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三十二章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

第三十二章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70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15
    下午,木籽易在学校里举办了歌友会,算是对母校的一种敬畏之情,李飞飞硬拉着慕歌一定要去参加。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哇塞!好多人哦!小慕歌,这么壮观的场面,你不来岂不是可惜,而且那样,才更加的证明你和木木之间有鬼。”  慕歌向李飞飞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整个会议大厅被人挤满,否说是坐的位置了,就连站着都成问题。  而且,并非大部分都是女生,反而是男女均匀,可见,木籽易的魅力,连男士们都抵挡不了。  三点,歌友会准时开始。  听着听着,慕歌跟随大队人马的脚步,也沉醉了。  抱着吉他,深情演唱中的木籽易,那么真真实实的,就像童话世界里走出来的王子,岂有不迷惑少女心的道理。  她听到了,在他的歌里,有爱。  一曲曲落,一件令全场女生都激情澎湃的事情发生了,她们都恨不得立马跑到台上去。  因为,木籽易竟然说要在台下邀请一位女生和他共奏一曲,爱的全部就是你。  楚慕歌在心里万般的祈祷,那位女生是谁都可以,但就不要是她。  但,很多事情,都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当木籽易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地朝她伸出手时,楚慕歌的脑海里突然一片空白,此时的她,就像大海里的一叶孤舟,迷茫失措。  李飞飞见慕歌一脸呆愣,一动不动的,便故意在她身后推了一把。  在这么大的场合,当然是不能让自己的偶像丢脸啦!  被李飞飞这么一推,一个脚跟没站稳,慕歌不受自己控制的往前倾倒。  木籽易伸手,及时扶住了她的双肩,及时扶住了她。  待慕歌重新站稳后,他竟直接牵起她的手,便往台上走去。  白色的闪光灯开始在眼前亮成一片,慕歌突然觉得,在摄像机前的自己,是那么的片体鳞伤,毫无完整可言。  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注视下,木籽易把话筒递给了楚慕歌,他牵着她的手的手,不曾放开。  楚慕歌是恍惚的,她扪心自问,为什么?她总要让自己陷入于这种苦不堪言的困境中。  熟悉的旋律已如期而至,不就是唱首歌而已嘛?  在这么多人面前,竟然逃不了,那她就选择好好唱。  咬咬牙,没什么过不了的?  她开始随着旋律,唱得投入。  可,就在歌曲接近尾声时,她全身上下开始瑟瑟发抖,。  她感觉到了,有两道阴冷邪魅地目光从角落里射过来,bi得慕歌不得不四处张望。  突然,与目光的主人四目相视,慕歌心中一颤,左溢怎么来了?  难道,是因为报纸的事情,而且还故意不接他电话,让他无法兴师问罪。  慌忙想挣脱开木籽易的手,却无奈,被他握得更紧。  她是在一脸苍白如纸的情况下,把歌曲哼完,幸好,最后一段是合唱。  曲落,慕歌以一句身体不舒服,便走下了舞台。  反正,台下的女生们,早就恨不得她早点从木籽易的身旁滚开。  她这么做,只是如了一大部分人的心愿。  自己有几斤几两,她自己知道。  但如果不是为了她,那他左溢来学校干嘛?  学校是慕歌最后的一方净土,她和左溢在一起,已经抛却了所有的尊严,只有在学校里,她才能和别的女生一样,有着可以继续活下去的小小骄傲的资本。  猜不透左溢来学校的意图,每走一步,慕歌的心里如火板上的蚂蚱,七上八下。  越接近,慕歌瞧得越清楚,他的目光带着无限讽刺意味,让慕歌变得愈发僵硬,她紧抿着双唇,努力的挪着脚步。  牵起左溢的手,绕过了学校严密的紫藤林,将众人的目光看似统统掩住后,她才停下脚步,松开了他的手。  她恼火的看着他,咬牙切齿的问道。  “左溢,你突然来学校干嘛?”  很多时候,慕歌觉得,藏在眼前这个男人峻美冷魅外表下的灵魂,一定是把已出鞘的利剑,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会刺伤人的犀利,让人那么无法轻易靠近。  就算是身穿着最严谨的三件西服正装,他的尖锐之气,仍旧是无法被掩藏。  他的眼神清冷,许是已经做惯了佼佼者的呼风唤雨,眉目之间,更是带着俯瞰众生的高傲和不可一世的霸气。  