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三十八章从她身后直接挺进

第三十八章从她身后直接挺进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107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16
    “左先生,你可以出去了,我想,自己一个人呆一会。。”  左溢的大手一挥,慕歌整个人便跌倒在了床上。  随即,他欺身而上。  毫不温柔的撕开她身上的衣物,嗜血的蓝眼里,不知何时,已被**都市所填满。  反应过来的慕歌,意识到自己身上已没任何衣物的遮挡。  她用力的想把左溢从自己身上推开,这男人,还真是个疯子。  明明,前一秒钟还是正常的。  力道相差甚远,慕歌停止了自己手里的动作,她轻吼一声。  “左溢,你疯了吗?干嘛无缘无故撕裂我的衣物,放开我……”  他全然不理会慕歌的反抗,霸道专横的啃咬着她白皙的脖子。  每个吻,都带着十足的霸气,留下深深的草莓印迹。  慕歌一脸黯然,双眼空洞的看着左溢的所作所为。  她累了,真的累了。  伺候着这样一个疯子,心力交瘁的她,迟早有一天,也会同左溢一样,变成疯子。  现在,她的苦,她的痛,她的悲楚。  统统都是正在和她的身体缠绵着的这个男人,所给予的。  密密麻麻的疼痛感,害得她,又差点晕倒过去。  僵硬,没太多知觉的身躯,突然被人翻了个身。  “啊!”  她痛得难受的惊呼一声,这男人,绝对是个魔鬼,怎么可以?从她身后直接挺进。  指甲已经嵌入手掌心里,她真的觉得,好疼好疼。  疼到她连呼吸都成问题,而左溢,是那么毫不温柔的,完全不顾慕歌的叫喊,只知,尽情的挥洒着自己的重要部位。  很不争气的,她又昏阙了过去。  但是,左溢有办法,让她痛到再次重新清醒过来。  她是个知道疼,知道痛的木偶,任凭欺凌在她身上的男人摆布。  时间真的是细水流长,她感觉,宛若已经过了好几个世纪那般长。  她终于等到了,左溢发泄出自己的**都市,得到了想要的满足与享受。  左溢把自己的头,紧靠在慕歌的香肩上。  他声音沙哑,眼瞳里依旧有火在燃烧,嘴角处的笑意,有着锋芒,有着报复的快感,也有着一丝丝的享受。  “女人,感受如何?你现在的感受,就是你好友的感受,甚至,她要比你更恐慌,更疼更痛,更加的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而她的这些伤害,统统都是因为你的无知,把持不住自己而造成的。女人,你猜,你的好友醒过来后,会不会恨你?”  是,就是因为她的无知,她的把持不住自己,才会让李飞飞受到同她刚刚那般撕心裂肺的伤害。  泪水,无声无息的落下。  李飞飞恨她是应该的,慕歌只想知道,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李飞飞好过一点点。  她不要,李飞飞和恶梦如影相随的过日子。  全身酸痛的程度,让慕歌想翻个身都难。  浅褐色的眼,开始燃烧起熊熊火焰,**i急了都会跳墙,更何况,她是个有思想,有感觉的人。  苍白的唇紧抿在一起,慕歌提高音量,喷了左溢满脸口水,惊呼一声。  “混蛋,统统都是混蛋。”  嘴角处,带着胜利的笑颜。  看到慕歌痛苦,左溢就是该开心的捧腹大笑。  当一个人被仇恨彻底的蒙住双眼,那他的眼里,除了仇恨,就还是仇恨。  “女人,我可以帮你,教训那群混蛋。”  左溢总是知道,她需要些什么?什么东西对她最具有诱惑力?  浅褐色的眼眸一亮,她要杀了那群伤害李飞飞的混蛋。  现在的慕歌,真的很想立马跑到那个阿音面前,狠狠的给她掌,然后,再把她狠狠往地上一踩,最好直接把她的五脏六腑统统踩爆出来。  同为女人,何苦这样为难女人。  是别人先不仁,就休怪她不义了。  她怒视着左溢,在她心中,左溢和那群混蛋一样。  慕歌的不悦,尽写在脸上,更用她的言语,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么说,左先生你,刚刚也做了一回混蛋,哦,不对,更加确切的说,是两年多的混蛋。我楚慕歌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们这些混蛋,统统都要找上我。我明明和木籽易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他自己强吻强拥得我,为什么到头来?是我该背着荡妇的黑锅。如果是我上辈子作恶多端,这辈子必须倒霉透顶,那我也认了,但,飞飞是无辜的,为什么?你们这些混蛋要这样欺负她?所有所有的伤害,就都冲着我楚慕歌来好了!老天爷,我不怕你。”  泪水滑落至嘴角处,苦苦的涩涩的。  