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64章 两个被绑的人

第864章 两个被绑的人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64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42
    “寒羽什么时候回来?还没有传回来消息吗?”安初夏连忙追问。  韩七录摇了摇头,道:“消息当然一直是有的,但我前几天听凌老太爷说,寒羽好像在那边过的很好,他已经可以回国了,但是他自己不肯回来。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联系他那边挺困难的。”  安初夏点点头,沉默了半晌,说道:“希望他平安就好。不过,有件事我得先跟你说。”  “什么事?”韩七录的眼眸盯着她,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可能会让他失望,但是她必须得讲。  现在不讲,到了寒假也还是要说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寒假我不能陪你出去玩,我要呆在家里!”  眉心,微微皱起。韩七录凝视了她片刻,启唇问道:“为什么?”  “我想去找一个暑假兼职。”安初夏收紧了手心,说道:“我不想一直都是靠着你们,也想用自己的钱,给妈咪买一个像样的新年礼物。”  沉默,死寂一般的沉默。  就在她以为韩七录要发怒的时候,他却是说道:“好。”  没有过多的言语,只一个字“好”。  “快洗脸刷牙吧。”韩七录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转身走了。  这是生气了还是没有生气了呢?  安初夏挠了挠头,从床上站起身来,一脸复杂地走进卫生间。  “你就像烟火的美丽,那么美丽,轻划过无人的天际……”手机在口袋里徒然震动起来,韩七录停下脚步掏出手机,手机屏幕显示未陌生号码。  他犹豫了一下,看号码是本地的,便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哪位?”  “是我。”南宫子非的声音响起:“有件事情,我想还是要跟你说,现在有时间见一面吗?”  “现在?”韩七录微一皱眉:“有,在哪里见面?”  南宫子非淡淡地说道:“我家。”  这段时间以来,南宫子非管理下的帮派没有再来骚扰他们这边的盘子,虽然他们的势力范围有扩大,也并看不出有什么狼子野心,只是在经营自己的生意。  想起篮球赛时的默契配合,和这段训在篮球社训练时相处的每一天,韩七录略一踌躇便答应了下来。  他折身下楼,直接叫韩管家备车。  “快要吃午饭了,您要去哪里?”韩管家下意识地开口问道。  韩七录接过韩管家手中的钥匙,只说了句“见个朋友”便抬脚走人。  车子像离弦之箭,很快驶离了韩家,按照车内的导航,没多时便来到了南宫子非所说的例子。大门缓缓敞开,他按照那些人的指引把车子停到了车库内。  下车前,他多留了个心眼,撤掉了手机的锁定,把萧铭洛的事先按好,万一这是南宫子非的鸿门宴,好歹能够第一时间通知萧铭洛。迅速做好这些,他才打开车门走下去。  “韩少爷好,我们老大等您多时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姑娘走过来说道,继而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韩七录微一扼首,跟着这个外国女郎走出车库。  这个外国女郎并没有把他带往那栋别墅,而是沿着篱笆,一路带着他来到了一个类似于斯帝兰的林荫道的地方。  远远的,他看到了两个人站立在一棵稍大的梧桐树下,这里两边的树木都已经落光了叶子,显得一片萧瑟。而那棵稍大的梧桐树的树干上,似乎还绑着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大。”外国女郎站在距离那里还有五十米的地方停住了,喊了一声南宫子非。  南宫子非缓缓转过身,对着那外国女郎点了下头,外国女郎便折身走了。  韩七录没有犹豫,快步走了过去,走近了才看到那里真绑着两个人,背对着背被绑在树干上,嘴里都还塞着布条。  而这两个被绑着的人,他却是正好认识。  一个是面如死灰的玛格,还有一个则是泪眼婆娑眼睛都被哭肿了的杜简然。  “让你这时候赶过来真是抱歉。”南宫子非依旧是风度翩翩的样子,他的目光侧了一下,落到了被绑着的两个人身上,微顿了一下,说道:“但我现在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处置她们。”  玛格是南宫子非的女朋友,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但是杜简然又是怎么回事?  