左溢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来?学校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地盘,倒是你,这么冒冒失失地跑过来,还那么主动的牵起我的手,不怕被人看见么?  “你那小男朋友长得还真是不错,真人比照片上还更好看些,没想到你勾人的本事这么大,只是没送你回家而已,就上了报纸的头条。”  双手环胸,左溢认真的审视起眼前的慕歌。  她穿着浅黄色的套裙,身材纤细。如盘丝般的长发被高高束起,嫩白洁净的面容像是一朵初绽的百合,不染烟尘  她似乎和这所学院里的女生没有任何区别,带着与生俱来的青涩和矜持,拘傲清冷,不苟言笑,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高贵脱俗的气质。  这样的楚慕歌,让他觉得陌生,更让他心中的怒火再次熊熊燃烧起来。  很多脑海中的影像,也开始一一重映。  少年时突然家道中落,他几乎是在一夜间失去了所有,亲人,财富,荣誉……他生命中所有一切最珍贵的东西,都被人无情地夺走。  他苦心经营了这么久,才一步一步地爬上来。  使自己爬到和她同样高的位置,也才能把她从九霄云外的高端拉入十八层地狱,让她也尝到自己曾几何时在污泥中苦苦挣扎的万般痛苦。  但,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楚慕歌,这样高贵,这样端庄,这样完美,与照片中的男人站在一起,如天作之合,地造一双。美好得那么刺眼,让他恨不得将慕歌和木籽易一起摧毁!  她不应该如此的,她应该像往常在他面前时那般无助地苦苦挣扎,苦苦地哀求他,求他放过她,求他从他那颗冰冷坚硬的心脏里,施舍出些许的怜悯给她。  “他只是我的学长,昨天碰巧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撞见,我和他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刚刚歌友会上,也是碰巧被请上去的……”  慕歌有点急切的辩解道,可她听着自己所说的话,摆明了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这世界上,那有那么多碰巧?  一声轻笑,他觉得无比讽刺,说话的语气里,更是注满了无与伦比的嘲笑。  “哦?还碰巧你对他笑得一脸的灿若夏花,又碰巧两人嘴对嘴的亲上了,最后,再碰巧来个离别前的拥抱,对吗?楚小姐,你不觉得,发生在你身上的碰巧未免太多了,怎么,你在发抖,是因为你摆明的做错事心虚,感到害怕了?”  慕歌也一声轻笑,看似理所当然的说道。  “左溢先生,你真会开玩笑,我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感到害怕。”  “你没做错?”  左溢冷叱,大手狠狠捏住慕歌光洁的下颚,将她推倒在缠满紫藤的墙壁上,满眼嗜血的继续说道  “女人,这么快就忘记我是怎么警告你的了?不许在学校里luanjiao男朋友惹麻烦,否则的话,小心你母亲的治疗情况和你哥的个人安危。难道,你为了你那个小男朋友,连你母亲和你哥的命都豁出去不要了?”  慕歌气得浑身发抖,一掌拍开左溢的手。  “左溢先生,请你不要太过分了!媒体喜欢捕风捉影,相信这点,左溢先生比我更清楚了解。我什么都没做,我也算无辜的受害者,你这种指责我不接受。如果你单单是为了报纸的事情,专程跑来学校威胁我,你会不会太闲了?”  左溢一声冷笑,女人,都是喜欢撒谎不打草稿的动物。  “报纸上,刚刚我在台上所见的一幕幕,好个青梅竹马,说得真是贴切,楚慕歌,真看不出来,你这么会保守秘密,竟然连我也敢瞒。”  他说着,一把扯开慕歌胸前的衣襟,几颗蓝色扣子滚落在草丛之中,慕歌一惊,紧紧抓着已经被撕破的衣物作视死如归状,绝不松手。  “左溢,你要干嘛?疯了么?这里可是学校,不是让你撒野的地方,放开我。”  “装什么贞洁玉女,又不是没在外面干过,老子今天就是要在学校里干了你,让你的同学老师,好好看清楚,你楚慕歌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他满眼的嗜血,满脸的千年寒冰。  她使劲全力地踢打着想要逃开,可与左溢相比起来,她的力气是那么弱小得可怜。两只纤细的小手被左溢用一只手轻易地钳在身后,而另一只手,则是在她的裙边处来回的徘徊着。  他的手指,轻而易举地突破了短裙的防线,在她白皙纤长的腿上不怀好意地挑弄着,男人的指尖处有薄薄的细茧,略显粗糙地触感在她细腻的肌肤处刺激着,迫使她,几乎无法站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