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十六章女人,嫁给我

第二十六章女人,嫁给我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346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13
    我们有时候,多想时间就在某一刻静止,可是时间却不听话,它一直残忍的流逝。。  就像楚慕歌和左溢,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在对方身上纠缠了两年,却仍旧就是不能说,也说不清楚的关系。  这两年,不管楚慕歌如何追问,左溢都不告诉她,他为什么那么恨她!  在“帝景豪庭”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刚沐完浴的楚慕歌身上,只包裹着一条白色浴巾,她那双细长腿交叠在一起,手里正拿着遥控器胡乱的换着台,浴室里传来的哗啦啦水声,让她的心又开始不平静。  今天是她二十岁的生日,左溢专门带她出来庆祝,还决定住在左家的酒店里面,两年了,她做左溢的地下情人已经整整两年了。  这两年来,让她从一个单纯无知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历尽狼xing耻辱的女人。  哗啦啦的水声停了,楚慕歌果断的阻止了自己的万千思绪。  “在想什么?”  左溢一概清冷温柔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楚慕歌的心开始忐忑不安,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温柔的对她说话的。  只是,这两年来,这两年来,她一天比一天不安。  “我在想,我是怎么把自己人生最美好的两年岁月?埋葬在左溢先生你身上的,顺便也想想你什么时候心情才能好,按照我们当初约定的那个,找个时间把给我妈妈做手术定下来。”  听完慕歌的话,左溢的脸,瞬间黑沉了下去。  “不如,就让我来告诉你,你的这两年岁月是怎么埋葬在我身上的,也顺便,让我帮你解解身上的怨气。”  楚慕歌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便已经被压倒在了床上,手起手落间,她那条可怜兮兮的浴巾早已不知所踪。  没有任何前奏,左溢已经欺身挺进,不停的用力来回抽动着。  楚慕歌紧咬着自己的下唇,指甲已经深深嵌入白色被单里。  因为她明白,就算她喊破喉咙,正紧挨在她身上的男人也不会给她一点点的温柔。  是左溢在她胸前的壮观吻痕烙印,硬生生的疼得楚慕歌叫忍不住起来。  办完事的左溢,正把头埋在她的香肩上,这是他的习惯。  淡淡的沐浴露芳香朝慕歌扑鼻而来,就是淡淡的,让人闻着,心绪竟会渐渐平稳下来,很像,梨花的味道。  “楚慕歌,今天貌似是你的二十岁生日?我有份特别的礼物要送给你。”  特别的礼物?  轻抿了抿唇,她缓缓睁开浅褐色的眼眸,虚弱的说道。  “左溢先生,你什么时候开窍啦?竟然要送我生日礼物!”  看着慕歌一副苍白无力的虚脱样,左溢的心,除了该有的报复快感外,竟莫名其妙的飘忽过一丝丝心疼。  他很怀念两年前那天晚上的楚慕歌,她对他那么热情,他能从她的吻里感觉到幸福,可两年来,谁也没有对那晚提起只字片语。  他略为不悦的轻皱了皱眉头,从牙缝里挤出五个字。  “女人,嫁给我。”  什么?  要她嫁给他,这难道就是左溢要送给她的特别生日礼物吗?  她楚慕歌绝对不要这样的生日礼物,两年来,她无时无刻不盼望着,可以马上脱离左溢的魔掌。  轻扬起头看着天花板,楚慕歌那双浅褐色的眼眸,逐渐被失望的灰色所覆盖。  她只是想过,平凡人的正常生活。  难道?这么久了,老天爷还没听到她心里一直呐喊着的,如此卑微的愿望吗?  她绝不要嫁给左溢,死也不嫁。  左溢就是她的魔鬼,不仅让她历尽狼xing耻辱,还让她原本平静美好的生活,一次xing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里。  因为他,她被别的女人绑架,还差点被,这件事是她心里隐藏的伤。  她恬静的笑着,不紧不慢的吐出三个字。  “我不嫁。”  一声冷笑,左溢沉着脸,显露不常有的耐心对楚慕歌解释道。  “当然,你可以不嫁。只是,你那半死不活的妈咪,估计会再也见不到蔚蓝的天空,还有,你那位在国外继续深造的可爱哥哥,除了要被迫辍学之外,我可一点都不保证,会不会缺个胳膊或是少条腿什么的?”  楚慕歌的双手,紧紧拽着被单,她一直都知道,他左溢从来都是,说到做到。  为人更是很没有耐心,威胁她的话,从来都不说第二遍。  “左溢。”  左溢可一点都不喜欢听楚慕歌直呼他的全名,不过,他喜欢看她,要气炸的模样,满脸通红,很是可爱。  “有何贵干?”  楚慕歌的手松开被子,她握紧拳头,使尽全身的力气,往左溢的后背上捶了一拳。  她虽明知道,自己这样做只是自找苦吃,不仅伤不到对方一丝一毫,倒有点像是在帮左溢挠痒痒。  