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73章 利用

第873章 利用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63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47
    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有鬼的!  她立即往声源看去,那声音就是来自那道立着的人影,原来她看到的是不是无头鬼,而是倒立着的姜国立!  刚才房间内一片黑暗,她忽而把灯打开,眼睛还没有完全适应明亮的光线,才没有注意那是脚。  “您怎么一大早在床上倒立啊……”安初夏呼了一口气,几步走上前去,心里庆幸还好没有尖叫出声,否则可就要出糗了。  “这是我在部队里养成的习惯,可以提神醒脑。不过你最好不要这么做,很容易大脑充血的。”姜国立说完,结束了倒立,坐到了床边,和善地说道:“你是给我来送早餐的吗?真是个好孩子。”  “这不是早餐。”安初夏连忙解释,递上了碗去:“这是醒酒汤,昨晚看完烟花,您又喝了那么多酒,所以七录就让我煮这个汤。他对您还挺用心的。”  姜国立笑笑,接过了醒酒汤,笑说道:“他用心个卵哟!这汤还不是你煮的啊?对了,他人呢?”  “他去凌老太爷家了,凌老太爷让他务必过去吃午饭。”安初夏回答着。  她发现,姜国立的性格跟韩七录的性格倒是挺像的,都是大别扭!他心里肯定是为韩七录惦记着他而感到高兴的,偏偏却说“用心个卵”,真是一家人啊……  “原来是这样。”姜国立说着,仰头把一碗醒酒汤全都灌了下去,喝完豪爽地说了句:“好喝!”  醒酒汤才不好喝……  安初夏尴尬地笑笑,说道:“现在已经十点多了,我煮了肉粥,现在还热的,您要不要现在就下去吃早饭。”  “好。”姜国立之前就洗过脸,此刻穿着一身的墨绿色睡衣,跟在她的身后往楼下走。  这样的姜国立,让她没有再感受到昨日初次见面时给她的那种威严感了。  姜国立,看似威严,倒是比韩六海要平易近人的多。姜国立的威严是表现在脸上的,其实内心非常的和善。而韩六海的威严是透在骨子里的,天生给人一种疏离感。  “我听说……你家里什么背景也没有。”吃完早餐,姜国立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安初夏一愣,不明所以地点了下头。  “这就奇怪了。”姜国立摇了摇头,说道:“我姐不是一个有门户之见的人,可是韩六海跟我姐可不一样。”  姜国立半皱着眉,他说的话让安初夏整个人为之一怔。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姜国立回过神来,摆了摆手,说道:“大概是我多想了,不过,丫头,你记住。在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相信,但唯独不能相信商人。不过七录这小子对你不错,有他在,应该不用担心什么。”  这话似乎是话里有话。  安初夏细细一思索,这是在让她不要太相信韩六海呢。  可是,韩六海能利用她什么呢?她什么也没有,唯一的亲人,她的妈妈,已经在郊区的公墓里躺着了。她身上,压根就没有任何可以让韩六海利用的东西。  “您想多了,我觉得,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还是要相互信任的好。”安初夏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拿了姜国立的碗筷往厨房走去。  背过身的时候,她听见姜国立叹息了一声,低声说道:“到底是年轻人。”  安初夏一愣,加快了脚步走向厨房。  或许韩六海真的想利用她什么,但韩家给了她那么多,无论韩六海要什么,她都可以主动送上的。韩家的人于她,跟再生父母一样!  洗完碗筷出来,她发现姜国立正站在厨房门口,似乎是在等她。  “您找我?”安初夏皱了下眉,问道。  刚才姜国立的话,似乎很针对韩六海,这是她所不喜欢的。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看得出来姜国立是一个很好的人,可是她不喜欢刚才姜国立所说的话。  “你还生气呢?”姜国立笑笑:“行了,丫头,别生我这生性多疑的老骨头的气了,我向你道歉。”  姜国立说的诚恳,安初夏反而不好意思起来:“我没有生气,我哪会生您的气呢?”  “没有生气就好,那你陪我去个地方吧。”姜国立笑着说道,但那笑容后,似乎硬撑着一丝……紧张?  不过绝对不是在紧张她,似乎是在紧张要去的那个地方。  是什么地方呢?  