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五十一章疼吗?能不能走?

第五十一章疼吗?能不能走?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64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21
    一脸的似笑非笑,左溢语调清冷的说道。。  “我觉得,她是那种俏皮可爱,又不缺乏坚强的人。”  左溢的答话简单扼要,是精准确切的,但听者都知道,他有所保留。  慕歌松了口气,至少,这个答案不会毁了自己的良好名声来着。  很显然,作为问话者的李飞飞,对这样的一个答案,肯定不满意得很。  “那左总裁你觉得,我们家小慕歌有什么缺点吗?”  呃!  她最好的闺蜜李飞飞同学,是在故意搬石头砸她的脚吗?  那么多的问题偏不问,竟然问别人她有什么缺点?  相对于慕歌的震惊,左溢倒是见怪不怪。  他的蓝眼轻轻眯起,一脸淡漠,故意要和慕歌四目相视。  慕歌转过头,故意回避着左溢的视线。  左溢想说,慕歌的缺点是,两年来从没有做到一个小情人该做的事情,在他的身下,总像个木偶一样,从不知取悦为何物?  启了启唇,左溢刚想回话,却看到慕歌暴跳如雷的站了起来,嚷嚷着说道。  “喂,你们两个,好歹我还在这里,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冠冕堂皇的说出我的缺点来呢?”  李飞飞眨巴了下眼眸,对慕歌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慕歌,听人家左总裁说完你再发表意见,被指出缺点是一件好事,可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好事来着。左总裁你请说。”  一脸的气馁,慕歌怒视着李飞飞,敢情这丫今天是非要看到她出糗为止。  好,她倒要听听看,在他左溢的眼里,她楚慕歌到底有什么缺点?  适时的闭上自己的嘴,慕歌和李飞飞的目光都放在了左溢的身上。  刘海轻拂,此时的左溢,瞬间有种被贬为罪犯的感觉,正受着别人的严厉审视。  轻咳了咳,稍微缓解了下沉重的气氛。  蓝眼里少了那抹嗜血,多了几分柔和,左溢清冷的开口说道。  “小慕歌的缺点在于她的倔强,很多时候,如果她可以稍微放低自己,低下自己的头,可能,就会少吃很多的苦。”  小慕歌?  左溢叫她小慕歌,为何?小慕歌这三个字从他左溢嘴里说出来,如此的摄人心魂。  她的心窝处,刹那间正被暖流冲击着。  竟在不知不觉中,慕歌迷上了左溢口中的这声小慕歌。  左溢所说的,关于她的缺点,听起来算蛮中肯的。  的确,很多时候,她很倔强,左溢折磨她,可她就是不愿意求他。  “说得很有道理,我也觉得,小慕歌有这样的一个缺点,左总裁,你继续,继续说说看,小慕歌还有什么缺点?”  一脸的惊愣,什么?还要继续说她的缺点。慕歌真的很想摸摸李飞飞的额头,看她是不是发烧了?不然,为何老问左溢一些,会让她难堪的问题。  一声傻笑,轻捏紧粉拳,终究是忍无可忍,慕歌轻启玫瑰红唇说道。  “这还让不让人活啊?柔弱的女子会处处被人欺,倔强的又说会多吃很多的苦。拜托,能不能讨论点别的?我这人的缺点很多,估计一个晚上都讲不完。二位,请转移我们正在交流的话题好吗?”  李飞飞和左溢很有默契的同时摇了摇头,以表示他们要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一脸的欲哭无泪,她这到底是遭谁惹谁了?  一个是自己最好的闺蜜,另一个也算是自己的枕边人,有这个必要,非得看她出糗难堪吗?  慕歌她屏住了呼吸,做好着心理准备,接受老天爷不公平的这一番判决。  沉默片刻后,就在左溢已经整理好思绪,准备把慕歌的缺点好好数落一顿时,他的手机,却很适时的响了起来。  回过身,左溢拿起手机,往屏幕上一看,来电者是闵俊泰。  并未接听,而是直接挂掉了电话,相处了这么久,有些默契还是有的。  重新回过头来,左溢说话的语气,仍旧冰冷。  “该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你们可以去教训她们了。”  李飞飞弹了一个响指,这是激动人心的一刻。  她率先打开车门下了车,往刚刚的臭水沟奔去。  慕歌也急忙下了车,尾随其后。  “啊!”  一声尖叫过后,慕歌四脚朝天的趴在地上。  好痛,她竟然连走路都会摔倒,这实在是没用得很。  