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三十五章帮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第三十五章帮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110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16
    泪花开始在慕歌的眼眸里闪烁,她是打从心里,万般的担忧,但她也明白,自己单枪匹马,不仅救不出好友,说不定还会把自己也赔上。。  现在最快的办法,就是求助眼前的男人。  “求你,帮我。只要你和我一起去,我保证,我一定会好好学着来取悦你。求你……帮我……只要你愿意帮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看着左溢似乎没有要动身的准备,她真的急了,李飞飞是她生命里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她不想,也不能让她有事。  因为着急,晶莹剔透的泪水,终究还是从慕歌的眼角滑落。  就在她脑子一片空白,准备扑通一声直接跪下时,左溢总算是抿了抿唇,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来。  “走。”  他替自己找了个理由,她楚慕歌只准在他的折磨下,生不如死,别人想cha上一脚,连个窗都没有。  他的步伐虽称不上急促,但慕歌还是得小跑起来才能跟得上他的脚步。  心里的万分着急,让慕歌不自觉的加速跑了起来。  打开车门,她坐在副驾驶座上,赶忙为自己绑好安全带。  从这里到梨山的距离一点都不近,速度再快,估计也要半个小时的车程。  紧捏紧自己的粉拳,她怕,会来不及。  “飞飞,你一定要坚持住,我马上就来救你,一定一定要坚持住。”慕歌在心里轻吼着说道。  “坐好。”  话落,左溢便开始发动车子,说过了,他车神的称号绝不是凭空而降。  牵强一笑,用力且坚定的点了点头,此时此刻,慕歌就是相信左溢,不管左溢把车开得多快,她都相信他,一定可以把她安全送到。  车子开得很快,快到,慕歌根本无法看清楚周遭的一切,于是,她干脆闭上了眼眸。  慕歌的心,已经紧紧揪在了一起。  时间,过得好慢好慢,简直就是度秒如年。  用力的握紧自己的粉拳,慕歌已经做好视死如归的心理准备。  遇到麻烦时,李飞飞可以毫不犹豫的挡在她身前,她又何尝不是如此?  十五分钟后,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梨山山脚处。  半个小时的车程,左溢用十分五钟的时间便赶到。  可见,他和车定是非一般的朋友。  已经顾不得整理一头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发,慕歌急急忙忙的打开车门,随即便已经开始往梨山的半山腰奔去。  梨山虽算不上是陡峭,却也不是很容易便让人可以爬上去的。  当真是山路,并不是人为故意修建的石阶梯。  梨山,顾名思义,整座山几乎覆盖满了梨花树。  二三月来,白茫茫一片,会让你以为误闯入了雪的世界。  那满山弥漫的清雅芬芳,会着实让你懂得什么是真真正正的神清气爽?  呈现在眼前,石头与石头之间的距离,让慕歌有了些许犹豫。  她贫血,还有点恐高,因此平常,像爬山这种活动,她一般都会婉转的拒绝。  几妙钟后,咬咬牙,她豁出去了,跳。  就在她往后退了一步,准备来次史无前例,奋不顾身的跳跃运动时。  左溢对她伸出了手,山是空旷的,他的话语传到她的脑海中,变得有些虚幻。  “女人,开口求助别人也是一种美德,死死的硬撑着,最终苦的,只会是你自己而已。”  慕歌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小手,置放在左溢的大掌上,她相信左溢,她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交到左溢的手中。  “谢谢!算你有点绅士风度。”  因为,有左溢牵着她的手,所以,她变得轻而易举,就能跳过一块又一块的石头。  梨山不算高,但也不算矮,平常,如果没一个小时以上,她楚慕歌绝对爬不到半山腰处。  人的潜能,果真是无限的。  将近二十分钟后,慕歌已经能看到半山腰处的破庙了。  世界,瞬间安静了下来。  满地被撕得凌乱的衣物,硬生生的宣告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幕幕。  左溢背过了身,他果断的脱下西装外套,递到正一脸呆愣的慕歌手中。  有千万根无比细小的银针,正在拼命的扎着慕歌的心,让她千疮百孔,疼到忘却呼吸。  眼前的这一幕,对慕歌来说,和自己父母亲当初的血流成河,是那般的相似。  