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十七章去大恶魔的医院实习?

第二十七章去大恶魔的医院实习?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110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13
    话落,慕歌打从心底开始得瑟,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正在向她招手。。  沉默片刻后,左溢一脸的面无表情,语气平缓的说道。  “我记得,前几天某人好像说过,她们班的什么花和一个房地产大亨结婚了。既然别人能结你也能。这些不用劳烦你CAo心了,你只要在下个月的十八号,做好你的新娘就好,其他的交给我。”  双手掩面,慕歌的心里开始一阵又一阵的泛酸,都是八卦惹得祸,女人这张嘴,怎么天生就喜欢说东说西呢?  好啦!楚慕歌,你这就叫做,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人家班花和房地产大亨结婚关你屁事,干嘛没事到处跟别人说?  慕歌的心里,是那个后悔哟!悔得肠子都青了。  她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对左溢说道。  “左溢,这种八卦的事你怎么会记得?我还以为你顶多左耳进右耳出。”  慕歌说得是实话,她每次和左溢哼哼唧唧说这些八卦的时候,左溢都是在自顾自的看自己的杂志或是工作上的策划书。  其实,左溢也不想去记住这些无聊的八卦事,但,谁让慕歌每次讲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那么兴奋,手上的动作那么可爱,然后,他就不知不觉被吸引住了。  “因为,我的记忆力还不错,女人,我决定的事情绝不会改变,你还是想想,怎么做好我的新娘吧?”  她真的要嫁给左溢吗?  答案,似乎正在一步一步走向肯定。  她有选择逃跑,反抗到底的权利吗?  答案是没有,她没办法做到,丢下自己的父母不管不顾。  硬生生的让自己的泪水缩了回去,她真的不想,让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埋葬在这个魔鬼的手上。  开始找寻自己的衣物,慕歌心里想逃离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就算只是暂时xing的逃离,她也奋不顾身。  哗啦啦的水声传至耳里,表示左溢已经在浴室里沐浴。  床边桌子上那件黄色的纱裙吸引了慕歌的目光,强忍着酸痛下了床,拿起那件纱裙,慕歌才发现,竟然内衣内裤都一一俱全。  或许,表面上看起来冷漠的人,做事情要比大大咧咧的人细心很多。  慕歌不得不承认,左溢的眼光很好,不管是尺寸的选择,还是颜色的选择,都那么的无可挑剔。  拿起衣物,慕歌奔进另一个浴室里,开始痛痛快快的洗涮着自己。  当慕歌沐浴完毕,一身清爽的从浴室里走出来时。  便看到左溢一身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坐在落地窗旁的沙发上,一脸认真专注的看着笔记本屏幕。  浅褐色的眼眸开始绽放出异样的光芒,确实,认真工作中的男人很有魅力。  其实,左溢并不是属于富二代,他之所以有今天的财富,都是靠他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的。  这样一个男人,想让女人不风风火火的往他身上扑都难。  “楚小姐,你看够了没?”  冷冽的声音猛然刺激着自己的耳膜,慕歌渐渐晃过神来,这男人,明明还是在全神贯注的工作着,怎么就知道她在看他呢?。  拿起自己的包包,慕歌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左溢道别。  大叔,我要回去别墅做功课了,希望永远不要再见。”  左溢的脸立马黑沉了下去,他不悦的说道。  “叫溢哥哥。”  慕歌不假思索的作呕吐状,一脸纯真无邪的笑着说道。  “厚脸皮的大叔,都快要奔三的人了,还好意思让小妹妹我叫你哥哥,呕……”  在左溢把自己灭了之前,慕歌很聪慧的选择,脚底抹油,逃之夭夭。  其实,慕歌离开酒店后,并没有立即回左家别墅,而是约了自己的堂姐出来喝咖啡。  看着慕歌脸上的表情,高深莫测的变化着,慕言忍不住担忧的问道。  “慕歌,怎么啦?是不是左溢又为难你了?”  慕言是慕歌可以倾诉的少之又少的蜜友之一,自然,慕言知道慕歌和左溢之间的事情。  深呼吸后,慕歌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大概和慕言讲了一遍。  一脸的目瞪口呆,慕言几乎是脱口而出。  “左溢要你嫁给他?而且还是非嫁不可。”  慕歌轻点了点头,语气沉重的说道。  “是,按他的意思说,就是为了把我绑在他身旁,进而,可以更好的折磨我。