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74章 把最深的感情放心底

第874章 把最深的感情放心底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89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48
    “顺利。”金可淡淡地说道:“本来是想留在那里继续做科研的,但是那里这几日游客量太大,不能安安静静地工作,索性就回了这里,把工作带回来了。”  “工作可以慢慢做,你何必让自己过的这么累?”姜国立眼中竟露出了心疼。  “这上半辈子,我都在忙着设计酒窖,忙着赚钱。但那不是我所喜欢的,钱赚够了,所以想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这是我喜欢的工作,因为我喜欢,所以不会觉得累。”金可极其平和地说着。  姜国立叹息了一声,那叹息,让人不免有些动容。  他跟金可之间,似乎真是有着某种不能明说的关系。  她看不出金可在想什么,但她看得出来姜国立对金可,绝对不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他跟他爸爸的关系,好些了吗?”  安初夏抬头,正好对上了金可的眼睛,这才意识过来金可是在跟她说话。  她连忙回答道:“好些了,本来就是个误会,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关系自然就近了。”  “那便好。”金可这么说了一句,站起身来,看着他们说道:“既然那么远来了,你们就是我的客人。午饭吃过了吗?没有吃过就留下来吃午饭了,正好我刚才已经在做饭了。”  “不用。”“好。”  两个不一致的回答,分别出自于她和姜国立的口。  她愣了一愣,转头看向姜国立,连忙尴尬地对着金可说道:“好……”  “丫头。”姜国立看她一眼,说道:“我跟你金阿姨有话要说,你去楼下看会电视吧。我记得电视是在楼上。”  安初夏连忙点头:“好。”  说完,她跑也似得上了楼梯,来到了二楼。二楼都是房间,她不知道电视在哪间房间,也不好意思随便开别人的房间,便径直往上走,一直走到了房子晒东西的平台上。  平台被白色的栏杆围了起来,虽然这里有点冷,但是空气很是清新。从这里看过去,还可以看到远处的山还有那光秃秃的田野。  没过一会儿,姜国立走了上来。  “我以为你在看电视,看房间没人,我就猜你在这里。”姜国立说着,走上前来,站在了她的旁边,目光看向远方,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既然你知道金可是什么身份,那为什么不问我她跟我是什么关系?”  安初夏转头,看向目光看着远方的姜国立说道:“如果您想说,你自然会跟我说,如果您不想说,我也强迫不了您告诉我。那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还要问呢?”  姜国立笑了笑,说道:“真是个机灵的丫头。我也不怕告诉你。我跟可,是高中同学。高中起,我就一直喜欢她,可惜后来她遇见了韩六海,她的眼睛里,从来都没有我。即便她喜欢的人在面对名利和爱情时,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她。”  “金可阿姨是一个聪明人,所以,她没有选择在爹地跟妈咪结婚后,成为第三者。”  安初夏低声说着。  “不。”姜国立摇摇头:“你错了。她不是一个聪明人,她只是骄傲,不屑于做第三者。我喜欢她的,大概正是因为她的高傲吧。这一次见她,我是打算以后再不见面了。”  安初夏疑惑地蹙眉问道:“您不喜欢她了?”  “我是个固执的人,喜欢一个人就不会再变。只是,我也老大不小了,每一年回来,都被催婚,今年开始,我就得把她埋在心里了。”姜国立笑笑,收回目光,看向她,说道:“老姜家的香火不能断。既然我打定主意想结婚了,就得不能再见她,我至少不能对不起那个以后陪在我身边的人。”  这才是懂得爱的男人。  爱是隐忍,是放手,是不得不扛起责任。  “我本是以为你不知道她是谁的,但既然你知道,就该跟你解释清楚。不过这件事情,你得瞒着七录和他妈,他们都不知道我跟可的关系。”姜国立笑着说道,笑容里却是暗藏着苦涩。  “恩,我会保密的!”安初夏坚定地说道。  “好孩子!”姜国立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走吧,午饭应该做好了,吃了午饭,咱们就回去。”  “恩。”安初夏答应着,跟上了姜国立的脚步。  