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十三章女人,没有套套了你去买

第二十三章女人,没有套套了你去买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143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12
    左家别墅的大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楚慕歌的幻想很快就破灭了,限量版的迈巴赫缓缓驶入。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车门打开的时候,左溢一只脚踏出,随后伸手从车里面牵出一个女子。  正是当红的国际名模莎妮,女人的脸上抹了蜜一般笑的甜甜的,她的眼镜从下了车就没有看过旁人,一直专注在左溢身上,瞬间都舍不得移开。  进了屋,楚慕歌以为迎接自己的是,但是很意外,左溢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好像她是空气,是根本不起眼的女佣人一般。  直接上楼的时候,男人才好像想起什么,然后转身对他说“你给我们送两杯水到房间里来。”然后牵着莎妮的手上了楼。  楚慕歌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知道林嫂推了推她,她才冲进厨房去到了水。  “啊……嗯哼……溢,你好坏哦,慢点嘛,人家都受不了!”  刚走到门口,楚慕歌就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娇嗔声。  “宝贝儿,谁让你身材这么好,让我控制不住呢?”  左溢温柔的声音听在楚慕歌耳朵里,心里竟微微的有些泛酸。  她吞了吞口水,“咚咚”朝门扣了两声,就听见左溢的说了声“进来!”,便推门进去了!  她故意把眼光撇开,不看床上春光咋现的男女,“要没什么事情,我下去了!”  “等等,谁允许你走了,你就呆在这里,哪也不要去!  左溢看着楚慕歌,刚才和莎妮**时候的那股子温柔早已经没了,声音淡淡的,冷冷的。  楚慕歌很无语,他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她留在这里干嘛?看着他们做那种事?他是吗?  “溢……你怎么可以让这个女佣在这里啊,她在这里我们怎么……”莎妮想说你家小女佣在这里,还怎么把刚才的事情进行下去。  但终究没有说出口,她不想让左溢觉得她太开放,好不容易找到左溢这棵大树,长相英俊又多金,她怎么能放过能成为做太太的机会!  “怎么?你不乐意的话我不会强迫你的!”  言下之意是你不乐意就可以穿衣服离开了,他没有看莎妮,只眼神犀利的盯着楚慕歌。  “怎么会……人家只是害羞嘛!”  莎妮听出了左溢的言下之意,她像只温柔的小猫,轻轻贴上左溢的胸膛,又亲又tian。  余光厌恶的扫向一旁的楚慕歌,她不明白为什么左溢在跟她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要让一个女佣在房间里面碍眼。  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佣在左大总裁眼里,不是一般的女人,一想到这个,她就嫉妒的发疯。  多少有钱有权的男人千金要买她一笑,可独独只有自己身旁的男人如得了她的眼。  可是以往,左溢对她的百般示好都不感冒,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爬上他的床,她一定要牢牢的把握住机会。  就算有个碍眼的小女佣,也没关系,可以当她是空气。  她媚眼如花的贴上了左溢的唇,身体像蛇一样缠在他的身上,一寸一寸的在左溢结实的肌肉上湿吻。  “我不喜欢在下面……”左溢一个翻身,便把莎妮压在身下,双腿跪坐在女人的大腿旁边。  “没有了,你赶紧去帮我买一包回来!给你10分钟!”  楚慕歌把头埋得很低,手指无聊的反复缠绕着,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他故意带个女人回来让自己难堪?听见那个男人居然让她去买套套,思绪一下子就飘了回来。  “你不是从来都不用那个?”几乎是脱口而出,他对自己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啥时候用过套套?每次都让自己吃药。  难道别的女人的身体是身体,她的身体就不是身体!楚慕歌心里不愿意,让她一个女孩儿去买那个东西,也太过分了!  “让你去你就去,哪儿那么多废话!”左溢的声音听不出情绪,眼神却像要杀了楚慕歌一般。  “其实不用也可以的,你带着不是会不舒服嘛!”莎妮其实是想一招就中,只要怀上了左溢的骨肉,害怕他不娶她。  “你闭嘴!”左溢声音不大,却带着bi人的气魄。  莎妮被她这句话怔呆了,刚才男人对她的温柔哪儿去了  他总是对她忽冷忽热,他虽然抱着自己,眼睛却一直盯着那个小女佣,气死她了!  