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784章 我笑你幼稚

第784章 我笑你幼稚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67更新时间:2016-02-18 11:13:46
    简直是……无理取闹!  安初夏却是笑了一下,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人,许念念说话如此过分,她不得不反击!  “你笑什么!?”许念念立即觉得更加不爽起来。  “我笑你幼稚啊。”安初夏的嘴角依旧是扬着的:“许念念,你说话这么咄咄逼人,难怪铭洛选择了我们江南。我们江南虽然说话有时候直了点,可是从来不会无理取闹。我劝你还是乖乖闭嘴,回你自己班里去,别杵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喝……”许念念只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沸腾了:“安初夏,谁丢人了!你们用下三滥的手段获胜,你们才丢人!”  “我不想跟你吵架,没看我扶着伤员吗?你要跟我吵,可以,等我扶她回去,我再痛痛快快地跟你吵一架。哦不,吵架太麻烦了,我们打一架吧。”安初夏半扬着下巴,带着与生俱来的威慑力,弄得许念念一时竟接不上话来。  安初夏也不多做停留,扶着菲利亚就走。  许念念吃了瘪,自然不好意思再拦着,只是愤愤地跺了下脚!  “安初夏!你给等着,我总要给你好看!”她自言自语地说着,牙齿几乎快要咬破了嘴唇的皮。  “有空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的空话,倒不如做点实际的事情。”一个声音自身后响起。  许念念吓了一跳,有些慌乱地转过身来。她说的要安初夏好看的话,要是传到了韩七录的耳朵里,怕是真会出大事。萧家人认定她是萧铭洛的未婚妻,这是萧家的事,韩七录没有权利过问。  但是一旦扯到了安初夏,韩七录怕是就有出手的理由了。韩七录这个男人,必定是萧铭洛、凌寒羽这几个人中最可怕的。从很久之前轻而易举地用几句逼得一个女生跳楼的事情就可以看出来,韩七录绝对够心狠手辣!  她转过身,打量起说话的人来。这个女生……有点眼熟,脑海中却又一时想不起来这是谁。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对方无害地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我叫玛格,跟安初夏同班。”  “是你……”许念念恍然大悟,她对玛格的印象,是来源于玛格是南宫子非的女朋友。  而南宫子非是他们班很多女生心目中的新晋男神。  “是我。”玛格微微一笑:“你别担心,我不会把你刚才的话说出去的。”  许念念心里有着戒备,皱着眉心问道:“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找我?”  “对。”玛格毫不忌讳地点头说道:“我话的意思是,口说无凭,你要是真讨厌安初夏,就不要说空话,做点实事。”  许念念屏住气没有接玛格的话茬,她对玛格还是很戒备的,毕竟,之前两个人毫无任何的交集。  玛格走近几步,脸上还挂着一开始的笑容:“我就实话跟你说吧,我跟你一样,讨厌那两个人。我恨不得……希望她们去死!”  “去死”两个字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吓了许念念一大跳。  “你……”许念念咬了咬牙:“你胡说什么,我可没这么想。”  “你当然没这么想。”玛格脸上笑意更深:“是我心里这么想。告诉你一件事吧,我们班的黑板报是叫一个素媛的人帮忙画的。黑板报是占分最大的,只要你让他们拿个倒数第一,这最佳艺术班还是你们班的。”  “他们?”许念念凝眉:“你说的是真的?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跟安初夏可是同一个班的啊,我们班拿了最佳艺术班,你们班可就不是了。”  玛格收起脸上的笑容来,整张脸立即显得有些阴森:“谁在乎这个?”  什么最佳艺术班?小孩才在乎这个!  踌躇了良久,许念念问道:“我要怎么相信你?”  “相不相信是你的事情,我只是把事实告诉了你,要怎么做,就看你的了。”玛格一弯唇,正欲离开,脚步却忽而顿住了:“子……子非……”  玛格一直觉得南宫子非是个深不可测的人,她对南宫子非的喜欢,更多的,其实是一种崇拜。  南宫子非不动声色地打量了许念念一眼,继而迈开步子,对玛格说道:“大虎找你,他问充电宝是不是在你那里。”  玛格立即回过神来:“对对,是在我这里,我放在教室了,我马上就去拿给大虎哥!”  “我跟你一起去。”不是商量的语气,而是不容置疑的口吻。  