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三十四章用自己的所有取悦他

第三十四章用自己的所有取悦他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141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15
    “不说话,是不是代表你,根本就不稀罕去听这个什么炎鸣导演的演讲?算了,既然你不稀罕,那我还是把这个仅有机会给那个真正想要的人去……”  她忽然开口,毅然决然的打断了男人将要继续说下去的话。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这个机会我要定了。”  随即,她迅速从沙发上爬了出来,紧接着,动作敏捷的跳坐到男人的大腿上,毫不忌讳的与他四目相对。  她其实可以选择打开办公室的门,潇洒离开,但她没有,她豁出去了,  尊严,骄傲那些东西,早在她十八岁生日的那个晚上,就被这个男人糟蹋得灰飞烟灭,如果真如他所说,只要她把他取悦开心了,他便给她这个仅有机会,那她不在乎,再试上一试。  不过是疼与痛罢了,她已经习惯了,她完全可以忍的。  “该死的,我是让你取悦我,不是让你断了我的子孙后代啊!”  左溢怒吼了一声,及时地用双手紧握住慕歌的双肩,不让她再继续下去。  两年了,他要了她两年,可她依然像个木偶一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该如何去取悦一个男人?  慕歌被他突然的这么一声怒喝,变得有些不知所措,她的身躯很是别扭地半悬在左溢身上,全然没有了着力点,让她觉得十分的惶恐不安。  她试着,轻动了动身躯,只是极其微小的动作。  “女人,别再乱动了!否则,我可不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慕歌嫩白柔软的胸前,有着一小块一小块浅淡的青痕,是他上次留在她身上的。  看见这些痕迹,竟让他莫名地感到有些不快,强忍着,即将要爆炸的**都市,他不想,在她的身上留下更多的青痕。  可某种事情,却不是他不想,就能控制得了的。  不曾有过的情愫,在慕歌的全身上下乱蹿着,宛若一束不大的火花,于她的四肢百骸中游走。慕歌不受自己控制地颤抖着,双脚无力,最终,还是跌坐了下去。  “啊!”  不约而同,两声呻吟从他们口中惊呼出。  慕歌是因为恐惧与疼痛,而左溢却只是因为满足。  不管他在心里,对慕歌有着什么样的看法,但,他们的身体有着惊人的默契度这件事,却是他怎么也无法抹杀掉的事实。  若说,最初他买下慕歌,只是因为报复,但,把慕歌留在身边两年,他对她,却从来没有厌烦过。  他喜欢她的身体,轻盈,干净,更有着不可思议的柔软,将脸埋在她香肩上,就会闻到,只属于慕歌的味道。  像开满庭院的梨花,白茫一片,清冷高雅,浅浅的芳香。  “是不是很疼?”  他们离得很近,近到两人不得不把对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就算是再微妙的表情,都无法逃过对方的视线中。  经左溢这么一问,慕歌倒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好。她宁可他像往前一样,单枪直入,也总比这样扭扭捏捏要来得更彻底些。  慕歌有些尴尬的把脸转向一边,眉头紧锁。  “既然你不答话,那我就当你没事好了。”  因为空间有限,让他无法尽情地挥洒自己的**都市,稍停了片刻后,他将她拦腰抱起,往办公室隐秘的内室走去。  拦腰抱起之时,发出了“啵”的一小声音符,几滴透明液体,莫名其妙飞溅在了左溢的手臂上。  把慕歌平放在床上,左溢似笑非笑地将自己的手臂举起,放在慕歌的眼前,慕歌的脑中,即刻如雷鸣般轰然作响。  火辣辣地温度灼烧着慕歌的脸颊,她的脸上迅速泛起红晕,眼中泛着点点的泪光。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诱人?  左溢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胸膛中异常活跃的跳动着,他紧抿起双唇,轻身跃上床,下一秒钟,毫不犹豫的挺身攻破。  室外一片熙熙攘攘,室内一片春光无限。  慕歌醒来时,夕阳的余晖,正穿过不远处的梧桐树,点点金光密密麻麻的洒入房中,将白灰色的地毯映照成暖暖的浅黄色。  身体里涌上熟悉的酸楚与疲乏,让她不自觉得又轻轻闭上眼眸。  还真是没用,做到最后,竟然又晕了过去。  晕过去了,自然而然便就没办法问左溢,对自己的取悦,到底满不满意?  若左溢的答话是不满意,那她又该怎么办呢?攒够了力气,用自己的所有重新取悦他一回吗?  再取悦他一回后,若答案还是不满意,她是不是就该跪下去求他了?