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900章 压抑的姜家

第900章 压抑的姜家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125更新时间:2016-02-18 11:15:04
    “一定要回老宅吃吗?”车子在距离姜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韩七录突然开口。  顺便,放慢了车速,如果姜圆圆现在改变主意的话,他还可以把车掉头,但如果再往前一些,车子进入了巷子,可就只能在老宅里面掉头了。  姜圆圆的神色里闪过了一丝凝重,但很快点了头:“家里大家都等着。”  “我知道了。”韩七录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手却是把车速提了上来。  望着越来越熟悉的景物,姜圆圆长叹了一口气,等转过头来看安初夏的时候,脸上已经挂上了熟悉的笑容。就好像刚才叹气的人不是她一样。  “小初夏,紧张吗?”姜圆圆含笑问着,眼中的凝重还没有散去。  她原本紧张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下来,看到姜圆圆神色的变化,她忍不住又提起了心。  “妈咪,家里的人,应该都跟舅舅一样好说话吧?”  姜圆圆还未回答,韩七录却是开口:“要到了。”  话音落下,车子已经进了一个小巷子,七拐八拐的,总算是在一个四合院前停了下来。  在这帝都,住高楼大厦的人只能算是有钱人,而能住上四合院的,才是真正牛逼的人物。他们的资本累积,可以说是几百年前就开始的,钱对于这些人来说,只是一个数目的问题,他们眼里看重的,只有权。  下了车,门口守着的两个人连忙迎上来帮忙打开车门,韩七录扬手把钥匙扔给了他们,率先走进了大门里。  她刚想跟进去,姜圆圆拉了她一下,凑近她的耳畔低声说道:“没必要的时候,咱们就不说话。”  安初夏一愣,心里来不及琢磨这话是什么意思,姜圆圆已经再度开口:“这些人,跟国立不一样,要小心。”  一个“要小心”,她就明白了刚才在车上的时候,为什么韩七录对在这里吃饭有些抗拒,为什么姜圆圆神情显得很凝重。还有,韩六海对姜家的抵触。  宁愿婚礼当天再来,也不愿意在这里多住一天。这得有多抵触?  她只感觉手臂上一紧,姜圆圆挽住了她的手臂,拉着她进了大门。她这才心里稍稍安心了一些,姜圆圆和韩六海在呢,她不需要害怕,要镇定!不能被这些人看了笑话去!  这么想着,她紧张的心情明显平复了许多。  一路跟着姜圆圆走进去,她才发觉这个四合院大的有些离谱,比外面看起来大多了,大概是因为她在外面看的时候,视线太狭,看不到整个姜家。  四合院被翻修的很新,两个人走到了其中的一间最大的房子里,一进去,她才看到里面站满了人。除了姜国立,全部都是生面孔。  而韩七录则是站在一个穿着旗袍的女生面前,说了一句:“是你。”  “是我。”女生莞尔一笑百媚生:“我就说,我们会再见面的吧!”  这笑容,让安初夏觉得有些刺眼。这个漂亮的女生,是谁呀?  她很想要走过去问问韩七录,但脑子里立刻记起了姜圆圆对她说的“要小心”“没必要的时候,咱们就不说话”。现在这个时候,算是没必要的时候……吧?  她压下了心头的疑惑,将目光看向别处。  在场的人显得很是随意,但谁的举止都没有太过,见到他们进来,一个个都闭上了嘴巴,对着她们笑笑。也有几个抬手跟姜圆圆打招呼。  姜圆圆一颔首,算是答应了,紧接着挽着她走到了在场唯一一个坐着的人面前,拘谨地喊了一声:“爷爷。”  安初夏还来不及震惊呢,就又听到姜圆圆喊了站在那老爷爷身边的,头发半花白的男人:“爸。”  男人一身的军装,对着姜圆圆点了头,又转头看向她,带着和蔼的笑容问道:“是初夏吧?”  她连忙点头,刚在想要怎么喊人,那男人就笑着说道:“你喊我外公就好。”  其实这男人除了头发有些白,全身上下倒是看不出年纪有多大。她连忙乖顺着喊了一声:“外公。”  “乖。”被喊作外公的男人笑了笑,看向那一直闭着眼睛似乎是在睡觉的老太爷说道:“爸,圆圆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就不要板起脸了。”  安初夏一直以为姜圆圆这边除了姜国立以外,是没有什么亲戚了,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大一屋子的亲戚!