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87章 你废话真多

第887章 你废话真多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4265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55
    “这是正常现象,继续挂消炎药就好,我估计再过个两三天烧就能完全退下来了。”主治医师在病历上写写画画。  “听到没?两三天烧就能退了哦。”她笑着看向凌寒羽,却发现对方死死地盯着她,眼眸里满满的都是不悦。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啊?就好像、要把她活剥了一样!可是她好像没有做什么会惹恼他的事情啊。  “好了,就先这样,如果有什么变化,立刻告诉我们就好。脸上的伤有些深,我估计留疤是在所难免的了,总之先每天换两次药吧,以后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去做一下祛疤手术。”主治医师合上病历,看了凌寒羽一眼,又看了她一眼,眼中还是带着同情。这都已经是第六个了,希望是最后一个吧!  “好的。”江小塔点头,目送医生们出去后,开始收拾推车。  “以后,少碰我!”  病床上的凌寒羽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看过去,正好对上凌寒羽的眼睛,眼中,是厌恶与不屑。  那么伤人的眼神。  如果是喜欢他的女生,该会多难过?  真不绅士!  她撇撇嘴:“知道了知道了,以后会尽量减少跟你的接触。不过……现在要先给你换药。”  “不需要,等坤尼回来,我会让他帮我换!”凌寒羽说完,直接低头看漫画,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想。  真是……不绅士!  “知道了知道了!”江小塔撇撇嘴,能减少工作她还不开心吗?  病房的门再次被敲响,这次进来的不是医生,而是那个扑克牌脸的男人——坤尼!  原来叫坤尼,下次可不能叫护工了。把人家认成了护工,也难怪刚才用那么冷漠的眼神看着她!  “少爷,早餐买回来了,您要的皮蛋瘦肉粥。”坤尼几步走到病床边,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  “恩。”凌寒羽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这让他整张脸变得柔和了许多。  如果能对谁都这么柔和,那就好了。江小塔叹了口气,可是现实是,这位少爷见了别人,都跟炸药包似的,时不时爆发一下,也难怪会一下子换五个责任护士了,要不是她脸皮厚,估计也得被他的恶言恶语弄哭的吧?  等等,她刚才是在骂自己脸皮厚吗?  “你聋了啊?叫你这么多声都没反应!”凌寒羽的声音突然闯入耳膜。  她一个激灵,看了过去,略带迷茫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药呢?”凌寒羽不耐烦地说道:“我要换药了!”  她这才发觉凌寒羽已经把皮蛋瘦肉粥喝完了,坤尼也奇怪地看着她,她脸一热,连忙说道:“抱歉!刚才开小差了!药还在护士台那边,我马上给您拿过来!”  江小塔说完,快速地跑了出去。  “少爷,需要再换一个责任护士吗?这个护士看起来不太靠谱。”  “不用。”凌寒羽淡淡地说道:“等她自己走。”  “是。”坤尼答应了一声。  护士台。  “小塔!你帮那个二十二床把点滴挂上去了?”之前负责过凌寒羽的一个护士凑上来问道。  “是啊。”江小塔点头:“我得赶紧把脸上涂的药拿过去,我把药放在哪里了来着?”  “那是一次性的,我帮你去拿!”护士说了一声,转身进了护士台旁边的治疗室,很快拿了一份药膏出来:“你放心,小塔,换药的事情不用你做,那个二十二床会让那个叫坤尼的换,不过,你最好站远一点,免得耳朵痛。”  耳朵痛……是什么意思?  不管了!  她拿过药,道了谢,快步跑了回去。  尽管她跑的够快了,但回到病房还是被凌寒羽嫌弃动作慢。她咬咬牙,没吱声,伸手把药交给了坤尼。  五分钟后……  “啊——坤尼你要痛死我啊!啊!痛痛痛!