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96章 羽塔番外完

第896章 羽塔番外完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5166更新时间:2016-02-18 11:15:03
    “小塔你在这里干嘛呢我们都快急疯了”兮兮突然冒了出来,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  “我就随便逛逛”她当然不能让别人知道是她带着凌寒羽来这里抽烟的,否则不被批评死  “哎呀,你还有心情闲逛呢出大事了“兮兮拉着她就跑:“快跟我去找人”  “找人找谁啊”江小塔挣脱开兮兮的手,扭头去看凌寒羽。  那家伙已经扔掉了“赃物”疑惑地往这边看,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走过来。  “还能是谁啊小源整层的人找他都快要找疯了”兮兮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一边快速地说道:“今天本来是小源出院的日子,他爸爸妈妈都来接他出院。两个人刚见面的时候都还好好的,后来突然就吵起来了。”  “然后呢”江小塔忍不住紧张了起来,她一直都很喜欢小孩子,所以有空就会跟小源玩。  这么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她早就把小源当成自己的弟弟了。  “然后他父母就突然跑过来找我们说小源找不到了。我们以为小源只是贪玩,没想到几个小时过去了小源还是没人。”  几个小时的话那个时候她正陪着凌寒羽做复健呢  “诶你去哪里”兮兮刚喘了一大口气,再看江小塔的人,人已经跑远了。  “找人啊我去别的科室找,你去医院周围找找看”江小塔一边跑一边喊道。  小源的性格很外向,所以跟楼上楼下楼层的患者也是有认识的,所以她要先去找骨科楼下的科室。  “噢噢好”兮兮连忙答应着,刚一转身,却差点撞上一个人。  “她去哪里”  兮兮这才发觉凌寒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  “找人”她立马站直了身子,整个人显得很拘谨。开玩笑,凌寒羽可是气跑n个护士的人,她可不敢往枪口上撞。  “找谁”凌寒羽耐着性子问道。  他老远地看见江小塔跟她说了几句话就跑了,急急忙忙的样子颇为吓人。  “小源。”兮兮想了想措辞,简洁明了地回答道:“小源失踪了,大家都在找呢”  难怪会这么急急忙忙的。  他知道小源跟她的关系不错,而他自己,跟小源也已经很熟络。  他微一思考:“还有哪些地方没有找的”  “诶”兮兮满眼的诧异:“你要跟我们一起找”  这还是那个脾气差到top的凌寒羽么  “恩。”凌寒羽点头,又耐着性子问了一遍:“还有哪些地方没有找”  兮兮更显惊讶:“你没骗我吧”  凌寒羽的耐性终于耗尽,皱紧了眉心压着嗓子说道:“你是被从小骗大的吗我在问你,还有哪些区域没有找过的。”  兮兮这才反应过来,连指了没有找到的区域给他。  “那我去那边找。”凌寒羽点了头,转身就走。  “你的腿”兮兮下意识地拉住他:“你的腿还不能跑,你还是自己回病房吧,免得又伤了腿。”  她是真担心他的腿,万一又给伤了,她可担待不起。  “我没事。”留下这么一句,凌寒羽拉开她的手离开。  他是不能跑没错,可是他可以走。小源是个好孩子,他也不希望小源出事,只能能多尽一份力就多尽一份力吧。  “喂带人来医院,找一个小孩。”他一边四处找着小源,一边播了一个电话。  他今天早上的时候还见过小源,小源失踪的时间还太短,还不能够报警,所以他只能启动他手上的人力资源。  “大叔,你有没有见过小源”江小塔直冲骨科下面一层的科室,一个病房一个病房地找。  “没有啊。”穿着病号服的大叔疑惑地问道:“小源怎么了吗”  “没、没事。”她没时间多做解释,继续跑向下一个病房。  可是找遍了小源平时会去玩的楼层,她都没有找到小源的身影。  会在哪里  她扶着楼梯的栏杆大喘着气,只觉得脑袋里空白一片。  小源  别哭了,小源,跟姐姐下去,这里风大,你会着凉的。  小塔姐姐,我不下去,我不想下去。下去,就会看到爸爸妈妈吵架。我不想看到他们吵架啊  小源前几周在天台的一幕突然涌入她的脑海。  她猛地站直了身子,脸上一片刷白。  下一秒,她奔向电梯。  电梯显示一楼,而她所在的楼层在15楼。  没有丝毫犹豫的,她转身就往楼梯口跑。  千万不要在天台,千万不要她原本手心就容易出汗,这么一会儿,她手心里的汗积得已经可以滴下来了。  天台在21层,六层楼的距离说高也不高,明明跑到天台口的时候还是有力气的,可是当她看到小源的身影站在天台边缘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  “小源”她好半天才喊出小源的名字来。  听到声音,小源转身往她这边看过来,小小的脸蛋上满是微干的泪痕,而往日清澈的眼睛,如今黑灰一片。  那种眼神。  是绝望是生无可恋。  “小塔姐姐,爸爸妈妈又吵架了呢。”  她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小源又道:“爸爸说,要掐死妈妈。”  “爸爸妈妈以前很好的,后来突然就经常吵架。”  “我摔伤住院,是因为爸爸说要忙工作上的事情,没时间接我,让我放学自己回家。”  “可是我知道,爸爸不是在忙工作。”  “小塔姐姐,爸爸妈妈真的要离婚了。”  “小塔姐姐,你答应过我的,会劝他们的。”  “小塔姐姐,你骗我。”  小小的身影一下子又往前走了半步。  “不不要”江小塔全身颤抖,她握紧了拳头,指甲嵌进肉里的感觉让她稍微镇定了下来:“小源,你听姐姐说。