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42章 满心欢喜

第842章 满心欢喜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59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31
    张嫂很快就把八宝粥端了上来,也不知是饿了还是因为大病初愈胃口变大了,她一连吃了两碗才止住。看的姜圆圆满脸都是笑容。  吃完药后,她又睡了一觉,这几天以来,就这一觉睡得最为安心。  等醒过来的时候,房间内一个人也没有。房间的灯也是关着的,外面漆黑一片,竟然又到了晚上了。她拿起床头柜上的闹钟一看,竟然是晚上十一点了。  这个时间,她却醒了过来。  她想再度睡回去,但又躺了一会儿后,却发现自己出奇地清醒。睡不着的时候,躺着是很难受的,她打开了床头柜的灯,慢慢坐了起来。  发烧烧了太久,虽然现在已经退烧了,但脑袋到现在还是有点晕晕的,像是踩在云端上摇摇晃晃的。  等了坐了好一会儿,那种晕眩感才慢慢消失。房间内开了空调,弄得她嘴唇干干的,好在桌上的水壶是满的,她倒进杯子里,喝了一口,发现竟然是辣的。  “姜茶……”她惊讶地说了一句。  “驱寒的,医生说你现在身体很寒,必须调理回来。”  韩七录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安初夏被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来,却发觉房间内空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人!  那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难道是……上面?  安初夏慢慢抬起头往天花板看去,此时声音再度响起:“别看了,地上!”  是韩七录的声音没错!安初夏立即往那声源看去,却见床的那边地上露出了一小截淡蓝色的被子。她记得这个被子她明明收起来了,疑惑间,她走到床的另一边,才发现韩七录是在地上打了地铺。  韩七录一双乌黑的眸子真贼贼地看着她,看着怪吓人的。  “你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她下意识地问了这么一句。  “什么叫冒出来的……”韩七录坐起身来,没好气地说道:“我一直都在这里好吗?”  韩七录当然不能跟土行孙一样从地下冒出来,她也觉自己的问题问的有点太傻了。但心下又生出疑惑来,狐疑地看着韩七录问道:“你为什么要睡在地上啊?你以前……不都是直接溜到我床上来的吗?难道是……改邪归正了?”  “什么叫改邪归正啊?少爷我一直都是正义的化身好吗?”韩七录翻了个白眼,斯条慢理地说道:“你现在药水是挂完了,我当时要不是怕碰到你扎着针的手,我会睡地上吗?”  啧啧啧,这还叫正义的化身。  安初夏正要嗤之以鼻,韩七录已经站了起来,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满意地说道:“很好,应该不会烧回来了。你坐着休息,我下楼叫他们给你弄点吃的,我妈请了营养师专门给你调理身体,所以你就争气一点,早点把身体养好。”  “营养师……”安初夏有些惊讶,同时心里顿时又觉得感动。  姜圆圆对她,简直跟对亲生女儿一样好。  有这么好的人在身边,妈妈在天之灵应该也会放心了。  神游之际,韩七录已经走出了房间。她等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便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登录了自己的作家后台。  这一打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她不在这几天,催更的人居然排了好几百页。更夸张的是,网站那个最大的推荐挂着的人还是她!听说那个推荐位是很难拿的,她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断更之后都还在那个推荐位上。  真不知道该说网站的老板太看得起她了还是该说老板没有经营头脑。  看了大家的催更评论,她写文的心顿时就燃烧了起来。等到韩七录带着端了吃的的佣人上楼,就见安初夏噼里啪啦地正在打字呢。  “姑奶奶,你在跟谁聊天呢?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体需要好好休息吗?”韩七录一边吩咐佣人把吃的摆在桌上,一边往她的书桌这边走过来。  安初夏立马把笔记本合上,局促不安地对韩七录挤出了一个笑容,掩饰地说道:“没有啦,就是看看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好玩的事情需要我一走过来你就盖上笔记本的吗?”韩七录凑近她,一双深眸紧盯着她的眼睛,忽而凑近了她的耳朵,用仅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该不会是在看一些不该看的吧?