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23章 她是真的病了

第823章 她是真的病了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68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21
    “好。”千鑫点头,看着安初夏说道:“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来看你。”  “看她干什么?”徐悦不悦地说了一句,拉过千鑫的手:“我送你出院子吧。”  千鑫巧妙地避开了徐悦伸过来的手,走到墙角把装着老姜的袋子拎起来,笑道:“悦悦,你还是早点睡觉吧,我有电筒和伞,自己走就可以了。”  “好吧……”徐悦的眼中流过难言的失落,她抓着手中的手机,很快又扬起了笑容  千鑫走后,徐悦也去了隔壁奶奶的房间睡觉,房间内只有徐欣和她两个人。徐欣把房间打扫了一下后又帮她换了热毛巾,这才坐到了床边凳子的位置。  见安初夏还睁着眼睛,她便开口说道:“悦悦这个人是被惯坏了的,但是心底不坏,她说的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她这丫头就是有口无心的。”  安初夏点头,扬起一个笑容来,表示自己就不会介意。  “能用得起那样的手机,家里一定很有钱吧?那你为什么会在泪江上呢?而且,你好像在江上飘了很久了。”徐欣正要再继续问,突然捂住了嘴:“呀!我忘记了你现在不能说话,好了,那你好好休息,我在躺椅上睡,就在你身边,有事随时叫……如果不能叫的话,你就拍一下被子,我睡眠很浅,立刻就会醒。”  安初夏又是一点头,想要说感恩的话,喉咙却怎么也说不出清晰的话。她身不由己,能做的只能是一个点头,连动一下手,她都觉得需要用尽全身的力气。身体像是被掏空一般,尽管她的心早已经波澜万丈,她是真的病了。  在徐欣轻手轻脚地关上灯躺在她旁边的躺椅之后,她的眼角缓缓滑落一滴晶莹的泪珠。  这么一个陌生的人,却对她如此的好,这里虽然简陋,却没有斯帝兰学院那些地方那么嘈杂,人心也是这么善良。还有那个徐悦,嘴巴虽然刻薄了点,可是让她去帮忙烧热水,她抱怨几句,还是会把事情踏踏实实做好。  这就是淳朴吧?  来到这里才这么一点点的时间,但却让她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可是她心里清楚,她不会一直在这里呆下去,也不能在这里一直呆下去。  感恩,是她现在心里唯一的情绪。  一个晚上,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度过,等她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扎着马尾的徐悦奔奔跳跳地跑进来,看了她一眼后,又跑了出去,大喊:“奶奶,她醒了!”  没过一会儿,徐悦又走了进来,但步履缓慢,手中多了一碗什么东西。安初夏张了张嘴,试图说说话,可是这会儿竟然直接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喉咙痛得厉害,跟火烧似的。  “你别说话了。”徐悦看了她一眼:“我姐跑了好几公里,把医生请回来给你看过了,退烧针已经打了。不过他说你扁什么体发炎的很严重,估计要再过两三天才会好起来。来,你先把药喝了,再洗脸刷牙,奶奶已经在给你煮粥了。”  安初夏都有些适应不能讲话的状态了,当下点了头,手抵在床上,自己支撑着坐了起来。  睡了这么一个晚上,也不知道是那个无比苦涩的草药起了作用,还是因为熟睡了一个晚上的缘故,她感觉力气倒是一点一点地回来了。徐悦说的应该是扁桃体发炎,这应该是发烧引起的,不是什么大病,如果是在市里估计一两瓶吊瓶就可以消炎了。  但从徐悦说的徐欣要了几公里才把医生请回来可以推断出,这里一定很偏僻,要挂盐水怕是不大可能了。  “吶,药。”徐悦全然没有徐欣那么客气,连扶也不上前扶一下,只是递了药过来。另一只手里还放着几颗西药的药丸。  安初夏也不介意,反正她已经能自己坐起来了,只是……  碗里那黑漆漆的药还是昨晚那无比难喝的药。  她眼底泛起了惧意和点点的抗拒,不是她娇生惯养喝不得苦,而是这药简直难喝到有点可怕。  似乎是见安初夏迟迟没有伸出手来,徐悦又牙尖嘴利开了:“你不会是想要我喂你吧?谁没生过病呀?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死乞白赖的人……”  不等徐悦说完,安初夏便快速伸过手来,毫不犹豫地拿过碗,将碗里的草药一饮而尽。  徐悦张了张嘴,面上透出一丝的惊讶,似乎是在诧异她居然把这么难喝的药一口喝完了。