你轻点!”  “是!少爷!”  “啊!我让你轻点你没听到吗?!”  “抱歉少爷!”  “痛痛痛!嘶——好痛!”  江小塔长大了嘴巴,一脸的无语和惊讶。她总算是明白过来了,为什么那个护士姐姐会说耳朵会痛,原来是这样!  她虽站的有些远,但还是能看清楚坤尼给凌寒羽换药的场景。倒不是坤尼下手重,只能说……男的的手,都粗,没有女生来的轻柔。加上凌寒羽一直在叫,坤尼的手不由自主地就开始抖起来。  “哎!”她叹了一口气,终于没忍住,走了上去:“我来吧。”  坤尼看她一眼,又转头去看凌寒羽。他只听凌寒羽的话。  “不用!你继续!”凌寒羽白了她一眼,对坤尼说道。  坤尼的手刚一伸过去,江小塔立即把他的手拉了回来,无奈地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碰你,可是,你刚才不是也觉得痛了吗?觉得痛倒是无所谓,万一他不小心把你的伤口又弄破了呢?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喜欢的人,但我知道,脸上留下深深的疤痕就会破相,你觉得,除了这张脸,你还有什么吸引女生的吗?”  凌寒羽迟疑了一下,这一迟疑,江小塔立马拿过坤尼手里的东西,自己动手给凌寒羽换药。  首先要用碘酒进行消毒,这个坤尼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她又消毒了一遍,继而给他涂上新的药膏,小心翼翼地重新把伤口包扎好。  “好了。”她收拾了一下垃圾,看着凌寒羽说道:“以后换药的工作还是我来做吧,这是我职责内的事情,是拿工资的。要是不用我做,这份工资我拿的也不安心。”  说完,她端着医用托盘走了出去。  “少爷?为什么你后来不喊痛了?”坤尼带着点点疑惑问道。  “因为不痛!”凌寒羽瞪他一眼:“拿枪的时候也不见你手抖,怎么涂个药膏手抖的跟招财猫似的!”  “我……”坤尼脸一黑,尴尬地将头转了过去。  “护士长!十一号床的病人今天要出院,办一下出院手续,她今天的消炎药记得退一下回去。”  “好的,我知道了。”护士长答应着,手上的动作不停。  周一,是医院一周最忙的时候。  “呀!小塔!你出来了?那个二十二床没为难你吧?”护士长放下手中的文件夹,几步走到她的面前,担忧地询问道。  “没有。”江小塔摇摇头,轻松地笑道:“其实也没有那么难照顾啦,您就不要担心我了。”  “真的吗?”护士长凝视了她一会儿,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是不想麻烦我才这么说的,真是个傻孩子。有什么需要我的,不要不好意思,直接跟我说就成。如果坚持不下去了,也告诉我,我帮你去跟院长说说,再换个人。”  “恩。”江小塔点头:“您快去忙吧,我帮他配第二瓶点滴。”  “好。”护士长这才继续去忙她的事情。  一旁闲着的几个护士见护士长离开了,连忙凑了过来。  “小塔,那个病人真的不难对付吗?”  “不可能吧?小塔,你快跟我说说!”  几个护士都显得很有兴致,目光炯炯地看着她问道。  江小塔嘴角一弯,笑着说道:“既然你们对我的病人那么感兴趣,那不如……我们换一下?”  “不不不……”几个护士很是一致地摆手,快步走人了。  她捂嘴偷笑,刚要进治疗室配药,转身却看见了坤尼。  “有……什么事吗?”虽然不确定坤尼是不是找她,但她还是问了一句。  “我要去处理一点事情,少爷麻烦你照看一下。”坤尼的语调毫无变化,让她怀疑坤尼根本就是一个上了发条的机器人,不然怎么可能跟个雕塑似的呢?  她回过神,连忙点头:“好的,你放心去忙吧,我会照顾好病人的。”  “恩。”坤尼看她一眼,微点了下头,转身走了。  其实就算是坤尼不说,她也会好好照顾凌寒羽的,毕竟这本身就是她的职责。  快速调好药水,她干脆往病房走。  “我挺好的,只是这边的事情还要很多没处理完,所以一时还回不来。”凌寒羽的声音响起,许是打电话太专注,连她推开房门他都没有发觉。  “我真的挺好的,你就放心吧,我能出什么事?”凌寒羽勾了勾唇,直到那边挂了电话,他才放下手机,长出了一口气。  明明身上多处骨折,却说自己挺好的?  这是故意瞒着那个跟他打电话的人呢。会是谁让,让他的眉眼变得那么温柔,也那么……落寞。  是喜欢的人吗?  她耸耸肩,这并不关她的事情。  她抬手,敲了敲门:“我进来了。”  