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五十四章缠绵热吻

第五十四章缠绵热吻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117更新时间:2016-02-19 18:53:22
    心,又开始揪结得疼,疼得不明不白,疼得莫名其妙。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慕歌讨厌这样的自己,可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却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  只是想做,所以就做了。  微微起身,她继续望着楼下发生的事情。  在云青杨脸上,她看懂了梨花带泪这个词语。  那两行清泪,只是浅浅的,淡淡的,那么惹人忧怜。  此刻的左溢,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那么柔情似水的安慰着自己受了委屈的爱人。  刺眼,像那炎炎的夏日,会让眼眸刺痛得睁不开来。  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强烈,云青杨和左溢到底是什么关系?  为何?一直在她心中被视为恶魔的人,竟会有如此柔情似水的时候。  她现在能问吗?答案是不能。何况,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可以问这样的问题。  现在,对于他左溢来说,她到底算是什么?  是连慕歌自己都不知道,她算什么?  是谁?开始吻了谁?慕歌不知道,但,她只看到,现在楼下的两人,正在缠绵的互吻着对方。  那样的吻,是左溢不曾给予过她的温柔。  左溢喜欢吻谁?貌似与她无关吧!  可为何?她的心会莫名其妙的开始痛了起来。  或许,只是因为好奇,因为第一次看到,所以不习惯,心里便会疼得慌。  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慕歌真的不想继续再看了,可能,便是上演她与左溢刚刚未完成的事情,仅此而已吧!  那样的画面,打死她都不要继续看下去。  稍微往后挪了挪脚步,慕歌只是,想更安稳的离开窗边,往床的方向步去而已。  谁知?在她的身后,刚刚好平放着一只精致易碎的花瓶。  慕歌的往后那么退上一步,正好与花瓶擦肩而过。  在她未回过神之际,玻璃早已与大地火辣辣的拥抱上了,莫大的支离破碎声不仅震撼了她,也震撼到了楼下正缠绵热吻的两人。  事先推开门,来到她面前的人,是云青杨。  当目光与目光碰触,果不其然的,便擦出了关于仇恨的火花。  “你怎么会在这里?”  云青杨讥讽的问话,让晃过神来的慕歌觉得可笑,她怎么会在这里?这应该是她该问云青杨的话才对吧?  慕歌用一脸的从容淡定,回以云青杨的淡漠鄙夷,嘴角轻轻扬起,勾勒出月牙的弧度。  淡淡然的笑着,慕歌不急不躁的说道。  “云小姐,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貌似与你无关吧!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建议你,可以去问问左先生。”  云青杨轻轻眯起眼,她在心里暗暗打量着慕歌,看来,是她小瞧了左溢的这个小情人,她倒是很想看看,左溢的这个小情人还能在她面前得瑟多久?  云青杨的嘴角高高扬起,眼神里少了几分淡如菊,多了几分锐利,她云青杨绝不是可以任人小撇的。  “难道,你不知我和溢的关系吗?”  慕歌轻挑了挑眉,她的确不知道,眼前的这位云小姐和左溢之间,到底有何见不得人的关系?  她双手环胸,时下当红的模特又如何?与她无关,所以,在云青杨面前,她不至于低一等。  “那请问,云小姐和左溢先生之间,是什么关系?”  她如云青杨所愿,问出云青杨她想回答的话。  不就是想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吗?她可以成全,左溢那个恶魔,她楚慕歌不稀罕。  其实,连云青杨自己都不知道,她和左溢之间是什么关系?  左溢对她很好,可却从未明确的给过她任何的名分。  纵使不曾得到过明确的肯定,但云青杨她,依旧是高傲的抬起自己的头,一脸自信满满的说道。  “我是溢的恩人,也是他真正所爱之人,未来,他要娶的人也一定是我。”  话落,慕歌一声冷笑,这是对她的一种宣誓吗?  恐怕,这位云小姐,还不知左溢即将要娶她吧!  恋爱中的女人,还真是傻得可怜。  慕歌绕过云青杨,边打开房门,边回过头来说道。  “云小姐,到时你和左先生结婚之时,不介意你可以发张喜帖给我,我一定会准时参加你们的婚礼。”  走出房门,迈出脚步,慕歌正准备下楼梯之时,身后传来的一股力量,令她自然而然的一个躲闪。  接下来的一幕,彻底惊呆了她,也惊呆了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左溢。  怎么会这样?  