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17章 给姜圆圆注射镇静剂

第817章 给姜圆圆注射镇静剂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91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19
    莫非这就是夫妻间的心灵感应?  “当时,你知道金可的存在的时候,那天晚上我从公司回来,你也是放的这首帕格尼尼的《女巫之舞》。”韩六海淡淡地说着,继而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  韩六海说的那一天,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她以为韩六海真的是因为工作忙才不回家,新婚之夜都在书房里看文件。阴差阳错之下,她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有金可那个女人的存在。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做,甚至都不恨金可。  因为她知道,在金可和韩六海面前,她才是那个第三者,尽管她之前根本不知道还有金可这个人的存在。  于是,她放了一首曲子,正是帕格尼尼的《女巫之舞》,韩六海从公司里回来之后,她上去替韩六海收好外套,坐着淡定地看着他吃饭。  一直到韩六海吃完饭,她才站起身,将一个信封递上前,语气极其平淡地说了句:“我不想当你们之间的第三者,结婚吧,祝你们幸福。”  那信封里,正是一封离婚协议书,并且她的那份她已经签好字了。  正是那个时候,韩六海才开始接受她,以至后来彻底放下了金可,后来,才有了韩七录。  而今天,她还是放着《女巫之舞》,面上的神情同样是波澜不惊。  “十几分钟之前。”姜圆圆悲恸地说道:“媒体报道出来了,韩六海,我要你带我去泪江!”  韩六海握紧了拳头,几步走上前:“你去了也于事无补,搜救的人很多了,少你一个不少,你还是呆在家里等消息吧。你乖乖睡一觉,等一觉醒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韩六海!”姜圆圆手一挥,直接把毛线球和织了一半的围巾扔到了韩六海的脸上:“你不在乎初夏,我在乎!我心里,早就把初夏当成了我亲生女儿!你不带我去是吧?好!我自己开车去!”  姜圆圆说完,从沙发上跳了下来,直接冲向门口。  “不许去!”韩六海几步上前拉住了她,给韩管家使了一个眼神之后,皱着眉心说道:“你都几百年没有开车了,怎么能一个人开车去?你要是实在想去的话,我带你去!”  “真的?”姜圆圆这才静了下来,呆呆地看着韩六海,不敢置信韩六海居然答应了。  要知道这个时候出门,记者们肯定跟苍蝇看到大便一样兴奋。虽然形容自己是大便有点怪怪的,但那些记者肯定会一窝蜂涌上来。万一她做出什么失态的动作,那可就直接丢了韩家的脸面了。  可是韩六海居然就这么答应了?  她刚一弯起唇,脸上的表情立即就僵化了,她微微转头,韩管家正把针头拔掉。  “对不起了,夫人。”韩管家深深一鞠躬,手里拿着个针管。  “你……你们……”姜圆圆使劲甩了甩头,试图把脑子里的沉重感甩去,然而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耳边的曲子也渐渐听不到。  最后的意识,是有人上去扶住了倒下去的她。  韩六海弯腰,把姜圆圆抱了起来,叹息了一声后看着韩管家说道:“你无须自责,如果她醒着,肯定无论如何都要去泪江。且不说那些记者,如果被她看到泪江的水流那么急,真到了现场,她肯定会奔溃。上楼去把房间的门开起来,让她好好地睡一觉。”  “是。”韩管家点了头,连忙在前面带路。  次日,整个A市都震动了,未来韩式集团的继承人的未婚妻,安易山的义女,凌老太爷要收她做干孙女的安初夏居然掉入了泪江,人到现在都还没有被找到!  上至上流社会的早茶,下至寻常百姓的早餐店,无一个地方不在讨论着泪江事件。有人说是安初夏掉入泪江不是意外,而是那原本要跳江的许念念把她推下去的。  也有人说安初夏是为了陷害许念念,故意跳下去,没想到江水太急,没等到救援人员救人就被冲走了。  事情越传越乱,越传越邪乎。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地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玛格的身子半搭在栏杆上,一只手喝着花茶,一只手滑下手机的接听键。  “什么事?”  她的目光看着远处桂花树下正在跟大虎说话南宫子非,她的神情满是幸福。只要能看着南宫子非,于她而言,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你还不知道吗?”杜简然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急切而又极力想保持镇定:“安初夏为了救许念念,掉到泪江里了,人到现在都还没有被找到呢!”  