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12章 许念念失踪

第812章 许念念失踪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123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15
    震惊!  安初夏整个人都石化了,如果这时候有一阵风吹来,她估计就得风化,整个人都碎成粉粉的。  “姐姐,你开什么玩笑……”安初夏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无比僵硬地说道:“我去看看我未婚夫的伤处理得怎么样了。”  “诶!这可不行!”女人的手再次按在了她的肩,态度强硬地说道:“你一走,我找谁赔钱去,这辈子可值不少钱。”  这话音刚一落下,十几张红色的人民币飞到了她的面前,落在了地上。  “这点钱够了吗?”  安初夏一抬头,眼神中写满了抑制不住的惊讶:“康文,怎么会是你?”  “够了够了够了!”女人立即蹲下身去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钱,转头看着安初夏低声说道:“看你还挺清纯的,没想到同时勾了两个男人。”  “滚!”安初夏冷冷地看着她,除了“滚”,别的字她一个都不想说。  一来觉得恶心,二来,跟这种人根本没有解释的必要!  她真后悔自己刚才还跟这个女人说话说了这么久。  “你怎么一个人来这种地方!韩七录呢?他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种地方!”康文显得有些生气,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冷了。  这么凶干什么……  安初夏正想解释,韩七录已经走了过来,看到康文,他也显得有些惊讶,但那惊讶一瞬就消失:“Hanters,真巧。”  “巧?”康文咬紧了牙关,却是没有再说下去,只语气阴沉地说道:“这种地方,以后不要再带她来了,就算是带她来,也不要让她一个人呆着。”  韩七录一愣,有些紧张地看向她问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为了不多事,她本想把这件事搪塞过去,但还没说话呢,一个女人就从她身边跑了过去,挽住康文的手,带着责怪的语气问道:“hanters,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害人家找了你好久。”  甜甜的声音足以迷倒一片男的,然而康文的脸上的表情却是一点也没变,挺直了腰板说道:“你们继续,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他带着那个声音甜甜的女人走了。  “hanters,那个女生是谁,你不会想跟那个女的搭讪吧?我看她穿的那么保守,一个古板女罢了……”  “够了!”康文直接打断女人的话,拧起眉问道:“我让你带来的东西呢?”  女人叹了口气,从自己的限量版包包里拿出几张A4纸来:“你就知道东西东西,你都没以前爱我了,你是不是只是利用我?”  “怎么会呢?”康文拿过那几张A4纸放入外套内的口袋里,笑着说道:“这些东西哪有你重要?只有搞定这个项目,我以后才能给你更好的生活不是吗?你得帮我紧紧抓住那老头的心,继续帮我监视着他。”  “人家爱死你了!”女人一听“以后”激动地伸手抱住了康文,将下巴抵在康文的肩膀:“我一定会帮你牢牢抓住他的心的!”  女人抱着他看不见他的脸,自然也就没有看到他渐渐变冷的眸光。他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康文了,他是为了利益,可以做任何事的Hanters!  而另一边,安初夏接到了一个电话。  “初夏,许念念有没有来找过你?”萧铭洛的声音显得很是焦急:“你现在在哪里啊?你那边怎么那么吵?”  安初夏给韩七录使了一个眼神,两个人很快走出了长夜,来到了放满了柜子的房间。这里虽然还是有音乐声,但跟里面相比已经轻了很多。她一边把钥匙递给韩七录一边对着手机说道:“现在轻点了没有?你怎么这么问啊?她没有来找过我啊。她人现在还没有找到在哪里吗?”  她只记得当时许念念说了几句“我恨你们”,之后就跑出了病房。由于当时许母已经追了出去,她倒也没有担心过许念念。可是现在,人居然还没有找到。  为了让韩七录听到,她干脆就开了免提。  萧铭洛焦急的声音传出来:“事情是这样的,许念念出医院的时候本来都快要上车了,一大帮记者围了上来,许阿姨正想如何应对这些记者的问题,许念念就从人群里挤了出去,等许阿姨发现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她人了。她现在肯定很恨我们,但是江南在医院,她什么也做不了,我以为她有可能会来找你。看来是没有。”  