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66章 让乞丐满足你

第866章 让乞丐满足你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71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43
    玛格侧过脸,咬紧了下唇,一言不发。  “这药你们收好了,事情能不能办成就看你们的了。不过我事先跟你们说,如果你们被查到了,倘若胆敢把我举报出来。那么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那个人说的话她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来,反正横竖都不会好受,倒不如多给安初夏留一个敌人。  安初夏……  她紧紧地握紧了拳头,指甲都嵌入到了肉里,却是感觉不到一点的疼痛。  “我看那!也别问了,问了反正也是白问,这样吧。”萧铭洛扬了扬手中的袋子,笑着对韩七录说道:“这药拿都拿来了,也不能浪费是不是?”  他对着韩七录一眨眼,韩七录微一扼首:“我也是这个意思。你,去拿两杯水过来。”  “是!”保镖连忙跑开了,没一会儿端过来两杯水递到了韩七录的面前。  “正好四颗药丸,每个杯子两颗。”萧铭洛一说完,满意地看到了玛格脸上惊恐的表情,他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那药丸很快融化在了水中,毫无痕迹。  韩七录冷冷地吩咐道:“你们两个,把这两杯水每人喂着喝下去,记住,要一滴不剩!”  “是!”保镖回答了一声,叫了几个人进来,将玛格按住,玛格死死地闭着嘴巴,但是硬生生地被保镖被打开了牙关,她的鼻子被捏住,一杯水就被硬生生地灌了下去。  “咳咳咳……”玛格企图把水吐出来,可是吐出来的似乎都是唾沫。  杜简然处于昏迷之中,被保镖一盘冷水泼醒,还没有完全恢复意识就被灌下溶有两颗药丸的水。  “知道你刚才喝的是什么吗?”萧铭洛笑嘻嘻地问道,那眼神甚是无害,却是让杜简然出了一身的冷汗。  再笨,她也大概猜得出自己喝下去的是什么了。  “不……”她绝望地喊着:“不会的!不会的!”  玛格是死也不肯说的类型,那这个杜简然肯定是一个突破口,她们背后的那个人必须要揪出来,否则,后患无穷!  “说吧,杜简然,这药是谁给你的。”萧铭洛收起脸上的笑容,走上前,几步,勾起杜简然的下巴,啧啧了几声:“你要是不说呀,这脸蛋再漂亮也只是一个残花败柳喽!”  果然是那个药!  杜简然蓦然瞪大了眼睛,瞳孔一阵紧缩。  看到她这个反应,萧铭洛嘴角一勾,说道:“你如果现在说出来的话,我就给你解药,还会放你回家。怎么样?只需要跟我说一个名字而已,这么赚的买卖,你做不做?”  杜简然面色一喜:“我说!是……”  “你真以为他会放你走?就算是放你走,你出去了,她能放过你?”玛格冷冷一笑:“而且那药,你自己也知道,根本没有解药!”  “让她闭嘴!”萧铭洛恶狠狠地说道。  保镖立刻上前,把原本塞在杜简然嘴里的毛巾从地上捡起来,塞进了玛格的嘴里。  “说!”萧铭洛再次转向杜简然。  然而刚才玛格的一番话很是起作用,杜简然紧闭了嘴,思考着,如果不说,她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如果说了……玛格说的对,他们肯定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Shit!”  萧铭洛站起身,走到韩七录身边:“看来是铁了心了,让谁上?”  “把她们绑在椅子上。”韩七录没有回答萧铭洛的问题,却是说道:“出去看看,人带到了没有。”  “是!”保镖应了一声,快速地跑了出去,  “这是玩的哪一出啊?”萧铭洛不怀好意地勾起嘴角:“难道你早已经安排好男主角了?”  韩七录一勾唇,正好门被打开,几个衣衫褴褛身上还散发着臭气的乞丐被推了进来。  “少爷,人带到了,城管管制很严,现在都没有什么乞丐,只能找到这么几个了。”为首的保镖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说道。他们这些人既是斯帝兰的酒保,也是帮派里的人,对于玛格杜简然被绑紧来灌药这种场面见的也不少,所以显得很是淡定。  “不……”杜简然绝望地瞪大了眼睛。  突然找了几个乞丐过来,用来干什么?这不言而喻!  一直显得很是淡定的玛格也在这时候开始挣扎起来,但她被绳子紧紧地绑在了椅子上,根本动弹不得。  什么是绝望?这就是绝望!  “给。”萧铭洛递过一杯红酒,乐呵呵地说道:“上次来的时候我藏的,你尝尝?”  似乎是看到两个人如此的平静,玛格终于爆发了,死命地吐出口中的布条,扯着嗓子喊道:“你们不能这么做!