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13章 跳江的女生

第813章 跳江的女生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63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16
    由于水流很急,导致江水很浑浊,但这时候根本不可能找到干净的水处理伤口。她只得一下将就着用纸巾沾了水将伤口擦干净,又把剩下的所有纸巾都垫在了鞋底,重新穿上了鞋子。  “这年头竟然还真的跳江的人,真是太玄幻了有没有?”  “对啊,要不是我妈让我在十一点前要回家,我还真想在那里看看,看看那个人是不是真的会跳下去。”  “今天看不了也没关系啊,反正明天肯定会上新闻的。不过……你看清楚那个人的脸了吗?我觉得长得还挺漂亮的,那穿着的衣服好像还挺贵的样子,真是想不通这种长得漂亮又有钱的人为什么还要跳江。”  安初夏的手一僵,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转头往上看去,是两个学生模样的人在说话。他们的对话内容安初夏一字不落地听到了,那个人,该不会是……  “你们等等!”安初夏快速地穿好了另一只鞋,顾不得脚上的伤,快速地跑上埠头的台阶,走到两个人面前问道:“你们是说有人跳江吗?”  “对啊。”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奇怪地看着她说道:“就在前面四桥上,很多人在看呢。”  安初夏收紧了拳头,忐忑地问道:“那个人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子?年纪多大了?”  其中一个人回答道:“是一个女的,长得还挺漂亮的,年龄嘛……跟你差不多吧应该。不过,你是安初夏吗?就是那个韩氏集团的……”  “谢谢你们!”安初夏直接说了句谢谢,弯腰脱了鞋子,转身快速地往前面跑去。  两个人面面相觑:“那个跳江的人该不会是这个女的的朋友吧?不过,她真的很像韩氏集团继承人的未婚妻安什么来着?”  “哎呀!我们就别管那么都了,只有几分钟就十一点了,再不回家就要挨骂了!”另外一个人说着,转身加快脚步走了。  “嗳!你等等我呀!”  十一点的天空,零星地闪着几颗星星。  夜风吹过江面,铺开阵阵的波纹。  在这天地之间,人显得是那样渺小,那么不值得一提。  泪江两岸来来往往的车辆不多也不少,这附近不远有个居民区,即便是晚上十一点了,在这里散步的人倒也不少。  高高的铁桥上,形单影只地站着一个人,夜风越过她乌黑的发丝,她的脸上挂满了泪痕,整张脸就跟洗过一样,妆容已经全部花了。但因为泪水的冲刷,连那花掉的妆也被冲掉。  “绝望”,是她脸上唯一的表情。这种表情,本不应该出现在这样年轻的脸上的。仔细看,还会发现那绝望下面,是深深的怨恨,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恨,是一种铁了心要化成厉鬼纠缠仇人的恨。  这桥刚建好不久,两边的护栏还没有完全装好,只是巨大的菱形护栏形状已经做好,因而还没有开始通行,桥的两头都还放着警示牌。桥的两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许多人,但那些人脸上并不写着担忧,满眼都是看热闹的样子。当然,也就没有人想过要上去劝劝,只是交头接耳着讨论着桥上年轻女生。  更是不乏有好事者居然拿了手机开始拍照片,或许一会儿各大朋友圈里的消息都是:四桥偶遇轻生女。  “记者!记者来了!”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人群立即变得更加躁动。  “那个女生……怎么好像是许氏的大小姐?”记者毕竟是记者,认脸的功力是一等一,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竟然也能认出来那张脸是谁。  “诶!还真是!”旁边的搭档脸上竟然露出喜悦的神情来:“还以为只是个轻生的小新闻,所以只派了我们两个实习生来,老前辈们都在医院门口蹲着。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快架好机器,我们很有可能可以借这一次机会转正!”  江水湍急,她可以想象到自己跳下去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从未骂过她父母觉得她是个耻辱,恨不得不生下她。  跟萧铭洛的婚约在一瞬之间就被解约。  所有她曾经拥有的荣耀也被别人的光环给遮盖。  这样的人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跳下去吧,跳下去,一切就都解脱了。”