屏住了呼吸,她用手拼命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和鼻子,她不能,让泪滑落。  她另一只手紧紧的捏住左溢的西装外套,开始艰难的迈出步伐,一步,两步,三步……  寸步难行的朝坐在地上,满脸黯然,双眼空洞的李飞飞走了过去。  她温柔的把西装外套裹在了李飞飞的身上,失去色彩的唇,在李飞飞的耳旁轻轻说道。  “飞飞,对不起,我还是来晚了,飞飞,我们这就离开,我带你回家。”  听完慕歌的话,李飞飞像一只刺猬一样,急急忙忙的往旁边挪了挪,嘴里开始不停的喃喃说着。  “小慕歌,别碰我……我很脏……我身上……染上了瘟疫……知道吗?你们谁都不要碰我。”  泪水,蜂拥而出,她一定要查出,是谁干的?如果她不把那群人渣混蛋五马分尸,她就不是楚慕歌。  她急急忙忙的握住李飞飞的手,看着满脸苍白无血色的李飞飞,心如刀割。  语气坚定,浅褐色的眼眸里,倾注满了人世间最有爱的柔情似水。  “不,飞飞不脏,一点都不脏。飞飞,告诉我,是谁?到底是那个混蛋干的?”  李飞飞从慕歌的手里挣脱出自己的手,开始往自己的身上猛抓,还边撕吼着大声说道。  “小慕歌,你骗我,明明就很脏,你看,这里还有那些混蛋留下的口水……小慕歌,你知道吗?那些混蛋有四五个,所以,真的,特别特别的脏……小慕歌,你看,他们的口水抓不掉,我的力气太小了……小慕歌,你帮我一起把那些混蛋的口水抓掉好不好?还有这里,这里,就连脚底都有……小慕歌,快点,快点帮忙,我一定要把这些皮通通都撕掉……”  泪水,止不住的流。  慕歌开始哽咽,她使出吃奶的力气,紧紧握住李飞飞的双手,不让李飞飞再继续抓破自己的皮。  “飞飞,不要抓了,我们回家,好好洗个澡,用很多很多种沐浴露,用很多很多种漱口水,绝不让那群混蛋在你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好不好?飞飞,我们这就回家。”  很难找到一个词语,来形容慕歌此时的心痛。  她不懂,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如此赤luoluo的伤害,她生命中一个又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老天爷,所有的磨难,所有的伤害,所有的不堪,请统统都降临到她身上来就好。  她万般呼唤,万般恳求老天爷,不要再伤害她爱的人和爱她的人。  李飞飞停住了手里的动作,脸上的表情,让人看起来,是那么的虚幻缥缈。  黑珍珠般的眼眸里,少了那抹水灵灵的青春靓丽,让人望进去,像深不可测的无底洞。  她的声音,包揽着镇定中的平稳,空洞中的不知所措,死亡前的最后挣扎。  “洗不掉的,那些痕迹,那些味道,那些丑陋的脸庞,统统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他们,会与我如影相随,像一段影片,会不停地在我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重映着。”  “慕歌,看在我们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痛快点,直接给我一刀吧!下辈子,我还要和你做最好的闺蜜。”  “小慕歌,我好像看到了,我们一起去买限量版HelloKitty的场面,我们很兴奋,都笑得异常的开心。可是,小慕歌,我们还没一起去听小志的演唱会呢?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那首十七岁的雨季……”  鲜红色的血液,缓缓的,从李飞飞的嘴角溢出,滑过她尖细白皙的下巴,随即,在她luo露白皙的胸前,绽放出一朵刺眼的红莲花。  反应过来的慕歌,她惊呼一声。  “飞飞,不要,求你,放点张开自己的嘴,飞飞,你不能这么做,我不许你这么做,不然,下辈子我一定会恳求死神,不要让我与你相识……”  “轰!”  是左溢,给了李飞飞当头一棒,迫使她,直接昏迷了过去。  看着晕倒在地上的李飞飞,慕歌毫不犹豫的去掰开她的嘴,让她的双齿不再紧咬着自己的舌头。  鲜血仍旧从李飞飞的嘴角缓缓滑落着,慕歌把正闪烁着泪花的视线,转移到左溢的身上。  眼眸里蔓延着的,是卑微得不能再卑微的求助。  凭她自己的力量,真的很难,把李飞飞背下山去。  没用,她真的很没用,什么事都做不好?  她甚至都开始怀疑,她离开左溢之后,会不会直接见不到明天的日出?  左溢知道,慕歌的心正在滴血,他知道,自己该给她再当头一击,看到她心痛,看到她止不住的落泪,他是该开心的舞动起来,可为何?当他看着慕歌眼角处的泪水时,他的心,却会开始硬生生的疼了起来。  不,他是恨她的,那种恨,早已深入骨髓,他绝不容许自己心慈手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