惊讶之后,她拿过碗来,终究还是因为刚才安初夏好半天没有接碗的事情觉得有些气闷,鼻尖发出了一声闷哼,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又倒了一碗温水,徐悦再次把药丸递过去,依旧是尖酸刻薄的样子:“这个是消炎药,你赶紧吃了吧,早点会说话报出你从哪儿来的,让人来接你回去。你也别看不起我们这里,我们好心好意地救你不是为了伺候你,喉咙好了就赶紧联系你家里人。”  受了刚才的教训,安初夏连忙拿过她手心里躺着的药丸和另一只手端着的碗,快速吞了药丸喝了水,这才对着徐悦一点头,以示谢意。  接着徐悦又帮她端来脸盆牙杯洗漱,虽然不住地抱怨着,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没停,也照顾到了她的身体,动作轻柔,不至于让她觉得难受。  “悦悦,我在厨房就听见你说话又不中听了,你这孩子就不能改改这坏脾气?”老奶奶端着一碗肉粥进来,一进门就闻见了扑鼻的香气。  “奶奶,是你老了,耳朵不好了,这不又幻听了吧?”徐悦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说道:“我去埠头看看姐姐,顺便帮她洗衣服。”  “去吧。”老奶奶说着,笑容温和地坐在了床边的凳子,语气平缓地说道:“欣欣说你昨晚睡得很安稳我就放心了。昨晚看你一点力气也没有,今天好像是好了许多?”  安初夏点头,眼中流露出感激来。  “那就好,来,张口。”老奶奶舀了一勺粥递到嘴边,安初夏连忙伸手去接,老奶奶却已经发话:“病人最大,你把手放回被窝里,可不能再受冻了。”  老奶奶语气虽缓,但态度强硬,她便干脆乖乖听话,仍由老奶奶喂粥。  “我问你事情,你只管点头或是摇头便可。”老奶奶一边喂粥一边说道。  安初夏点了头,这家人都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心里有的只有感激。  “那我可问了。”老奶奶笑着又舀了一勺粥,这才继续问道:“你是不小心跳进泪江的吗?”  她怕是安初夏故意跳江,这样她就得注意了,免得一次死不成又要死第二次,那麻烦可就大了。  安初夏连连点头。  老奶奶当下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寻死就好。既然是不小心掉进去的,那大可以放心调理她的身子,等病好了,一切就都好了。  “你有家人吗?”老奶奶又问。  安初夏想了想,她在这世上真正的家人——妈妈,虽然已经去死,但妈咪、爹地、韩七录、江南,这些都可以算作是她的家人。她没有犹豫,又是一阵点头。  “那……你有办法联系到家里人吗?”老奶奶细声询问,听徐悦说,这姑娘似乎生活挺富足,约莫是住在市里的。如果真是这样,大可以让她家人来接她回去,市里大医院的条件可比这里好的不只一倍两倍。  联系韩七录他们……她没有记下手机号码,江南的手机号又老是换,她也没有记住。但是,可以到警察局去,让警察帮忙联系韩七录他们,韩七录那边收到消息,就会过来找她了。  安初夏摇摇头又点点头,她也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了。想要说话,可喉咙火烧火燎的生疼。  “好了好了,你别说话了,先养好嗓子再说,是我太心急了。”老奶奶面色露出愧疚之色,好一会儿才想起了什么,解释道:“姑娘,你别误会,我不是急着让你走的意思。是我这里条件太差,如果你家里人能来接你,你的病能更快好。”  她当然知道老奶奶不是赶她走的意思,安初夏连忙点头,伸出手来,捂住了老奶奶那布满了老茧和沟壑的手。  “乖孩子,奶奶知道你是明事理的人。来,最后几口了,一会儿吃完,你再躺下好好休息,你现在身体虚的厉害,等会我就去给你挖点好东西补补。”老奶奶一笑满脸皱纹,却是和蔼到让她有想哭的冲动。  吃完了早饭,她又躺了下去,脑子一片混沌,很快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说啊,她很有可能是那些有钱人的二奶,否则,哪来的那么贵的手机?奶奶搭一次乘客过江,一次才十块钱……”徐悦一边帮着徐欣洗清衣服,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  徐欣面色平静,时不时责怪一声:“你别老是这么说人家,兴许她是大户人家家里的大小姐呢?以后可不许再这样说!”  “哼!你们都帮她说话!”徐悦极不高兴地“哼”了一声,放下了衣服,双手在两腰擦了擦,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摸出了那只土豪金手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