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68章 七录少爷害羞?

第868章 七录少爷害羞?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77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44
    铃铃铃……  交卷铃声响起,讲台上的监考老师开始收卷。  收完卷之前,所有人要继续坐在位置上不许乱动。  “快看!雪!下雪了!”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往窗外看去。小小的雪花落下来,落到地上就化成了水。  冬天,是真的来了。  “寒假万岁!”楼上的班级齐声高喊着,把没用的试卷折成了形状各异、大小不一的纸飞机,从楼上纷纷扔了下来。  一时间教学楼前满是乱飞的纸飞机,不久地上就铺上了厚厚的一层纸飞机。  “别扔了!不准往下面扔!”老师们终于发现这有些疯狂的场面,站在下面大喊着:“我看哪个班还扔!扣你们三项竞赛的分数!”  “切!”楼上嘘声一片,都放假了,这些威胁早已经不是威胁。  老师们阻止不了,只好仍由大家发泄般地往下扔纸扔纸飞机等东西。  “初夏,寒假你要去哪里啊?”萌小男一边折纸飞机一边问道。  考试已经结束,就等班主任过来发一下奖状和各科老师发作业就开始正式放寒假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激动与期待。  安初夏一扬手,将手中的纸飞机扔了下来,纸飞机转了好几个圈,卡在了松树枝上。  “我已经找好兼职了,就在我们以前一起打工过的那家奶茶店,你还记得那里吗?叫‘品味’。”  萌小男整个人都呆住了,长大了嘴巴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她才说道:“初夏!我的老大!你不是吧?你智障吧?韩家那么有钱,至于让你去打工吗?小姑奶奶,你只要做个安安静静的少奶奶就好了,兼什么职呀!”  安初夏一副“猜到你会有这种反应”的表情,笑嘻嘻地拉过她的手说道:“我是想用打工的钱,给妈咪买个礼物,谢谢她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我故意瞒着她,说是想呆在家里,不想出去玩的。”  “哎……”萌小男摇摇头,无奈地说道:“你就是劳碌命呀!你这辈子……诶?那不是凌寒羽吗?!”  萌小男数落到一半,眼睛突然大亮了起来,看向左侧的方向,一脸的惊讶。  安初夏下意识地看了过去,正好跟凌寒羽对视。  “好久不见。”凌寒羽几步走了过来,笑得一脸阳光。  这么长一段时间不见,凌寒羽的皮肤黑了不少,不过是那种健康的黑,看起来整个人也更加精神了。只不过,他的右侧脸颊多了一道浅浅的伤疤,长约一个大拇指指节。  安初夏一眼就注意到了这个伤疤,连忙问道:“你脸上的疤是怎么回事?”  “这个嘛……”凌寒羽笑了笑,说道:“这个说来话就长了,等以后我有时间再慢慢跟你说。本来我是打算赶回来考试的,我在国外也有一直补习,只是临时出了点岔子,回来的晚了,这不,回来跟班主任报一下备。”  “原来是这样,你没事就好,我们大家都挺担心你的。听到你那天战火不停,不过……你现在回来就好了,以后那么危险的地方就别去了。”  安初夏脸上挂着舒心的笑容,虽然凌寒羽的年龄比她大一岁,可是她心里一直把凌寒羽当成一个弟弟一样。不过凌寒羽要是知道她把他当弟弟看待,一定会无语的吧?  “凌寒羽!你又滚这里来了?我刚上一下厕所,你丫的就跑个没影了!”  利落的声音响起,安初夏、凌寒羽和萌小男三个人纷纷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个扎了满头辫子的女生大踏步走了过来,脸上写满了气愤。她一走过来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揪住了凌寒羽的耳朵,开口就是大骂:“你不知道我人生地不熟的吗?还把我一个人扔着!”  “啊——痛痛痛!你快放手!”凌寒羽满头黑线地扯着嗓子喊着。  “江小姐,限你十秒钟之内放手。”坤尼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冷冷地看着那个女生,眼神似能杀死人,但不知为何坤尼却是没有立即动手。  “我就不放,你能怎么着啊?”坤尼的一番话非但没有使女生放手,女生反而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坤尼脸色一沉,刚走上前一步,凌寒羽就叫道:“没你事!你忙你的去吧!”  坤尼咬了咬牙,还是立刻走了。  “哇塞!那个人刚才是怎么冒出来的啊?我就感觉‘唰’一下,人就冒了出来!”