看着莎妮那种要把她千刀万剐的眼神,楚慕歌飞快的下了楼,她觉得买,总比被一个被莎妮千刀万剐要好得多!  很快的,她便抱了好几盒回了别墅,可刚要上楼就撞上了脸色不善的莎妮。  “你没长眼睛吗?还是赶着投胎啊?”  莎妮一看是那个碍她好事的楚慕歌,更加一肚子火。  “都不是,我是怕你们等急了!”  楚慕歌淡定的说着实话。  “你!”莎妮一时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没想到这个小女佣还牙尖嘴利。  “怎么了?”  左溢从楼下缓缓下来,他听见了两个人的对话,但是假装没有听见。  楚慕歌刚想开口,就听见莎妮撒娇的声音。  “溢,你家的小女佣进门的时候踩脏了人家的鞋子,你让我怎么穿嘛!”  楚慕歌看着一脸娇媚的莎妮,说着无中生有的事情,她就想抽她!  “那就让她给你擦呀!擦干净了就可以穿了!”  左溢宠溺的搂着莎妮的腰,看都不看楚慕歌一眼。  “我没有!”楚慕歌气急,她真想剁了这对狗男女。  “你家主人都让你给我擦鞋了,还费什么话,赶紧擦啊,一个小女佣,真不懂规矩。”  莎妮伸出她镶钻的晶高跟鞋,得意的看着楚慕歌。  楚慕歌无语,但是想让她弹着中枪,是不可能的。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在她脸上,一闪即逝,她一脚踩在莎妮的脚上。  然后立即蹲下身,抱起莎妮的腿胡乱擦了起来。  “你这个疯子,你干嘛!”  莎妮特别生气,再也不顾形象的对楚慕歌大吼,就差扇她两巴掌了。  “帮您擦鞋啊!”  楚慕歌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气的莎妮转身就向左溢撒气了娇。  “溢,你看你家的女佣……”  “请你记住,我不是他家的女佣,也没有义务伺候你!”  楚慕歌实在仍不住了,这个女人从一进门开始,就一口一个小女佣,自己长得那么伺候人的?  左溢对楚慕歌有气,但是从进门开始,看到楚慕歌因为做贼心虚,唯唯诺诺的表情,气就消了一小半。  又看到楚慕歌和莎妮针锋相对,他可以理解为其实这个女人吃醋了吗?  不管是不是,他还有一笔账要跟这个女人算的!但是先要把眼前这个女人打发走!  莎妮听到楚慕歌的话更生气了,还有一种危机感,她不是小女佣是什么?是左溢的情人?  不可能,眼前的女人身无四两肉,要屁股没屁股,要胸没胸,左溢怎么能看上她?  正要发作,却看见左溢轻声说。  “别闹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你不送我吗?要让司机送?”  莎妮有些委屈。  “我很忙,没有时间!”  左溢一边说着,一边招呼林嫂把车安排了停在门口。  莎妮无奈,也不敢再继续纠缠,只好恨恨的看着楚慕歌,转身上车走了。  “你买那么多,是打算我们做的时候用么?”  楚慕歌原本还沉浸在和莎妮的眼神交战中,左溢的那句我们做的时候用,让她快速的回过神来,瞬间就红了脸。  她看着向自己bi近的左溢,一步一步往后退,一直被bi到墙上,退无可退的时候就被男人结实的身体抵在了墙上。  “你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在外面幽会,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左溢虽然微笑着,但是声音里面呆着怒气,一想到那些他说的惩罚,就让楚慕歌心境胆颤。  “我没有!我只是……”  楚慕歌想要解释,嘴唇嘴唇却被左溢封的严严实实。  与其说是吻,还不如说是咬,男人把她的嘴唇要出了血,混着血腥味直接将舌头探进了她的口腔。  “嗯……不……要……”她想挣扎,却动不了。  男人没有说话,一把抱起她,上了楼。  一进门,男人就把她全身的衣服撕碎,让她雪白的肌肤全部都暴漏在空气里。  “不要,下次我再也不见他了,我见他只是想感谢他,因为他上次在学校帮我解了围,我……”  楚慕歌看他这个阵仗,慌乱的想解释,却被男人生硬的打断。  “除了手,他还碰了你那里?”  左溢一把提起楚慕歌重重的仍在床上,拿了一个一个布条帮助楚慕歌的双手,然后冷酷的问。  “不要,你不要碰我!”  楚慕歌看左溢满身怒火,想一个嗜血的魔鬼,她不敢想象左溢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身体在发抖!  “不让我碰你,你却要到外面去勾搭别的男人?”  左溢知道楚慕歌没有和别的男人怎么样,但是他看见别的男人握着楚慕歌的手,心里就抓来狂。  原本当天就想回来把这个对狗男女直接打断了腿扔去喂狼,但还是忍住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忍。  但是忍了并不代表他不惩罚他,反正他已经叫人去废了那个牵她手的小子,至于这个女人,要怎么惩罚她,他想了好多天,都没想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