被捶的人不疼,被反弹回去,捶的人可是酸痛疼得很,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要这样做,不然,她真的会被气爆的。  “左溢,你去死吧!像你这种魔鬼,早死才能早超生。”  听完楚慕歌的话,左溢轻咬住她娇小泛红的耳垂,邪魅的说道。  “你要和我共赴黄泉吗?”  不假思索,楚慕歌脱口而出的说道。  “好啊!嫁给你铁定生不如死,干脆和你同归于尽,一了百了。”  稍微加重了口中的力度,左溢咬得不亦乐乎。  没错,他就是魔鬼,很多女人都喜欢这么说他,当然,她楚慕歌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这么说他。  “女人,我就是要看你生不如死。其实,嫁给我也是有好处的,婚礼在一个月后举行,结婚当天,我会让杨子皓帮你妈咪做开颅手术,听说,手术成功的机率有百分之五十哦!”  什么?  一个月后,她就要和左溢举行婚礼。  还结婚当天,就是她妈咪要动手术之日。  她现在打从心里,还无法接受要嫁给左溢这个可怕的念头。  为什么?  偏偏要把她妈咪动手术之日,安排在要与她结婚的同一天。  是为了,不让她陪着她妈咪动手术吗?  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要这么安排的。  是为了看她痛苦,看她生不如死吗?  但,她除了忍气吞声的接受,根本就没有其它的选择。  她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朦胧自己的双眼。  她现在独独剩下的就是坚强,楚慕歌在心里告诉自己,宁死不哭。  浅褐色的眼瞳不断放大,几乎要气炸了的楚慕歌对左溢轻吼道。  “说,为什么要娶我?想嫁给你左溢的女人,绝对可以将整个左家别墅挤满。我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说,为什么非要bi迫我嫁给你?”  相对于慕歌的暴躁,左溢倒显得相当的理智冷静,他轻轻的从口中吐出几个字来。  “娶你,是为了让你更加的生不如死。”  ‘轰,轰,轰……’慕歌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在下一秒钟随时会爆炸掉,一开始,荣升为左溢的专属女仆时,她总会时不时的问左溢,为什么要让她生不如死?她一直都知道,他对她是有恨的,且那种恨,应该是深入骨髓的?  可左溢守口如瓶,不管她怎么问,就是不肯告诉她原因,久而久之,她便就不问了。但今天,她无论如何都要问个明白?  “左溢,我和你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你非要让我生不如死才开心。”  左溢又开始在慕歌身上乱啃起来了,两年了,他非但没对这个身体产生厌恶,反而是,越来越容易起反应了。  有时,女人的一些青涩,反而会让男人,更加的欲罢不能。  左溢的蓝眼轻轻眯起,他啃着慕歌的耳朵,冷然的说道。  “很快,你就知道了。”  听完左溢的话,慕歌突然,很怕那一天的到来。  现在的她,就像一方孤木,在浩瀚无垠的大海中,孤零零的飘泊着,要随时做好心理准备,恭候着她所惧怕的翻天覆地。  她讨厌现在这种生活,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今年,她才二十岁,只是一个大三的学生。  可为何,却要她背负着这么多的重担?  她的肩膀太小,如此多的重担,不仅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更随时有可能会把她压垮。  “我死也不要嫁给左溢。”  第二天一早,楚慕歌在屋子里面来回打转,她在想一个办法,一个让左溢放弃娶她的办法!  “溢,跟你商量一件事,就一件事好不好?”  左溢发觉自己浑身上下已经开始起鸡皮疙瘩了,想想,慕歌似乎从来没对他如此温柔过,当然,她这么做的目的,左溢用脚趾头想都知道。  轻咳了咳,左溢脸上的表情,仍属于冰山一角。  “女人,你不就是不想嫁给我吗?”  慕歌连忙点了点头,她不是不想,是特别的不想,连做梦都不想。  她满脸期盼,笑靥如花的说道。  “逸哥哥,你就成全我好不好?如果你怕找不到老婆,我可以帮你做媒,保证帮你找一个比我好千倍万倍的女人。”  逸哥哥?  这个称呼听起来嘛!比大叔好多了。  左溢一脸专注的看着慕歌,启唇,淡漠的说道。  “不嫁给我,可以,那你母亲的手术也就不用做了。”  瞬间,慕歌脸上的表情被凝固住了,和自己的幸福比起来,她更希望的是自己母亲能身体健康。  高高撅起嘴,慕歌很用力的甩开左溢的胳膊,黯然的说道。  “左溢,我一定会让你很后悔,很后悔娶我的,我不帮你洗衣服,不帮你做饭,不帮你打扫房间,哼。”  突然被人甩开的胳膊,竟让左溢的心底,浮起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失落感。  他双手环胸,轻挑了挑眉,清冷的说道。  “我不介意,这些有保姆可以做。”  心里恶狠狠的弊着一口气,因气愤而满脸通红的慕歌,突然恍然大悟的说道。  “我现在还是学生,不能结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