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十二章你弄疼我了!

第二十二章你弄疼我了!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308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11
    “疼!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楚慕歌想甩掉男人的手,但是没动一下,下巴就比之前疼一倍。。  “疼!你也知道疼?你肯定已经忘了真正的疼是什么!等下,我会让你知道的!”  左溢很气愤,这个女人明明对他做错了事情,却连解释下来讨好自己都不愿意,这让他怎么能不生气。  “你—现在—马上给我上楼去,不准再出来!”  左溢俊逸的眉皱成了一条线,看起来心情很不美好,他寒冷的眸子看向一直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左甜,一字一句命令道。  左甜知道她哥哥真的生气了,不敢再逗留,赶紧马不停蹄的奔上了楼,“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偌大的空间就剩下左溢和楚慕歌两个人,看着左溢英俊的脸上本就硬朗的线条因为生气变得更加的深邃,薄唇紧闭,泛滥的眸子溢着慢慢的怒意,她觉得连空气都变得压抑了。  “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楚慕歌看左溢bi近自己,大概猜到了他要做什么,但本能的想要抗拒。  “呵,我要干什么,你不是知道吗?不知道的话,我现在就做给你知道!”  左溢一把抓住楚慕歌,把她提起来,大力的仍在沙发上。  他就像第一次要楚慕歌的时候,把她的身子掰正,让她背对自己,抬起她的翘臀,一把扯下她的小内,什么前戏也没有,就直接进去了。  “啊!疼,你快点出去,禽兽,你是禽兽!”  楚慕歌不管不顾的破口大骂,她激烈的扭动,想要摆脱男人禁锢在她腰间的大手以及他放在自己身体里的那团火,但是一切的针扎都只是徒劳。  “说,左甜说的是不是真的?我让你去读书,是让你去勾搭男人的吗?”  左溢被楚慕歌的扭动刺激到了,他身体俩面的那团火越烧越旺,好像永远熄灭不了,这个女人不向他解释,他总有办法让她开口。  “嗯哼……,不……不是真的!我没有……没有勾搭任何人!”  楚慕歌的身体此时已经被左溢放进去的那团火点燃了,她渐渐的开始控制不住的轻哼,男人带给她的愉悦感越来越强。  但是她打死也不愿意承认,她只想男人快点带走种在她身体里面的那团火,结束这种天堂与地狱之间的游戏,开口对左溢开始解释了。  “好!我相信你!既然错怪你了,我就温柔点!”  左溢的声音开始变得嘶哑,女人的紧致让他欲罢不能。  他已经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很迷恋这个身体!如果他不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如果她不姓楚,该多好!  他把女人的身体翻过来,面对自己,轻轻的吻上楚慕歌的额头,然后从锁骨一路向下。  慕歌本来是想反抗,她想说不,但左溢的吻落在她的身体上,激起了阵阵轻颤,身体原本的QY还没有褪去,又被招惹的燥热难耐。  不由自主的轻轻打开双腿去迎合左溢的柔情,轻轻叹了一口气,明明很厌恶,自己为何一次次的沉沦在这个男人的身下!  二人沉浸在彼此给对方的身体的欢愉上,心里又各自有着心事,全然没有注意到某个角落里微微探出的手机摄像头,弱弱的闪光灯朝着他们欢ai的方向闪了一下,便隐去无踪了。  周末一大早,木籽易就兴匆匆的来到那天和楚慕歌约定的湖边等她,因为没说具体几点见面,他耐心的等着,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笑容。  鉴于上次事件的教训,为了不给楚慕歌带来困扰,他故意穿了戴帽子的休闲服,带着墨镜,口罩和帽子,不让人认出他来。  他只想把那个叫慕歌的女人追到,然后跟她简简单单的谈场恋爱,然后结婚生子。  他坐在湖边的长椅上,一边等人,一边计划着等下等她来了,他要怎么带她去哪儿玩,还时不时谋划着要给那个女人的美好未来。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始终都见不到慕歌的身影。  初秋时分,北方的天气傍晚的时候已经泛起凉意,木籽易等了一个上午又半个下午,依然脸楚慕歌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是不是不来了?”木籽易仍不住猜测。  刚得出这个结论,心里马上有自动的推到了,心里带着侥幸,心想她肯定是有事拌住了!等忙完了就会来的。  其实楚慕歌一直躲在不远处看着木籽易,她早上早就出了门,一大早去看完她妈妈以后,就去了和木籽易约定的地方。  