,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精神气。  “袁老师。”韩七录站直了身子,竟然显得有些拘谨。  这可不像是韩七录啊。  老人先是上下看了一眼韩七录,紧接着那双明亮的眼睛就看向她,只一眼,他眼底就溢出笑意来:“你小子,竟敢两手空空地过来。”  “哪儿两手空空啊。”韩七录放松了一些,将安初夏推到面前来:“这不是给你带了一个人来吗?”  袁老瞪了他一眼,继而看向安初夏:“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了你这牛粪上!”  安初夏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看来这个世界上敢公开骂韩七录是牛粪的不止是姜圆圆跟她,还有一个袁老!”  韩七录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袁老对她的情况也了解了一些,叙了一会儿旧之后就让韩七录在客厅看电视,他则带着她来到了一间小房间。  里面似乎是袁老平时教学生用的房间,放着三台钢琴,前面还挂着一个小黑板,上面画着很多“小蝌蚪”。  “坐。”袁老指了一台钢琴,让安初夏坐着,他自己则是站在一旁。  安初夏也不客气,直接坐下,她注意到钢琴被擦的很干净,看来是经常有人来他这儿学习。不过,她倒有点想看袁老的孙子跟韩七录见面。  “既然来了,那么你就是我学生,我就是你老师。我会把你所知道的,全都教给你,但是如果你不配合,那么我说什么都是白搭。”袁老的声音有些淡淡的沙哑,但是显得很是威严。  安初夏刚刚有些放松下来的肩膀立即又挺直了:“袁老师,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学。”  袁老的眼神显得很有神,听她这么说,郑重地看了她一眼后,突然笑了。  “你这丫头这么紧张干嘛?把肩膀放下来放下来。”  安初夏一愣,尴尬地一笑。这袁老的表情虽然变得快,但不是那种会让人讨厌的变脸。  不等她多想,袁老又开口说道:“你只学两天?”  “是。”安初夏连忙回答道:“周一就要上台。”  约摸沉默了有十秒钟,袁老摸了摸他剃得干干净净的胡子:“这我倒还真是没教过只学两天的。跟我说说,怎么一回事。”  这不直接开始教琴,却跟她扯这些。安初夏有些搞不清楚袁老的意图,但没办法,只能把事情都跟他说明白了。  十几分钟后,她总算是把事情给解释清楚了。  袁老又恢复了郑重的样子:“那你为什么不去澄清?”  安初夏默然。  为什么不去澄清……  “因为……”安初夏微微一顿,继而目光清明地说道:“想要证明给那个想要我丢脸的人看,想要证明我自己!”  袁老听得笑了:“我教了大半辈子的钢琴,像你这个学琴的动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行了,现在你放松些没有?”  放松些?  下一瞬,安初夏立即明白了。原来袁老跟她东扯西扯,只是为了让她放松下来。心思如此细腻,不愧是钢琴界殿堂级的老师。  “恩!”安初夏点头,她知道,要切入正题了。  袁老又问:“曲子选好了吗?”  安初夏点头:“选好了,而且,有点会弹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