萌小男一脸惊愕地说道。  安初夏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她的关注点在这个女生身上。  她疑惑地问道:“这位是?”  女生这才注意到她们两个,连忙放了手,低声问道:“这两个谁啊?你认识吗?”  “她……”凌寒羽吞吞吐吐地说道:“她就是初夏啦!那个是她朋友,叫……叫什么来着?”  萌小男叹了口气:“我的名字就那么难记吗?我叫江南,大家都叫我萌小男。”  “萌小男?这名字有意思。不过,你也信江啊?真巧,我也是。”女生笑了笑,一脸的爽朗,她的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跟萌小男说完话,她转头看向了安初夏,眸光闪了闪,打量了许久才说道:“你好,我叫江小塔,久仰大名。”  她说完,伸过手来,满脸的笑意,目光中并没有恶意,更多的是探究和……疑惑。  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来不及多想,安初夏连忙伸出手去,跟江小塔的手相握:“你好,我叫安初夏。”  “那什么……初夏,我得赶紧回家了,老爷子骂人了,我还没回去过,就先这样了啊,改天见!”凌寒羽几步走前,拉过了江小塔的手直接跑开了。  “你干嘛?我还没跟她好好打招呼呢!”江小塔大喊着,但凌寒羽顾自地把她拽走了。  萌小男猛眨了几下眼睛,伸手揉了揉,准头看向安初夏问道:“初夏,你刚才有没有看到那个坤尼跟着他们飞过去了?”  坤尼一直是个非人类,安初夏直接无视萌小男的话,转了个身往楼下看去,正好凌寒羽拉着江小塔吵吵闹闹地走了出来,两个人虽然一直在吵架,但似乎……其乐融融啊?  回想凌寒羽被那个江小塔揪着耳朵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不是痛苦,反而似乎乐在其中。  难道……他们两个!  “喂!”萌小男猛地拍了她一下,她吓得差点叫了起来。  “干什么啊你,突然喊我!”安初夏拍了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萌小男满脸狐疑地凑近她,盯着她的眼睛,许久才说道:“初夏啊,我咋觉得你不对劲呢?你刚刚看楼下凌寒羽和那什么塔的表情,就好像是一个怨妇一样。你都有七录少爷了,怎么着,有点吃醋?”  “开什么玩笑呢你?”安初夏瞪了她一眼,叹了口气说道:“我刚才的心情,就好像是看到我儿子要娶媳妇了一样。”  “儿子……”萌小男的表情呆住,继而惊愕地看着她说道:“不是吧你!初夏!你这还没结婚呢,就母性泛滥啦!太可怕了你!不过,凌寒羽知道你这样说,他会不会一口血喷死?”  “或许会!哈哈哈……”安初夏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不过,如果那个江小塔真的跟寒羽是那种关系的话,她是真心为他高兴。  就好像,虽然自己的儿子娶了媳妇,以后不能陪在自己身边了,虽然难过,但是内心却是由衷地高兴。  这样想法,应该……不变态……吧?  雪,越下越大,似乎是冬天为寒假的来临特意准备的礼物。  不过这礼物……  “你有没有看到那只蜗牛?两个小时前,它在我们后面,两个小时候,它比我们都走的前面了!”韩七录一本正经地讲着冷笑话,可是身侧却没有传来熟悉的笑声,只有坐在驾驶座上的韩管家低笑了一声。  韩七录皱了下眉,偏头去看右侧。  安初夏的眼睛紧紧地闭着,但是眉心却是皱起的,呼吸平稳,竟然是睡着了。  突如其来的大雪似得地面变得更加光滑,道路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大大小小的车祸,导致原本只需一个小时不到就能到家,却用了近四个小时才到家。  好不容易到了家,天已经暗了下来,雪却是已经停了。  “猪,起床了!”韩七录推了安初夏一下,她这才醒了过来,一低头发觉身上多了一件外套,正是韩七录的外套。  什么时候盖上的?她一点也没有知觉。  “谢谢。”她眼眸闪了闪,刚说完,韩七录那家伙已经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她的脸色暗了暗,驾驶座上的韩管家在这时候转了过来,笑着说道:“少爷这是不好意思了,您别见怪,少爷就是这个样子的。”  不好意思?  安初夏忍不住笑了,打开车门跟着下车,几步跑到了韩七录的面前,伸手递过外套。  韩七录接过外套,也不穿上,脸部表情有些僵硬地往大厅那边走去。  “诶!”她伸手戳了戳韩七录的手臂,笑嘻嘻地问道:“我对你说谢谢,你是不是不好意思了?”  “你是猪吗?”韩七录斜睨了她一眼,不悦地说道:“说一些猪都不会说得蠢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