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40章 南宫子非发怒

第840章 南宫子非发怒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96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30
    “不用不用,我只是顺手而已。”徐老太太连忙说道。  韩七录心里还记挂着安初夏,也没有再多说,道别了之后便跟韩管家一起上车离开了。  眼看着两辆白色的豪车开走,徐老太太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还好人家通情达理,否则……”  “卖媳妇不是什么事儿,可二赖子这……这怎么也说不过去,老太太,您说,要怎么处置他?”后面的千叔问道。  其他的村民也纷纷附和:“得让他记住这次的教训,看以后还撒不撒谎!”  这些村民都是一路闻讯而来的,看到三辆非同寻常的车子往村里开,加上老太太往这边来,便忙问了发生什么事,便一同过来了。  “你们快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撒谎了,我以后改邪归正,重新做人!你们快放了我吧!”二赖子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挣脱开绑在自己身上的绳子,但无奈的是绳子系得太紧,就靠他自己根本无法挣脱。  大家都等着徐老太太发话,徐老太太哼了一声,瞥了二赖子一眼,很是威严地说道:“先绑他一天一夜,让他饿一下再说!”  老太太都这么说了,其他人更是不会有异议,纷纷同意。  “别啊!老太太!看在我爹的份上,放了我吧!”二赖子还在做垂死挣扎,但老太太心意已决,一副“决不收回刚才的话”的模样。  众人纷纷散去,只留有徐悦、徐欣和徐老太太三个人。当然,还有那不停叫唤的二赖子。  徐欣好奇地推了下徐悦的胳膊,说道:“刚才那位少爷是不是还给了你什么?”  “呀!”徐悦一拍脑袋,如梦初醒般地说道:“你不说我都快忘了这事了!”  她说完立即掏出了手机和那张纸,手机倒是没什么特别的,重要的是那张纸。  “转账支票?”徐悦疑惑地挠了挠头,问徐欣:“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这……”徐欣凑过来看了几眼,面露疑惑,她从未见过这个东西,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她想了想,看向徐老太太喊道:“奶奶!你来看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徐老太太正在数落二赖子的不是,听到徐欣喊,这才走了过来:“什么事?”  徐悦连忙递了那种纸过去,说道:“这是刚才的那位少爷给我的,跟手机一起递给我。不过,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奶奶您见过吗?”  徐老太太摇摇头:“你们读书人都不知道的东西,我一老骨头了,怎么知道这是什么?”  “你们拿过来我看看!”说话的是二赖子,被徐老太太骂了一顿之后他安分了不少。  徐悦正要嘲笑二赖子,徐老太太却开口说道:“你拿给他看看。”  徐悦一愣,还是走到二赖子面前,放到他眼前。  二赖子这人,算不上见多识广,但毕竟看到的东西、听到的是事儿比她们多。徐悦一把那张纸放到他面前,他当下把眼睛瞪得跟个铜铃似的,有些不敢置信地使劲眨了眨眼睛。  “你倒是说话啊,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啊?”徐悦不耐烦地催促道。  二赖子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再度确认了那张纸后,他张了张嘴,吐出了几个字。  空白支票!  徐悦脸上的表情在瞬间凝滞。  她没见过什么空白支票,但这不代表她没有听说过!空白支票,是可以由持票人自己填写领取的金额的。也就是说,她完全可以填上一个一千万然后去银行领钱。  一千万,对那位少爷来说,应该绝对不会是一个支付不起的大数目!  她感到自己的眼前全都是钱,用不完的钱……  “这也可怕了!”二赖子的脸上写满了震惊,继而转头对着徐老太太说道:“你们要发达了!既然这样,你们就放我一马吧,一天不吃不喝,我会死的!”  “放心!一天而已,死不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我相信奶奶绝不会只是这么小小地教训你一下。”徐悦说着,笑了一下,往奶奶那边跑去,开口就道:“奶奶,这是……”  “我听到了。”徐老太太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我们只是顺手救了人,决不能因为这样,就贪图别人的钱财。把那张空白支票撕了吧。”  震惊!  徐悦脸上的表情再度凝滞,她呆呆地看着奶奶,久久不能说话。  “欣欣,把它拿过来撕了。”徐老太太看向徐欣,强调道。  “是……”徐欣没有犹豫,走到徐悦面前,从她手里拿过那张空白支票,几乎没有犹豫地就把那空白支票撕成了碎片。秋风吹过,伴随着桂花香,碎片在空中打了个转儿,随风飘走了。  “疯了!你们简直是疯了!”目睹这一切的二赖子脸上满是奔溃和不能理解,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几个疯子!  别人送了一张空白支票在她们面前,她们居然毫不留情地给撕了!这简直是丧心病狂啊有没有!  但他也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在这个年纪大了对年轻人来说就是负担的地方,徐老太太一把年纪了,却是如此受人尊敬。他总算是明白了!  韩家大门快速地被人打开,白色的Rapide迅速开入韩家,车子并没有往车库开,而是直接开往大厅,在大厅门口停了下来。姜圆圆一帮人包括韩六海早就站在接到韩管家的电话站在那里等着了。  “来了!”佣人说了一声,姜圆圆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白色的Rapide遵从吩咐在大厅门口的鹅卵石路上稳稳当当地停了下来。萌小男从副驾驶座上跳了下来,对着韩六海和姜圆圆说道:“韩伯父、韩伯父好。”  “乖孩子还这么客气做什么?”姜圆圆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来,急切地问道:“我的小初夏呢?”  “啊,在后面。”萌小男连忙走到后面,佣人却先她一步打开了门,对着她微微一点头。  “她太累了睡着了,还发着烧,得马上看医生。不过,她不想去医院。”萌小男看着车内皱着眉睡觉的安初夏解释道。  “我知道,韩管家都跟我说了。”姜圆圆说着,吩咐了佣人抱安初夏上楼。  安初夏睡得很沉,这样被人从车里抱出来都没有醒,只是眉头皱得更深了。这副场景看在姜圆圆眼里,疼在姜圆圆的心里,就连一向摆着脸的韩六海也是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安初夏很快被保镖抱了上去,佣人们和几个早就在等候着的家庭医生也连忙跟了上去。  纷纷人把萌小男安全送回去之后,姜圆圆这才慌忙往楼上走去。韩六海看着姜圆圆慌慌张张的背影,眸色渐渐变得深沉起来。真的要……就这样放弃那个计划吗?  真的要放弃吗?  韩六海慢慢地皱紧了眉,沉声道:“叫人备车,准备回公司。”  天色渐暗,凉风略过,满地的枯叶沙沙作响。  “下面插播一条报道,韩式继承人的未婚妻安初夏今日被安全送回了韩家。据可靠消息,安小姐在四桥落水后被冲到下游,被一户好心的人家救起,现已脱离了生命危险……”  杜简然正牵着自家的白色巨型贵宾准备出去散步,听到客厅内的电视传出这样的声音,她手里的狗链掉到了地上。几乎是立刻,她转身跑回了客厅内。  “小姐,您……”  老佣人惊讶地捡起狗链,疾步跟了过去。  杜简然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视机屏幕上紧闭着的韩家大门,大门前一大堆记者堵在那里。  很快,这条插播消息就被接下来的日常新闻给替代。  “小姐,您不去散步了吗?”老佣人疑惑地走上前问道。  杜简然失魂落魄地摇了摇头,眼神无光地说道:“你带它出去散步吧。”  不等老佣人再多说什么,杜简然已经快步上了楼,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楼梯的拐角,老佣人心里虽然疑惑,但也不方便问,只得牵了杜简然的巨型贵宾出去散步。  杜简然快步跑回房间重重地关上了门,她进房间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打电话,连握着手机的手也是颤抖着的。  手机那头的嘟声只响了一声就被挂断,杜简然脸上焦急的表情愣了愣,继而又拨了一次,然而这次依旧是刚响了一声嘟声就被挂断了。  “玛格怎么不接电话?”杜简然放下手机,却确信电话是被人为挂断的,她挠了挠头,面露疑惑:“难不成……是南宫家出了什么事?”  “该死!你居然瞒着我那么久!”南宫子非一把将手里的遥控器丢出去,迅速站起了身来到了大虎的面前。  大虎只觉呼吸一紧,南宫子非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紧紧勒住了他的脖子。  “子非……”玛格按断杜简然拨过来的电话,犹豫了几秒便走上前欲想相劝。  可她刚一说话,南宫子非就狠狠地瞪了一眼过去,低沉着嗓音吼道:“滚!”  南宫子非此刻的表情实在可怕,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眼中锐利的光芒似要划破对方的心脏。倒是大虎,一点都不害怕,但他的一张脸已经因为缺氧被涨的通红。  玛格愣了一愣,紧紧地握紧了拳头,傻傻地后退了两步,转身快速地跑上了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