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22章 可以把手拿开了

第822章 可以把手拿开了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77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20
    徐悦很不高兴地说道:“吃饭能多长时间啊?走吧奶奶,我以前发烧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担心过我!”  老奶奶哑然失笑:“我说你怎么语气阴阳怪气的,原来是在吃醋呢!你发烧的时候,奶奶不也这么担心你吗?走吧,吃饭去,等你姐到了,该煎药了。”  两人走后,千鑫专注地看着她,时不时帮她换上新的热毛巾。  发这么高的烧,这些物理降温手段尽管起不了多大作用,但至少能让她稍微感觉舒服一点。  又换了一次毛巾,千鑫坐回了床边的凳子。  “真好看啊,像个洋娃娃。”他不由自主地感慨。  “长得很可爱吧!”门口突然响起了徐欣的声音,她背上背着背篓,全身上下的衣服很多被打湿了。  知道徐欣听到了自己说的话,千鑫的脸迅速地红了,立刻从凳子站了起来,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徐……徐欣姐。”他连忙打招呼,却连说出的话都有些结巴。  徐欣没注意到这个,转过身去:“帮我把背篓拿一下下来。”  千鑫连忙上前帮忙拿下背篓,里面是一种对退烧很有效的草药,只是味道很苦。  “欣欣,回来了?”老奶奶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把草药拿去洗了,给她煎上,这个得尽快吃。”  “我来吧!”千鑫几步走上前去,说道:“徐欣姐还没有吃饭呢,我反正空着也是空着,我来吧。”  老奶奶点头:“也好,那麻烦你了,这个老姜我放在这里了,等你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别忘了拿走,你爸要用来做香料的。”  “我知道了。”千鑫点了点头,拿了背篓出去,徐欣也跟着走了出去。  宽阔的江面似乎要把人给吞噬了,黑暗的天空也像是要把人吸进去。死亡,浓重的死亡气息在慢慢地逼近。她喊着“救命”,回应她的,只有两岸“沙沙沙”风吹过芦苇的声音。  没有人看到她,没有人救她,她只能独自一个人,承受着这无边无际的黑暗。  她极力想要继续漂浮在水面上,可是手脚依旧完全冻僵。脑袋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她动了动脖子,看到竟然是一块不小的浮木。浮木腐朽的厉害,上面还长满了青苔。  然而这却是她的救命稻草,她紧紧抱住浮木,最后躺了上去。疲惫再次袭来,再一次,她陷入了沉睡。  “醒醒……”有什么人在摇她。  安初夏缓缓地睁开眼睛,一个竖着长长辫子的女生正在温和地对她笑:“你醒了?先喝了这个草药再睡吧,喝了这个,睡一觉,明天早上就会退烧了。”  “对啊,这个草药很好的,是徐欣姐冒雨给你摘的。”一旁的千鑫插嘴说道。  冒雨摘的……  安初夏仔细看了看少女,女生淡淡地朝着她笑,笑容温和,伸手轻手轻脚地扶起她。  “谢……”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说出来的字都沙哑得厉害,别说别人了,就连她自己都听不出自己在说什么。  “好了,你别说话了,你喉咙肿着呢,快喝药吧。”徐欣说着,吹了吹碗,递到她嘴边:“有点苦,你忍着点,一口喝完就不会觉得难喝了。”  “你喝完我这里有冰糖。”  千鑫像是哄小孩似得举起一袋冰糖,逗得徐欣忍不住笑了:“你当她跟悦悦一样幼稚呢?”  安初夏没有力气笑,她伸出手,接过那碗,觉得连碗都比平时重了不少。她张嘴,一口喝下去,那味道简直不能用“苦”字来形容,苦中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涩感,简直苦到了心口,喝完舌头连东南西北都找不清楚了。  “来,冰糖。”千鑫的手心里放着一颗冰糖,拿到她面前。  “谢……”  不等她说话,千鑫的另一只手的食指已经堵上了她的嘴巴:“别说话,先把喉咙养好。”  “……”徐欣用奇怪的眼神看向千鑫:“千鑫,你是不是可以把手拿开了?”  千鑫这才意识过来自己的手指一直抵在安初夏的嘴唇上,他的脸再度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慌忙地收回了手,吞吞吐吐地说道:“给……冰、冰糖。”  安初夏拿过冰糖放入嘴里,那种又苦又麻又涩,令人喉咙发紧的感觉终于缓和了一些。  “我这里还有,你还要吗?”