只是心里顾忌左溢,她原本以为木籽易只是一时兴起才要和自己喝咖啡,如果自己爽约,一直不出现,他很快就会离开吧!  虽然这么想,但是楚慕歌是那种不想辜负任何一个拥有真心的人,所以看木籽易一直不离开,她也就站在远处看着他没有离开。  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看木籽易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还是因为不忍心,像湖边走去。  “学长……”她知道自己理亏,所以叫木籽易的时候声音不大。  “你来了?”木籽易看见自己盼了一天的人终于来了,哪会去生他的气啊,他激动地一把拉住楚慕歌的小手,脸上的笑容如同暖阳,很灿烂!  楚慕歌见他百无禁忌的拉着自己的手,脸微微的泛起了红晕,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来。  “等了你好久,我肚子好饿啊,一起去吃饭吧!”  木籽易感觉到了眼前的女人有些刻意的躲避自己,但是不要紧,只要他喜欢她就行,慢慢的她就会喜欢上自己,他对自己是有绝对的信心的。  “我……,我们去哪儿吃啊?”  楚慕歌原本想拒绝,而且想要跟木籽易说清楚,但是现在她能说什么?别人仅仅是以学长的身份等她,要和她一起吃饭而已。  她总不能傻傻的就说你不要喜欢我,我和你不可能吧!没有任何根据啊!  转念就马上想到,自己就带着那张余额只有2000块的银行卡,在兜里紧了紧,心想,可不能太贵啊!  要不然就直接破产了!虽然她那点钱都算不上财产,不过穿鞋的总比光脚的好。  “我带你去一家我知道的好地方,走吧!”他牵起楚慕歌的手,基本是拖着她走的。  路上,楚慕歌反复的抽出自己的手,木籽易反复的重新牵起。  楚慕歌没办法,不再做徒劳的反抗,只一心想着,吃饭的时候跟木籽易说清楚,二就二吧,万一有那种可能,她岂不是让人家白白浪费时间和真心?  这是一家泰国餐厅,环境很好,很有异域特色。  餐厅的领位引着他们来到一个座位的时候,楚慕歌整个身体僵住了。  因为左溢此时眯着眼睛,用意味不明的眼镜看着她,他那一桌对面还坐着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其中还有两个穿着军装。  楚慕歌半天才反应过来,立即回过神来把木籽易手里的手抽了回来。木籽易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那不是左氏集团的总裁?旁边那几个也是位高权重的人,你认识他?”  木籽易眼中有些疑惑,那些人都是在A市跺一跺脚,A市就会抖三抖的人。楚慕歌怎么会认识他们?  楚慕歌此时感觉背上被浇了凉水一样,她看到左溢把目光从她这边移开,转过去对那几个人有说有笑,似乎根本不认识她。  楚慕歌很想掉头就逃,可这样对木籽易很不公平,他等了自己一天。  她可是亲眼看见他一天没吃东西,涟水都没喝一瓶。如果她这时候突然走了,他肯定会追出来,翻页吃不好了!  况且还会引起他的怀疑,他会联想到她跟左溢有关系!不,不可以让人知道她和左溢的关系。  “你怎么了?手怎么凉凉的?是不是不舒服?感冒了?”  木籽易看她突然脸色不好,连忙再次抓起她的手,感觉她的手冰凉冰凉的,很担心,接着又用手在楚慕歌的额头触了触。  “也没有发烧啊!”他有些不解,没往别处多想。  “我……没事!我们坐下来点餐吧!”  楚慕歌敏感的推开了木籽易放在她额头的手,又把被他握在手里的另外一手抽回来。  整个吃饭的过程,木籽易一直在对楚慕歌嘘寒问暖,关心备至。  可楚慕歌从看到左溢那一刻起,整个精神都是恍惚的,她已经大概摸到了左溢的脾气。  上一次只是听他妹妹左甜造谣,还不是事实,就那样对她了,现在被他亲眼所见这么暧昧说不清的场面,他该怎么想?他会用什么方法对付自己?  和木籽易的饭就这么不欢而散,她不知道左溢他们那一桌是什么时候散的。  等她再次往那边瞟眼望去的时候,那边已经人去桌空了,于是她也跟木籽易要说回家。  木籽易要送她,但楚慕歌坚持要自己回家,他也只好悻悻的把她送上了出租车,便自己回家了。  楚慕歌以为左溢是回家了,一路上都在想着要怎么跟他解释,但回到家才知道左溢根本没有回家。  她在房间里面踱来踱去,心里烦躁、焦急、不安,一整晚都在想要怎么跟左溢解释。  可是整整一晚,左溢都没有回来,甚至第二天、第三天,连续好几天左溢都没有回来。  楚慕歌一方面在想,他去了哪里?出了什么事情?她认为他是在筹谋如何收拾自己?  随即她很有自知之明的否定了自己猜测,因为他要收拾自己,犯不着浪费时间筹谋。  他想捏死自己,简直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于是她又暗自庆幸,心里默默祈祷,祈祷他就这样永远不要回来!  因为,她怕!她怕面对生气时的左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