求他,把这个机会给她。  好jian啊!  嘴角轻扬,慕歌嘲讽的轻笑了一下,难怪?左溢总要羞辱她,现在连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将自己所处的位置环视了一遍后,慕歌很快便明白,她现在是正处于左家别墅里。  她打从心里讨厌这栋,看似豪华且尊贵的房子,它对她来说,不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而是小到一花一草都亲眼目睹着,左溢是如何一次又一次的把她bi到退无可退?让她bi不得已的哭着求他,求他要她,或是放过她。  如此触目惊心的不堪,让人实在无法不心力交瘁,心生厌恶。  忍着酸楚与疼痛,慕歌艰难的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本披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没有预兆的滑落下来,摸着法国有名设计师手工制造地昂贵衣服,令她一时之间,有些许恍惚。  两年前初见左溢时,他根本就不会穿这种衣服,虽然有钱,但却半点品味都没有,他的衣柜里,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衣物的颜色除了黑色还是黑色,宛若要把大雨即将倾盆时的天空,收藏起来。  后来和左溢的相处中,慕歌总有意无意地告诉他,法式正装三件套与休闲西装的很多区别,她告诉他,出席较为重要的晚宴时,领结大部分时候要比领带,更容易讨得女人的欢心,闪着夺目光芒的袖扣,是一种,身份与财富的重要象征……  在她楚慕歌的世界里,从未出现像左溢一样的男人。她不知道?如他这般自私,狡猾,和禽兽同名的男人,是如何能在危险重重,常常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商场中生存,并且获胜。  她只知道,凭他左溢的手段,他做到了,曾几何时嘲笑过他的人,都被他一一踩在脚下,然而他,则是踩过他人失意的肩膀,登上了属于财富九霄云外的高端。  房间里很是安静,虽偶有微风拂过淡紫色的纱帘,但那声音实在小,绝不足以让慕歌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  直到,食物的香气随着轻风弥漫而来,引诱得慕歌不得不停下思索,不自觉的抬起头来。  “醒啦?先吃点东西。”  慕歌直勾勾的盯着左溢手里的食物看,她不知,他站在床的另一边多久了?  嘴角开始抽搐,她一脸似笑非笑的对他说道。  “看来,左溢先生对我的取悦,还是较为满意的。要不然,也不会亲自帮我送吃的?”  左溢把手里端着的粥,转移到慕歌的手里,当手与手相互碰触到的瞬间,有股,被称为暧昧的暖流,在指尖处蠢蠢欲动着。  “虽然,和五十块钱一炮的小姐比起来,你的技术差很多,但,看在你比她们干净的份上,算你勉强过关了。放心,这个机会肯定是你的。”  蓝眼里锐利诡异的光芒,可是丝毫都没从慕歌浅褐色的眼眸里逃过。  直觉告诉她,左溢没这么好心。  话虽伤人,但她更注重的是结果,她可是很怕,山的里面还藏着一座巫山。  她很喜欢看炎鸣导演的戏,是那种,超乎一般的喜欢,对她来说,能亲眼见上一面就是特奢侈的事,没想到,竟还会有机会可以让她亲临现场听他演讲。她想,那样的一节课,一定对她的未来很有影响。  笑由心生,慕歌不自觉的喃喃说着。  “真的?这个仅有的机会,会是我的。”  淡漠的点了点头,左溢算是默认了。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慕歌迫使自己从美梦中苏醒过来,把手中精致的瓷碗放置桌上,拿起正在强烈振动着的手机,往手机屏幕上一看,她松了口气,还好,是李飞飞。  按下通话键,李飞飞急切慌乱的声音便传至她耳旁。  “小慕歌,你快来救我,快来……我在梨山半山腰处的破庙里……TmD,不要碰我。小慕歌,你快来,不然,我会……”  慕歌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那头便直接被切断了。  “嘟嘟嘟……”的声音开始在她耳旁虚无缥缈的回荡着。  几秒钟过后,慕歌反应了过来,李飞飞碰到麻烦事了,而且,还是个不小的麻烦。  转身,她毫无预兆的伸手,紧握住左溢的胳膊,急切的话语里带着浓厚的喘息声。  “溢哥哥,请你和我一起去救我的朋友,现在马上就去。”  他感受得到她的着急,他明白,是她最重要的朋友遇到了麻烦。  帮,还是不帮?开始强烈的撞击着他的胸膛。  那双完全空洞的眼,瞬间从他脑海里一晃而过,捏紧自己的拳头。  他在犹豫,是原本存在着的善良,与早已负荷的仇恨在激烈做着斗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