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38章 回家

第838章 回家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121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29
    她在想,千鑫是不是只是为了让她活下去而故意写的信呢?  如果让她生不如死地活着,那她宁愿选择去死!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  “你别碰我!”安初夏甩开二赖子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她现在已经可以说话了,虽然声音还是沙哑不堪,但至少别人能听清楚她在说什么了。  “你是我媳妇,我碰一下又怎么了?”二赖子收起笑容,冷冰冰地说道:“看在你生病的份上,我对你是仁至义尽了,但是你也别太过分,别让我在你生病的时候就把生米煮成熟饭!”  二赖子脸上透露着一股狠劲,安初夏全身都紧绷着,紧咬了下下唇说道:“你要是敢碰我,我就死给你看!”  “嗬!我以为你认命了,没想到还是这么倔!好!”二赖子点头:“我答应过你,你只要心甘情愿地做我媳妇,我就好好对你,甚至,我还可以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但是现在,我好言相劝你不听,你是在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二赖子心狠手辣了!”  狰狞的笑容浮现在了二赖子脸上,看起来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要把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你要干什么?!”安初夏沙哑着声音大喊着,身子往墙角缩去。  然而这一次二赖子是铁了心要把生米煮成熟饭了,脱了鞋子就往床上爬。  那些对安初夏的温柔,都是虚假的面具。此刻面具一撕开,邪恶的本性就露了出来。  “干什么?!”二赖子“哼哼”一笑,露出一口老黄牙:“当然是煮饭了!”  “七录……救我!”安初夏紧咬着下唇,下意识地喊出了韩七录的名字。  “七录是什么东西?不会是你情郎吧?”二赖子脸一沉,手已经搭在了安初夏的肩上。  下一秒,木制的门直接被人踢倒,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一片灰尘飘起。  “初夏!”  萌小男大叫了一声,看到了房间内的场景,立即杀红了眼,直直地冲到了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的二赖子的面前。一把伸过手去,直接紧紧拽住了二赖子的衣后领往床下拉。  二赖子本来就瘦得跟一只猴子似的,只能欺负欺负发高烧全身虚弱无力的安初夏。这一被萌小男这一大女汉子给一拽,直接就被拉下了床,脸朝天,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噢!痛……痛死爷爷了!”二赖子龇牙咧嘴地大喊着痛。  “江南……”安初夏只觉得脑子一阵恍惚,是江南吗?她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  江南咧嘴一笑:“初夏,几天不见,就忘记了出门在外叫我小号的规矩了?”  真的是江南!  就算面临被二赖子侮辱的境地,她也没有哭,但在看到萌小男的这一刻,泪水终于忍不住地往下淌。  “你们是谁?!闯进我家干什么?!”二赖子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萌小男凶巴巴地喊。  韩七录踢完门之后就让韩管家去报警,此刻人终于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安初夏和那龇牙咧嘴的二赖子。  他冷冷地瞥了二赖子一眼,那眼神几乎能把人给冻住。  “江南,把他带出去,打一顿,怎么出气怎么来,但先别出人命。”韩七录的声音也是冷的,听得二赖子整个人顿时就傻掉了。  莫名其妙说打一顿也就算了,什么叫先别出人命啊喂!搞得好像要不要出人命是他能说了算的。  “臭小子,你哪冒出来的?!爷爷我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二赖子气急攻心,不怕死往韩七录这边冲。  韩七录只轻轻一个侧身就避开了二赖子的攻击,下一秒,他的手已经拽住了二赖子的后衣领。紧接着一个飞踢,二赖子便脸朝下,以狗吃屎的完美姿势摔倒在了地上。  这是水泥地,帅的有多痛简直不言而喻。  但这整个过程,韩七录连眼睛也没眨一下。  待二赖子摔倒后,韩七录极其平淡地对萌小男说了句“可以打死”。  江南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连笑着点头,走到二赖子面前蹲下身道:“自称爷爷是吧?那我今天就把你揍得连你爷爷都不认识你!把他拉出去!”  黑人保镖只进来了一个,轻而易举地就把摔在地上一时起不来的二赖子给拖了出去。  