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14章 对不起了

第814章 对不起了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59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16
    竟然被注意到了。  安初夏还来不及懊悔自己的话没能引起许念念过多的注意,那边许念念已经尖叫了一声,刚才她的手用力过猛,身子一下子没有控制住平衡,身子向前倒去。  “啊——”岸边响起不少尖叫声,伴随着的还有明亮的闪光灯。  “许念念!”安初夏飞速地跑上前去,还好她已经走得够近,千钧一发之际,她竟然真的抓住了许念念的手。  就在她脚快要离开大桥的一刹那,安初夏竟然抓住了她的手。  “抓紧了!”安初夏咬咬牙,一手拉着菱形栏杆一手紧抓着许念念的手,她一个用力,将许念念拉了回来。  然而……她的脚底不小心踩到了许念念掉落在桥上的鞋子,她受伤的脚正好踩在凸起的水晶装饰上。有棱有角的水晶就像是尖锐的刀子一样,一下子嵌进了原本就受伤的皮肉里。  “嘶——”她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剧烈而尖锐的疼痛瞬间传遍了全身,她的脚不由自主地往后踩。  然而……  空的!后面居然是空的!  等她意识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身子以后往后倒去。身后是一个巨大的菱形,正好没有任何阻隔。  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只听到风“呼呼”地在她耳边狂啸着,像是在笑她的不小心。  怎么会……这样?  但却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这样跌下去的时候,她却听到了韩七录的声音!紧接着她的手就被人紧紧地抓住!  “初夏!”这声音一点也不好听,简直是声嘶力竭,并且是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  等等,声音那么远,那抓着她手的人是谁?!  她努力仰起头,却见许念念咬紧了牙关,一手紧抓着菱形栏杆,一手死死地抓着她的手!抓着她手的人居然会是许念念,这一点她还真没有想到。  “安初夏,你他娘的给老子坚持住!”韩七录还在江畔,一边喊着一边飞奔着跑了过来,那速度,简直跟飞似得。  “你抓紧!”许念念从嘴巴里挤出这么几个字来,她的眼睛也不由自主地淌出眼泪来,尽管她自己都不知道现在为什么要流眼泪。  许念念试图把她拉上来,然而她的双手发颤,以她的力气,几乎不可能把她拉上来。  警笛声由远及近急切地响起,许念念额头上的汗水滴到了安初夏的手上,许念念干脆把抓着栏杆的手也紧抓着她的手腕,此刻,两个人全凭着许念念的脚还在桥上。  然而,许念念的力气有限,这力气总是有用完的时候。她的双唇被她自己死死咬破,渗出丝丝鲜血来。原本她是整个人都在桥上的,可是随着她把抓着栏杆的手也紧抓着安初夏的手,她的半个身子都被拉出了桥面。  “你快放手吧!”安初夏坚决地说道:“要不然,我们两个人都会掉下去的!”  “我不放,我不会放手的!”许念念喊出了这么几个字来,连她自己都被吓到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嘴上是这么说,现实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安初夏的手渐渐往下滑,而她自己的整个人也正在被往外拉。  “我来了!”韩七录一个飞跃,直接跳过了那一米来高的障碍物。  “再坚持一会,就一会……”许念念喃喃地说着,不知是在给安初夏信心还是给自己信心。  “你快放手吧……”安初夏眼角落下泪来,许念念已经半个人都在外面了,再不放手,两个人都将会掉下去。  就差一点,就一点!韩七录咬紧牙关冲刺,猛地一停下脚步,只听见“啊——”地一声,他连忙扑过去,终于抓到了人!  “掉下去了……她……呜呜呜,都是因为我,她为了救我……呜呜呜。”许念念失声痛哭着,满脸都是泪痕,比之前要跳江的时候哭得更惨。  她听到了安初夏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我还活着,我们几个人就和解,如果我死了,可以不恨江南吗?”  到最后,安初夏这个傻瓜居然还在替江南着想,她真是有些羡慕江南,能拥有这样的朋友。  