凌寒羽斜了一眼过来,立马又冷冰冰地将头转了回去。  “点滴的速度好像太快了,我帮你调慢一点,免得伤到静脉。”江小塔放下手中的药水瓶子,走上前替凌寒羽调慢点滴的速度。  这些药都是消炎药,对静脉的伤害还是挺大的,所以能慢就慢。  “咦?”江小塔诧异地看向床边的漫画,说道:“这本漫画,不是很早以前就出了吗?你现在还在看呢?”  “你废话真多!不要站在这里烦我!”凌寒羽依旧语气恶劣,自从医生说他的腿有可能永远恢复不了之后,他的脾气,就变得越来越差,明明不想发火,可是那脾气一下子就自己窜上来。  江小塔的眼眶红了红,明明是想找个话题跟他拉近关系的,却没想……  “好啦,我出去,你有什么事情就按铃哦。”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折身快步走了出去。  一走出病房,一滴眼泪就滚了出来。  真是个混蛋!要不是因为他是病人,她早就一巴掌招呼过去了!  “咦?小塔,你站在外面干什么?”主治医师熟悉的声音响起,她立马快速擦干了眼角的泪,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来。  “我出来透透气,病房立马有点闷。对了,您来这里……是有事吗?”医生没有事情一般不会来病房这边,都会在医生办公室里呆着。  主治医师凝视了她片刻,和蔼地说道:“我是来找你的,既然你已经是二十二床病人的责任护士了,那这些话应该告诉你。给,把眼角的眼泪擦一擦。”  主治医师说着,递上一张纸。  没想到还是被他发觉自己刚才在哭了,她脸上一窘,连忙说道:“我没有……”  “好了好了,我年纪一大把了,还看不出来你刚才哭没哭过吗?”主治医师笑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咱们换一个地方说话吧。”  凌寒羽挂完那瓶点滴还需要半个小时,她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转身跟着主治医师往走廊尽头走去。  “这个病人的情况呢,比较特殊。”走到走廊尽头,主治医师扶着窗户,直接切入正题:“他的背景,是我们绝对惹不起的人物,如果不是病人自己要求呆在外面医院,估计早就转到国际上有名的大医院去了。”  “病人自己要求?”江小塔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毫无绅士可言的凌寒羽的脸,自己要求要呆在他们这个小医院里,似乎不是那位二十二床的做事风格。  似乎是看她有些疑惑,主治医师解释道:“其实按照他的情况来看,能像现在这么冷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冷静?他都骂走了五个责任护士了,这还叫冷静?”江小塔不禁撇了撇嘴,但几秒后,她脸部的表情突然凝滞住,定定地看着医师问道:“您说的……他的情况,是什么情况?不就是骨折吗?中弹的地方,手术也已经动的很成功了,为什么……您要这么说?”  “看来你没有仔细看他的病历。”主治医师轻叹了一声,说道:“虽然取弹手术做的很成功,可是腿部要恢复正常就是一件很艰难的事了。等骨折的部位好了,才能看他是否会恢复正常的行走,因为……中弹的补位,正好压到了腿部的神经,就目前,我们无法确定他是否能恢复正常的行走。”  江小塔的脸色白了白。  “那……为什么不转到好的医院去?”  主治医师摆了摆手:“这才是我欣赏他的地方。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做手术前他就不让我们通知他的家人,一直到现在,也都还瞒着家里人自己受伤的事情。”  她突然想起了之前的那个电话,凌寒羽干笑着说自己一切都好。  “我跟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能忍受一下他的坏脾气。我们医院,你年纪虽然小,可是忍耐力却比别人好,如果你也不愿意照顾他,可能就真的没有护士愿意去照顾他了。”主治医师说着,伸手拍了拍她的肩:“我相信你能做到的,对吗?”  江小塔的眼里闪着坚毅的光。  “我可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