慕言姐姐,我真的不知道,左溢为何对我有这么大的仇恨?我真的不曾记得,何时得罪过他这号人物?”  看到慕歌这么痛苦,慕言的心里也疼得紧,她轻轻握住慕歌的手,牵强的笑着说道。  “慕歌,那你答应要嫁给左溢了吗?没事,终有一天,都会知道原因的。既然不记得,那就别想了,不要给自己徒增烦恼。”  浅褐色的眼开始变得空洞,慕歌带着自嘲的说道。  “呵,他左溢是谁?他要我嫁,我岂敢不嫁。要知道,他现在手里可是掌握着我妈的命和我哥的前途。对了,慕言姐姐,你的工作有着落了吗?”  慕歌很羡慕慕言,已经大学毕业,可以出来工作了,也不知道,她梦想中的奥斯卡影后离她还有多遥远?  慕言正视着慕歌,眼里有发自内心的钦佩,她佩服自己的堂妹,在面对人生诸多不如意时,依旧还可以如此坚强乐观。  进而,慕言对慕歌的关怀和疼惜,甚至要多过于自己的亲弟妹。  抬起手,她帮慕歌将额前凌乱的发丝梳理整齐,片刻后,温柔的笑着说道。  “或许?嫁给左溢对慕歌你来说,也不见得就是坏事。至少,别人会看在左溢的面子上,不敢欺负你。很碰巧,我竟然被分配到了左家医院实习。”  慕言学的是医学专业,自然而然,工作的单位会和医院挂上钩,不好的预感浮上慕歌的心头。  老天爷就是喜欢作弄人,A市那么多家医院,为何偏偏要选在左家医院?  慕歌讨厌自己在乎的人,和左溢扯上关系。  “哎,接下来依旧还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我也希望,嫁给左溢,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坏。”  “真的好巧,但,慕言姐姐,其实,我一点也不希望你去左家医院实习,我想,凭慕言姐姐你的实力,要去A市其它的医院实习一定也不难。”  慕歌这是在为自己着想,慕言明白,但是,她考虑到的却是另一番面的问题。  “慕歌,我觉得我去左家医院实习,还是很有益处的,那样,我可以照顾好婶婶,免去你不少的担忧。我想,有我在医院替慕歌你看着婶婶,那样,慕歌你心里悬着的石头,也可以稍微落下些。”  有信得过的人在医院里替她照顾着自己的母亲,的确可以免去她不少的担忧,可是,慕歌不想慕言受到任何的伤害,更不想她步入到这趟浑水中。  微微启唇,慕歌刚想开口,但,慕言却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语说道。  “慕歌,不要跟我说可是,我已经决定了,就去左家医院实习。赶紧把咖啡喝了,然后,我们去唱歌,把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暂时忘记掉。”  思衬了片刻后,慕歌只好轻点了点头,她了解自己的堂姐,一旦真正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她多说也无益,于是,她端起咖啡,一饮而尽。  “嗯,走,唱歌去。”  楚慕歌和堂姐慕言唱了整整五个小时的歌,她回到左家别墅时,已经是下午的四点钟了。  随即,慕歌直接奔回房间里,她把房门锁好后,整个人便直接扑倒在大床上,小脚一挥,鞋子胡乱的东丢一只,西丢一只。  双手紧拥着枕头,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慕歌就已经和周公约上会了,可见,她真的累得够呛。  左溢回来时,落地窗外,湛蓝的天空已经被娇媚的晚霞覆盖,是黄昏,倾诉着无声无息的暖暖。  轻轻把慕歌额前的发丝往耳后一别,连左溢自己都未曾发觉,此时自己的眉宇间,尽是宠溺之色。  此时,沉睡中的慕歌很美,会不经意间给人一种错觉,她,宛若就是画中的雪莲,同样那般甜美恬静。  自然而然的凑近自己的唇,左溢在慕歌的额头上落下蜻蜓点水一吻。  动作,那么轻那么柔,丝毫不像他平时的作风。  突然,左溢触电般的让自己和慕歌保持距离,他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他这是怎么啦?看着睡梦中的慕歌,他的心竟然会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  似乎,在此时此刻,他放下了心里所有的仇恨,整整,压在自己心里十年的仇恨。  猛摇了摇头,不,他是恨慕歌的,他要看她失去所有,看她痛不欲生,看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这是慕歌欠他的,他要她用一生来还。  “咕,咕,咕……”  慕歌是被饿醒的,揉了揉疏松的睡眼,她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不经意间,对上左溢那双冷若冰霜的蓝眼。  就只一眼,慕歌的心,瞬间被吞噬了。  她的母亲也有一双蓝眼,如琉璃,称不上光彩夺目,却能迷惑心魂。  慕歌时常会感到惋惜,为何她没有遗传自己母亲的基因,也同样拥有一双蓝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