萌小男也跟了出去,一时间房间内只剩下了韩七录和她两个人。  她努力止住了眼泪,挤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沙哑着声音说道:“我以为、以为你不会来了。”  韩七录看着她的表情一愣,紧接着脚步快速地往前移动,走到了床前,用讶异的语气问道:“你的声音……”  保镖只跟她说了一个无赖做了一个伪据,把她从救了她的人家带到了自己家里。却没有告诉他,她的状况是如此糟糕。眼神无光、面容消瘦、嘴唇苍白也就算了,连声音都嘶哑到不能再嘶哑。  韩七录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喉结有些动容地上下滚动,嘴里喃喃道:“对不起,没有早点来接你。”  此刻他想说的话是那么的多,可是一出口,除了对不起,别的话他竟一个字都说不出口。歉意,全部一点一滴都流露在了脸上,那些没能够陪着她的歉意,没能够早点出现的歉意,让她陷入这种境地的歉意,把他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现在来了就好了。”安初夏伸手向前,拉过了他的手,眼眶含泪地笑着。  “初夏……”韩七录伸手,紧紧地抱住了她,却惊觉几天的时间她比以前瘦了不少!  他倏地松开手,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探了一下,是高于常人的温度。  眼中惊讶浮现,担忧地问道:“你发烧了?烧了几天了?”  他难以想象她是如何挨过来的,车子一路过来,这里的萧条与贫穷他是看在眼里的。这种地方,怕是连小诊所都没有。他真后悔自己没有早点看手机。  如果,他是说如果。  如果昨天萧铭洛问起“寻踪”的时候他就打开再度确定,或许他就能更早地来到这里。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手机在昨天深夜的时候才被千鑫带到镇上去修好。  为了不让韩七录担心,安初夏做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今天刚发烧,你别担心了。”  “刚发烧你会憔悴成这个样子?”韩七录斜睨了她一眼,脸上却满是心疼,下一秒他弯腰抱起了她,柔声道:“我先带你上车,让江南陪着你去医院,我处理完事情就赶过来。”  “我还是自己走吧……”她不太习惯被这么抱出去,连忙想要挣扎着下去。  但这一挣扎,她的头就又开始晕晕乎乎的了。这一次,她是实在病得不轻。  “就你还想自己走路?我看你单单是坐着就废了很大劲了,听话。”韩七录满是心疼地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她仔细想了想,也的确自己没那个力气走路,也不再挣扎。  她心知韩七录说的处理事情是要处理二赖子,心下她便想起了徐欣他们,连忙说道:“是奶奶和徐悦徐欣救了我,你记得帮我谢谢她们,还有……她们家比较困难。”  “我知道。”韩七录明白安初夏的意思,对她笑了一下说道:“我老婆的救命恩人,我知道该怎么报答。”  “恩。”安初夏点头:“还有千鑫……对了,二赖子他……你别闹出人命。”  她不是善良地跟圣母一样的人,不会开口帮二赖子这样的人求情,但她还是希望别闹出人命。韩七录处理事情有时候太过于不顾后果。  “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先好好休息,这里有我,这些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韩七录说话间已经带着她走出了房间。  江南正吩咐几个保镖把二赖子绑在房子前的一棵桂花树上,看到安初夏出来了,连忙跑上前去。  房间内光线昏暗,她当时也没怎么注意到安初夏的面容,但此刻安初夏被抱出来了,她一走近就看清了安初夏竟然憔悴到连眼窝都有点凹下去了。  “初夏,你怎么……老大……”萌小男眼眶一红,鼻尖就觉得酸酸的,内心满是心疼。  她的初夏老大,为什么自从来了韩家之后,就这么多灾多难呢?  她是真的不知道来到韩家对于安初夏来说,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了。  “别哭。”安初夏挤出一个笑容。  “江南,你也上车,好好照顾她。”韩七录看了江南一眼说道。  “你们抢我媳妇!你们不得好死!”二赖子一边破口大骂着,一边想要挣扎出来。  韩七录冷冷地瞥了二赖子那个方向一眼,缓慢地收回眼神,抱着安初夏来到了车上,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到了后座躺着。  “睡一觉,就到医院了。”韩七录拿过车上的毯子,安抚地在安初夏的肩上拍了拍。  “我不要去医院。”安初夏摇摇头,面露恐惧:“带我回家,我不想再一个人呆着。”  她眼中的惧意落进韩七录的眼睛里,韩七录暗暗握紧了拳头,对着安初夏微微点头:“好,不去医院,回家。”  家里可以叫家庭医生,还有姜圆圆和佣人们照顾着,环境倒是也不会比医院差。他当下同意了,轻轻带上了车门,叫了江南上车陪她,这才缓慢地踱步到二赖子面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