慕歌勉勉强强的抬起自己的手,胡乱擦着眼角的泪水。  她不会选择自暴自弃,未来的路,还那么长,她这小小的肩膀,不得不背负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片刻后,吸了吸鼻子,慕歌脸上的笑颜,清逸明透。  “左先生,说吧!我要怎样做,你才会帮我教训那群混蛋?”  左溢的蓝眼里,浮起一丝丝对慕歌的敬佩。  他敬佩慕歌的坚强,如果慕歌不坚强,相反的很懦弱,或许,很多事情就不会有这么的,有趣好玩了。  “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我就帮你教训那群混蛋,男的可以让他们少只胳膊少条大腿的,或者是直接去喂狼?至于女的嘛?是不是也要找一群混蛋,把她们给干了。”  少只胳膊少条大腿?或者是直接去喂狼?  慕歌的心里开始纠结,她于心不忍,但一想起李飞飞的恶梦,她就恶狠狠的在心里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心慈手软。  “好!成交,我陪你去参加宴会,你帮我教训那群混蛋,对付男的,是要少条胳膊呢?还是少条大腿,或者是直接拉去喂狼?你就自己看着办。至于女的嘛!一定要让她们好好享受一下,总之,我要她们比李飞飞痛苦百倍,千倍,万倍啊!”  她楚慕歌,绝不是好欺的主,要明白,这个社会,很现实,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欺。你对别人的心慈手软,只会换来别人对你更多的伤害。唯有让别人也身临其境过,他才会知道自己曾经错得有多么离谱?  此时,慕歌浅褐色的眼眸里,锋芒无比。  左溢没想到,原来慕歌的心,也有这么凶猛的时候。  他一直都知道,慕歌是那种,会毫不犹豫冲过去,抱走正站在马路中间,很危险的小孩子的人。  或许,慕歌是很善良,但不代表善良的人,面对别人对自己的伤害时,就不会反击。  如果有一天,自己对她的伤害,已经超过她所能承受的范围内,左溢想,她一定会像对待这群混蛋一样的对待他吧!  为何?他的心会开始隐隐作痛,是不想,不愿意看到慕歌恨他吗?  和自己内心深处的恨比起来,左溢这种不想,在心里所占的位置,太过微妙。  点了点头,左溢略显绅士风度的说道。  “好,就按照你说的办。女人,记住,今晚不要给我找麻烦。如果你不乖,今晚发生了什么意外?那我们的交易就自动取消。”  虽说,这两年来,慕歌很少出席一些大型的商业宴会,但,慕歌相信自己的能力,一定可以面对自如。  左溢已经将自己从她身上移开,步入了浴室里。  他说过的,他不喜欢,身上有她的味道。因此,每次办完事,左溢最先去的地方,一定是浴室。  艰难的挪了挪,自己很是酸痛的身躯,慕歌发现自己,似乎连下床都成了她现在的麻烦事。  也不知道,李飞飞醒了没有?  如果醒了,是不是也和她一样,全身上下酸痛无比,连下床都成问题。  慕歌的心里仍保持着一丝丝希望,她祈求能得到李飞飞的原谅,更希望时间,可以尽快磨灭掉李飞飞的恶梦。  她和李飞飞之间的友情,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好得无与伦比吗?  慕歌离开的时候,李飞飞还未清醒过来,她千嘱咐万嘱咐保姆周姐,一定要照顾好李飞飞。  最后,在左溢一脸气急败坏,下了最后通牒的情况下,她才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李飞飞,依依不舍的离开。  上了车,慕歌心里,万分的忐忑不安。  坐在主驾驶座上的人是闵俊泰,她和左溢坐在后座上。  左溢和她虽各坐在后座左右两边的位置上,但慕歌,却还是能感受到左溢身上的霸气。  别过头,慕歌故意不和左溢保持着四目相对。  望着车窗外,一逝而过的风景,急躁不安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  来来往往的人群,有人步伐急促,有人走得恍惚,鲜少有人步伐平稳。  心里装着什么事,脚下的步伐便会呈现出怎样的速度来?  慕歌开始陷入发呆的状态中,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在一家高档的美容院门口停了下来。  左溢很有绅士风度的帮她打开车门,慕歌在心里暗骂左溢虚伪。  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自己的身躯,酸痛得快要散架。  左溢看出了慕歌的不适,故意让慕歌的手挽住他的胳膊。  “假好心,左先生,你就是那种,披着羊皮的狼。”  慕歌满脸看似端庄的笑颜,在左溢的耳旁小声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