韩七录脸上闪过疑惑,直接说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两个贱人,居然想陷害初夏!”不等南宫子非解释,一旁的大虎满是气愤地说道。  韩七录眉头一皱,心里还是不解,但也不问,等着南宫子非解释。  南宫子非瞥了大虎一眼,大虎立即噤声。  大虎乖乖闭了嘴,他这才开始把整件事情解释清楚。  事情发生在昨天的篮球赛。玛格和杜简然两个人作为拉拉队队员来到松立。一开始一切都很正常,在第一轮结束休息的时候,他去上厕所的时候正好听到了杜简然和玛格两个人的对话。  两个人正打算下一轮的时候往安初夏的矿泉水里下药,而那种药能让安初夏身败名裂。  但她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居然被跑来上厕所的南宫子非意外听到了。正是因为他听到了,才及时阻止了事情的发生。如果真被她们得逞了,还不知道安初夏的下场会是多么惨!  为了顾及玛格和杜简然的面子,他只是警告了她们两个,没有在当时就把这件事情公开。  本想着事后再惩戒她们,却没想到昨天的庆功宴上她们又想下药。想来两个人也是打算跟安初夏鱼死网破了,只是这一切又怎么逃脱得了盯上了她们两个的南宫子非?  因而,南宫子非就在庆功宴结束后,直接让人把她们两个绑了起来。但绑起来之后,一直到现在他也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处置这两个人。  听到这里,韩七录的眸光阴沉了下来,一双眼睛死盯着玛格和杜简然。  玛格像是失了魂般,目光无神,而杜简然则是感受到了韩七录可怕的眼神,浑身瑟瑟发抖。  “药呢?”韩七录移开落在她们身上的目光,看向南宫子非。  南宫子非目光一怔,问道:“你不会是想……”  “既然你已经打电话让我过来处理了,我总该帮你处理一下。你说是么?”韩七录淡笑着,嘴角的弧度却是那般的冰冷。  “药还在吗?”南宫子非没有再多说什么,转头看向大虎。  “还在!我扔到垃圾桶了,我现在就去找!”大虎回过神来,连忙快步跑开了去。  玛格的身份,韩七录是知道的,是南宫子非的人,这倒是不用担心什么。稍微棘手一些的就是杜简然,杜简然是有名有姓的,消失了,家人总会发现的。  韩七录半抬起眼睛,走上前几步,走到了杜简然面前,微侧了下头,看向南宫子非问道:“一晚上没回去,她家里人没催?”  南宫子非下巴微抬,道:“不只是你韩七录有手段。”  如此甚好。  “你——”韩七录淡漠地伸手,捏着杜简然的下巴,这姑娘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嘴唇也是毫无血色。  杜简然从韩七录的眼眸里看到了惊恐的自己,她握紧了拳头,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喊道:“七录……少爷。”  “你觉得你配叫我吗?”韩七录危险地眯起了眼睛:“还记得那天你的自行车坏了吧?当时我以为是我的车子擦到了你,你才会摔倒的。我让你搭我的车,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而这一次见面,我好像要做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了。”  话音落下,手上捏着杜简然下巴的力道徒然增大。  杜简然的瞳孔一阵紧缩,尖叫出声。  韩七录却在片刻后松开了手。  南宫子非并没有明说那是什么药,只说是能让人“身败名裂”的药。但韩七录顿时就明白了那是什么。在那种公共场合,一个女生,如果真吃下了她们两个的药,那后果,他简直不敢想!  不只是安初夏会身败名裂,斯帝兰,乃至韩氏都会受到不少的诋毁。  这么一想,他心里一阵后怕。  大虎呼哧呼哧地穿着粗气跑了过来,走到韩七录面前站住,递过一包小小的塑料袋,里面装有几颗小药丸。他解释道:“这种东西遇水即溶,无色无味,药性却是很强的,一般国内是拿不到货的。”  “噢?”韩七录接过药,饶有兴趣地转身问道:“你们两个,是从哪里得到这个药的?”  玛格低着头一言不发,而杜简然则是不住地摇头,面露恐惧。  “不说?”韩七录嘴角的笑意渐深,伸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下了拨号键:“铭洛,腾出时间,现在立刻去亚特兰蒂斯把场子清场。”  那边答应了一声之后,韩七录便把电话挂了,转身对着南宫子非说道:“人我带走了,麻烦帮我带上车。”  南宫子非稍犹豫了一下,说道:“给我一点时间。”  “好。”韩七录点头,退开了一步,远离了那颗梧桐树一些。  玛格毕竟是南宫子非的女朋友,虽然他心里清楚的很,南宫子非心里真正记挂的是安初夏。但这种关头,南宫子非也还是需要一点时间跟玛格说说话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