玛格边看着南宫子非边说道:“杜简然,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吧?人还找到,也就是说,尸体也还没有找到。万一到时候安初夏活奔乱跳地出现,你这不是空欢喜吗?沉着点气吧,等找到尸体了再开心。”  只要一天尸体没有被找到,她的心一天也放不下来。如果安初夏真就这么死了,她倒还不知道该不该高兴了。如果世界上真的再也没有安初夏这个人,那她也可以省好些力气了。但这样一来,安初夏也死得太舒坦了!  电话那头得杜简然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说得对,万一她还活着,我就是白开心了!现在还不能放松警惕,七录少爷找了她一个晚上了,我都觉得心疼。对了玛格,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此刻大虎跟南宫子非已经说完话了,大虎的眼睛突然看了过来,玛格心一紧,握着手机的手也不由自主地加重了力度。  她移开目光,快速地说道:“等,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等,这种时候,我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除了等。我还有事,先挂了。”  说完,她快速地挂了电话,放下茶和手机,举起手挥舞着手臂:“大虎哥!你们在说什么呢?”  大虎没理她,翻了个白眼就把身子转了过去。  “你不要老是拿这种态度对她。”南宫子非淡淡地说了句:“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但是以后还是要克制一点。”  “知道了,我尽量吧。”大虎撇撇嘴,过了一会儿才正色道:“反正,帮派那边的事情他们自己都会做好的,我们就少操心了,反正你也没有壮大帮派的意向了。不过……”  大虎的声音顿了一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南宫子非。  南宫子非被大虎看的有点不舒服,斜了他一眼,不悦地说道:“干嘛拿这种眼神看我?你要说什么?”  大虎脸上的表情凝滞了一会儿人,突然重重地一拍自己的脑袋,说道:“你昨天回来之后是不是弹了一个晚上的钢琴?”  南宫子非上下看了他一眼:“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大虎不由自主地走上前一步,急切地询问道:“你是不是弹完了钢琴就直接回房间睡觉了?”  “不然呢?”南宫子非白了他一眼。  弹完钢琴不睡觉难道还去打球吗?  “没,没,是该睡觉,晚上本来就该睡觉。”大虎连连点头,干笑了几声说道:“那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我作业还没有做,我先去做作业了,有事叫我。”  他说完,脚步仓促地跑开。  他还说呢!难怪南宫子非一点都没有跟他提起安初夏的事情,难怪他早上的表情这么正常,交代的事情也都是日常的小事,难怪他毫无反应。  原来昨天晚上安初夏发生的事情他压根不知道!  难怪,难怪!  不过,不知道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真知道了,子非心里肯定很着急,倒不如先瞒着。更何况,他坚信安初夏一定会没有事的!  原本他还等着南宫子非吩咐完帮派里的事情之后,就吩咐他派人去帮忙去泪江搜救安初夏。但现在看来,他只能偷偷私下派人去了。  “等等!”南宫子非突然开口,突兀的声音吓了大虎一跳。  是真的吓了一跳,大虎猛地停住脚步,跳着转过身来:“什么事?!”  这反常的反应,绝对是有事情瞒着他。  南宫子非几步走上前,来到大虎面前站定,一双如狼似的眼睛紧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半点的表情变化。  “你瞒着我什么?”南宫子非沉声问道,低沉的嗓音透着一股子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  在南宫子非面前,他从来不会撒谎,也不敢撒谎。  只这次,他得瞒着南宫子非!  “我……”大虎挠了挠头,嘴角僵硬地翘起来:“好吧,我承认,你藏在地下酒窖里的82年的拉菲被我给喝了。”  南宫子非那万年不变的表情松了松,露出一丝好笑来:“就这个?”  大虎暗地里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痛感反而让他镇定了下来,他一耸肩:“不然呢?老大,你不会生我气吧?我下次再也不这样干了……”  以后再也不会瞒着你什么了,除了这一次。对不起!  “那你做作业去吧,我去弹琴。”南宫子非说着,脚步往琴房走去。  大虎呆立了两秒,对着南宫子非的背影喊道:“你最近怎么老是练琴啊?跟中了蛊似得。”  南宫子非的脚步凝滞了一瞬,很快恢复正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