慕歌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她实在不敢相信,云青杨竟然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倒吸了口气,她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她看见左溢把晕倒在地上的云青杨拦腰抱起,左溢回过头来看她的蓝眼里,寒冷得彻骨。  左溢不会是以为,是她把云青杨推下楼梯去的吧?  迈开脚步,她紧紧跟随在左溢身后。  来到停车场,她急急忙忙的打开后车厢的车门,她以为,左溢会把云青杨放在后车厢平稳的位置上,让她来照顾云青杨,事实证明,她错得离谱。  冰冷的言语,一字一顿的在她耳旁响起。  “你来开车。”  这四个字,让慕歌的心,终究还是一下子跌入谷底。  左溢不相信她。  或许是,左溢从来就没有相信过她。  左溢不放心,把受伤的云青杨让她照顾,也就是说,左溢真的的以为,是她,把云青杨推下楼梯的。  轻摇了摇头,慕歌并没有转过身,浅褐色的眼眸里,溢满了失望,深呼吸了下,稍微平复了下心绪,她轻咬着玫瑰红唇,不紧不慢的说道。  “左先生,不好意思,我不会开车。”  嗜血的蓝眼里迸发出某种厌恶的光芒,左溢冷冷的望了她一眼,冷若冰霜的说道。  “那你还不快去打车,愣着站在这里干嘛?”  很碰巧的,今天别墅里的司机因为家里有事请假了。  反应过来后的慕歌,她赶忙点了点头,奔跑着步了出去。此时此刻的她,已经忘记了心该如何去痛?赶紧打到车要紧。  不然,估计左溢会直接把她给毙了。  也不知?是老天爷在眷顾她?还是在眷顾云青杨?她站在路边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便有辆出租车朝她迎面开来。  拦下了出租车,刚好,左溢抱着云青杨步了出来。  慕歌很识趣的帮左溢打开了车门,不出她所料,左溢抱着云青杨坐在后座上。  “去左家医院,麻烦快一点。”  左家医院?  慕歌在心里一声冷笑,看来,这位云小姐,在左溢心里,确实重要得很。  竟然是情投意合,干嘛又说非要娶她不可?  车子开始在路上疾速驰奔,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慕歌,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的风景,竟是那么怕通过车镜,看见左溢那么温柔的照顾着,正躺在他怀里的云青杨。  为什么怕?慕歌不懂,只是觉得,是那么的刺眼。  尤其是在红绿灯路口,车里的气氛,是如此的沉默,而她的心脏,是那么不自觉的猛烈撞击着胸膛,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这样的慕歌,那么像是个做了亏心事的顽皮小孩,很怕,转过头去,面对那双严厉目光的审视。  可问题是,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慕歌在心里告诉自己,别怕,也不能怕。  就在她终于鼓起勇气,想转过头去和左溢说些什么时?  却刚好,红灯成了绿灯。  或许,她现在该祈祷的是,那位云青杨小姐并无大碍。  虽然,左溢怀里躺着的人是云青杨,但他的目光,却一直凝聚在慕歌身上。  他在等,等慕歌给他一个解释。  他不知道,刚刚慕歌和云青杨在楼上聊了些什么?  他也不知道,云青杨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但他了解慕歌,她虽待人清冷,但还不至于,会做出这种故意伤害别人的事情来。  但慕歌,却始终保持沉默,不对他做出任何的解释。  是在做贼心虚吗?还是觉得这么做,理所应当。  要知道,对云青杨来说,腿是何等的重要。  十多分钟后,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左家医院门口。  打开车门,慕歌在左溢的脸上,看到了从未有过的着急,她明白,那是左溢对云青杨发自肺腑的关心。  步入医院,她一直紧紧的跟随在他的身后。  此时此刻,她知道自己是个局外人,但,却不能离开,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如此厚脸皮了,慕歌告诉自己,习惯就好。  云青杨被送进了急救室,主治医生如慕歌所料,是杨子皓。  手术室的大门,被缓缓关上,杨子皓看似不经意回头,他给了慕歌一个如沐春风的笑颜,慕歌明白杨子皓的意思,杨子皓是想告诉她,不会有事的,让她不用担心。  世界又安静了下来,手术室外,慕歌和左溢各站在一侧。  心跳又开始加速,如果再沉默下去,连慕歌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的。  轻捏紧粉拳,迈出步伐,慕歌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来到左溢的跟前。  定了定神,她努力让自己保持着一脸的平静如水。  抬头,浅褐色的眼眸对上了那双天寒地冻的蓝眼,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慕歌总算听见自己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左先生,你相信我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