吃了午饭,金可一路送他们到停车的地方,目光中并无多大的波澜,只是在她打开了车门后,金可突然走了上来,拉过了她的手,继而把一个红包放在了她的手里。  “好歹是我的晚辈,总该包个红包。”  金可嘴角勾起了一抹恬淡的笑。  这一次离别,可能是真的不会再见了。安初夏没有拒绝这个红包,伸手抱了抱比她还瘦的金可,低声说道:“您保重。”  金可,实在是一个让人讨厌不起来的人。只希望,她能够一生安好。  等回了韩家,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大门口又重新出现了雕塑般的士兵,姜国立这次带回来的警卫都是A市的人,之所以挑了他们,也是为了能让多年没能回家的他们回一趟家。  但是职业素养在,就算是长官放话了,他们也会回一趟家,吃一顿午饭就回到自己的岗位。  安初夏心中对这些人的敬重顿时多了几分。  时间一晃过了四天,姜国立也到了该回帝都的时候了。短短几天的相处,竟让她对姜国立有些舍不得。坐那么高的位置,依旧能这么平易近人,体贴下属,实则不易,他也是一个值得人敬重的人。  市东机场。  姜国立是坐专机回去的,飞机两点才飞,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一点时间。  韩七录把姜国立最喜欢喝的茶装好,递给了警卫,继而走到低头看报纸的姜国立面前,说道:“舅舅,今年别到过年的时候再回来了,平时有空也回来一下,你知道我妈一直挂念着你。”  “挂念着我?挂念着我会大年初一就飞澳大利亚去玩?”姜国立开着玩笑,继而正经起来:“你小子可要加把劲,人家初夏学习那么好,那成绩单寄过来我看过了,期末考考了全校第一,门门功课也都是全校第一。你小子再不把语文学学及格,我看你呀,早晚被初夏嫌弃。”  “她不会。”韩七录撇撇嘴:“再说了,我也只是语文差啊。”  “你还有脸说!我宁愿你数学考个三十分,也不要你语文考个三十分!”姜国立瞪了他一眼说道。  韩七录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小声地提醒道:“是四十分。”  姜国立立即把报纸往他身上砸了去,站起身来却是笑了:“臭小子!时间差不多了,我进去了,你们走吧,好好学习,考到帝都,我天天带你去玩。”  “也得您要有那个时间啊。”韩七录翻了个白眼,姜国立基本是神龙不见首尾,就算考上了A大,一个学期也不一定能见到姜国立一次。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姜国立说着,转头看向安初夏,招了招手,说道:“丫头,你好好辅导辅导这个臭小子的语文,她的语文要是能提升个七十分,A大也不是没有希望。”  姜国立说的并不夸张,韩七录是理科生,由于他继承了韩六海的智商,除了语文,其他科目都还可以见人。如果能把语文提升到一百分以上,A大对他来说并不远。  “我记住了,舅舅。”安初夏笑笑,不怀好意地看向韩七录:“以后叫我老师。”  韩七录瞥她一眼,转过了头去。  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候了,姜国立一路头也没回,似乎是怕回头了会更加不舍。越是居于高位的人,越是没有资格恋家。  安初夏忍不住红了眼眶,韩七录也是一路沉默。  到了家,韩家上下真的就只有她跟韩七录两个人了。韩管家他们到今天还没有回来,她当然不知道这是韩七录“特意关照”过的。霸天大老远地就从草坪跑了过来,专管霸天的佣人告假回家后,韩七录就解开了霸天脖子上的链子,让它能随意走动。  “明天初五了吧。”韩七录一回到大厅,就打开了电视躺在了沙发上。  安初夏一点头:“是啊,明天就去打工了,你好好在家里呆着看看书,多看看老师发下来的字音字形的材料,你选择题的得分率就不会这么低了。”  “知道了。”韩七录随意地答应了,电视里都在重播着春晚,他索性关了电视,走到拿着喷壶浇花的安初夏身后,一伸手,抱住了她:“老师,你能不去打工,在家陪我学习吗?”  安初夏故意将手肘往后一推,撞在了韩七录的腰上:“走开!别打扰老师浇花!”  韩七录吃痛地捂住腰,哼了一声灰溜溜地上楼了,没忘记提醒了一句:“晚饭我要吃水饺!”  次日,安初夏早早地起了床,做完了早饭天还没有大亮。  这个时间韩七录肯定也还没有起床,她写了字条,把早餐放到保温杯里后,背着背包就出门了。这里往前走会有一个站牌,第一班车是早上六点三十到,但第二班车就得七点二十左右才能到,她的上班时间是八点,如果做第二班车就会延误上班时间,所以她必须在六点半之前赶到站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