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86章 害羞的一幕

第886章 害羞的一幕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99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55
    “你这傻孩子!他让你接你就接啊?这样吧,我手头上的几个病人今天有好几个出院了,我替你接那个二十二床,怎么说照顾病人我比你总是有经验一些。”  那二十二床可是连续骂哭骂跑了五个责任护士了,这可是建院以来从来没有的,可见其有多难对付。  “不用了。”江小塔连忙摆手:“我都已经接手了,哪里有还没去照顾就让你接手的道理?再说了,您手上的病人本来就多,您别的工作又那么多,可不能再给你添麻烦了,就这样了,我去查房了,谢谢护士长!”  她说完,拿着查房需要用的东西,快步走开了。  护士长对她的好她记在心里了,虽然她也不太想去接那个烂摊子,但总不能把烂摊子推给护士长。  胡思乱想间,她人已经走到了二十二床病房的门口。  她深吸了一口气,使自己显得更加镇定。  加油,一定可以的!  她刚在心里对自己说完这句话,隔音效果并不好的病房门内突然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这里是骨科,病人行动不便,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她心一惊,来不及多想,没敲门就拧开了门把手,推开了门。  一个身上不着片缕的男生躺在病床上侧对着她,而另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正在帮那个男生穿衣服,听到声音,两个人都惊讶地看了过来。  时间,静止。  “Shit!滚出去!”一个苹果箭一般地朝她飞了过来,她瞪大了眼睛,手比脑袋反应地迅速,下意识地拉上了门。  “嘭咚!”  门上响起一声闷响,是苹果砸在门板上的声音。  “该死……”江小塔表情纠结地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恨自己怎么不敲门就进去了。  刚才躺在床上的那位应该就是二十二床的病人了,应该是在换衣服的时候碰到了什么东西才导致了刚才的嘈杂声,她却误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  “咦?小塔,你怎么站在门外不进去啊?一会儿医生就过来查房了。”一个护士路过,奇怪地看着她。  这里是国家赞助办的一区医院,这里早上的查房规则跟国内不一样,国内查房是医生先查完房再由护士查房,而一区正好换一下顺序,护士必须在医生查房之前查房完毕。  “那什么……病人在换衣服。”江小塔理了理衣角,极力掩饰自己脸上的尴尬。  “我们还有什么没见过的呀?快进去查房吧。”女护士笑笑,快步走开了。  “对啊!”她一拍脑袋,她还有什么没见过的?泡在福尔马林里的男尸每个部位她都研究过呢!有什么没见过的?!  这么想着,她脸上热热的温度降了下来,脸上的神情也恢复了往日的稳重。  她的手一抬,指尖刚要触及门把手,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一张熟悉的脸露了出来,这就是刚才那个替二十二床病人穿衣服的男人,只是这个人……面部是僵硬的,跟个僵尸一样毫无表情,让人不免有些害怕。  “那个……”她深吸了一口气,扬声说道:“我是二十二床病人新的责任护士,你是他的护工吗?”  护工?  男人眉心微皱,上下看她几眼,冷声说道:“你就是新的责任护士?”  “对啊……”江小塔重重点了头,心里觉得略微有些不爽。  这个男人的眼神里,似乎有点看不起她。是因为她的年龄吗?全一区最小的护士。  “好好照顾少爷,我出去买早餐。”男人说了这么一句,再不看她,抬脚离开,转瞬间就消失在了楼梯拐角。  这个人的气场……好冷!叫二十二床病人为少爷,那就说明……不是请来的护工?看来这个二十二床背景很硬,不过也对,背景不硬的话,院长也不会用一个月的实习时间来让她照顾这个病人了。  江小塔收回目光,推开半掩着的门走了进去。  手部和脚部均打着石膏的男人坐在病床上,脸是朝着窗外的,她看不清他的脸,只是突然觉得……这小子好像很忧郁?  “你好。”出于礼貌,她主动开口自我介绍道:“我叫江小塔,是你新的责任护士,你的伤还需要一个来月的时间调养,这段时间里,我会尽我所能照顾你,希望我们能够相处愉快。”  “  沉默。  回答她的,是长久的沉默。而她还保持着刚才半鞠躬的姿势。  该死的!居然敢无视她?这是……给她下马威吗?岂有此理!  她咬了咬下唇,站直了身子,抬高了音量说道:“二十二床病人!我在跟你打招呼呢!”  那位传说中的二十二床终于动了一下脖子,将脸转了过来。