我会告你们的!”  “她说要告我们?”萧铭洛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但那笑意里藏着讽刺,他走上前几步:“听好了,告我们,那也得能走得出去!你最好还是老实一点,好好交代是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胆子,是谁给你们的药!”  玛格死命地咬着唇,将脑袋偏了过去。  “很好?你不说是你吗?”萧铭洛的脸色沉了沉,看向瑟瑟发抖的杜简然,问道:“那你呢?也跟她一样,打定了主意不说是吗?”  杜简然的眼睛闪了闪,看了一眼玛格,也是咬紧了下唇。  “很好!很好!”萧铭洛伸手拍了两下,走回到韩七录的面前:“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找这些个人进来了,因为这两位小姐都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主啊。”  “恩。”韩七录微点了一下头:“这种药的药性差不多一个小时内就会发作。你也坐下吧,没有撬不开的嘴。”  “也是,我何必这么着急?”萧铭洛笑笑,坐在了沙发上。  韩七录喝了一口红酒,问道:“你跟江南什么时候订婚?”  “不知道,老爷子没提过这事,但是已经默认我跟江南在一起了。不过,我妈她……”他脸色变了变,叹了一口气说道:“希望以后她能慢慢接受江南吧!”  “韩少爷!萧少爷!人好像有点不对劲!”一个保镖突然上前说道。  韩七录跟萧铭洛顿时警觉了起来,站起身就往玛格和杜简然那边走去。  这一走近他们才发觉,这两个人的鼻孔都流血了!而且眼睛也开始充血!就像是电视里见过的七窍流血一般恐怖!  “不……”玛格艰难地说出了一个字,下一秒,她一口血喷了出来,她身旁的杜简然同样也是吐了一大口血,继而眼皮一翻,没了动静。  “快叫人过来看看!”萧铭洛脸上一慌,忙说道。  “不必了!她灌下的药比较多,现在已经没气了”韩七录阴沉着一张脸,走到了玛格面前蹲下,冷声道:“这根本就不是那种药,而是毒药。给你药的人不是想要初夏身败名裂,而是想要她死,但是没想到吃下药的是你们。现在你可以说了吧,那个人是谁。”  玛格这会儿也回过神来了,眼中浮现惊讶,继而是愤恨。  “是……咳!”她刚要说话,一咳嗽,又是一大口血吐了出来。  “快说,是谁!”韩七录连忙问道,现在不问,就来不及了!  玛格张开了嘴,刚动了一下,眼皮一翻,人已经没了。  还是晚了一步!  “该死!”韩七录一甩手,重重地把手中的高脚杯摔到了地上,高脚杯顿时破碎,玻璃渣子溅了一地。  原本以为是那种药,他还故意叫人去找了乞丐,借此吓吓他们,也好让他们长个教训。比较玛格和杜简然都还只是学生,他虽然心狠,但毕竟安初夏现在平安无事,没必要做那么狠,只要让她们吃点苦头就好。  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这竟然不是那种药,而是置人于死地的药。  “七录,你额头上都是汗。”萧铭洛说着,递上了一张纸,劝说道:“这事办的……不过好在一个是南宫子非的人,另外一个南宫子非已经做了处理了,你也别太……”  “我不是因为她们。”韩七录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你想想,现在是她们两个没有得手。但如果南宫子非没有及时发现,她们两个得手了……”  萧铭洛浑身一怔。  如果她们两个得手了,那么死的就会是安初夏。  篮球赛现场那么乱,如果不是南宫子非正好听到了玛格和杜简然的对话,那么她们两个想得手还是很容易的。  想到这里,他手心也不禁出了一层薄汗。  “韩少爷,萧少爷,尸体要怎么处理?随便找个地方焚毁吗?”旁边的人拘谨地走上前问道。  “把她们两个厚葬吧,墓碑上真名是不能用了。”韩七录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她们两个心底虽然坏,但罪不至死,谁知道阴差阳错的,反倒是害了她们自己。但是,背后的那个人没有问出来……我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也太狠毒了……”萧铭洛紧紧地握住拳头,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凑到韩七录耳边说了几句。  许久,韩七录才犹豫着扼首:“我试试。”  玛格和杜简然的尸体已经被带走,地砖也被立刻清洗并且换上了新的地毯,一切都似乎没有发生过。  韩七录跟南宫子非讲明了情况,刚一挂断电话,手机就响了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