千鑫红着一张脸问道。  安初夏疲惫地摇摇头,大概是烧得实在太严重了,她觉得整个天地都在慢慢地旋转,都担心自己掉下床去。  “我扶你躺下好好休息,明天烧应该就会退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难受。”徐欣说着,小心翼翼地扶着她躺下:“今晚我陪着你,我就坐在旁边,你有什么事情直接喊我,不用客气。”  不能发出声音,她只能感激地笑笑。  “哼!我们对你这么好,你连句谢谢都不会说吗?”门外走过来一个女生,单眼皮薄唇,说话尖酸刻薄:“真是狗咬了吕洞宾啊!”  “悦悦!别这么说,她喉咙痛,不能说话。”千鑫轻叱了一声,转头对安初夏说道:“悦悦她就是这个样子的,跟谁说话都是一个样子,你别放在心上,她其实心地很好的。”  安初夏微点了下头,眼中写满了疲惫,但杯子里的手却暗暗收紧。  现在外面天是黑的,她要赶紧退烧,赶紧通知韩七录那边,免得韩七录他们担心。他们现在肯定已经急坏了。  “手……手机。”她压着嗓子,好不容易说了这么两个字出来,可是谁也听不清楚。  倒是靠在门上的徐悦听了个明白:“她好像说手机。声音跟鸭子叫一样,让别人怎么听?”  “悦悦,你别这么说话,人家生病呢!”徐悦说着,转头看着安初夏说道:“你是说手机吗?”  安初夏心里着急,只能点了点头表示正确。心里暗骂自己没用,连个字也说不清楚。徐悦说话虽然难听,可是她现在的声音,真的比鸭子叫还要难听,谁也听不清楚。  “你手机放在哪里?你衣服里吗?”徐欣仍是细声细语的问,姐妹两个,性格却是天差地别。  安初夏又是点了一点头。  “悦悦,你把她衣服放哪里了?”得到点头回答之后,徐欣便转头去问徐悦。  徐悦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我看衣服那么破那么脏,就扔垃圾桶里了。好吧,我去拿。”  徐悦很快跑了出去,没过一会就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个垃圾桶,很是嫌弃地放在床边:“你自己拿吧。”  安初夏动了一动手,真要自己动手拿,千鑫却是直接蹲下了身,一点也不怕脏地把那一堆衣服拿了出来,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只金色的手机来。  “还好这口袋够深,否则肯定得掉了。不过,衣服都那么**的,手机怕是不能用了。”千鑫说着,就要把手机递上去。  “等等!”一旁的徐悦满脸惊讶地冲上来,一把拿过千鑫手里的手机,瞪大了眼睛说道:“这是苹果六啊,还是土豪金,天哪,我还从来没有真的见过呢。”  千鑫和徐欣两个人一听,眼中也浮现出了惊讶,他们刚才压根没有注意手机是什么牌子。  “好了悦悦,看过了就还给人家,她肯定是想联系家里人。”徐欣说着,伸过手来。  徐悦并不听,直接按了一下开机键,可是屏幕却没有亮起来。按了好半天,手机还是毫无反应。她这才又想起安初夏是从泪江里被救上来的,手机再贵,十有**也没用了。  这么一想,她瞬间没了兴致,将手机放到了徐欣手里:“亮都不会亮了,再好的手机有什么用?还不如一直山寨手机来得防水。”  安初夏眼中希冀渐渐暗去,她本想着即便不能说话,也能发个短信给韩七录他们,至少让他们知道她现在好好的。  她却忘记了,她可是从泪江里被人救出来的,手机还有用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徐欣犹豫着问道:“那……手机你还要吗?”  安初夏摇摇头,她张口想问谁有手机,可是突然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她一直是存着韩七录的号码的,也就是说,她记不住韩七录的号码!  而其他的人号码,她也是一直存在手机里,没有刻意去记过。她唯一记得的是妈妈的手机号,可是那个手机号早已经被停机。就算没有停机,也没有人接。  只能等到身体恢复,至少要等到说出来的话别人能听清楚。  打定了主意,她的心反而安定了下来。  “喂——”徐悦突然说道:“既然你手机没有用了,那就给我吧。”  手机都已经没用过了,她还拿去干嘛?安初夏脑海中略过徐悦看到这只手机时眼睛闪闪发光的模样,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毕竟这是救了她的人家,无论别人态度多差,她都要抱着感恩的心,以礼相待。  她点了点头,示意可以把手机送给她。  “你快休息吧,悦悦,今晚你去跟奶奶睡,奶奶已经睡下了,你过去的时候轻一点。”徐欣说完,细心地把被角提了提,转头看向千鑫,提醒道:“别忘记了把姜带走,免得又过来一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