玛格愣了一愣,只得硬着头皮点头,与许念念擦肩而过,往教学楼走去。  南宫子非跟在玛格身后,路过许念念的时候,抬了下眼皮,深深地打量了她一眼。只一眼,许念念就觉得如同掉入了烈狱中。  好可怕的眼神……像是……被一个恶魔,深深地盯上的感觉。  许是心里心虚,玛格脚步越走越快,终于到了班里,她回到位置弯腰在抽屉里找充电宝,这时候她的额头已经渗出了细汗。  应该没听到吧?她对许念念说的话,南宫子非一定没有听到……一定没有!  她做了几次深呼吸,才拿了充电宝走出去。走到南宫子非面前时,脸上已经重新挂上了平日里那无辜的笑容来。  “给,充电宝。”玛格递过充电宝去,故作轻松地问道:“今天中午已经训练过了,放学后还要去篮球社训练吗?”  “恩。”南宫子非接过充电宝,表情是一如既往地“冰山”,却是淡笑了一下:“如果等不及,你可以先回去,我让人来接你。”  玛格心念一动,险些要流出眼泪来,她是鲜少看到南宫子非笑的,更何况这一次还是对着她笑!  子非……对她笑了!那么,她无论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  “不、没关系!”玛格摇头又点头:“我可以等下去的,反正回家也没有什么意思,好不如在篮球社看你们训练呢!”  她说的是实话,没有南宫子非的地方,对她而言都没有什么意思。  “既然这样,那也好。”南宫子非说着,突然话锋一转:“但是,我希望,你留下来只是看训练,而不是做一些别的什么事情。”  玛格心头一紧,只觉得脑袋“嗡嗡”地响。再看南宫子非,那笑容里,竟然带了一丝狰狞。  “我……我不明白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玛格心虚地别开目光,心想,难不成南宫子非听到了她跟许念念的对话?  “你最好是不明白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南宫子非的面色已经变得十分平静,他目光却是紧盯着玛格的脸说道:“我说过,让你给我时间,但如果你等不了,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那么玛格,别怪我心狠。”  话音落下,南宫子非转身就走。刚才那个笑容就像是昙花一谢,花开过后,留给玛格的是刻骨铭心的失落。  “玛格,陪我去趟超市!”有人在后面喊她。  玛格立即转过头去,脸上笑颜如花:“好呀。”  人活着,就应该有追求,而她玛格的追求,就是南宫子非。让她等,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如果等下去,她可能永远都等不到南宫子非的心。  所以,必须主动出击!不管会有什么代价,她都绝不后悔!绝不!  约莫过了一节课的时间,广播终于再度响起集合的音乐声。铿锵有力的音乐似得大家原本激动的心情更加紧张,第一名到底花落谁家?  每个班都不肯向别的班透露,因而谁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  “好紧张啊初夏。”菲利亚紧紧地拽着她的袖子,嘟起嘴巴说道:“真是气死我了,那帮家伙谁也不肯透露自己班赚了多少钱,我一个消息也没有打听到。”  “好啦,反正等会就公布数据了。”安初夏看着菲利亚那纠结的小脸蛋,忍俊不禁。  在万众瞩目中,数据终于公布。第一名是高一A班,也就是安初夏所在的班级。而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所赚的钱,比第二名足足多了六百。  这六百,还得多亏了“卖照”。  “哼!不要脸!”许念念在队伍里嘟囔了一声,两个班中间就相隔着一个班,这话落到萌小男耳朵里,她当即就怒了。  扯开了嗓子就往许念念那边喊道:“那边那个姓许的,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啊,不嫌丢人!”  许念念也生气了,双手一叉腰:“你给我闭嘴!再不闭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巴!”  “下面是哪个班的人在大声喧哗?谁再吵谁的班就取消获奖资格!”台上的政教处主任恼怒地拿着话筒说道。  “江南,别闹了!”安初夏伸手捂住了江南的嘴,防止这个家伙再冲动。  “最后,强调一点,明天下午两点之前,各班必须把黑板报完成,两点之后,将会开始黑板报的评比,并且颁布本年度的最佳艺术班。”教导主任说完,终于宣布退场。  “学校也真是的,明明一句话就可以讲完的东西,非要拆分成几十句来说。放学比平时放学晚,这天都快黑了!”回到班里,菲利亚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不住地抱怨着:“我又没时间跑去吃肯德基了!真是气死我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