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三十七章女人,你学乖了?

第三十七章女人,你学乖了?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100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16
    “女人,不该知道的事情就不要问,该让你知道的事情,我自然会让你知道。。”  看着左溢一脸的严肃,慕歌故意朝他,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最好,永远不要让她知道,她有预感,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那不会是她想知道的答案。  就像,很多时候,真相往往都不是美丽的。  慕歌故意,加重手里的力度,越发的环紧左溢的腰身。  其实,慕歌也喜欢左溢身上的味道,是那种,淡淡的,薄唇清香。  好闻,却又一点都不缺乏男人味。  很奇怪的,慕歌竟会觉得,像现在这样抱着左溢,竟可以打从心里,给她一种,已经很久没有过的安全感。  她压低自己的声音,那种语气,听得出是在商量。  “那个,我能不能?也去帮杨医生的忙。”  她心里对李飞飞的万般担忧,从未稍微休停过。  慕歌想立刻马上听到,杨子皓给她的肯定答案。  一种傲然的征服感,爬上左溢的心头,他挑了挑眉,嘴角勾起的弧度,带着一丝丝嘲讽。  “女人,你学乖了,竟然连这种小事,也知道争取我的意见,怎么?现在对你而言,我很可怕。”  魔鬼对谁而言,都是可怕的,不是吗?  竟然他左溢喜欢死死的把她踩在脚下,那她就试着乖乖做到,或许?那一天,左溢觉得对她腻了,就会一脚把她踢开。  况且,她的反抗,只会换来左溢更多想方设法的摧残与折磨。  深呼吸,慕歌决定了,要做他左溢小鸟依人的女人。  微微抬起头,慕歌对左溢,如沐春风一笑,唇红齿白,竟让左溢看着,有了几秒钟的恍惚。  慕歌鲜少会这样对他笑,因此,他有预感,慕歌是有阴谋的。  苍白的唇已渐渐恢复血色,慕歌的嘴角轻轻扬起,勾勒出一个尤如月牙般纯净柔美的弧度。  “溢哥哥,你这么的强大,是我太愚蠢,现在才懂得学乖,不是吗?像你这么强大的靠山,谁会不懂得靠着。你对我来说,一向都是可怕的。”  话落,连慕歌自己听起来都觉得酸溜溜的。  看来,她很没有拍马屁的潜质,听着左溢刺耳的轻笑声,她一脸囧样。  “笑什么笑?真是的,也不知道配合一下?难道,你不知道唱独角戏会很累的吗?快点答话,我到底能不能去帮杨医生的忙?”  点了点头,左溢仍依旧一脸很是欠揍的笑颜。  他是强大,但他不可能会是楚慕歌的靠山,至少这辈子不可能?  这辈子,他最大的使命就是让她楚慕歌生不如死,受尽万般的折磨。  得到左溢的应予,慕歌马不停蹄的往身后的小机舱走去。  杨子皓正在帮慕歌清理着舌头上的伤口,而闵俊泰也没闲着,他正用棉签,小心翼翼的帮李飞飞腿上一些小皮外伤上着药。  来到他们身后的慕歌,有了好几秒种的愣然,她忍不住在心里感慨道。  好温柔的两个男人,就是不知,怎样的女子可以和如此的男子相依相伴过一生?  “杨医生,我好友没什么大碍吧?”  杨子皓抬起头,手里清理伤口的动作仍然继续着,他朝慕歌温和的笑了笑,说道。  “不用担心,没什么大碍,就是,由于她头部受到的撞击过于猛烈,可能一时半会还清醒不过来。”  头部受到的撞击过于猛烈?  下一秒钟,慕歌便知晓谁是侩子手?  她也朝杨子皓从容温和的笑了笑,杨子皓是个如春风那般,会让人感到舒适的男子。  温润型的男子,就是较为容易博得女子的好感。  杨子皓给慕歌的印象一直都很好,好到已经接近那种无可挑剔的地步。  和左溢比起来,便就是两个极端,一个极好和一个极差。  “杨医生,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  轻摇了摇头,温和的笑颜依旧。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不经意间的四目相视,脸上的笑颜都瞬间凝固住了。  有种莫名的情愫,在他们之间开始暧昧的蔓延,其实,慕歌心中一直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就如杨子皓这般。  温柔,细心,体贴,是那种,有足够的耐心,肯陪着自己逛完整条街的男人。  “咳……咳……咳……”  闵俊泰不停的轻咳着,他虽然杀人不眨眼,但对自己的兄弟,绝对是两肋cha刀。  “你们这是在深情对视?我怎么那么倒霉,又被活生生的直接视为透明。皓,Boss的脾气,我想,你比我清楚。”  闵俊泰虽嬉皮笑脸着,但说最后一句时,眼里却有着非常严肃的提醒韵味。  他现在是局外人,他清楚,有些火苗,就得趁没燃起之前,赶紧熄灭。