韩七录很轻松地就把半个多身子掉出去的许念念给拉了回来,然而他自己却是失魂落魄地走到了大桥的边沿,身子笔直地站着,嘴里自言自语道:“如果我能早一点……如果我能跑得再快一点……”  “少爷!”韩管家老泪纵横地跑了过来,一把跪在地上抱住了韩七录的脚,声嘶力竭地喊道:“您不要这样啊!”  而安初夏,从她的手渐渐滑落之后,她的脑袋就是空白的。下落的感觉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但却很自由,感觉拜托了一切的约束。  依稀中,她好像看到妈妈了。  “妈……”她轻声喊出口,紧接着水从眼鼻口各处灌了进来,呛人的感觉顿时袭来。  “咳咳咳!”她咳嗽几声,感觉到岸边有强光打过来,令她一时无法睁开眼睛。  活着!要活下去!  活下去的信念突然无比强烈,就在刚才下落的时候,她出现了妈妈在对她笑的幻觉,这种幻觉竟然让她一下子丧失了求生的信念。这简直太可怕了!  她会游泳!这是现在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  高兴之后,等她冷静下来,才觉江水刺骨地冷,冷到她自己得嘴唇已经开始打颤了,她现在算是明白泰坦尼克号里面的男女主当时有多痛苦了。  这种寒冷是深入骨髓的,根本没有办法用意志压住它。她感觉每一个毛孔都在紧缩着,却依旧无法阻挡这些刺骨的冰凉。更为可怕的是,当她试图开始游动的时候,她发觉手脚的动作都像是被加了慢动作一样。  无论她多想加快手脚的速度,都是徒劳的,手脚已经近乎僵化了!她的游动,完全是折翼的鸟,怎么扑腾都是白费劲。  江水流动的速度也远超了她的想象,她觉得自己在往上游,可是再看两岸的景物,她竟已经被江水冲出了十米多远!而打捞的队伍距离她也是越来越远,那些人还在往江心靠近,而她早已距离原先的位置很远了!  “救命!”她一边尽自己可能地大喊,一边尽量用浮泳的方式使自己的头部露在上面。  因为想靠游动的方式保持身体的平衡和呼吸的通畅已经是不可能的了,那样做既耗费体力又徒劳无功,无论她凭着努力游了多远,江水只会从反方向把她推得更远。  倒不如省点力气。  但是这样做便不能一直大喊,否则会立刻沉下去。  “救命!我在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大喊了一声,她发誓,这辈子从来没喊过这么响,可是声音一出口,却被平坦宽阔的江面给“稀释”成很轻的声音,而这仅剩的分贝也被两岸的吵杂声、警笛声和汽艇声给瞬间吞没。  她躺在冰冷刺骨的江面上,再一次感觉到了死亡来临的预感。  江水毫不留情不停地推动着她,汽艇、嘈杂声、刺眼的灯光也已经离她越来越远,她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慢慢变得模糊。耳畔的所有声音包括江水滚动的声音也渐渐地小去。  “对不起了韩七录,这辈子不能嫁给你了。”  “对不起了妈妈,不能圆您的大学梦了。”  “对不起了江南,不能一直陪着你了。”  “对不起了妈咪,可能要让您难过了。”  “对不起了寒羽,还没有等到你回国。”  “对不起,对不起了……我坚持不住了……”  眼睛,缓慢而又沉重地闭上,黑暗袭来,一切又归于平静。  与此同时在四桥上,韩管家跪在地上紧紧地抱着韩七录的脚,生怕韩七录也跟着跳下去。然而韩七录却是站立在了原地良久,他的眼神是空洞的,眼前那么多东西,他却觉得空白一片。  “qu~qu~qu~”刺耳的哨声响起,有人用扩音器喊道:“一号二号去那边,六七号继续在这里找,其他人跟着我往下游找!”  那是救生船的队长,声音中气十足,这种场面见得多了也便比一般人沉得住气。  韩七录的眼睛猛然张开,朝着下面喊道:“人不在吗?!”  刚才的他,就好像脑子不能思考一样,连韩管家什么时候来的,什么时候抱着他的腿他都不知道。是那刺耳的哨声唤醒了他,如果不是那哨声,可能他现在都还呆立着。  救生船队长仰头看了一眼,立即便知道这是谁,连忙不敢怠慢地拿着扩音器回答道:“这附近都找过了没有人,水流那么急,可能是被往下冲去了,所以我们准备往下游找。”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韩七录压着嗓子喊了这么一句,他现在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如果安初夏……他是说如果,那他该怎么办?  他根本不敢想。  似乎是见韩七录正常些了,韩管家这才放手,从地上站起来,脸上还全都是泪痕。他从未见过刚才韩七录的样子,那是一种什么表情他描述不上来,但他还以为韩七录会奔溃。  还好……  韩七录训完人整个突然一僵,紧接着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