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四十四章这是在和她调情吗?

第四十四章这是在和她调情吗?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81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19
   随即,市长整个人软塌塌的趴在了慕歌的身上。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本来正在奋力挣扎着的慕歌,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诧异到了。  慕歌没想到,左溢最后还是来救她了,但,这不代表她会原谅他。  左溢把市长从慕歌的身上移开,随即,他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慕歌的身上,最后,直接把她拦腰抱起往外面走去。  当慕歌恍过神来时,已经回到了车上。  慕歌满脸清冷的怒视着他,酒精已经开始在她的脑海中作怪。  “左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告诉我,我到底哪里遭你惹你了,你要这样陷我于万劫不复的困境。”  越说,慕歌的情绪越激动,一激动,她竟然抓伤了左溢的胳膊。  血珠开始从左溢的胳膊上涌出,慕歌慌忙的掏出纸巾,帮他擦拭着血,下意识的道歉说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左溢一直都知道,慕歌的内心,比谁都善良,不是吗?  伸手,毫无预兆的,他把慕歌拥入怀里。  他的那句对不起哽咽在了喉咙里,化成了无声无息的沉默。  左溢的怀里很温暖,让慕歌惶恐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慕歌在心里思衬着,她和左溢,真的只能互相伤害吗?  慕歌真的很想知道,左溢为什么这么恨她?为什么要这样来折磨她?  酒精的作怪下,慕歌竟然在左溢的怀里安然睡去。  夜渐深,月色如银。  左溢在慕歌的额头上,落下蜻蜓点水一吻,宛若是百年难遇的温柔。  茂密的森林丛中,慕歌不断的往前面奔跑着。  且慕歌还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身后的人是否已要追上来。  不停地跑,慕歌丝毫不敢停下来,她只知道自己,不能被身后的怪物追上。  “小慕歌,别跑,你跑不过我的。”  这个声音,听起来好熟悉,很快,她便记起来了,是那个肥得漏油的市长。  她不是正在陪市长大人喝着酒吗?现在市长大人为何又要死追赶着她不放呢?  突然,慕歌被脚下的树枝绊倒。  动作敏捷,她挣扎着重新站了起来。  转身,就在慕歌准备继续往前面奔去时。  健硕的两抹身影,却硬生生的完全挡住了她接下来的去路。  果真是那个肥得漏油的市长,正对她笑得一脸的春暖花开。  另一个人,竟然是左溢,他一脸的面无表情,嘴角抽搐了几下,宛若是在责怪她,没有完成他交给自己的任务。  不动声色的往后退着,突如其来的一股强大力量,直接将她扑倒在地,身上的衣物瞬间被撕得四分五裂。  浅褐色的眼瞳不断放大,是那个肥得漏油的市长,正压在她的身上,不顾一切,她开始大喊大叫。  “左溢,救我,求求你,救我……”  听到慕歌的叫喊声,左溢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打开床边的心形台灯,伸出自己的大掌,紧握住慕歌胡乱挥动着的白皙小手。  “小慕歌,醒醒,不用怕,我就在你身旁陪着。”  小慕歌?  是左溢在叫她吗?  不,左溢不可能会这样叫她。  慕歌正在清醒与睡梦的边缘苦苦挣扎着,睡梦中的她,正在使尽全力与市长死死抵抗着。  但理智又不断在提醒她,这只是梦,只要能清醒过来,一切便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着眉头紧锁,手舞足蹈的慕歌,左溢知道,她是做恶梦了。  往慕歌身旁躺了下去,左溢把慕歌拥入怀里,他的大掌,紧紧握住慕歌的小手。  他压低自己的声音,在慕歌耳旁亲昵的低喃道。  “女人,只要你睁开眼眸,我就救你。不然,我可要丢下你不管了。”  不,左溢怎么可以丢下她不管呢?  连睡梦中的慕歌,都习惯xing的接受左溢的威胁。可以看出,她真的很怕左溢。  猛然睁开自己的眼眸,慕歌梨花带泪的主动紧握住左溢的手,急切的说道。  “左溢,你可要说话算数,我睁开自己的眼眸,你就不能丢下我一个人不管。”  左溢的嘴角处,勾勒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蓝眼里竟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  他喜欢这种,被慕歌需要的感觉。  “女人,真没想到,在你的恶梦中,我竟然会是救你的英雄。”  呃!  好半天,慕歌才总算完全清醒过来。  也分清楚了,刚刚那么狼xing吞噬的一幕,的的确确只是一个梦而已。  看了看自己身上,舒爽的吊带睡裙,又看了看紧靠在自己身旁的左溢,两朵红晕随即飞上她的两颊,慕歌把自己的小脑袋瓜埋在左溢的怀里。  她抿着双唇,声音很浅很淡。  “这是你帮我换的睡裙?”  相对于慕歌的羞涩,左溢答得理所当然。  “是我帮你换的,怎么?又不是第一次看你光溜溜的,不过,我今天晚上才发现,在你左边的屁股上,有一颗朱砂痣!”  左边屁股上?朱砂痣?  拜托,这件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好不好?  下次洗澡的时候,她倒是得好好看看,是不是真如左溢所说?  她抬头,满脸因为害羞而通红。  轻咳了咳,此时的慕歌,祥装一脸镇定,其实,是死鸭子嘴硬。  “拜托,谁跟你说这个啦?你那光溜溜的身体,我更是看到滚瓜烂熟,我是想告诉你,你的眼光真的很差,竟然帮我换了这么件幼稚至极的睡裙。”  听完她的话,他轻眯起蓝眼,表示很是怀疑。  会吗?他觉得叮当猫图案的睡裙,蛮适合怀里的女人。  俏皮,可爱,还充满无限的幻想。  蓝眼继续轻眯着,敢说他的眼光很差,这女人,不得了了?  “楚小姐,竟然你已经把我光溜溜的身体,看得滚瓜烂熟,那你应该不介意我,luo睡吧!哦?这件睡裙幼稚是吧!那我马上帮你重新换一件。”  看到左溢开始解开自己的睡袍,当真是要luo睡的模样,慕歌用左手习惯xing的遮住自己的眼眸,用右手去紧紧握住左溢正在解开衣物的手。  慕歌承认自己没骨气,就是喜欢临阵脱逃。  “左溢。”  她惊呼一声,想让左溢停下手里的动作。  “女人,是要我帮你先换睡裙吗?”  慕歌知道,左溢是故意的,明知道她会害羞,还故意挑逗着她玩。  “左溢,你是个讨厌鬼,我讨厌你。”  左溢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任由自己的大掌被她的小手紧握着。  “我不介意你的讨厌,甚至,我会让你,更加的讨厌我。”  他的指尖,故意与慕歌的指尖,暧昧的碰触着。  夜深人静的时候,某种**都市更容易一点就燃。  他想要慕歌,那怕每次,慕歌在自己身下,都像一个木偶一样,什么都不会,但他仍然不会感到厌恶。  他喜欢慕歌的身体,干净,轻盈,柔软。  他喜欢慕歌身上的味道,像,开满整整一庭院的梨花,白茫一片,清冷淡雅,芳香幽幽。  感受到左溢身上的逐渐燥热,慕歌下意识的想逃,刚刚恶梦中的狼xing吞噬,在她脑海中停留的阴影,还未完全散去。  浅褐色的眼瞳一亮,慕歌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的好友飞飞醒了吗?不行,我现在得去看看她。”  左溢稍一用力,便把慕歌牢牢的禁锢在自己怀里,让她无处可逃。  “她还没醒,我有专门安排医生在照顾她,女人,这件事不用你瞎CAo心,你现在最该好好想想,怎么让我这里重新的缩小回去。”  “轰。”  慕歌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左溢这是在和她,**吗?  微微低下头,慕歌的脸,红得像熟透了的红富士苹果。  她怎么知道?如何才能让左溢的某处重新缩小回去呢?  哎呦呦!羞死人了。慕歌现在很想去找块豆腐,直接撞死算了。  或者是,自己做根长长的面条,直接上吊自杀好了。  双手握成拳头状,她紧紧的拽着被子,沉默片刻后,她祥装有点傻乎乎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那我去隔壁房间睡好了。晚安,左先生。”  慕歌是这样认为的,只要她不在左溢身旁躺着,那么,一切就又会恢复原状了。  其实,慕歌是在故意装傻。  她红扑扑的小脸,看在左溢眼里,倒十足像一颗鲜红小樱桃,如果不诱人,那才真的是奇了怪了。  左溢的薄荷唇在慕歌脸颊上摩擦着,由浅层到深层,从摩擦化为吸允。  这种感觉,有点痒,酥酥麻麻的,慕歌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时不时的,慕歌自然而然发出一声,低低的,浅浅的呻吟声。  两年了,她还是像颗青涩的小草莓那般,很是敏感。  对于慕歌所作出的这些反应,身为男人的左溢,很是满意。  如果他们之间,只是纯粹的陌生人,没有间隔着那么多的仇恨。  他和慕歌的关系,能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那该有多好?  胸前的性感,随着呼吸的急促,不停地在做着诱惑人的俯卧撑。  此刻的慕歌,依旧什么都没做,但,却让左溢很是着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