反正初五她才开始打工,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做,她当即答应了下来。  去到那个目的地的路上一路安静,姜国立的军用车上似乎连一张CD都没有放,就在她快要因为路途的颠簸而睡着的时候,姜国立突然说道:“我觉得早餐的时候,我跟你说的那番话,你还是听进去一点的好。”  安初夏猛然睁开了半睡半醒的眼睛,早餐时,姜国立跟她说的那番话的意思,无非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觉得韩六海之所以能接受这样一个毫无背景的她,是因为想图点什么。  然而,她后来细细想了想,除了这一条命,她一无所有。  正欲反驳姜国立的话,姜国立却是继续说道:“你别觉得我是对他有成见,我的确是对他有成见。但是我身为军人的直觉告诉我,韩六海这个人,不可能随随便便接受你一个毫无家底的人。”  “……”她不知该说什么,也不敢反驳,因为姜国立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是凝重严肃。  “我不知道七录是不是跟你讲过一个人,他那么爱那个人,却是毫不迟疑地娶了我姐。虽然他现在对我姐很好,但我永远分不清韩六海对人的感情是真是假。”他顿了一顿,看了她一眼,才继续说道:“你说的话没有错,人与人之间当然还是要有信任的,但也不能丝毫不对人设防。我本是不必要跟你说这些话的,但你既然叫我一声舅舅,这些话,我就得跟你说。但是听不听得进去就是你的事情了。”  安初夏的手,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安全带。  许久,她才开口说道:“舅舅,不论爹地是否是在利用我什么,我都接受。而且……我根本一无所有。”  姜国立没有再说话,一路沉默到了目的地——一个极其普通的村落。  车子开到了一个小湖边就停了下来,下面的路变得窄小,车子是开不进去的。姜国立带着她一路走到了村落里,村子里显得很是热闹,不时有调皮的小孩把鞭炮丢到水泥路上,发出“嘭”的一声声响,空气里都是春节的气息。  约莫走到了村尾,姜国立才在一间比这里其他房子较为豪华一些的三楼小洋房前,房门是紧闭着,前面有三个台阶。  “帮我去敲下门吧。”姜国立转头看向她,说道。  这门里的人,会是谁?让姜国立这样的人物都不敢敲门?  好奇心越来越强烈,安初夏点了下头,走上了台阶,按下了小红点,“叮咚叮咚”的门铃声顿时响了起来。  乡下地方一般很少会有人装门铃,而这户人家,显然跟一般的人不太一样。不过想想也是,姜国立这样的人物要见的人,能是一般人吗?  没过一会儿,门被慢慢打开了来。  惊讶、诧异,这样的表情立即布上了她的脸庞。  “是你?”对方也是愣了一愣,继而对她微微一笑:“新年快乐。”  安初夏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回以一笑:“新年快乐……金、金阿姨。”  面前这个脖子上系着浅色系丝巾,身上也穿的朴素的女人,正是韩六海曾经爱过的人,被韩七录一直作为第三者敌视着的金可!  上一次见面,她是在酒店里见到的金可,她没想过,去哥伦比亚读书的人,家竟然是在这种默默无闻的地方。  倒不是她看不起乡村,她自己从小没有父亲,虽然住在市里,但那只是租房,生活条件跟乡村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只是,金可那通身的气质,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她的故乡,竟是这里。  “可……”浑厚的男音自身后响起。  金可的脸色变了变,往她身后看去。  姜国立在这时候走上台阶来,目光直直地盯着金可。  安初夏脸上现出惊愕来,她着实没有想到姜国立要带她来的地方,居然是金可的老家。更没有想到的是,姜国立居然叫金可为——可。  这样的亲密称呼,绝不是一般人之间会叫的。  她突然有些明过来,为什么姜国立跟韩六海之间的关系,看似和睦,实则冰冷。原因不仅仅是因为韩六海愧对姜圆圆,还因为金可,姜国立跟金可之间这种不知是什么关系的关系。  “好久不见,都进来说话吧。”惊愕过后,金可恢复了她一贯的平淡。  三个人进了屋子,里面的装修跟外面一致,不算豪华,但也超出一般人家的水平了。金可提了热水壶,替他们倒上了两杯热茶,自己也坐到了他们的对面。  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没见,她显得更加平淡。明明是俗世里的人,却让人觉得她不应该生活在尘世间。  “六年了。”姜国立叹了口气:“我六年没来了,知道你在故宫,我怕打扰你,一直没去。在故宫的工作可还顺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