夫人,你想看,直接跟我说一声不就完了吗?”  知道韩七录这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安初夏的脸迅速地红了,没好气地斜睨了他一眼,沉声道:“闭嘴!”  看着她又羞又恼的模样,韩七录不敢再逗她,妥协道:“我闭嘴行了吧?先过来吃饭。”  韩七录倒是男的这么好说话,安初夏也就这台阶下,站起身坐到了桌边。所谓营养师,不就给她配了一个两荤三素一汤的菜么?而且都是很清淡简单的一些菜,她深深觉得营养师是白请了。  “营养师说了,你大病初愈,不能一下就吃大补的,也不要吃太饱,半碗饭多吃菜。”韩七录说着,递过半碗饭过来,侧过脸一个眼神遣走了佣人们。  “其实,没必要请什么营养师的。”安初夏一边吃着饭一边说道:“我又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命硬得很,你看我大冷天的掉到泪江都没事,现在只要休息几天,自然而然就没事了。”  气氛突然一冷,安初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迟疑地看向韩七录。  却见韩七录冷冷地看着她,似要把她冻死。  “你……干嘛这样看我啊?”安初夏一咕噜把嘴里的米饭咽了下去,有些害怕地问道。  “安初夏。”韩七录连名带姓地叫着她的名字,一副十分严肃的样子。  这突然的……又是咋了?  “干嘛……”安初夏吸了吸鼻子,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刚才韩七录还正常着呢,这一下就变脸,脸黑的跟关公似的,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啊!  “以后不许再提‘泪江’两个字,也不许太看得起自己的身体!”韩七录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着,末了还加了一句:“听到了没有?”  他这话,一股子领导味。  安初夏耸耸肩,不以为意地点了下头:“知道了知道了……”  “我说认真的!”韩七录加重了语气,认真的模样吓了她一跳,不等她说话,韩七录别开目光,继续说道:“这段日子,我真的……真的以为你……所以,以后都不许再提了。”  他的语气渐渐变柔,目光也不知什么时候重新落在了她的身上,带着痛苦与庆幸。痛苦是因为那几天的回忆,而庆幸,是庆幸此刻她还在,还活蹦乱跳的。  安初夏面露震惊,她迅速地明白了韩七录为什么突然变脸。不是因为脾气差,而是因为……她失踪的这段日子,他实在过得太痛苦了。而这些痛苦,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想起,更不想再经历。  一颗心,像是突然被一道暖流注入,满心欢喜。  “韩七录。”安初夏放下筷子,站起身来,眼神无比真挚地看着他,这眼神,却让韩七录浑身不自在,甚至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难不成,他刚才说话的态度太过强硬,导致她生气了?  他还在想是不是要向她道歉服软的时候,唇上突然一温,竟是柔软的唇覆了上来。  但那温软也只是停留了小小的一瞬便离开了,他鼻尖还残留着她发间的复古的香味。  复古?  韩七录皱眉,斜睨了一眼红了脸颊的安初夏,很是淡定地问道:“夫人,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安初夏一愣,半带着疑惑和不好意思地点了下头,道:“你问。”  韩七录清了清嗓子,正儿八经地问道:“为什么你的头发会有雕牌的味道?”  安初夏又是一愣,她还以为韩七录会问什么问题呢,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问题!  安初夏顿时就满头黑线,抬脚就踢了他一下:“你胡说什么呢?!”  韩七录巧妙地避开了她那一脚,耸了耸肩,颇为无辜地说道:“我没胡说,就是雕牌!不信……你自己闻闻?”  雕牌味的头发?安初夏心一惊,撩起一缕发丝闻了一下,只觉一股子熟悉的雕牌肥皂的味道转入鼻尖,别说,这味道还怪怀念的!来了韩家之后,她就再没洗过衣服了。  但重点不是这个,而是……尼玛!为什么她的头发会有雕牌肥皂的味道?!  “对吧?”韩七录挑了挑眉,站起身又凑到她头发上闻了一下,十分确信地点头说道:“我离家出走那段时间,就是自己洗的衣服,这味道,我这辈子也忘不了!”  “我想起来了!”安初夏一拍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刚被救上来的时候,她们给我洗了澡,至于头发……可能就是直接用肥皂洗的。”  “你说……她们给你洗了澡?”韩七录把眼睛危险地眯成了一条线,死死地盯住她的眼睛问道:“他们是男的女的?”  “废话!就是徐欣徐悦还有奶奶啊。”安初夏撇撇嘴,忽而看向韩七录问道:“你说你离家出走?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