许念念缓缓地闭上眼睛,眼珠从眼角慢慢滑落下来,一直滑到下巴,最后滴到了干燥的桥面上消失不见。  死,不可怕,很快,很快就解脱了。  只是,要让那些活着的人继续高兴了,真是不甘心……  如果可以,就变成厉鬼吧。每夜缠着那些可恨的人,折磨他们,让他们生不日死。  对!  她迈出一脚……  “不要!”人群中跑出来一个人,摇摇晃晃的,一瘸一拐地朝着桥上跑了过来,艰难地越过挡在桥头的障碍物:“别跳,许念念!跳下去一切就都完了!”  许念念怔了一怔,转过头来,她的一只脚却并没有收回来,她只是想看看,这个最后出现在她生命里的人是谁。  “是你……”她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咬牙切齿地吐出三个字来:“安!初!夏!”  这个人,就是夺走她幸福的人的好朋友。  “别跳!”安初夏已经越过了那障碍物,一瘸一拐地走上前来:“有什么想不开的,你跟我说,千万不要做傻事。就算你再怎么恨我们,你也要为生你养你的爸妈着想啊!”  安初夏一步步地走上前去,脚底破掉的地方剧痛无比,就连原本没有伤的脚也因为刚才的奔跑而磨破了皮。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许念念不会等她处理好脚上的伤之后再跳江。  “爸妈?”许念念的泪又落下来,脸上写满了悲怆:“他们,已经视我为耻辱了!我死了,正好不会让他们觉得丢脸!”  原来,是这样觉得的……  安初夏愣了愣:“你别瞎说!你爸妈现在找你都快要找疯了!那都是气头上的话,你怎么能当真呢?快点下来吧!”  “你别过来!”许念念恶狠狠地说道:“我恨你们!我死后,会化成厉鬼,每天出现在你床头,安初夏,你给我好好等着。还有,告诉江南,我死了也不会放过她!她休想跟铭洛哥好好过!”  劝说……显然是不行了。该怎么办?  她用眼睛测算了一下距离,用她自己最快的跑步速度跑过去,需要五到六秒的时间,但是这五到六秒,许念念已经有足够的时间跳下去了。硬拦着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那么,只能想办法了!  恨……  许念念心里现在全是恨。  安初夏站直了身子,深吸了一口气,那就赌一赌吧!  “好,我会转告她的,那你跳吧。”安初夏弯起嘴角,脸上一副淡定悠闲的样子。  岸边的记者已经越来越多,大多数都是闻讯而来跳江的人是许氏的大小姐。摄像机一个个对准了这一边,却是没有一个想要去通知警方或者上来帮忙的。  “快点架好机位!看着样子,像是要跳了!”一个记者紧张地说道,但他的紧张,并不是紧张要跳江的许念念,而是紧张来不及架好机位拍下跳江的那一刻。  “你们打过电话了没有?”一位老妇人从看热闹的人群里走出来:“怎么这么久了,警察还没有到啊?”  “打电话?”那记者转头问旁边的人:“难道没有人报警过吗?”  “我不知道啊,我以为早就有人报警了。”旁边的人回答着,这才拿出手机来,拨下了一连串的号码。  “你们啊!你们真是耽误人!”那老妇人摇摇头不住地叹息着:“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真是的,有什么好想不开的?还能比我们那个连饭都没得吃的年代苦吗?”  夜风很大的桥上,独独站了两个人。  许念念有些惊讶安初夏居然笑了起来,刚才还劝说她不要跳,现在就跟变了个人似得。  许念念咬咬牙:“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安初夏你就是这种人!看起来比谁都善良,其实内心就是那么险恶!”  “你终于看透我了。”安初夏抿唇笑起来:“我确实就是这样一个人呢,所以你快点跳吧。你跳下去,就再也不会有人跟江南抢萧夫人的位置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小步地向前移动:“你跳下去,明天你的尸体就会肿得跟猪头一样!各大报纸媒体都会贴出你那猪头一样的尸体。”  “你跳下去,一周内还会有人讨厌你,可是,一个月后,一年后,谁还会记得有你许念念这个人?”  不知不觉,她已经来到了距离许念念还有两米的距离。  许念念的脚是踩在大桥菱形的栏杆图案上的,这些栏杆是由一个个巨大的菱形组成,大菱形则是由各个小菱形组成。但是目前为止,只做好了大菱形。一个菱形约莫有两个人那么大。只要再往前一点……  许念念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的嵌入肉里:“你闭嘴!”  “怎么?不敢再听下去了?我要说的话还很多呢……”安初夏再度走上前一步。  “你站住!”许念念猛地伸手指向她:“停下!不要再往前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