韩七录取出里面的外套,一边穿衣服一边对着手机说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这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情,跟萧老太爷宣布解除婚约的事拖不了干系。这样吧,我们现在在长夜,这里离医院并不远,我跟初夏在这一带找找看。另外,我会通知韩管家,让他也带人找。”  萧铭洛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谢谢……”  “你现在怎么也像个女人一样婆婆妈妈的?废话别多说了,我们大家分头找吧,她是温室里的花朵,来医院看萧老太爷身上应该不会带钱,那她就走不了多远。”韩七录有条有理地分析完,继而说道:“把寻找的范围缩小,围着医院找,就这样,有事情随时电话联系。”  “好!”萧铭洛说完,掐断了电话。  两个人快步走出这条悠长的通道,从长夜那纸醉金迷的世界中又回到了现实。  沉重的现实。  趁着韩七录打电话给韩管家,安初夏想了想,拉了下韩七录的袖子说道:“要不然,我先去找,我走这边,你走那边。如果都没有找到人,两个小时后回到这里碰面?”  韩七录犹豫了:“你一个人……可以吗?”  刚才在长夜里的事情,虽然安初夏没有说发生了什么,但从康文的表情和说的那些话里可以看出来,安初夏刚才肯定是遭遇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有些不放心她。  “我又不是幼儿园了,再说了,这大庭广众之下的,谁会对我怎么样啊?外面又不像酒吧里面一样乱。”安初夏说完,怕韩七录还不答应,便说道:“还有,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你不是还有我手机定位的吗?要是发现什么不对,你可以立即赶过来啊。别犹豫了,这个时候找到许念念最重要。”  这话说的在理,韩七录终于点了头,但还是不放心地嘱咐道:“如果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我知道了。”安初夏点头,生怕韩七录反悔,连忙就往左边的路走去。  这条街很长,安初夏细心地一边快步走一边查看着角角落落,但根本就没有许念念的影子。此刻十点都快要到了,身无分文的许念念会去哪里呢?  如果许念念真的出现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一个西林区必然是弥补不了这对许家人造成的创伤的。  脚,已经走得快要麻木了,偏偏她还是穿着小高跟鞋的。早知道这样,就应该穿平底鞋。  安初夏蹲下身揉了揉腿,没多时又站了起来。  “许念念,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呀!”安初夏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这条街已经走出头了,面前就是宽阔的泪江,据说这条宽阔的江是天上的仙女流的眼泪所汇聚而成的,所以叫做泪江。  看到宽阔却流水湍急的江面,安初夏的神经在这一刻突然紧绷了气力啊!  “江!”她咬紧了牙关,到处搜寻着许念念的足迹。  许念念那个丫头,不会一时想不开就来这里了吧?这里距离医院并不远,如果许念念一时想不通,倒是真有可能来这里做出什么轻生的举措。  前天正好下了一天的雨,这江水到现在还流得很快,如果真跳下去了而又没有人及时看到,那许念念是真回不来了。  “不会的不会的,许念念不会那么傻。”安初夏摇了摇头,抬脚顺着堤岸往前走。  堤岸旁每隔十米就有一个高高的路灯,时不时走过几恩爱的小情侣,而她却是孤身一个人寻找着人。她知道许念念肯定还没有被找到,如果找到的话,韩七录早就来电话了。所以这个时候不是觉得孤独的时候,许念念一个人只会更孤独。  任何人的感情都掩盖被尊重,无论是许念念也好,是谁都一样。许念念这次一定遭受了不小的打击。  脚步越来越沉重,她觉得自己的晚餐都快要被消耗完了,身体也因为出了汗而开始慢慢变冷。  她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石头制的长椅,便加快脚步走了过去。一脱下鞋子,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脚底不知什么时候长了一个水泡,但是被她这么一脱鞋,连皮带水泡都被扯了下来,顿时脚底一片血肉模糊。那酸爽,简直硬生生地把她的眼泪都给逼了出来!  “好痛……”她皱着眉,将鞋子丢在一边。  她发觉自己来了韩家之后,不论是体力还是吃苦耐劳的能力都下降了一大截,如果再这么养尊处优下去,她也会从风吹雨打的野草变成了温室里的花朵,受不起日晒雨淋了。  这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安初夏转头看了看,就在这前面几米远有个洗衣服的埠头,这伤口必须得处理一下。她咬咬牙干脆把另一只脚的鞋子也给脱了,一跳一跳地跳下台阶,来到那埠头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