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慕歌尴尬的收回自己的视线。  或许,左溢说得没错,她就是个荡妇?  “飞机应该要降落了,我先去外面看看。”  慕歌听到自己的心脏,正在猛烈的撞击着自己的胸膛。  在她转身离开的刹那间,两朵红晕飞上她的脸颊,边走,慕歌边在心里告诫自己。  “楚慕歌,请你醒一醒,你已经过了那个,可以让你少女怀春的花季雨季了。”  “楚慕歌,请你别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很多东西,你连想想的念头都不该有。宛如爱情,对你来说,便是千万般的奢侈。”  倒吸了口气,慕歌重新回到左溢的身旁。  她双手cha腰,一脸大义凛然的说道。  “左溢,你丫的还真不是男人,我猜,你一定从来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是什么?对飞飞下手竟然那么重,导致她一时半会都清醒不过来。”  左溢耸了耸肩,自嘲的说道。  “这还真是,好心没好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好人?  如果他左溢是好人,那这全世界,就没有坏人了。  “等太阳什么时候从西边出来,你再把好人这个词语,放在你自己身上吧?”  换成慕歌双手环胸,一脸的鄙夷。  飞机已进入缓缓降落的阶段,最终,停在了那栋三层小屋的阳台上。  抱着李飞飞下飞机的人,依旧是闵俊泰。  慕歌对闵俊泰轻点了点头,她脸上清逸的笑意,是她对闵俊泰最真诚的道谢。  刚迈出步伐,准备紧随其他人的脚步下楼时,她手机的信息铃声,却悦耳的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打开信息一看,慕歌整个人,彻底怔住了。  全身上下的力气,宛若瞬间被抽光,幸好,左溢在她身后及时把她扶住,不然,她铁定会和大地来个火辣辣的拥抱。  原来,李飞飞之所以会受到这种恶梦般的伤害,统统,全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是她,都是她。  整个脑海里开始“轰轰轰”的作响,她不怪别人,只恨自己。  看到一脸花容失色的慕歌,左溢接过她手中的手机,认真的察看起来。  这条信息,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信息的内容如下。  楚慕歌,你的好姐妹被他们伺候得很爽吧!很快,就轮到你了,到时,可要好好放松自己,才得以好好享受一下别样的**。然,信息的署名是阿音。  断续的猜测,被慕歌在脑海中连贯了起来。  如果,她可以语气更凶狠些的去拒绝木籽易,或许,就不会发生报纸上的事情。  如果,没有发生报纸上的事情,阿音她们就不会来找她麻烦,那李飞飞也不会因为不想她受伤害,而和阿音她们起冲突。  那么,刚刚万般凌辱xing的一幕幕,便就不会发生在李飞飞身上。  原来,她就是那个侩子手。  原来,这一切统统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她真的不知,自己以后该如何面对李飞飞?  同为女子,她明白,初夜对一个女子来说,是何为的重要?  心,凉到透顶。  更是在不断拼命的纠结成一团,果真,这世界上,最昂贵的便是后悔药。  后悔药之所以珍贵,就是因为压根不存在。  “女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现在该想的,便是如何能将伤害降到最低点。不知所措的逃避,只会让你更难受。”  转过头,慕歌一脸迷茫的看着左溢,嘴里喃喃的说道。  “请借我个地洞,让我先把自己藏起来,那怕只有一会会,也可以。”  她没那么坚强,在很多的事情面前,她显得那么的单薄,那么的无能为力,不是她想,事情就真的会变成那个样子的。  本以为,左溢会取笑她的荡妇行为,所带来的应得报应。  在慕歌的印象中,左溢很喜欢在她痛不欲生时,加倍的落井下石。  “女人,跟我走。”  好熟悉的台词,两年前,左溢也对她说过类似的话语。  她的手,就这样被左溢的手,踏踏实实的牵着。  罢了,反正她的心,也正逐渐被死潭里的水注满。  干脆,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她楚慕歌就是不跨,不低头,不认输。  她倒是要看看,老天爷还能给她多少的折磨?  来到二楼的主卧房,“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关上了,和外面的世界,与世隔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