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三十三章最耻辱的惩罚

第三十三章最耻辱的惩罚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55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15
    “左溢,这里是学校,请你……别在这里。。”  慕歌别过头,似是在用最强的毅力控制住自己,不让滚烫的泪水滑落下来。  从男人身上所散发出的热度,和低喃在她耳旁的喘息,让慕歌也面红耳赤,她很怕,她真的在这里,做出某种事情来。  她的上齿紧咬着下唇,玫瑰色彩的红唇如血般红得刺眼,她低声对左溢说道。  “左溢,求你……求求你……不要在这里,不要让我的同学老师看见……求求你……”  慕歌很少开口求他,有时候,为了听慕歌说一句求他的话,他甚至是故意做出一些很卑鄙狡猾地举动,让她无比痛苦难堪。  有时,他都已经看见如玛瑙般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滚,但她却高高地仰起头,让泪水又倒流了回去。  可是现在,此时此刻,她竟开口求他,就像是,一只老鼠被猫bi到了绝处,无路可逃,无路可退,唯有用最卑微的态度来乞求他,给她一条生路。  学校对慕歌来说,真的很重要,这是她最后唯一的城堡,如果连这个地方都要被他沾污的话,那她就真的,没有任何路可以退。  虽然,她一直告诉自己,别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哭,那样只会让他更加的瞧不起自己而已,但泪水,还是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晶莹剔透的泪水随着她的言语掉落,砸在左溢胸前的衬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小圆圈的湿迹。  左溢感到自己的胸前微微一烫,泪水浅浅的湿度像是灼伤了他,让他的心里,觉得一阵不舒服。  “只要别在这里,在其它任何的地方都行,你想干什么都行,求求你,别在这里……”  慕歌仍在喃喃地说着,她一脸悲楚,嘴唇已被她自己咬得又红又肿。  从不远处传来男男女女的交谈声,左溢有些许烦躁地甩开慕歌,随即,在她耳边呓语道。  “女人,记住,你刚刚说的,只要别在这里,在其它任何地方,我想干什么都行?”  他用力的牵起她的手,步伐很快,有好几次,害得慕歌差点跌倒。  宛若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左溢终于停下了脚步,幸好,她反应敏捷,不然铁定会摔得屁股开花。  疯了?  这里是在她们学校的洗手间门口?  这个男人,他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魔鬼,一个发了疯的魔鬼。  下意识的,慕歌挪出步伐,转身就想逃。  终究,手腕还是被人紧紧的捏住,全然的挣脱不了。  稍一用力,左溢就把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他笑得锋芒,他在她耳旁饶有兴趣的说道。  “女人,你不是让我那里凉快那里呆着去吗?那里面,很是凉快。”  不再给慕歌任何反抗挣扎的机会,左溢直接把她往女洗手间里拽了进去。  打开洗手间里,左边那排最后一个厕所的门,左溢拉着慕歌一起步了进去。  慕歌的整个身躯紧紧靠着墙,和健硕的他面对面紧靠着,近在咫尺。  可以想象得出,学校洗手间里的厕所铁定大不到哪里去。  她恨自己,为何那么jian?又一次把自己bi迫到这种苦不堪言的困境中。  幸好,现在洗手间里没什么人?不然,后果真的不是她能想象得到的。  她们学校的环境,在A市可是排得上名次的,洗手间里的冷气效果不错。  但慕歌额头上的汗水,却早已汗湿了整头的发,她的心脏,猛烈的撞击着她的胸膛,可是她真的不知,该如何来和一个疯子沟通。  死死的紧抿着自己的双唇,指甲已在掌心里留下半月形的痕迹,她不说话,他似乎也在故意保持着沉默。  良久之后,她终于听到自己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左溢先生,请你冷静下来,这里毕竟是学校,好吧!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慕歌的声音有些许沙哑,带着哭后的韵味,听起来格外的勾人心魂。  左溢看似玩味的笑了笑,他把手臂伸向慕歌,轻搭在她肩上。  “女人,别一副看似马上就要被凌迟处死的样子,在我家的别墅里你可不是这样,你不是挺放得开的嘛,怎么到了学校就转xing了?你不觉得,在自己学校的洗手间里,会很刺激吗?”  思衬了一会,左溢又漫不经心的继续说道。  “到底哪个才是你?在我床上亲吻LV包包的小妖精,还是,在学校里的乖乖女?楚慕歌,我们好了两年,不过,我好像从来没了解过你?”  愣了愣,随即,慕歌面无表情的答道。  “左溢先生,我一点都不觉得,这种会让你我名誉扫地的事情刺激啊!麻烦你清醒一点,你知不知道?如果等会刚好有同学进来,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概念?你不需要了解我,我们各取所需,仅此而已。”  蓝眼里,开始锋芒毕露。  熊熊怒火再度燃烧起,他看着她,说话的语气已经接近轻吼。  “楚慕歌,你还会怕名誉扫地吗?如果你真的会怕,就不会和木籽易当街拥吻,上报纸的头条新闻了。”  “是我该提醒你,现在的身份可是我左溢的未婚妻,如果我把这个消息放出风去,你知道?你这是给我戴了多大一顶绿帽子吗?是,我们是各取所需,但我怕,我再不好好了解一下你,你很有可能还会接二连三的多冒出几个青梅竹马来?”  左溢是真的生气了,噼里啪啦说了这么长一番话后,不给慕歌任何反驳的机会,他便霸道的堵住了她的唇。  男人毫不温柔的用自己的舌去撬开慕歌的贝齿,那么用力的吸允着,宛若要把慕歌揉进他的身躯里。  慕歌开始感到无法呼吸,满脸通红,但她没忘记,她和左溢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学校的洗手间里。  整个人开始软榻下去,如果不是紧靠着墙,紧靠着左溢,慕歌想,她一定早就摔倒在地上了。  知道慕歌难受痛苦,左溢故意加深这个吻,有泪水在滑落,溶进了这个吻里,很咸很苦。  瞬间,慕歌宛若感到,自己的心,已经苍老至死。  如果有人问她,吻是什么感觉?  她会毫不犹豫答道,那种感觉,就像不会游泳的你,正慢慢的沉入海里,窒息难受,直到死亡。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有多长?长到似乎已经可以去申请吉尼斯纪录。长到慕歌竟然很不争气的边流着泪,边晕倒了过去。  当她再次清醒过来,又惊又喜。  惊的是,她此时此刻,竟然是躺在学校里董事长办公室的沙发上。  而喜的是,她终于已经离开了那个让她窒息的洗手间。  抬头,她看着正在扯下自己领带的左溢,脱口而出,莫名其妙的问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我,怎么也会在这里?”  左溢烦躁的看着慕歌,听似不耐烦的解释道。  “这是我的办公室,我出现在这里理所应当,女人,真没像你这样的,连接吻都会晕倒。”  这是他的办公室?  啊!左溢是她们学校的董事长。  看到她一脸的愣然与不相信,稍微平复下心绪的他又继续说道。  “很奇怪?你们学校的钢琴室,还有什么多功能会议厅可都是我投资修建的。哦对了,我一直忘记告诉你一件事。那位叫什么炎鸣的导演,将会在一个星期后,去莱市演讲,学校只有一个名额,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去?”  浅褐色的眼眸忽地一亮,慕歌当然有兴趣。  炎鸣炎导演是谁?连续拿过三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只要是他导演的戏,从来就没有扑街过。  有好几届的奥斯卡影帝影后,都是出自他所导演的戏中。  他捧红的演员数不胜数,但他实在忙,每年只会举办一次演讲,对于她们这些正在就读戏剧方面的学生来说,能去听炎鸣导演的演讲,就算只是在梦中,都会笑着醒过来。  这么个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就在自己眼前,她不是傻瓜,那有不好好争取的道理。  她突然拽住他的胳膊,眼眸里绽放着亮闪闪的光芒,宛若已经把刚刚的不愉快完全抛之脑后。  “你想去?”左溢问,略显薄情的蓝眼注视着慕歌。得到她用力且坚定的点头后,他突然把话一转,“你想去的话,我当然可以推荐你去。不过,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慕歌屏住呼吸,一脸认真的说道。  “左溢先生,我可是个绩优股,投资在我身上绝不会错,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说以后对我而言太遥远了,不如,你现在就报答我吧。”左溢边说着,边故意拉近他和慕歌的距离。“楚小姐,用你的所有来取悦我,如果我满意的话,兴许我就会把这个仅有的机会,送给你。”  左溢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看到她颜面无存,万般不堪,狼狈至极。然后,他会等着她,用最卑微的方式出现在他面前,去苦苦哀求他的施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