还都是近亲!这完全刷新了她的世界观!  她同时又产生了一个更大的疑惑,既然又有这么多的亲戚,为什么每年过年的时候,姜圆圆都不回这边呢?甚至于,连象征性地回一趟这边也没有。  那满头白发的老人这才慢悠悠地睁开眼睛,一双亮着光的眼睛看了姜圆圆一眼,视线很快落到了她的身上:“这是谁。”  “我……”  安初夏刚要说话,姜圆圆率先替她回答:“是我的儿媳妇。”  “儿媳妇?”老人上下打量着她,看的她浑身不舒服,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心里别提有多压抑的。  看得出来,这位老人,是整个姜家真正的掌权者。  “就是安氏集团安易山的女儿。”一个中年女人慢悠悠地说了这么一句。  老人的目光一下子凌厉起来,手中的拐杖往地上轻轻一敲:“胡闹!”  全屋子的人立马全部安静了下来,整个气氛变得异常压抑。  “太姥爷!”韩七录几步走过来,护在了安初夏的面前:“安伯父现在对韩氏已经完全没有敌意了,您不要因为安伯父,就对初夏……”  “恩?”那太姥爷眯起眼睛,气场要比韩七录强上好几倍。  他什么也没说,只一个“恩”,就让韩七录闭上了嘴巴。  “七录,你带初夏回房间。”姜树仁也就是姜圆圆的爸爸开口说道。  “晚饭还没吃,回房间做什么?”太姥爷低沉地说了这么一句,又是打量了安初夏好几眼,紧接着补上一句:“败犬哪有资格对狮子产生敌意?”  意思说的不能再明白。  安初夏算是搞明白了,为什么这太姥爷在知道她是安易山的女儿后,就变得这么生气。一,她对于这太姥爷来说,她是敌方的女儿,二,安氏现在的地位已经不复当初,她现在已然配不上他的外曾孙。  这样一个庞大的家族,自然是非常重视门第的。  “爸!”姜树仁喊了一声:“您……”  “好了,吃饭吧。”太姥爷拄着拐杖站起来,姜树仁和一旁的姜国立连忙起身去扶。  “再忍忍。”韩七录将她从姜圆圆身边带过来,拉到一边低声安抚道:“这屋子里的人,没几个神经正常的,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好不好?”  他的语气轻柔,生怕安初夏难过。  “好。”她淡笑了一下,姜圆圆正好在招呼他们,她便主动拉着韩七录在姜圆圆身边的两个空位坐了下来。  一顿饭吃下来,居然连一个开口说话的人也没有,似乎这里有着“食不言”的规定。但是长长的饭桌上,大家都会时不时地把目光飘过来,落到她的身上。  一顿饭吃的,简直味同嚼蜡。  吃完饭,屋子里放起了舒缓的音乐,大家都纷纷过来跟他们打招呼,而那位太姥爷则是由姜树仁陪着遛狗去了。正是因为如此,大家才没有刚才那么拘谨。  一个打扮雍容华贵的纤细女人端着高脚杯走过来,笑道:“知道你在A大读,大姑这颗心呀,也就放下了。以前你调皮,总不爱学习,我还以为你只能读读F大。现在呀,算是没有给我们姜家丢脸。”  韩七录跟这个大姑似乎关系还不错的样子,笑着回道:“知道我在A大读,您也不来看看我。我可是听说了,历史系的姜教授待人亲和,可怎么不见亲和一下我?”  “又调皮!”那位大姑笑笑,正色道:“你不是最不喜欢跟姜家扯上关系?没有你的允许,我哪敢来找你?”  这些话,也就是那位太姥爷不在,才敢说的。  “我开玩笑的。”韩七录说着,将她拉到面前,介绍道:“我媳妇。”  安初夏脸一红:“您好,我叫安初夏。”  “我知道。”大姑脸上的温和笑容不减:“小姑娘在哪里读书?”  “她也在A大,中文系。”韩七录率先替她回答。  “好姑娘。”大姑走近了一步,减轻了声音说道:“这个家就是这么压抑,我这么多年过来,已经习惯了,不过你放心,也没人敢欺负你的,这几天只管好好休息,开开心心地参加国立的婚礼。”  这个大姑,为人倒是很温和。  她感激地一笑:“谢谢您。”  “有什么需要来找我就好,对了,我给你留个电话。”大姑说着,拿出手机,问了她的号码,又拨了一个过来,两个人算是交换了号码。  姜圆圆被其他还算要好的姐妹拉去打牌了,还好有韩七录和这位大姑在,否则,她可真是要觉得害怕了。  这一屋子的人,各个脸上都带着温和的笑容,那大部分人的眼睛都闪着凌厉的光,让人害怕。就算是没有眼中凌厉的光,这站在屋子里的人各个非富即贵,这就已经形成了一种压抑感。  太姥爷很快遛狗回来,但只回来跟姜国立说了几句话后就上楼了。  “我们也回房间吧。”韩七录看她一眼,知道她并不喜欢这里,便提议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