你听我说爸爸妈妈不会离婚的,他们很相爱,只是暂时耍小孩子脾气。”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凌寒羽快速地滑下接听键。  “恩,你们四处找,7岁的男孩,叫小源。右脸有一道疤,穿着”他微皱了眉,回忆了一下今天早上他看到小源时的穿着:“蓝色的牛仔裤和条纹衬衫。”  刚挂断电话,手机再度震动了起来。  是来自凌家的电话。  他想了想,掐断了电话。  “快看上面天台上面有人”外面有人惊呼了一声。  凌寒羽眼皮一跳,快步走了出去。  天台上,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穿着蓝色牛仔裤和条纹衬衫的小男孩,而另一个人看穿着是个护士,距离小男孩有五六米远。  “这太危险了快报警”人群中有个大妈说了这么一句,大家连忙低头报警。  “江小塔”凌寒羽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凌少爷”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往这边跑了过来。  “快去找救生垫”喊了这么一句,凌寒羽转身就往那栋楼所在的地方跑去。  是的,跑去。  尽快只要他迈出一步,膝盖上就会传来一阵剧痛感,但他毫不在乎  电梯叮咚响了一声,正好停留在一层。他快步走进去,按下了21楼的按钮。  手机再度震动了起来,他扭眉,掏出手机,还是显示凌家。  “你们别再打过来了我有急事要处理”他几乎是咬着牙喊出这句话的。  手机那头的人似乎被他的声音给吓了一跳,沉默了好几秒才传出了声音:“寒羽啊,我是奶妈,出事了,出大事了”  “不论出什么大事,都晚点再说”他盯着电梯上方的显示器,还有8楼就到达了。  “不是我总觉得应该立刻告诉你初夏出事了”  凌寒羽准备挂断手机的手立刻顿住。  “初夏掉到泪江里了,这都已经第二天了,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老太爷让我别告诉你,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要跟你说。”  “  “寒羽,你在听吗”  “我在。”凌寒羽握紧了拳头,骨节处泛着可怕的白色。  “你要不要回国一趟”奶妈的声音显得有些迟疑,她知道凌寒羽现在已经有了江小塔,可是,总觉得还是需要问一下凌寒羽的意思。  “叮咚。”电梯门缓缓打开,21楼到了。  “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回国现在我有别的事情要处理”说完这几句话,他发觉自己的胸口堵得慌。  没时间了  他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快步跑向走廊尽头,打开了那扇通往天台的门。  “小源,再相信姐姐一次好吗你跳下去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有活着,才能解决问题啊”  江小塔一边柔声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往小源那边移动。  “解决问题”小源垂头,而她趁着小源低头的时间,脚步快速移动着。  警笛声在这时候由远及近地响起,急促的声音触及了他的思绪,他猛地一抬头,发觉她距离自己只有几步的距离了。  天台的门在这时候打开,凌寒羽跑了出来。  “不你们骗我你们大人说的话都是骗人的”小源歇斯底里地喊出这么一句,脚步往后移了一步,整个人的重心向外倒去  “不要”“不要”  异口同声的声音分别来自于她和凌寒羽。  她的脑海中空白一片,身体却比神经更快一步反应过来,抬脚就往前跑。  只有一点点、一点点就碰到小源了  “不要”  凌寒羽大步跑向天台边缘,可是终究是晚了一步。  江小塔抱着小源两个人双双摔了下去。  我以为你不吃药是因为什么事情呢,原来是因为这个,多大点事儿啊原来是被医生吓唬住了,隔壁病床的小男孩都比你勇敢。  他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小男孩。让他陪陪你,你可能心情会好一点  凌寒羽你别太过分了我是为你好,要是不为你好,我犯得着留下来值班,犯得着故意找人陪你吗你还真别以为自己有点身份,就无法无天了  江小塔曾经对他说过的话还历历在目。  高兴的她、生气的她、隐忍的她,都是那么鲜活。  双腿,突然失去了力量,剧痛感通过神经传入他的大脑。  好痛啊,是真的好痛啊。  在得知安初夏掉入泪江他的心只是空了一下,可是在亲眼看到江小塔掉下楼,他的心,就像是死去了一般。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少爷您还好吧”坤尼几步跑了过来,关切地询问道:“我听说您跑步了您怎么能跑步呢我马上就叫人抬担架上来,您在这里别动”  “  他沉默不语,整个世界就好像没什么东西可以期待了。  到底是怎么了呢  医生护士很快抬着担架跑了上来,七手八脚地把他扶上了担架,抬回了病房。  “还好伤口恢复的很好,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里面的神经有没有受到损坏还不确定。等我去安排一下,一会儿就安排凌少爷下去检查。”医生跟坤尼说完,折身走出了病房。  坤尼如释重负地走到了凌寒羽的面前。  坤尼一向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可是只要事情涉及到凌寒羽,他的扑克脸才会消息。  “少爷,您的腿好不容易恢复的这么好,要是又出点什么事情,我该怎么向老太爷交代啊”  “  凌寒羽一个字都没说,只是目光黯然地看着自己的腿。  坤尼这才注意到从天台下来,凌寒羽一直都是这个表情,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他迟疑地问道:“少爷您怎么了是不是还在担心江小姐和小源啊”  “  “哎”坤尼叹了口气:“我也被吓到了,那么高的楼层掉下来,要是没有气垫接着,还真没法想象”  “你说什么气垫”凌寒羽的眼睛一亮,伸手就去抓坤尼的衣领:“你再说一遍他们没死”  “是啊。”坤尼一脸迷茫:“小源一点事情也没有,至于江小姐,虽然骨折了,但是也没有什么大少爷,您不是在天台上吗没有往下看吗我们的人正好备好了气垫在下面等着。”  没死  沉默了三秒后,凌寒羽突然喊道“快带我去见她”  在江小塔掉下去的那一瞬间他没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心痛,可是在得知她还活着的这一瞬,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到底怎么了。  江小塔的病房内。  “真是对不起我们家小源给您添麻烦了”小源的妈妈面前站着小源,满脸的愧疚。  小源爸爸也满是自责:“小塔啊,你要什么补偿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给你办到”  江小塔迟疑了一下,看向沉默不语的小源,微微一笑道:“你们只要答应我一件事就好了。”  “什么事”  “再也不要吵架,不要让小源难过了。”  两夫妻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泛着泪光。  “好我们答应你”  小源的眼睛一亮,握紧了妈妈的手:“妈妈,爸爸,这一次,你们不能骗人了”  小源妈妈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小源一家走后,江小塔才如释重负地放松了下来,人刚要躺下,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凌寒羽的身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你怎么来了对了,听说你跑步了多大个人了,怎么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还不能”  责备的声音突然停住了。  凌寒羽紧紧地抱住了她。  门口的坤尼默默收回了脚,伸手关上了病房的门。  许久,凌寒羽才松开了她,劈头盖脸地就开始骂人:“江小塔你多大个人了,还不知道那么高的楼层掉下去这条命就玩完了吗你能不能珍惜一下自己这条命虽然不值钱,可是你死了,你妈怎么办你要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江小塔,你的智商,是被狗吃了吗”  “我对你真无语。江小塔,你就作死吧”  江小塔的眼睛眨了眨,突然笑了起来,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凌寒羽看。  “喂我说。你不会是在担心我吧”  凌寒羽的脸一青,紧接着就红了起来。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智商果然被狗给吃了。难怪当不上医生”  江小塔的脸一黑,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  “你这就是人身攻击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很担心你。”  凌寒羽的声音传入耳朵,她一愣,看向侧过头的凌寒羽,迟疑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以为你死了。”  “以为那么讨人厌的你永远都见不到了。”  “以为有些话再也不能对你说了。”  “江小塔,我很喜欢你。”他抬眸,看着她的眼睛:“嫁给我吧。”  她一愣,这一次,轮到她脸红了。  不过  等等  “喂我们有发展这么快吗难道不应该是先从朋友做起吗怎么直接就求婚了”  凌寒羽瞥她一眼:“麻不麻烦哦”  她再一次一愣。  “对哦。”她哑然失笑:“是挺麻烦的。”  一周后。  这里是当地最大的游乐园,跟a市的游乐园虽然没有办法比,但是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摩天轮。  两个人坐在摩天轮内,相对无言。  凌寒羽率先打破沉默:“我还需要在这里再呆上两年,你呢什么时候回去”  “我”她吞吞吐吐地说道:“本来是再过几个月就能回去了。可是,我觉得在这里能学到很多东西,所以我准备明天跟院长说,延长我的实习期。”  “只是想陪我吧”凌寒羽目光炯炯地看着她:“留下来是因为想陪我,是这样吧”  能不能不要刺破她  她脸色一僵,转过头去。  好半天,她才开口:“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  “说。”  “安初夏是谁”  他全身一僵,快速地拿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回去:“喂奶妈,初夏她怎么样了啊已经救上来了好,没事了,我跟小塔在玩游乐场玩呢,先挂了。”  挂断电话,意识到江小塔的目光笔直地看着他。他干笑了一声:“不是问我跟她什么关系吗我告诉你,全都告诉你。”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