看着趴在地上的佳人,左溢一脸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这女人,他不知是该说她笨,还是可爱?  左溢在慕歌面前半蹲了下去,他看着慕歌,慕歌也碰巧抬头,四目相视。  如银的月光环绕着他们,似乎,在营造一种最自然的浪漫氛围。  环境优美,气氛良好,但,从某人口中说出的话,却轻而易举的破坏了,如此美好的一切。  “女人,你真的很像一只乌龟,你是不是准备,一直就趴在地上当乌龟了?”  乌龟?  她那里像乌龟啦!  呃!  慕歌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娃娃裙,忽被微风吹起,定神一看,确实有点像只背着龟壳的乌龟。  艰难的挪了挪身躯,看来,她的脚和手受伤程度不低。  慕歌一脸窝火的怒视着眼前,看似高高在上的男人,轻吼道。  “左溢,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看到有弱女子摔倒在地,也不知道要伸手扶一把吗?”  一声冷笑,听听,难道?这就该是弱女子所说的话。  左溢故意往后退了一步,嘲讽着说道。  “女人,连三岁小孩都知道,摔倒了就要自己爬起来,难道?你连三岁小孩都不如。”  只会说风凉话的臭男人,她楚慕歌鄙视他。  自己爬起来就自己爬起来,谁怕谁?就算是伤痕累累,慕歌也相信自己,一定可以。  本就已经擦破皮的双手,毅然决然的往地上一撑,伤得不轻的双脚挣扎着要重新站起来。  终于,慕歌从地上重新爬起来了。  可为么?她还没站稳,脚下的树枝又看似要再一次将她绊倒。  慕歌的脚踩在树枝上不停的左右滚动,不停的挣扎着想要站好。  就在她汗流满颊,准备再次与大地来次火辣辣的拥抱时,双肩突然被人紧拽住,某人稍一用力,她就顺势,那么自然而然的落入到某人的怀里。  轻而易举的站稳步伐,原来,某人的怀里如此温暖,如此富有安全感,这不就是她,一直想要找到的天堂吗?  “笨女人,连路都不会走。”  左溢低沉好听的嗓音在她耳旁响起,竟让她如痴如醉。  第一次,慕歌这么认真,这么近距离的打量着左溢。  原来,他的睫毛很长,忽闪忽闪的。  小心翼翼的对上那双蓝眼,宛若在看着什么如珍似宝?  好美的眼眸,像蓝蓝的天空,可以瞬间化解心中的万千哀愁。像蓝色的琉璃,只一眼,便夺了人的心魂。  她是个女人,一个小女人。  她该承认,此时的左溢,对她来说,很有吸引力。  一语惊人,连她自己都被惊诧到了。  “我就是个笨女人,我希望,以后的路,可以像现在一样,有你扶着我一起走。”  璀璨的夜空瞬间凝固,为他们定格。  慕歌说,以后的路,可以像现在一样,有他扶着她一起走?  异样的感觉,在左溢心里波涛汹涌的撞击着。  会的,他会扶着她一起走,但,沿途的风景只会有折磨,痛苦,泪水。  他明明是该把慕歌推开,让她猛一下坐倒在地上,随即,他便可以对慕歌展露出充满嘲讽的讥笑,以达到折磨她的效果。  可是他的手,却不受自己控制的,竟把慕歌拥入怀里,宛若是想给她更多的温暖,更多的安心。  “疼吗?能不能走?”  清冷的问话,听起来,却有几分少有的柔情,是左溢,只对慕歌一人的柔情。  吐了吐舌头,慕歌该庆幸,左溢的故意岔开话题。  “疼,很疼,走不了了,你背我好不好?我答应过飞飞,要把阿音她们恶狠狠的揍扁一顿。”  这女人,竟然开口,要他背她!  浅褐色眼眸里的蠢蠢欲动,让左溢发觉了慕歌的渴望,估计,是刚刚那一摔,真的不轻。  不解风情,他一脸冰冷的看着慕歌说道。  “背你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还真是够实在的,让他左总裁帮个这么小的忙而已,还要跟她讨好处。  脑海一转悠,眼前一亮,两脚一蹬,慕歌整个人便直接贴到了左溢的背上去。  她娇媚一笑,在左溢耳旁轻声说道。  “左先生,背我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锻炼身体,快点走吧!估计飞飞已经在边踹着阿音她们,边骂我了。”  她的手,宛如柔软无比的蚕丝,亲昵的勾勒在左溢的脖子上。  酥麻的异样感觉开始传遍左溢的全身,是一种漠然的勾引,更是一种难舍的折磨。  看来,他今晚是栽在这个女人手上了。  不言一语,左溢直接弯下身,轻而易举的就把慕歌背了起来。  脚的疼痛,开始猛烈的刺激着慕歌脆弱的神经。  是左溢厚实稳重的肩膀,给了她偌大的安全感,使她暂时忘却了疼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