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说实话,她从未见过,长得这么……像女孩子的脸。明明有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却偏偏镶着一双冰冷的眼睛,真是……可惜了。  “你好。”她再次主动开口:“我叫江小塔,是你新的责任护士。”  “不需要报名字,反正你明天就滚了。”  “她脸上一白,少年脸上的表情却是毫无变化。  岂有……此理!  “你叫凌寒羽是吧?”江小塔却是一弯嘴角,笑地十分温和:“以后就叫你寒羽啦!来,既然我们已经相互介绍过了,那我要开始工作了哦,先量一下体温。”  她几步走上前,脸上依旧挂着那温和的笑容。  许是看到了她的笑容,凌寒羽眼中闪过诧异,下意识地用没有受伤的手接过了她递过来的体温计。  “自己会量体温吧?”江小塔一挑眉:“夹在腋下不要乱动,现在我们进行第二项。今天大便拉过了没有?”  大便拉过了没有……  其他护士,不都是说,“今天排泄了吗”,她非要把话说的那么直白吗?  “没有。”他黑了黑脸,拿过床头的漫画开始翻看。  看来……也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难搞定嘛!江小塔的心定了定,偷瞄了他几眼,虽然脸上还贴着一块纱布,但依旧难掩这个男生的帅气。如果是女孩子的话……一定很漂亮吧?  她撇了撇嘴,把推车上的医疗工具拿下来放在了床头柜上。  “要开始挂盐水了,如果要上厕所的话,先上了。”江小塔的动作一停,看了他一眼,补充道:“如果自己不能上厕所的话,我帮你拿个尿壶来,对了,你之前应该就有尿壶拿来了吧?”  凌寒羽把书猛得一合,冷冷说道:“不上!别来烦我!”  “噢!不上啊,不上你早说啊。”江小塔耸耸肩,低声说道:“还害羞呢……”  “谁害羞了!”凌寒羽忽而提高了音量:“你给我滚出去!”  啧啧啧……  这爆脾气,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好大的脾气!  不过,为了“一个月”,她能忍!  “是是是,等我帮你挂完点滴会滚出去的。”她看都不看他一眼,继续忙活着手中的事情。  “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对方却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般,依旧脾气恶劣:“不滚出去,我就叫人把你扔出去!”  几句话的语气里,不带有一丝的温柔。  真是,妄为男生!男的,就应该随时随刻表现出自己的绅士!  “我说了,等帮你挂完点滴就出去,你没有听到吗?”江小塔一转头,用更大的声音说回去,但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  伸手不打笑脸人,凌寒羽瞪了她半天,终是点了点头:“你有种!”  “多谢你配合啦!”她吐了吐舌头,拿着托盘在床边坐下,拉过他的手开始打针,对方似乎有些抵触她的接触,立即又把手缩了回去。  医生来之前,必须得把点滴挂上去啊,否则会挨批的。  她心里有些着急,忽而眼睛一亮,看向凌寒羽,说道:“我说……你不会是怕打针吧?天啦噜,我以为只有小孩子才害怕打针的!”  她脸部表情十分夸张,连每一根眼睫毛都表现出了惊讶。  这让凌寒羽的脸色变得更差了。  “我没有怕打针!”  “噢?”她故意拖长了音调:“真的吗?你不怕打针,那为什么把手缩回去了?”  “你真烦!”凌寒羽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自己将手递了过来。  “看来你真的不怕打针啊!”江小塔耸耸肩,拉过他的手,几秒钟就找到了静脉,快速地扎针,动作一气呵成。  由于她妈妈是医院工作的,所以她打小就开始观察妈妈给病人打针,耳濡目染的,在医学院第一次扎针的时候就能够准确地扎对地方。  “好了。”她调好点滴的速度,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稍稍有些弄明白了,这位二十二床,其实也没有多可怕,只是……需要用一些方法才能让他听话,比如……刚才的激将法!  “咚咚咚。”病房房门被敲响,医生们走了进来。  “小塔,你是新的责任护士?”带头的主治医师看她一眼,带着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是啊。”她一点头,说道:“点滴已经挂上去了,对了,温度计!”  她一拍脑袋,几步走到了病床边,不等凌寒羽说话,直接就伸手探入他的衣服,将腋下的温度计拿了出来,看了一眼后,转头看向医生说道:“三十七度五,还是有点低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