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730章 不留人睡觉

第730章 不留人睡觉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2095更新时间:2016-02-18 11:13:20
    “噢?”袁老诧异了一会儿:“七录那小子可是跟我说你零基础。行吧,那你弹来我听。”  于是,在微微的紧张中,安初夏弹奏了那个曲子。琴声悠扬,一曲完毕,安初夏自己心里倒是蛮满意的了。连南宫子非都好几次称赞她有天赋。  她转头,看向袁老的时候,却见他一脸的嫌弃,继而他开口说道:“就你这样还敢说自己有点会弹?”  安初夏脸一热,只觉得想找个地缝转进去。  明明她自己已经觉得不错了……  “这么简单的曲子,能弹成这样也真是难为你了。”袁老皱着眉头说道:“这样吧,我把曲子给你改一改,调差不多,但是加点难度。否则别人还以为是幼稚园孩子在弹两只老虎呢!”  袁老的话也真是不给她留一点情面,她还想辩解自己今天刚学,可袁老已经拿着画着五线谱的纸在改曲子了。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走出那间房间的时候,韩七录已经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了,电视机还开着,里面正播放着广告。  她正要叫醒韩七录,袁老已经先一步走过去,一脚就踢在了他的鞋底,惊得韩七录立即坐了起来。  “要睡滚回去睡,我这里可不留人睡觉。”袁老虽然是一脸嫌弃地说着,但安初夏看得出来袁老眼底的慈爱。  一个毒舌但心底善良的老头。  这是她对袁老的印象。  韩七录这下子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一脸委屈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咱两那么多年的交情了,连一个晚上也不肯留我吗?现在已经很晚了。”  安初夏这才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居然已经凌晨两点了。他们学了四个多小时。  这四个多小时不是白过的,袁老不亏是高手,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进步地那么快。虽然还算不上没有瑕疵,但是提升了三个高度的曲子她已经能够做到不出错。  如果说学钢琴是治病的话,南宫子非是西药,药效快,而袁老则是中药。中药缓,但是药效深入骨髓。  “但是我这里只有两间房间。”袁老沉默片刻,下一秒,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他们说话:“不行不行,我这里睡不下。”  “什么睡不下啊。”韩七录说着,把安初夏往自己的怀里一拉:“我们两个是要结婚的人,您睡一间房,我们两个睡一间房,够了!”  “不行不行。”袁老显得特别严肃:“你个小犊子,再不滚蛋我可要拿家伙揍你了!”  简单粗暴!  安初夏连忙拉了拉韩七录的袖子:“我们走吧。”  韩七录却还是不甘心:“袁老头,我们两个要是回到家里天都亮了,第二天我还得继续来你这里,你不嫌麻烦,我还嫌油贵呢!”  袁老一开始没吱声,就在安初夏想强行拖着韩七录走的时候,袁老突然点了一下头:“那行吧,但是你得跟我睡一间房。毕竟你们还没结婚呢!我可不想我闺女毁在你个小犊子手里!”  几个小时的教学下来,袁老已经叫她闺女了,韩七录听了,似在犹豫。但看着袁老“再不决定就滚蛋”的表情,韩七录只好艰难地点了下头。  天知道他已经多久没跟男人睡一起了,还是个老头!  “新毛巾和牙刷都放在以前的储物间里,你自己去找,我去喝点酒。”袁老说着就走了,转身进了一个类似于书房的房间。  “袁老师很喜欢喝酒吗?”找毛巾的空档,安初夏问道。  韩七录摇头:“不是喜欢喝酒,而是他睡眠不好,睡前不喝点酒看会书是睡不着的。”  原来如此,安初夏点点头,不再多问。  洗漱完毕后,安初夏躺在干净整洁的客房里,隔壁就是韩七录睡的地方了,陌生的房间,可能是有点认床,她一时睡不着。  睡不着的时候脑子是最清晰的,她想起刚才学琴的时候袁老跟她做下的那个约定。  没错,一个连韩七录都不知道的约定。  那就是……如果表演很成功,那她就要带南宫子非来见袁老!  她也不知道袁老是怎么知道南宫子非教过她钢琴的,总之,袁老就是准确地说出了南宫子非的约定,并且要求她如果表演成功,就必须把南宫子非带来见他。而作为回报,他会全心全意地教她。  不是什么费劲的事情,安初夏犹豫了一下后就答应了。但现在想起来,她倒是有点后悔了。她还没问南宫子非的意见呢,就这么唐突地替他做了决定。  困意慢慢袭来,意识终于陷入睡眠之中。  接下来的第二天,她早早地起了床,为了不打扰那两位睡觉,她没弹钢琴,而是拿着谱子在背。大概到了八点半,袁老起床了,与此同时一位袁老家的钟点工到来,替他们带来了早餐。  吃完早晨,教学再次开始。  韩七录一直到中午才起床,起床后直接就说跟萧铭洛他们有约,他先走了,并且给安初夏留下了出租车回去的钱。  在悠扬却繁复的钢琴声中,时间已经近了下午三点。三点后,袁老还有一个场子要去赴,安初夏当然不敢再打扰,连忙告辞走了。  上了出租车后,她并没有回韩家,而是来到了南宫子非的家。又是一轮教学,南宫子非惊讶于她的突飞猛进。  “我能问一下,韩七录给你找的老师是哪一位吗?”  听了安初夏的回答后,南宫子非的脸色并无变化,只是赞叹了一声:“这样的好老师在国内乃至世界都不好找啊,韩七录还真是能下血本。”  安初夏尴尬地挠头,半晌,她终于说出口跟袁老的约定。  这下子南宫子非诧异了起来:“他见我做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他。”  为什么袁老要见南宫子非,安初夏也不知道,她摇了摇头如实说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如果他不愿意去她不会逼他的。  “到时候我会去的。”南宫子非面色又恢复了平静:“我也想见见他,能把你一个新手教的这么好,那么他本身的钢琴肯定弹得更好。”  何止更好啊……安初夏脑海中浮现起袁老给她示范的时候的样子,那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啊,连她一个外行人都听得出来技艺的高超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